倍可親

舊文新發:我為什麼不再罵人了?

作者:農家苦  於 2017-2-9 04: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大資格調|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39評論

關鍵詞:罵人、恭維

平生師緣不深,但卻在兩個方面受過高人指點:一是看相;二是罵人。看相是剛參加工作時跟同事學的。同事是名畫家蕭龍士的徒弟,他除了會裱畫,還喜歡喝酒、下象棋。我因為跟他做鄰居,平時經常受邀去他家陪他喝酒下棋,故而有機會於酒後學得他的師傳看相秘訣。據同事自己說,他師傅的本領是一位清末宮廷大官傳授的。

我後來帶著這個相人的「利器」走南闖北,下海出國,除了在酒桌上贏得掌聲笑聲,在商場上避免騙貨騙財,並在選才用人方面識得不少「廬山真面目」以外,在生活中也交了很多紅顏「黑顏」知己,包括我的太太。信仰基督以後,懂得了復活者命運改變的真理,雖然不再替人看相,但用以「讀人」尤其是不信的外邦人,仍然有效。

至於罵人,啟蒙老師是一位國軍傷殘軍官,也是評書藝人。此人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但卻喜怒無常,脾氣火爆,尤其擅長打人和罵人。別看他瘸了一條腿,平時拄著雙拐,可被激怒后「撲騰」的速度都在每百米15秒以內,冒犯他的小孩和婦女常常被他追上,吃他拐棍。他既有軍人的匪霸氣,又有評書藝人的機靈和油滑,所以,罵起人來就像唱山歌,十分引人入勝。

有一次他到我們小學來逞能,把那條好腿單膝跪在沙坑裡,右手平直的伸向前方,拳頭緊握,牙關緊咬,頭執拗地扭向一邊,口中傲慢的喊道:「誰能將我抵倒,我就跪著喊他一聲爹!」讓一個從不認輸的人跪著喊爹,這是多麼大的榮幸啊。於是,課間操結束后,他被男同學圍得水泄不通,上前與他較力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可都敗下陣來。

有個叫大春子的四年級男生,因為身材壯碩,喜歡耍橫,全校都稱他「小霸王」。他見有人在自己的地盤上撒野,就趕緊帶著幾個嘍羅過來應戰。「小霸王」沒有再像其他同學那樣實打實地跟瘸子較力,他在使足了力氣往前抵的時候,突然往懷裡一拉,瘸子一頭栽倒在沙坑裡,七竅之中有「六竅」都灌滿了沙,肥大的鼻準頭也摔歪了。

由於氣憤之極,情急之下,瘸子只操起一根拐棍,就忙著追了起來。「小霸王」沿著操場轉圈圈,最後瞅准機會溜進了教室,可瘸子依然在緊追不捨,一邊追,一邊還破口大罵。我把瘸子落下的另一支拐棍拿過去遞給他,並為他當鏡子,幫著弄乾凈臉上的沙土。他從此對我另眼看待,經常帶我一起玩,我因此向他學了很多演義故事和罵人的怪招。

上大學第二年,年級足球隊被其他系的足球隊欺負,雙方的隊員正在球場上罵得驢鳴馬吠,不可開交。有人突然想到了我,趕緊回寢室把我帶到兩軍陣前。我只花了10秒鐘了解敵情,然後立即開始反攻。因為我罵的聲情並茂,裝神弄鬼,唱念做打四管齊下,僅幾個回合,敵營就不見了罵聲,傳過來的竟然是哈哈大笑的聲音。

鬧自由化學潮的時候,又有人想到了我,深更半夜來拉我去浙江省政府大院罵人,說是遊行隊伍踩翻了家屬區曬在外面的馬桶,招致很多婦女出來罵街。我怕熬夜,又怕犯忌,因為罵陣有三忌:婦人、童子、頭陀,我就親眼看見過瘸師傅被一個村婦罵得狼狽逃竄,當然更主要的,還是擔心絕招被宣傳部學了去罵老百姓,故而斷然拒絕。

移民來加拿大后,頭幾年一直在西人的工廠打工,天天跟紅脖子粗人在一起廝混,不僅學會了各種髒話粗話(dirty /coarse language),還學會了很多粗魯下流的身體語言(body language)。有一位叫約翰的美國芝加哥白人,他與我朝夕相處了整整一年,當之無愧的成了我英語罵人的名師。

約翰個頭不高,肥壯結實,腦袋不大,頭髮也稀,但眼睛卻很大,而且邪佞賊活,加上一撮前突的小鬍子,若往車站或大街上一站,立刻就會召來警察的跟蹤。當然,他也的確因為打架鬥毆四次被判入獄。約翰罵人不僅辭彙多,而且表情、動作和手勢極其豐富,麵包和火腿腸都能成為他罵人時的道具。他模仿傻子的樣子,能把人褲子笑掉。

有一年夏天,我一家三口和一對朋友夫妻,五個人開車去加東旅遊。路上有人無禮超車,不但不打抱歉手勢,還向窗外伸中指。我立刻還以顏色,用約翰教給我的比中指更厲害的罵人手勢向對方反擊,又用英語罵了幾句。沒想到,那廝被羞辱得哇哇大叫,前堵后截,追了我好長一段路程,直到自己的車子掉進了路旁的水溝里。

07年我受聘到國內一所名牌大學建築設計院當景觀所長。院長們也都是我的同齡人,我在下海出國的時候,他們大多還在讀研究生,要論社會經驗,他們一點優勢也沒有,所以,無論在喝酒場合還是學術會議場合,他們表面對我還算優禮有別。令我吃驚的是,有位副院長竟然在端午節前給我發了一個簡訊,張冠李戴地把別人的屎盆子扣在了我的頭上。儘管我一再向他說明,他發錯了簡訊,弄錯了對象,可他始終不肯改變,甚至還把他平時對我的嫉妒和不滿都發泄了出來。

我當時壓根就沒有想到他可能是喝高了,因為我當時也在故鄉的節日宴席上喝著,以為他是存心在找我的茬,於是,就立即給他回了一連串反唇相譏的簡訊。幾天過後,我在電視上看晚間新聞的時候,看到那位副院長赫然出現在本市最著名新聞頻道的畫面上,他因醉酒闖紅燈被警察逮著后還揚言讓人家下課而被拘留,學校和院里費了老大的勁才把他保釋出來。有人傳給我一條信息,說他是被我罵的想不開。

我開始覺得不信,後來人家拿出了確鑿的證據,讓我無法抵賴。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罵人的殺傷性有多大。想來也是,我罵人本來就受過中西方的高人指點,師出「名門」,再加上我喜歡研讀塞萬提斯、馬克·吐溫和狄更斯的作品,喜看李敖的個人節目,直把罵人整成了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藝術,變成了殺傷彈。中國傳統教育的弊端就是把人的自尊心培養得很敏感,而實際能力卻很低。我早就看出了這個破綻,所以罵知識分子的時候,就專攻這個命門,文弱書生哪裡能招架得住我的橫砍直刺呢?

後來從太太的書架上找到一盤《了凡四訓》光碟,再次重溫一遍十多年前看過的警世恆言。袁了凡先生認為,(時或以才智蓋人)動輒以自己的小聰明辱罵譏笑他人的人,都是些薄福之人。我仔細一想,覺得這話頗有道理。因為中國人講「吃虧是福」。你「罵」贏了別人,就意味著別人吃了虧,但卻得著了福,那「福」正是你給的。上天賜福的原理,跟保險公司和自助餐館的贏利原理是一樣的。所以,為了守住和積累自己的福份,我便不再罵人了。

博文後面經常跟著些莫名其妙的惡評,攻擊者既不留真名,也不留真址,只一味地呱噪、噴漆,正如有些小人躲在暗處嗖嗖地放著冷箭。對此情景,有時候真想故伎重演,給他一擊,讓他想忘記比想撞見都難,可我又怕他受不了刺激,尋短見跳進動物園的老虎坑獅子圈裡,麻煩人家管理員。

其實,兩個人互相吹捧,五分鐘后都進天堂;兩個人互相貶低,三秒鐘后同入地獄。我們何必舍天堂而奔地獄呢?


高興

感動

同情
4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9 個評論)

回復 xqw63 2017-2-9 05:39
好象做得還不夠,您在酸柚子剛發的博客中的跟帖,對不同意見者出言不遜哦
回復 tanjiang10 2017-2-9 05:49
花到雞可是大惡人,無人能治它。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6:07
xqw63: 好象做得還不夠,您在酸柚子剛發的博客中的跟帖,對不同意見者出言不遜哦
呵呵,我主要是說我自己眼花,需要看大字。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6:11
tanjiang10: 花到雞可是大惡人,無人能治它。
在網上罵人的人,恰好是在網下被罵的人。生活過得不好,精神沒有寄託,便把網路看成了生命,把自己當成了老子天下第一。這本身就是一個悲劇。對這種人,我們還是慈悲為懷吧。
回復 xqw63 2017-2-9 06:11
農家苦: 呵呵,我主要是說我自己眼花,需要看大字。
您在說川粉,沒說自己,況且,您不是川粉啊
回復 tanjiang10 2017-2-9 06:15
農家苦: 在網上罵人的人,恰好是在網下被罵的人。生活過得不好,精神沒有寄託,便把網路看成了生命,把自己當成了老子天下第一。這本身就是一個悲劇。對這種人,我們還是
它還以為貝克村是它的,要別人滾蛋。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6:18
xqw63: 您在說川粉,沒說自己,況且,您不是川粉啊
63兄你沒注意看,我在去年11月就老實交代過,我喜歡川普這個人,但不喜歡他的某些政治主張。這樣看,我算什麼呢?川酒?還是川葯?
回復 Nanshanke 2017-2-9 06:27
農兄經歷多奇特,奇人也!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6:28
tanjiang10: 它還以為貝克村是它的,要別人滾蛋。
事實剛好相反。最後滾蛋的一定是她。背後罵人,等於當眾脫褲子,以後還怎麼見人?
回復 xqw63 2017-2-9 06:29
農家苦: 63兄你沒注意看,我在去年11月就老實交代過,我喜歡川普這個人,但不喜歡他的某些政治主張。這樣看,我算什麼呢?川酒?還是川葯?
您不喜歡他執政,這是不爭的事實哦。
當然,您那句話離罵人還遠,不必太介意,不過,對川粉而言,會另有解讀,所以,上網玩開心,以探討觀點為主,而不是打擊特定對象。
對現象的抨擊和對特定人群的攻擊不是一回事,現象抨擊只是導致對號,但那是泛指;而對特定人群攻擊,則屬於人身攻擊範疇了,咱們互勉,避免人身攻擊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2-9 06:31
農家兄去我的自留地施肥,我倒是不介意的。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6:44
xqw63: 您不喜歡他執政,這是不爭的事實哦。
當然,您那句話離罵人還遠,不必太介意,不過,對川粉而言,會另有解讀,所以,上網玩開心,以探討觀點為主,而不
63兄的意思我明白。我從上網以來,一直有被罵、被貼大字報、被批鬥的案件發生,這一點我早已習以為常。我其實根本不會放在心上,也不會與這些罵我的人一般見識。我只是想勸慰某些精於此道,又樂於此道的人,最好早點悟道,不要誤入歧途,損人又不利己。願與63兄共勉。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6:46
舌尖上的世界: 農家兄去我的自留地施肥,我倒是不介意的。
哪裡貧瘠,哪裡需要農家肥,所以,我常去你那兒。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6:47
Nanshanke: 農兄經歷多奇特,奇人也!
所以也遭人痛恨,想吃我肉,想寢我皮的人,網不絕人,史不絕書
回復 Nanshanke 2017-2-9 06:54
農家苦: 所以也遭人痛恨,想吃我肉,想寢我皮的人,網不絕人,史不絕書
和為貴,和氣生財。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7:02
Nanshanke: 和為貴,和氣生財。
謝謝南山兄!網路上有很多精神不正常的人,男人女人,名人俗人,都有。跟他們和氣,雖然生不了財,但也絕對生不了蛆。
回復 mali50 2017-2-9 07:48
以為農兄又進了城不下鄉了。
你能戒是有基因在,只是看不見。不是人人都有這種基因的。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8:04
農人適合在鄉下混。佛家說我有善根。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7-2-9 08:12
農家苦: 63兄你沒注意看,我在去年11月就老實交代過,我喜歡川普這個人,但不喜歡他的某些政治主張。這樣看,我算什麼呢?川酒?還是川葯?
是的,我和兄弟一樣的看法。川普的政治主張儘管零碎化,但是有很多是不錯的,當初我不贊成他,是因為他的性格會把事情搞更糟,更亂。現在剛開始就天下惶惶,不知是福是禍。
回復 農家苦 2017-2-9 08:27
文化人總是偏愛有個性的人,也總是希望生活中有更多的故事與色彩。但政治是不允許有太多的荒誕故事和恐怖色彩的。這大概就是我們失望的原因吧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05: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