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教皇若望保羅二世在此大教堂匍匐而行105米

作者:厚道人家  於 2019-2-11 01: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遊記|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4評論

      今天下午,我們參觀塞維利亞大教堂。大教堂在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項目。它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天主教教堂。(排名第一的是梵蒂崗聖彼特大教堂。排名第二的是義大利米蘭大教堂)我旅遊的足跡遍布世界五大州。每到一個地方,參觀教堂、廟宇、精舍是不可或缺的旅遊項目。我知道導遊們的心是善的,他們怕我肚子餓著,先供應精神食糧,怕我人間走乏,先安撫我的心靈。當然,我也知道,千百年來咱們這個人類,唯有膜拜在主的腳下,才會得到護佑、繁殖、衍生。所以芸芸眾生即使自己生機還窘態百出,也要慷慨解囊,傾其所有,建造出最雄偉的建築供奉天上的主。

      我把遊山玩水的心態丟到身後,捧著一顆虔誠的心走向塞維利亞大教堂。這是一個有紅衣主教駐節的大教堂。世界上每個大教堂為爭取信眾和聲譽都會用最輝煌的語言標榜自己。教堂儘管是聖人之地,但神職人員畢竟食著人間煙火,他們也不免沿襲塵世的習俗。尤其是天主教。這個教講排場比奢華長久以來就令世人咋舌。世界上有各種教會,教堂也有千千萬萬座,大概也只有天主教教堂有排名次這一說。人間的樓宇可以用高度來排名。地球上的江河可用長度來排名。天主教教堂用什麼排名?用實用面積排名?否。用教堂的高度排名?否。用教堂的歷史排名?否。按照梵蒂岡教廷規則,所有天主教教堂要想進入教廷排名次的序列,必須先要確定這個教堂的規模。天主教教堂的規模是用教堂的進深來確定的。這個進深有別於詞典對房屋進深的解釋。教廷的繁文縟節中專門有一章講教堂的規模,其中對天主教教堂的進深作了慎重的規範。這個進深指的是從教堂大門的門檻到教堂做禮拜的祭壇這段距離。那麼有了這個規定,用尺一量,進深就可以度量出來了,這不很容易嗎?但是,這是聖的地方,是不能用我們凡夫俗子的眼光和工具去度量的。它的度量必須有教廷的最高領導來執行。教廷的最高領導便是教皇。度量的器具也不是我們慣用的米尺, 而是用教皇的身軀。塞維利亞大教堂進深105米。這個進深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82年訪問塞維利亞時,以62歲之軀,親自匍匐在地,手腳並用,50厘米,50厘米,非常嚴謹,非常隆重,非常神聖地度量出來的。世界上所有進入梵蒂崗教廷名冊的大教堂,其進深如有標示必定經過歷代教皇一匍一匐計量出來的。看來當教皇真不容易也夠辛苦的。我暗自調侃自己:讓你在地上爬一百米,你幹嗎?我連著搖頭,好像真有人要選我干這份差事似的。我即刻滅了自己的非分之想,調整好心態,畢恭畢敬地把這塊聖地裝進眼眶。

      塞維利亞大教堂建築外觀屬歌特式。尖頂執著地刺向藍天,最高的那個塔尖達111.5米。大教堂的正門面對國王聖女廣場。教堂共有三扇大門:正門為王子之門,其餘分別為洗禮之門,亞松森門。塞維利亞大教堂建於1519年。我旅遊有個習慣,一到景點,總喜歡先往高的地方跑。高屋建瓴,一覽無餘,是我旅遊的一大習慣。因此,我一傢伙先登上70米高處的一座塔樓。恰好此時塔樓頂上鐘聲悠然響起,宛如無比美妙的禮樂從天堂傳來,宛如主的恩典在午後的陽光中澤被人間。我縱目遠望 ,心情豁然開朗。大教堂建在舊城區。紅瓦白牆的摩爾民居盡收眼底。

      塞維利亞大教堂是在原有的伊斯蘭清真寺基礎上改建的。儘管改建后的大教堂外貌是歌特式的,但是走進教堂,雕塑著精細圖案的穹型頂棚,一個套著一個,仍讓我看到了濃濃的回教風格。天主教喜炫耀。這種品性寫在它教堂的每一角落。富麗堂皇的裝飾,觸目皆是。當年文藝復興時代的輝煌,即使在五六百年後的今天,依舊能在這裡感受到。大教堂由五座哥特式殿堂組成,包括王室座堂、主禮拜堂、大教堂博物館(Museodela Catedral) 等。殿堂之間以交叉的寬廣的迴廊相連。教堂內的王室座堂(Capilla Real)是西班牙文藝復興時期的早期作品,建築物精緻的幾何造型及其拱形圓頂的表面都布滿了繁複的紋樣裝飾。在王室座堂的祭壇正中,安放了一座代表塞維利亞地方保護神國王聖母(Virgen de los Reyes)的木刻雕像。雕像前有三個王室成員的骨灰盒。中間一個華貴的銀制骨灰盒放著費爾南多三世(Fernando III el Santo)12171252年在位)國王的遺骨,兩旁兩個分別是皇后和兒子阿方索十世(Alfonso X el Sabio)(12521284年在位)的骨灰盒。我走在教堂內,如同置身皇宮,雕樑畫棟,金碧輝煌。確切的說大教堂更像一座藝術的宮殿,是信仰與藝術的經典,堪稱西班牙一絕。

      走著,看著,驚著,嘆著,我竟然在大教堂的最裡面,又一次發現了歌倫布的遺跡。哦,這次,他不是餐風露宿在街頭和廣場,而是舒適地躺在一個四人抬的銅棺里。我沒有見到躺在銅棺里的哥倫布,也無從查考銅棺里是否有哥倫布的遺骨,但是在四位抬棺者肅然的神情中,在這組銅鑄塑像悠深的光芒中,我似乎仍能感受到哥倫布的威嚴和氣場。導遊介紹這四位抬棺者,有名有姓,他們是西班牙當時顯赫的四大王子。哥倫布出生於中世紀的熱那亞共和國(今義大利西北部),殆於西班牙。西班牙人在他們最神聖最榮耀的大教堂內,由當時大名鼎鼎的四位王子為哥倫布抬棺,足見西班牙人對哥倫布用情之切,感恩之深。

      解惑之旅-兩牙游 旅遊日記 八月二十七日 )  (之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南沙2 2019-2-11 13:53
謝謝分享
回復 厚道人家 2019-2-11 15:57
謝謝。
回復 重返伊甸 2019-3-3 08:19
講究排場,奢華,炫耀,排名次,總結的很實際。走進這種教堂,還讓人感到權力,距離,威嚴和懼怕。還是耶穌更平易近人,改革領袖馬丁路德有過形象的比較。原創不易,好文!
回復 厚道人家 2019-3-11 08:22
謝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8 14: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