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交際花

作者:休里  於 2017-8-31 10: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舊人往事|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6評論

關鍵詞:文革記事

「交際花」意指那些活動在社交場合的美女,職責是為了買賣雙方順利交易而聯絡感情。交際花帶貶義,褒義是公關小姐。大學里專門設有公關這門學科,主修心理學。公關是市場經濟代表作,計劃經濟不需要公關。我第一次見到「交際花」這個名稱是在文革時期的一張大字報上,大字報是批判文章的代名詞,通常用白紙黑字書寫,不同於喜慶時用的紅紙金字。那時我認為交際花像妓女一樣,靠出賣肉體靈魂生活。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家隔壁住著一位單身女性,叫黃英紅。我那時小,記不得誰先搬來,總之經常搬家,即使在本單位也經常換房。她進出都要經過我家門口,每次都會朝我家撇一眼,因為我家的房門白天一直是開著的,見到我時會微笑一下,很甜。

去她房間時,黃阿姨會給我看她的相冊。兒童時的照片,讀書時的照片,大多已泛黃。最好看的是那張放大了的半身婚紗照,上了色的。黃阿姨燙著捲髮,披著雪白的紗巾,旁邊那位公子哥式的人物想必是他的丈夫,我不敢問。

她性格開朗,走路時步伐快,像陣風似的飄來飄去。喜歡穿旗袍高跟鞋,遠遠就聽到那鞋釘發出的聲響。愛打扮,近四十的她看上去不足三十。我不知她在學校里擔任什麼職務,總之不是教師。父親最佩服的人是校長張天榮,一位近六十歲的老頭,早年留學於日本。那時幹部的辦公椅是藤椅,他卻愛坐木板凳,睡木板床。

六十年代初,父親所在的學校里經常舉辦舞會,晚上老師與學生一起在禮堂里跳交際舞。我們一夥小孩子聽到音樂聲就跑去看,總是站在樂隊的旁邊看他們演奏,那時認識了貝斯提琴,小號和踏板鼓。黃阿姨自然是舞池裡最活躍的一個,不僅自己跳,還要教別人。探戈,華爾茨旋起來像花瓣一樣美,她的出現是個亮點。

在我小時候的印象中,中國的政治運動總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從未間斷過,斗這斗那的窮折騰,下了班還要開會學習,整天忙忙碌碌的。聽父親解釋:人不能閑著,閑著就會幹壞事。

文革初期是破四舊(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禁止燙髮,不許蓄長辮,不準穿奇裝異服,紅衛兵在街上宣傳移風易俗,見到姑娘的長辮子和裙子就剪。從那時起,我再沒有聽到那熟悉的噠噠聲,沒見過在大腿間飄逸的旗袍和那瞬間甜蜜的微笑了。黃阿姨改穿列寧裝和解放鞋,在我看來,她還是那麼端莊秀麗。

父親是第一批被揪出來的牛鬼蛇神。他是個書獃子,從不過問政治,作風嚴謹,得罪了不少學生。當看到學生貼他的大字報時,他覺得冤枉,竟然找他們理論。我祖父是官僚地主,父親是舊職員,按當時的規定,家庭成分要追溯到祖宗三代,所以我的家庭出身也是「官僚地主」,儘管我還是個孩子。那陣子,凡是出身不好的都被揪出來批鬥。說實在的,連那些校領導革命老幹部都挨鬥了,你算老幾?不過我父親算幸運的,沒挨多少斗。當時紅衛兵需要大量傳單,我父親的楷體字寫得好,他們就找父親刻鋼板(用蠟紙鋪在鋼板上刻字),沒日沒夜的刻寫,作為將功贖罪的表現吧。

黃阿姨也挨鬥了,罪名是資本家小姐,舞女交際花,姘頭,國民黨特務。黃阿姨經常被提審,一天夜裡她又挨鬥了,回來時衣衫不整,頭髮凌亂。那天夜裡,我隱隱約約聽到她的哭聲。

那時比她痛苦的人多得去啦,樓上的趙處長被剃了牛鬼蛇神的髮型,跟鬼似的,第二天擅自剃了個光頭。氣得紅衛兵要命:居然敢對抗革命運動!把墨汁澆在他的光頭上,命令他在操場上作狗爬,殺一儆百。趙處長是南下幹部,北方人脾氣犟,幾次想死被妻子攔下:「自殺是對抗革命運動,不能死啊!」時任校長白雲昆是個佩手槍的幹部,同樣被斗得半死。能活下來真不容易。

學校停課鬧革命,牛鬼蛇神們每天的工作是洗廁所,掃大街,修剪樹枝。午休時要站在校門口「亮相」,讓路人認識這些反動派。大熱天,父親穿著厚厚的棉襖,掛著沉重的木板牌子曬太陽。汗水從額頭直往下淌,像蒸桑拿一樣,回到家時,棉襖已被汗水浸透。久而久之,棉襖散發出難聞的汗騷味。

那陣子,黃阿姨和父親一起勞動,父親拉著板車,她在後面推。她憔悴了許多,已失去了以往的風采。父親更消瘦,浮腫的臉皮塌了下來,隆起的啤酒肚子也不見了。不知怎的,遠遠見到他倆時我就會避開,怕玩伴鄙視我。一天父親責備我:「你躲什麼?惹得黃阿姨笑我。」我心裡不服:「我只是躲,可姐姐還貼你的大字報呢,也沒見你吭一聲。」子女要旗幟鮮明地與牛鬼蛇神父母劃清界限,紅衛兵要我寫揭發父親的反革命罪行,我寫了,但沒有貼出去。

一天下午,黃阿姨突然興高采烈地對我說:「我解放了,你爸爸也解放了,一會兒就回來。」

好久沒見黃阿姨笑了,我雖對自由的概念不是那麼清楚,但已感覺到她的幸福和滿足。

我趕緊跑到每天早晚挨訓的那個房間看父親,見他們幾個牛鬼蛇神站在一排,工宣隊的同志最後莊嚴宣布:「你們解放了,是毛主席解救了你們,要感謝黨和毛主席。」

「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牛鬼蛇神們激動得熱淚盈眶。

幾天後,我接到了奔赴農村的通知,忙著憑上山下鄉的證明購買日用必需品。那時什麼都要憑票供應,連毛巾,臉盆,飯盒,熱水瓶也屬於戰備物資。接著就到廣闊天地里大有作為去了,那幾天就像做夢一樣。

母親在外單位工作,她晚父親一個多月被解放,後來都下放到清江農村插隊落戶。「去哪都行,不能再挨鬥了。」他們說。不知是高興,幸運自己脫離苦海;還是悲傷,像逃難一樣落魄。

打那之後,我再也沒見過黃阿姨,也許回上海去了。假如她還活著,應該有八十好幾了。

春天,我家園子里的鬱金香盛開,有一束紫色的花朵特別醒目。我從未種過紫色的鬱金香,難道是花種變異?紫色,多麼獨特的顏色啊!使我記起那身在大腿間飄逸的紫色旗袍,以及那雙噠噠作響的高跟鞋。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6 個評論)

回復 xqw63 2017-8-31 14:28
那個年代,穿高跟鞋旗袍,肯定很美
回復 light12 2017-8-31 15:21
不堪回首
回復 fanlaifuqu 2017-8-31 19:18
黃阿姨高喊毛主席萬歲!
回復 休里 2017-8-31 19:30
xqw63: 那個年代,穿高跟鞋旗袍,肯定很美
那是一種習慣,破四舊禁止奇裝異服,髮型也有限制。交際花純屬子虛烏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回復 休里 2017-8-31 19:32
light12: 不堪回首
一個變態的社會,人性扭曲,宣揚暴力,鐵血統治。
回復 休里 2017-8-31 19:38
fanlaifuqu: 黃阿姨高喊毛主席萬歲!
黃阿姨是個善良的人,心地善良的人都有弱點,頭腦簡單。當局者利用打一下摸一下的手段,讓你覺得他是救星。中國歷史上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受虐者感謝施暴者,典型的斯特哥爾摩綜合癥狀。
回復 xqw63 2017-8-31 23:24
休里: 那是一種習慣,破四舊禁止奇裝異服,髮型也有限制。交際花純屬子虛烏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回復 Lawler 2017-9-1 00:14
人有氣質,多大歲數也光彩照人。。。
回復 海外思華 2017-9-1 02:33
     不堪回首的年代!
回復 【小蟲攝影】 2017-9-1 03:33
文革給知識分子帶來的災難多得罄竹難書。昨天有朋友發來關於傅雷夫妻兩個在文革自殺的事情,讓我不能平靜。傅雷是我最喜歡的翻譯家和文學家,他翻譯的書是最好看的。
有些翻譯書,如同嚼蠟。
傅雷這麼有才華的人,在文革中都被迫害致死。痛恨文革那個年代。。。
回復 休里 2017-9-1 09:52
xqw63:   
那年代無法無天,今天不知明兒事,那個亂啊,惶惶不可終日。
回復 休里 2017-9-1 09:53
Lawler: 人有氣質,多大歲數也光彩照人。。。
是的。氣質靠沉澱。
回復 休里 2017-9-1 09:53
海外思華:       不堪回首的年代!
不堪回首,回想起來心裡總不是滋味。
回復 海外思華 2017-9-1 09:54
休里: 不堪回首,回想起來心裡總不是滋味。
我都不敢去回想!!
回復 休里 2017-9-1 09:55
【小蟲攝影】: 文革給知識分子帶來的災難多得罄竹難書。昨天有朋友發來關於傅雷夫妻兩個在文革自殺的事情,讓我不能平靜。傅雷是我最喜歡的翻譯家和文學家,他翻譯的書是最好看
還有著名作家老舍,綁塊石頭投湖自盡,這樣的事多啊。
回復 ryu 2017-9-1 10:03
高高興興的文字。自始至終。
回復 xqw63 2017-9-1 10:36
休里: 那年代無法無天,今天不知明兒事,那個亂啊,惶惶不可終日。
是,雖然咱那個時候年齡小,但已經懂事,看不明白很多事
回復 休里 2017-9-1 18:52
ryu: 高高興興的文字。自始至終。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字裡行間充滿了愛恨憂傷,何來高興?老弟說笑了。估計看我的文章的讀者多多少少會有一些不適感,費心費力。
回復 休里 2017-9-1 18:56
xqw63: 是,雖然咱那個時候年齡小,但已經懂事,看不明白很多事
文革也是一場學生運動,都是些不懂事的孩子,孩子才被人利用。
回復 sousuo 2017-9-2 08:38
被利用的可不止是孩子。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11: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