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啊!佛朗明哥舞,你把我震撼

作者:厚道人家  於 2019-2-14 02:4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遊記|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晚飯以後,我們將去看一場佛朗明哥歌舞表演。在上海出發的時候就有朋友介紹,到西班牙來除了遊山玩水看教堂以外,有二個節目必看,否則西班牙游將是不完美的,或者說是遜色的。那就是欣賞佛朗明哥歌舞表演和經受鬥牛的刺激。去鬥牛場看鬥牛,導遊面露難色地告訴我,近乎不可能了。因為時間碰不攏來。西班牙鬥牛場的鬥牛表演大都是在周四到周六三天時間。可是今天才星期一。另外,我們的車是往北走的,西班牙北方有許多地區禁止鬥牛,如首都巴塞羅那。導遊的話很活溜,這使我㧓不準。但是,二個中的一個,佛朗明哥歌舞已在眼前晃了,我心裡有點小激動。

      佛朗明哥的正確翻譯應該是拉門戈(Flamenco)。都是音譯,我覺得後者聽起來更貼切些。但是佛朗明哥已約定俗成了,我這個年齡段的人早已沒有吹毛求疵的熱情,順手便拿起現成的佛朗明哥放到我的遊記里。佛朗明哥歌舞起源於西班牙南部以塞維利亞為首府的安達盧西亞自治區。安達盧西亞歷史上是各種音樂文化的大熔爐。早年希臘、迦太基、羅馬、拜占庭帶來了地中海邊遠地區的音樂,後來西哥特人來了,這個地區音樂的內涵又豐富了不少。公元8世紀起,阿拉伯人在此建立了西哈里發帝國。穆斯林統治這個地區長達700多年。從15世紀中葉起,吉普賽人開始大量移居此地。安達盧西亞的文化既受阿拉伯人的巨大影響,又被吉卜賽人潛移默化。最終,拜占庭莊嚴的教堂音樂、摩爾人彪悍的進軍鼓角和吉普賽人綿遠的流浪詠嘆肥沃了這塊樂土,培植出佛朗明哥舞這棵舉世矚目的參天大樹。我懷著極大的興趣緊跟著導遊走向表演場地。我想,那一定是個大劇場,一定有個大舞台,因為,唯有這兩個大才容得下佛朗明哥這塊大招牌。

      我這樣想著,導遊把我們翹首以待的一行團友帶進一家大約有三個門面的酒巴。我左看右看,眼裡全是問號,這麼個小地方怎麼可能裝得進佛朗明哥?我以為導遊玩花樣帶我們來此處消費。直至轉了個彎,到了酒巴後邊,我們才發現了一個吵哄哄的場所。裡邊已聚集了上百號人。我不知如何把這些人歸類。是酒徒?有可能,因為他們手上大都握有酒杯或碑酒瓶。是食客?有可能,因為這個場地的後邊,放有餐桌,桌上鋪著塑料桌布,桌上盆碗浪藉。是觀眾?也有可能,因為這個場地的前邊,拱高的部分被幕布遮著。好像,大概,可能那幕布的背後是個戲台。有了這塊皺巴巴的幕布,我把自己的猜測總算引向了劇場。這個上不了檯面的、比咱中國農村社戲舞台好不了多少的小劇場,觀眾席有上下兩層。下層前邊橫放著十幾排粗糙的木製長椅。後邊豎放著長條餐桌。樓下已客滿,我們被安排到樓上就坐。看來我得把自己歸類成觀眾了,看來那塊幕布掀開后,佛朗明哥就會在那裡表演。看來我的大所失望已經在所難免。我的心在一片看來中翻來覆去,因為我不敢相信久聞大名的佛朗明哥歌舞會在這麼一個只能用簡陋這個詞形容的小劇場表演。說這個地方是劇場,我真的是抬舉了它。它實在是個三不像的地方。你說它是酒巴,它後邊有劇場;你說它是飯店,它前邊圈出十幾排的觀眾席;你說它是演戲的地方,可是這個舞台,怎麼可以叫舞台啊?它寬不足十米,高,可以笑掉大牙,你稍稍用力一跳,手說不定就會抓下一把天花扳上的蜘蛛網。我坐在二樓,傻眼了。哪知,我這個傻還只剛開始。讓我繼續傻的亊還有著呢。導遊說看佛朗明歌還得有專門的佛朗明歌酒助興。導遊這麼說我還不信。可是我這不信沒堅持五分鐘,說話間小劇場的工作人員開始給我們能喝酒的團員遞來了含酒精的雞尾酒。他們稱這種酒是佛朗明歌酒。我呷了口,確含酒精,這才把剛才的不信和傻*一齊咽進肚內。

      這由RUN和可口可樂調製的雞尾酒此刻呡在嘴裡很不是滋味。我在心裡為佛朗明哥舞的締造者-吉普賽人叫屈。難道是他們困頓的歷史,他們流浪的生涯使他們難登大雅之堂嗎?難道他們的即興歌舞只能在曠野上,在大河邊,在莽原中,或者在這不入流的舞台上表演嗎?難道他們不需要布景,不需要道具,一把吉他就可成就的顛狂之作只能配以這樣土得不要再土的劇場嗎?

      在我的心是也,非也的折騰中,帷幕徐徐拉開。一個英俊蕭灑的男舞者首先躍入我的眼帘。他上身著白色襯衫,外套黑色背心,下身配黑色西褲。短髮很精神地挺立,皮鞋很神氣地發亮,他紳士派頭十足。他說了幾句對我來說如同對牛彈琴的話后,他的表演以腳開始。這見他的腳緩慢地踏地,如騎手躍上馬鞍,馬蹄開始踱步。接著雙腳輪番擊地的頻率加快,馬兒馳入草地。舞台上腳的蹬踏聲和舞者左右兩手響指的節拍聲把我的心從疑惑的泥淖中撈了出來。我垂下的眼睛,豎了起來。舞者的腳敲打著舞台,先是輕輕的,接著重重的,幾分鐘以後,如鼓擂響。舞者腳在動,手在舞,但他的身軀總是挺著,頭顱總是昂著。噠噠,噠噠,馬兒已賓士在草地上。鞭聲清脆,馬蹄聲疾。我的心跳跟著舞者的腳踏加快。踩在我心上的腳踏是那樣的悲壯,那樣的沉重,那樣的激越,那樣的亢奮。我是個性情中人,一枚易燃物,我的心被點著了火。隨著震撼人心的舞步,舞者亮開了歌喉。這時舞台邊上走出了一位吉他手。佛朗明哥的吉他,比我們一般見過的吉他要大些。它發出的音量大而音色明亮。吉他快節奏的彈奏,向著觀眾席潑出一串串靈動的音符。音符在空中跳躍翻滾,交織出一首激動人心的長歌。這喑啞並帶有鼻音色彩的音色是佛朗明哥歌聲的特點。它的裝飾音多用在重音上,婉轉曲折的倚音恰到好處。這是在其他西歐國家是很少見的一種唱法。他聲情並茂,我儘管聽不懂他在唱什麼,但是,從他的眉眼,從他的神色,從他不卑不亢的舉止,我能領會到他在唱什麼。這歌聲粗獷時,我想,他一定在唱江河湖海,唱天地日月,因為唯有這自然界的宏大場面,才能容得下如此高如此深的幾個八度的跳躍。這歌聲悲壯時,我想,他一定在嘆人生顛簸,嘆世態炎涼,因為唯有這年年月月的流浪生活,才會熬得出這如泣如訴的凄婉和愁苦。這歌聲嘶啞時,我想,他一定在吟披荊斬棘,吟跋山涉水,因為唯有這征戰的艱難困苦,才會升華出如此不在坎坷前低頭,不在險阻前卻步的豪情。這歌聲亮麗時,我想,他一定在贊生兒育女,贊婚嫁喜慶,因為唯有這苦以後的那種甜美,旱以後的那種甘霖,才會頌揚出如此苦盡甜來,暢快無比的樂章。舞者在忘情地唱,激情地跳。他唱著跳著,舞台上跳出了一個著裝鮮艷的豐腴女郎。(待續)

      解惑之旅-兩牙游 旅遊日記 八月二十七日 )  (之五)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30 15: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