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陳的故事

作者:休里  於 2018-5-23 18:0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舊人往事|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4評論

關鍵詞:無證移民, 偷渡, 餐館

移民進入美國時大致分三類:合法移民,非法移民和難民。合法移民不用介紹了,說說后兩類。難民是無家可歸者,由於自己的祖國發生動亂,為了生存而逃亡,比如古巴難民,印支難民,中東難民等。從人道的角度出發,這類人容易被各國接受而取得合法身份;非法移民,為了避免刺激性言辭,通常將「非法」改為「無證」。無證移民不存在生存問題,雖然也是為了生活,確切地說是為了生活得比自己的祖國更美好,告別了親人和生活過多年的祖國,不遠萬里來到這裡謀生。無證移民的心情與有證移民是一樣的,但由於法律的限制,這類人只能偷偷摸摸地蜷縮在社會暗角處,受到與常人不同的對待,老陳是其中之一。

《老陳的故事》

以前曾聽人說:沒進餐館打工,不算到了美國。起先我不以為然,各行各業那麼多,為什麼一定要干餐館?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有幸在美國的餐館打了一年工,才領會到那句話的涵義。我在餐館里接觸到各種生活在社會底層階級的人物,他們,或為生活而掙扎,或為夢想去奮鬥,有的只作短暫的逗留,有的則幹了一輩子。

九十年代的美國經濟狀況不壞,報紙上整版的招聘廣告,不愁找不到工。人工短缺,人員流動性大。餐館老闆為了拴在員工,通常會為員工們提供住處。吃住全免,非常適合那些漂泊在外的單身人士。

麗麗餐館(LILI RESTAURANT)是一家小型餐館,老闆買下街角的兩棟排房將它改造而成。餐館內有兩張特大圓桌和若干張小方桌子,可以舉行家庭宴會,比如 birthday party 等。廚房內聘有幾位留學生,他們比我先來,都是我的師傅。按報紙上的招聘廣告說明,我的職位是洗碗工。這麼小的餐館哪有那麼多的碗洗,何況還有洗碗機,我的實際工作是打雜,什麼都干。洗碗工的意思是為了壓低薪水。

老闆姓楊,是台灣人,但不是地道的台灣人,老闆的父親(老爸)原是大陸人,五十年代初的韓戰期間參加了中國人民志願軍去朝鮮打仗,那時他才十八歲。老爸在一次戰役中不幸中了美軍的埋伏,彈盡糧絕後成了俘虜。戰後去了台灣,當時台灣政府歡迎他們。老爸不敢返回祖國的原因有二:一是沒面子,「戰友都犧牲了,你卻活著?你怎不去死!」二是怕受懲罰,中共紀律嚴明,俘虜營中有中共黨員活動,要求同志們不許投敵,這樣更增添了他不敢回去的恐懼。八十年代末,中國開放兩岸探親,老爸回了山東老家一趟。海外赤子剛下飛機時都是很激動的,想看看闊別幾十年的祖國是什麼樣子的,可是東張西望的他遭到地區機場穿軍服的警衛的呵斥:「看什麼看?快走!」手指著他,很不禮貌。機場屬於機密場所,必要時會停戰機,任何東張西望的舉動都會誤認為刺探軍情,尤其是境外人,很容易被認為是間諜。

老闆倒是在台灣出生的,儘管如此,但那些台灣本地人還是稱他為外省人。老闆年輕時去過很多地方,日本,韓國都去過,當時有不少台灣人去那裡謀生。最後來到美國,「還是美國好。」他說。美國地大物博,有發展的空間。我們的老闆是個很開通的人,生活充沛。他愛打高爾夫,每天早上都要去俱樂部呆一陣子,周末一家人打扮靚麗會去教堂做禮拜,等等這些並不是他的愛好,而是為了聯絡感情,盡量認識多一點的人對生意有好處。他還在郊區定製了一棟別墅,佔地兩英畝。更有趣的是,每年暑期餐館關門一個星期,老闆全家人去外地旅遊,那年去了夏威夷。我們是月薪,不扣薪水,實實在在的有薪假期。他經常對我們說:人要有壓力,拚命賺,死命花。一輩子就這麼短暫,不能虧待了自己。

小王是個公派留學生,六四學運前來美,起初一心想留在美國,在學校找了個美國女朋友。正遇老布希大赦在美華人,他拿到祿卡后就把女朋友甩了。地位變了,思想也髒了。這小子一表人才,不愁沒女人。小王在這已三年,當時是掌勺的職位。小王聰明能幹,雖只是 part-time employee,但老闆很器重他。

郝仁(老好人)是自費留學生,來美進修財經專業,因晚了幾個月,錯過了大赦期限,現試圖通過工作關係留美,老好人也是做 part-time。

我是這裡唯一有綠卡的,老闆對我刮目相看,他請我的目的是應付聯邦探員的突擊檢查。這裡工人的薪水都是現金支付,無須扣稅,也就是說,店裡從未雇傭工人。

數老陳最苦,給人的印象是整天唉聲嘆氣,鬱鬱寡歡。三十來歲的他,看上去近五十,略瘦。老陳是個福建沿海的漁民,沒什麼文化。早年來美,已還清偷渡債獲自由身,之後離開了原來的餐館老闆出來找工,他常抱怨以前的那位老闆太苛刻。他比我晚來,接替我的洗碗工作,我做抓碼,即配料,就是按菜譜給廚師提供各種菜肴的配料。

抓碼是廣東方言。我發現歐美地區有很多地域名稱譯音是按照廣東台山話演變來的,我剛到美國時落腳曼哈頓,見唐人街有「民鐵吾」的字樣,不解,無意中聽到台山話「鐵」發 h 輔音,才明白緣由。「美利堅」,「劍橋」也是台山話。

百年前,美國雇傭了大量的廣東四邑人去修鐵路淘金,俗稱「賣豬仔」。後來這些金山伯開洗衣店和餐館。華人移民數台山人最早,集中於加州的舊金山一帶。紐約市的曼哈頓唐人街也是台山人開發出來的,通用台山話。講國語的台灣人集中在法拉盛。

最能幹的是福建人,別人幹不了的他們干。有位廣東人在貧民窟開了一家外賣餐館,美國經濟越來越差,請不起廚師,將店掛牌出售。沒想到很多福建人搶著要,儘管利潤很薄。他們不計人工,自己全家人干,凌晨三點才打烊。

言歸正傳。老陳的福建老家留有老婆和孩子,晚上手拿那張全家福照片偷偷流淚。聽他說,自己為了省幾個錢坐船來美,因為坐船無須假護照。坐船與坐飛機相差甚遠,坐船要輾轉數月,南美洲的輪船停泊在公海,深夜由小船偷渡。老陳一上岸就申請政治庇護,通過律師辦了一張臨時工卡,可以工作。

我們的晚餐都是老闆親自下廚炒的,老闆全家人和員工一起用餐以示親近。有時老闆會別出心裁創新一些新菜給我們嘗,老闆還要求每個新人做一道家鄉菜給大家嘗,假如好吃就上菜譜推出新菜肴。老陳是漁民,漁汛時出公海打魚,一去就是個把月,住在船上,幾乎天天吃魚,他的家鄉菜自然是魚啦。見他在一條整魚上劃了幾刀,塗抹上少許鹽備用。烹調前用生粉塗抹在魚身上再去煎,說這樣不會粘鍋。由於醬油放多了,味道很重,得不到大家的認可。「那麼難吃,別把我們當試驗品!」老好人開玩笑說,其中夾帶諷刺老闆的意思。不想吃的東西千萬不要強迫自己吃,否則會生病的。

老陳是個感情脆弱的人,根本不適合獨立生活,偷渡美國也是出於無奈。全村的年輕人都走了,留在家裡被人罵。他本打算還完所欠的債就回福建不來了,但自己的父母和老婆都不同意他就這麼兩手空空地回去。大陸那邊攀比風盛行,漁村家家建高樓,一棟更比一棟高,可自家還是老屋,好沒面子。而且那邊的人普遍認為美國遍地黃金,賺不到錢的人是因為懶的緣故。老陳只好打腫臉充胖子,將微薄的薪水盡數寄回。

每當休息日,老陳會去唐人街,理髮,寄錢。在他腦海中,美國只有唐人街那麼大。老陳告訴我,他們福建人在曼哈頓有個集會的地方,位於東百老匯街鐵橋底下的怡東商場門口,每當星期日,各地的福建人不約而同地來到這裡相聚,其中包括波士頓,費城,華盛頓等地的閩籍人。聚會的目的是聯絡感情,傳遞消息,介紹工作等。那時沒有手機,也沒有網際網路,了不起的有一個Messenger。座機只限打市內,外地要付費,人們聯絡靠這種傳統的聚會方式。

儘管老陳的遭遇令人同情,但這人有個毛病,愛挑撥是非,在我面前說他人的不是,在他人面前說我的不是。比如,我與老好人在政見上有分歧,經常發生爭執,辯論對我們來說是家常便飯。有個性,有思想,有水準才會有辯論,若與腦殘評理,豈不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老陳則認為我們是水火不容的冤家對頭,於是在我面前說老好人的種種壞話,又在老好人面前說我的壞話了。

我並不是批評老陳是市井小人,這種人太多了,是生活壓力是他變成這個樣子的。為了謀取難民身份,謊稱自己受到中共的殘酷迫害。相比之下,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取笑說:「中共迫害你什麼了?」「那是假的,大家都這麼做。」他回答得很坦然。

小王和老好人陸續離開了麗麗餐館,一年後我也走了,剩下老陳和幾個替補人員。老陳升職了,餐館是他的歸宿。

若干年後,我在唐人街偶遇老陳,他比以前胖了些。我問他:「你不是要回中國嗎,怎麼還在這裡?」

「鳥槍換炮了!」他神采奕奕地說。

他告訴我,已不在麗麗餐館幹了,自己開店。現把兩個兒子弄來美國,大的跟自己學廚,小兒學理髮。

「怎不都做餐館?」

「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炒股人經常念叨的一句話,他也會了。

我不好再說什麼。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環境變了,他也在變。

移民都有斑斑血淚史,老陳只是其中的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老陳前仆後繼。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移民的後代會更好。有一點我必須說明一下:老陳遭受中共的政治迫害不是事實,其實老陳很愛自己的祖國,以前在麗麗餐館時大罵美國,現在不時會參加一些社區活動,愛國熱情不減。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2

拍磚
2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4 個評論)

回復 64196419 2018-5-23 23:54
老陳應該是個非法移民吧,這麼一個不按正規手續取得移民資格的人也值得什麼蠢貨來講他的故事嗎?
回復 qxw66 2018-5-24 02:05
打一天工,抵農民苦一年。
回復 總裁判 2018-5-24 03:07
我覺得中國民眾和政府官員,都是聽毛主席話,跟共產黨走的,尤其是不斷掀起移民潮,在出國這件事上,直到成為他國公民。因為毛主席說過:「越是困難的地方越是要去,這才是好同志。」
回復 披著人皮的狼 2018-5-24 03:17
上個世紀中國大部分的移民或非法移民生活艱辛是事實,但要說是血淚史那則是言過其實。比起南美來的移民和非法移民,他們能在中餐館里打工那是幸運多了。很多阿米狗乾的都是室外的重活,即辛苦又危險,人工還低。好不容易在中餐館混口飯吃,乾的也是最辛苦,人工最少的活。中國移民在美國混個十年八年,大多都能實現美國夢 - 有了屬於自己的房子。看看那些僑領,有幾個不是在餐館挖得第一桶金?
回復 休里 2018-5-24 04:19
qxw66: 打一天工,抵農民苦一年。
那時中美差距大,到美國來就是為了賺錢,不過偷渡費要五萬美元,賣身到餐館干三年,餐館老闆預先付給蛇頭,親戚作保。
回復 休里 2018-5-24 04:19
總裁判: 我覺得中國民眾和政府官員,都是聽毛主席話,跟共產黨走的,尤其是不斷掀起移民潮,在出國這件事上,直到成為他國公民。因為毛主席說過:「越是困難的地方越是要
老陳申請政治庇護,從表面上看叛黨叛國,骨子裡是愛黨愛國的。後代就不一定了。
回復 休里 2018-5-24 04:20
披著人皮的狼: 上個世紀中國大部分的移民或非法移民生活艱辛是事實,但要說是血淚史那則是言過其實。比起南美來的移民和非法移民,他們能在中餐館里打工那是幸運多了。很多阿米
是啊,中國人有商業頭腦,又會積攢財富,不少移民在第一代時就翻身了。
回復 總裁判 2018-5-24 04:29
休里: 老陳申請政治庇護,從表面上看叛黨叛國,骨子裡是愛黨愛國的。後代就不一定了。
正是這樣,這才是我們中國人的常態,這就是好同志。
回復 qxw66 2018-5-24 05:49
休里: 那時中美差距大,到美國來就是為了賺錢,不過偷渡費要五萬美元,賣身到餐館干三年,餐館老闆預先付給蛇頭,親戚作保。
啊是,現在哪個會出這個天價偷渡費呢,美中差距很小了
回復 SAGFS 2018-5-24 09:28
===按摩院干一小時,  相當於華裔餐館三天活 ...

按摩院干一小時,  相當於華裔餐館三天活 ...
回復 休里 2018-5-24 17:59
總裁判: 正是這樣,這才是我們中國人的常態,這就是好同志。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回復 休里 2018-5-24 18:00
qxw66: 啊是,現在哪個會出這個天價偷渡費呢,美中差距很小了
差距變小是其中一個原因。現在較易獲得旅遊簽證,相比之下,成本要低得多。
回復 休里 2018-5-24 18:00
SAGFS: ===按摩院干一小時,  相當於華裔餐館三天活 ...

按摩院干一小時,  相當於華裔餐館三天活 ...
畢竟是極少數。
回復 qxw66 2018-5-24 23:45
休里: 差距變小是其中一個原因。現在較易獲得旅遊簽證,相比之下,成本要低得多。
那是,30年以前簽證何其難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08: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