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無知者無畏

作者:休里  於 2015-7-31 19: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知青歲月|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1評論

關鍵詞:憶苦思甜, 文革記事

 

      若問什麼人能做到無畏?或許很多人都認為只有臨死的人才能做到無畏。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到盡頭,橫豎都是死,恐懼感自然不存在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在中國大陸時曾見過槍斃死刑犯,有不怕死的,也有嚇癱后被刑警拖著走的,死囚不全是無畏的。那麼,什麼人才能做到無畏呢?還是俗話說得對:無知者無畏。細想之,當大難臨頭時渾然不知,怎會產生恐懼感?

      凡在中國大陸長大的人都知道政治思想教育的重要性。在那火紅的年代里,中小學校的課程中都設有政治課目,且在成績單上列為首位,突出政治挂帥,目的是培養又紅又專的革命接班人。學校會經常舉辦一系列「憶苦思甜」活動,包括邀請些老人們來學校給我們講述舊社會的苦,讚揚新社會的甜。「憶苦思甜」活動提倡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光嘴說不算,得有行動,學校組織學生去郊外挖野菜來煮食。為了模擬,故意不放油鹽,味道特苦,像吃藥一樣難以下咽。舉辦憶苦思甜活動在文革中極其普遍,幾乎成為一種形式,定期舉辦。那時幾乎人人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尤其是那些大人們。

      無論是老人的淚也好,野菜的苦也罷,那只是一時難受,挺一下就過去了。只是在我當插青時,才切身體會到農村的苦。那種苦不單單在吃的方面,還有住宿和衛生環境的艱辛,統稱艱苦。那時才明白艱苦是沒有階級性的,也不分新舊社會,人人皆苦。特別是對六十年代初發生的那場不堪回首的大飢荒,農民們回想起來不寒而慄。

    帶隊幹部老樂原是省檢察院的副庭長,這次全家下放到農村,與我們這些插青們在同一個村裡,與其同行的還有幾位大學老師。知青的具體善後工作歸他管,老樂愛出風頭,別出心裁為我們舉辦過一次憶苦思甜思想教育會,請本村唯一的僱農金生伯為我們講述他在舊社會裡所受過的苦,地點就在金生伯家。

  整個過程是由老樂提議,生產隊長國康叔主持,僱農金生伯講述。

在國康叔的開場白后,輪到柯金生髮言。誰知金生伯大唱反調:「舊社會有甚不好?一年我掙到二十四擔谷,現在我連飯都吃不飽!誰會給我二十四擔谷?誰!」

  國康叔趕緊阻止他:「要你說舊社會受剝削的事,你扯別的幹嘛!」

  金生伯心裡正窩著火,被國康叔一訓,樂得泄個痛快:「甚個剝削?我幫他做事他給我谷,現在一年制到頭啥都沒有,你說哪個苦哪個甜?」

  當時我們都驚呆了,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打小學起,學校就沒少給我們上階級教育課。除了課本里寫的階級苦和血淚仇之外,還去過市郊接受真人教育。訴苦者無一不是一副痛哭流涕,悲慘至極的樣子,哪像這個反骨漢。種種疑問在我們心中產生:這壞蛋怎會是全村唯一的僱農?是不是冒充的?看這金生伯其貌不揚,怎麼看也不像是個好人,極像電影中的漢奸特務。他竟敢明目張胆地發表反革命言行,明擺著就是個現行反革命嘛!要不就是個隱藏下來的國民黨特務!假如在我們大城市裡,他有幾個腦袋啊?按照紅衛兵的習性,當時我們真想把這個「現行反革命分子」揪出來斗!老樂見我們的神色不對,拚命向我們使眼色,衝動的情緒被壓制了。

  這個「現行反革命分子」口無遮攔,一發不可收拾,憶苦思甜會倒成了憶甜思苦會了,場面異常尷尬。更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老樂和國康叔一句話也沒說,竟不敢出來斗這個壞分子。既然他們主持人都不敢起來制止壞人褻瀆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建設,大家也不支聲,關我們屁事!

  金生伯長期生活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偏僻山村,連縣城都沒去過,哪知外面的政壇風雲變幻。他的想法很單純:即使改朝換代也不關他的事,還是種田,難道人不要吃飯么?他不知世上有因言獲罪這回事,更不會顧忌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有屁就放,有話就說。或許他明白,只是人已落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什麼也無須顧忌了,就實話實說了吧。

  由於柯金生的不合作,這會鬧得不歡而散,草草收場。連真正的無產階級分子的思想都這麼反動,估計其他那些貧下中農也好不到哪去。從此不再有類似的活動舉辦了。

  憶苦思甜思想教育工作是城裡人的洋玩意,鄉下人不興這個,沒必要。由於窮,這裡人的思想極為反動,公開反黨反毛主席,什麼話都敢說。有時我們會提醒農民:胡言亂語會招來麻煩,難道你們不怕坐牢嗎?可他們說得好:怕個屁!坐牢還是種田。我們是響應毛主席的號召是來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的,沒料到這些教育者們的思想比受教育者更反動。到底誰教育誰呀?原本定格了的意識形態開始受到衝擊。

  後來我們真的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火種傳播到這裡,曾一度鬧得這裡雞飛狗跳的。在新與舊的較量中,我們發現,這裡的階級矛盾不像我們想象的那麼嚴峻,遠不及族系矛盾激烈,這裡的人們仍保留著原始淳樸的情感,親情高於階級情。

  事到如今,回想起來覺得我們的行為十分幼稚可笑,都是些十五、六歲的娃娃,字沒認識幾個,是非對錯分不清,能懂得什麼是革命?六四,五四,反右,文革,無知者無畏。


休里

July 3,2015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10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5-7-31 20:35
現在那些在飯館里,飛機上對工作人員吆五喝六的也是很無畏!
回復 休里 2015-7-31 22:53
fanlaifuqu: 現在那些在飯館里,飛機上對工作人員吆五喝六的也是很無畏!
畸形的社會產生病態的人,樸實善良的人性往往被抹殺,天性的無知比洗腦的有知更顯得崇高。
回復 longang 2015-8-1 03:09
以前下放的時候隊里開憶苦思甜會,鄉親們也是這樣說的;後來到工廠,一個八級鉗工說的也是同樣的話
回復 總裁判 2015-8-1 03:41
fanlaifuqu: 現在那些在飯館里,飛機上對工作人員吆五喝六的也是很無畏!
過去在農村裡,親耳聽到貧下中農說的話,反動是反動得不得了,確實是無知啊,因為不識字,派出所根本不把他們當一回事,他們出身好,開大會照樣喊毛主席萬歲,回到家裡罵毛主席比蔣介石更壞,罵共產黨說話不算數,老是騙人。
回復 bobzhou 2015-8-1 04:54
這些人還是有良心的
回復 休里 2015-8-1 04:55
longang: 以前下放的時候隊里開憶苦思甜會,鄉親們也是這樣說的;後來到工廠,一個八級鉗工說的也是同樣的話
還原一段真實的歷史,給後人一個完整的答案是我們這輩子人應該做的事。謝謝光臨。
回復 休里 2015-8-1 04:56
總裁判: 過去在農村裡,親耳聽到貧下中農說的話,反動是反動得不得了,確實是無知啊,因為不識字,派出所根本不把他們當一回事,他們出身好,開大會照樣喊毛主席萬歲,回
可見大家都很愛國,希望祖國美好,不能走回頭路。謝謝來訪。
回復 xqw63 2015-8-1 13:19
小時候咱們接受了太多虛假教育
回復 休里 2015-8-1 17:56
bobzhou: 這些人還是有良心的
人性有善惡兩個方面,善應該多一點。
回復 休里 2015-8-1 18:02
xqw63: 小時候咱們接受了太多虛假教育
虛假教育最終是害人害己。
回復 xqw63 2015-8-3 10:20
休里: 虛假教育最終是害人害己。
假如不出來,咱們不會覺得有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2 00: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