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台灣妓女的故事:陳破空,我找了你10年

作者:紅塵女  於 2015-2-10 15: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0評論

關鍵詞:陳破空, 嫖妓, 無賴


    不曉得是不是天意哦,無意竟發現了10年前那個死鬼,一個我傳了10年故事的人,一個舒服完不付帳的臭無賴。
    我是一個性服務者,國中時因為不喜歡唸書,又被壞小子騙了,輟學了,家裡不管,生活無依靠,所以17歲就走上了接客的道路。到現在也有10年的接客經歷,形形色色的人見多了,同性戀的,雙性戀的,虐待的,被虐待的,變態的,太多了。然而其中唯一只有一個人給我的印象最深,也是最另類的人,以至於到現在我還經常講來當故事給姐妹聽,一個自稱德高望重、身懷氣功卻奸詐無賴的國務人員。
    前幾天一位大哥舒服完聊天時說,聽說台灣一架飛機掉下來了,死了好多人,一開始我覺得跟我一接客賺錢的沒什麼關係,後來一想發現生意可能受影響,忙讓大哥告訴我詳細消息,大哥上網翻新聞,翻著翻著我發現一個頁面上的一張人的照片很眼熟,我讓大哥停下,我仔細瞧瞧,那是段採訪視頻,那人還有發言呢,看著看著我突然想起來了,哈哈,這不就是我找了10年的老顧客嘛,這個臭無賴,原來名字叫陳破空!為什麼還記得他的樣子,因為他一本正義的歪著嘴講大道理的醜惡樣子,我一直都記得!
    事情是這樣的,整整十年前,大概也是這個天氣的樣子,我剛出來接客不久,那時我那小身段可是美美的呦,客人們都愛不釋手……那天晚上我在樓上接客,大姐領上來一位老闆,這就是那個臭無賴陳破空,大姐指著我說這是最年輕,最漂亮的,剛出來不久,老闆滿意嗎,陳破空仔細看了看我,碎叨叨說,哈,哈,好,好,就這個,就這個,快點吧,快點吧。我起初看他戴副眼鏡滿斯文的樣子,誰知說起話來跟多年沒吃食的雛雞似的,恨不得一口把我全吃下去。當然我是很反感他的,又丑又土,希望趕快完事拿錢走人。剛進房間我想問老闆怎麼玩,陳破空撲上來就把我按到床上,雙手用力的抓我胸,用力揉,手還一個勁的網我沒穿內褲的短裙里伸,我說老闆別這麼著急嘛,弄的人家好疼的。陳破空這才跳起來,開始脫我衣服,釦子和拉鏈幾乎都是扯開的,同時還順手捏我身體幾下,我的厭惡感更強了。我的外衣很快被脫去了,裡面本來也沒穿什麼內衣,這樣就被脫光了躺在床上。陳破空一句話不說,眼睛死死盯著我胸和屁股看,都不眨眼,眼睛都放光。我說老闆該你脫了,陳破空應了一聲,就開始自己脫衣服,然而脫的卻出奇的斯文,我當時還奇怪呢,難道他脫別人不習慣,脫自己習慣?後來我發現不是,他自己脫下來的衣服,他娘的自己還給疊好放在一旁了!本來我以為他馬上上來進進出出幾下就該完事了,誰知高潮才剛剛開始!
    他用舌頭上上下下舔我身體,雖然動作粗魯,但我開始有點感覺。然後他扒開我雙腿,開始用傢伙捅我,但是農了好久也沒進去,我起身一看,原來他的傢伙還沒抬頭呢,我想快點解決,我就用手幫他,可也是農了好久,還是沒起色。這時陳破空說,我修煉了絕世氣功,現在全身所有能量都匯集在腹中一點,輕易不能散功,漏出一點就能令你送命,今日是有緣才與你相會,你如能從此吸出一點我的功力為你所用,也是你的造化,說著他指了指他自己的傢伙。我心中冷笑,就憑你,哪有一點大師的樣子。我藉口說口中有瘡,取不了功力。他又說執意要送我點,我還是不肯。我問他還有什麼別的方法能幫他起來,他說可以光著身子跳舞給他看。沒辦法,我就扭動起身子來,在他周圍,在他眼前,在他身上,還用身體觸碰他,他自己用手也在忙活。雖然我沒學過跳舞,但舞廳去的不少,而且身段是絕一流,慢慢的,陳破空有了感覺,傢伙開始抬頭。我看準機會就騎上他身體,拚命的動,一會兒他就交待了。我一陣高興,這下完事了吧,然而絕非我想的那麼簡單。
    我說老闆舒服了嗎,陳破空說舒服死了,我說那老闆結下小費吧,這時陳破空不說話了,起身戴上了眼鏡,開始慢慢穿衣服,然後讓我穿上衣服坐在他身邊。他拉起我的手,正經的說,我剛才已經跟你說了,我是身懷絕世氣功的人,跟隨師父已經將大發練至最高層,如今我環遊台灣來,也是為傳功授業,幫台灣黎民升華進入極樂世界,剛才雖然隔有異物(安全套),但我的氣功精髓還是已經傳向給你,你現在可能感覺不到,但如修煉我大法不久后,就會體會到非凡人的境界,如此功業非有緣不能授予,不是世俗財物可以相比的。我一聽不對,這他娘的胡言亂語是要賴賬呀,我趕忙說,老闆,大師,我就是個賣身的俗人,我不想進極樂世界,現在就很好,還是把小費結了吧,你好趕快去給別人授業。陳破空坐著不動,又說了一大堆什麼佛法、大法、氣功、有緣什麼的,我聽不下去了,我說老闆能痛快點嗎,我還要接客呢。陳破空忽然站了起來,背起了雙手,說,事到如今,難道你沒看出來我與常人不同嗎,實話告訴你,我是政府的秘密工作人員,如今被召回台灣是配合政府秘密工作的,你雖然接客,也算服務業的一種,應該極力配合我們的工作,給與支持和幫助,我立下大功的時候也就是你立功的時候,那時候你就不用接客了,就能進入上流社會了。他的語速很快,完全沒有了剛才大師的樣子,開始耍賴了。我說我不要功勞,我就要小費,出來嫖妓有不付費的嗎?你別廢話了,趕緊付費。陳破空還在說,一句比一句正經,一句比一句有道理,後來又說起什麼要保養我或長期交往什麼的。我完全不聽他的了,這個人看來就是來打霸王泡的。我叫來了大姐和其他姐妹,一起逼他付費。陳破空很是鎮靜,一個人一個人的回話,我們說什麼,他辯解什麼。最後我們下了通告,不給錢就不讓走。眼看快要天亮了,陳破空開始鬆口了,說錢包掉酒店了,今天他回去拿,明天再來光顧時一起付賬。我們翻了翻他的衣服確實只有些零錢,這種事找條子也不好用,沒辦法,只能暫時相信他,讓他回去取錢。
    我和一個姐妹一路跟著陳破空來到了酒店門口,他說你在外面等,我說跟你一起去拿,他不同意,說他身份特殊,影響不好,我不信任他,堅決要跟他一起進去。那是個比較高檔的酒店,我們就在門外爭執,我說你住得起高檔酒店,卻嫖不起妓女?你就是個無賴!吵著吵著,酒店裡出來好幾名男子,明顯是陳破空一頭的,問了事情緣由,說你們不要在這鬧事,鬧大沒你們好結果,這事明天再說!我們看他們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樣子,怕吃虧,鬧出事了條子也不幫我們,當時歲數小,膽子小,無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破空大搖大擺的進了酒店。第二天,我壓不下這口氣,找了些姐妹和朋友一起去酒店找陳破空,可是已經人去樓空,當時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麼!
    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陳破空,但他的醜惡和無賴的嘴臉卻深深印在我腦海中。10年過去了,現在經歷的太多,煙沒味了,酒沒味了,都是些乏味的事了,每當無聊的時候,我就向姐妹們講起當年陳破空賴賬的事情,以此來消遣,也是讓自己不忘這混蛋。
    老顧客們知道我是誰了嗎,哈哈,你們肯定知道了,如今我「天使」阿珍在這行可是小有名氣的呢。阿珍隨時等著您呢,做的一定比說的好呦,絕對服務一流,讓您如總統般享受。還有想風流的新客人,阿珍的技術可是有口皆碑的,稍微打聽下就能找到我,等你呦~
    最後,無賴小丑陳破空,10年前的嫖費到現在多少錢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雲海暖流 2015-2-10 17:04
騙是輪子的看家本事
回復 天涯看客 2015-2-10 19:30
無賴啊。。。
回復 笑臉書生 2015-2-10 20:36
您2月9日剛註冊吧?
回復 Lawler 2015-2-10 21:20
台灣阿Q才說過,這村裡台灣來的可能只有他獨一家。這裡又出來個台灣阿J。
羊年,這村兒,要火了!
回復 笨蛋阿Q 2015-2-10 23:23
我看完一遍,應該是影射陳水扁澳門嫖妓傳說,結尾說總統級福,我是阿珍,就更顯明了。陳水扁如今是個廢人,以豈不了甚麼作用,掰出這種文章只能當成人色情小說看,沒人會費心思去探究。
回復 笨蛋阿Q 2015-2-10 23:31
Lawler: 台灣阿Q才說過,這村裡台灣來的可能只有他獨一家。這裡又出來個台灣阿J。
羊年,這村兒,要火了!
他不是台灣人,中國也有一個陳破空是五毛眼中釘,這篇文章應是轉載,以繁體出現不一定就是台灣人。請明鑑。
回復 笨蛋阿Q 2015-2-10 23:38
Lawler: 台灣阿Q才說過,這村裡台灣來的可能只有他獨一家。這裡又出來個台灣阿J。
羊年,這村兒,要火了!
此文也貼在留園網,http://site.***.com/bolun/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259784
有跟帖說:共匪給了你多少錢?
回復 病枕軛 2015-2-11 00:25
陳破空是化名。本名叫啥不知道,就知道叫陳破空?     您真搞笑。
回復 Lawler 2015-2-11 00:26
笨蛋阿Q: 他不是台灣人,中國也有一個陳破空是五毛眼中釘,這篇文章應是轉載,以繁體出現不一定就是台灣人。請明鑑。
謝謝阿Q!
不明底細,只有樓主可澄清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2-11 03:34
有本事堂堂正正出來辯論,搞這種下三濫手段,難道自吹偉光正的就這個德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紅塵女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9 19: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