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寫作與烹調

作者:休里  於 2018-4-7 07: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感雜談|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寫作, 烹調, 正能量

把寫作比作烹調是突發異想,我仔細琢磨,兩者確有相似之處:烹調不外此兩大要素,料和味;寫作無非是內容和手法,與之對應。

基料是首要的,你買了一條魚,魚肉有豐富的脂肪和蛋白質,可為人體提供熱量,維持生命。其次是佐料,如何把這條魚做成美味佳肴又是另一回事,隨便用清水煮一下的魚與用精心調配的佐料弄出來的魚相差甚遠。用清水煮,小孩也會。用佐料加手藝,恐怕你花上一輩子的功夫也不一定學得會。但不管怎麼弄,魚還是魚,營養價值擺在那,這點是不變的。只是一種難以下咽,另一種不僅看起來賞心悅目,吃起來也是捨不得放筷的。

寫作也是這樣,首先要有題材,好的題材貴,得花去時間去尋找,花金錢去體驗。差的題材像收市的爛菜,一塊錢一大把,或到垃圾桶里撿。話也得說回來,爛菜總勝過沒菜,至少它還算個菜,總比沒菜吃好多了。想當初在那偷雞摸狗的年代,有位同學不知從哪偷來一隻鴨,那時沒有佐料,蔥姜蒜更別想了,清水煮,只放鹽和醬油兩樣。哇!那味道香啊,至今回想起來也直流口水,特別是那鴨皮味。這好比在那火紅的年代里,思想禁錮,整天看《毛選》《毛語》,連手抄本《少女之心》,《第二次握手》等爛書也覺得十分金貴。

菜吃膩了,口味變重。書看多了,慢慢變得挑剔起來。怎麼辦?想到產品廣告,餐館的菜是給顧客吃的,沒有顧客就沒有餐館。餐館門口張貼菜譜廣告,滿漢全席,宮廷菜肴,慈禧鴨蹼等。作者發表文章是給人讀的,沒有讀者也就沒有作者。於是標題黨產生了,「核爆」,「揭秘」,似乎他們有先知先覺的特異功能。

烹調對胃口,閱讀對興趣。有點人喜歡吃辣的,有的人喜歡吃甜的,吃鹹的,吃淡的,什麼人都有。有次朋友在大餐廳請客,名廚名菜,散席后偶遇街邊一小檔正炒黃花魚,那味道比鮑魚龍蝦好吃多了。寫作也是同理,有人喜歡讀武俠小說,有人喜歡看宮廷劇,有人喜歡高談闊論政治,有人喜歡風花雪月,有人喜歡吟詩作對,有人喜歡旅遊攝影。

中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東西南北中分幾大菜系,川菜和粵菜就有著很大的區別。這就好比詩歌,散文,小說和傳記,各有各的規矩,不能混淆。再細分下去,古今用語也不同,比如「此刻」與「這時」在宮廷小說和都市小說里也是不能混用的。小說就是嘮家常,平易近人,有人用散文的手法寫小說,花俏太多,喧賓奪主,讀者不知是欣賞他的寫作手法還是品嘗他的故事內容。這使我想起在披薩店看廚師拋餅,拋了半天,最終還得看他加什麼餡,假如餡不好,他怎麼拋也沒意義。

美味佳肴離不開佐料,但是,同樣的佐料,不同的廚師,味道又不同。這要講究先後次序和火候,不是一股腦兒往鍋里倒。寫文章也是一樣,先後次序不能顛倒,不能重複,不能啰嗦。要做到語句流暢,一氣呵成,使讀者閱讀起來不費勁,情感自然而然被導入作者的思路中去。如果讀者讀了半天不知所云就睏了,哪有精神繼續讀下去?

高級廚師不落俗套,可根據顧客的喜好變換花樣。顧客稱奇,廚師卻不道出秘訣,賣個關子:請君慢慢品嘗。精闢的文章含蓄,伏筆較多,讀者需要反覆看幾遍才能明白作者的意圖。

即使有了內容和技法不一定保證寫作會成功,還要避免犯兩種時髦病:葉公好龍症和婊子牌坊症。

什麼是葉公好龍症?自己不擅長於寫的題材,出於某種目的,主動或被動去寫,嘩眾取寵,這樣做必不成功。想寫一部軍旅題材的小說,沒當過兵,怎麼辦?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於是閱讀大量的書籍,模仿,抄襲,借鑒。依我看,倒不如親自下部隊呆一段日子,發掘新題材。或許有人會問:照你那麼說,寫宮廷劇就要穿梭的古代去啦?可以寫,童話和科幻小說都可以寫,為什麼不?只當是娛樂罷了。愛看宮廷劇的老母親與我談歷史,用的竟然是連續劇里的情節。歷史總是被篡改,兩千年來只出了一個司馬遷,絕種了。把葉公好龍症放在烹調上作比喻,好比川菜師傅炒粵菜,不倫不類。

什麼是婊子牌坊症?作者欲婊牌兼得。寫飲食,卻極力標榜自己不是酒囊飯袋,我不好吃,是他們嘴饞。寫性愛,卻標榜自己不近情色,我不好色,是他們濫情。我不認為一個不好吃的人能寫出什麼美味佳肴來,一個不好色的人可以寫出什麼風花雪月來。食色,性也。維持生命,繁衍後代,再正常不過了,何必忌諱?有人一面不停地發表淫穢作品,又一面以衛道士的面孔鞭撻他人,自相矛盾。婊子與牌坊,不可兼得。把婊子牌坊症放在烹調上作比喻,好比廚師擺老闆的架勢,有病!

有人問:寫作最難的是什麼?我答:虛偽是最大的障礙,突破它你就成功了。真誠與虛偽決定文章的價值,假如不真誠,再好的內容,再精練的手法都失去意義。鄙人對「正能量」一詞嗤之以鼻。什麼是正能量?大概沒幾個懂的,文化程度越高越不懂,不信你問專家教授去。我把它理解為「兩個凡是」:凡是敵人反對的就是正能量,凡是敵人擁護的就是負能量。思想被禁錮,言論被約束,作者隨波逐流,怎能寫出好文章?把虛偽放在烹調上作比喻,好比畫上的美味佳肴,中看不中吃。

生活中有很多事物相互之間存在著關聯,比如下圍棋與打仗,明知落下的棋子是送死又不得不捨棄,沒有它無法挽救劣勢。這類似於派去敵後的小分隊,斷後的阻擊隊員,凶多吉少,十有八九成了炮灰。

「小傅啊,別扯遠了。打什麼仗?你小子整天盼望中美開戰,到時候就派你去當炮灰!再說了,你盡歌頌些娼盜之類的社會渣滓,違背寫者起碼的道德立場,沒資格在這嚼舌。」

「哎喲!這不是鄭老嘛。久仰久仰,您老來一段?」


休里  

2018-04-06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8-4-7 08:51
鄭老誰啊,文章實在,就送花!
回復 休里 2018-4-7 10:39
fanlaifuqu: 鄭老誰啊,文章實在,就送花!
番老近好?調侃是我的寫風,不針對任何人,切勿對號入座。鄭與正同音,傅與負同音,我寫的文章多是負能量的,又是極少數,所以叫小傅。鄭老就不用解釋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7: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