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四,我的鄰居同事和朋友

作者:西嶽華山  於 2015-6-4 01:3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心情故事|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68評論

關鍵詞:朋友

 
昨天,看到法兄的文章和拍攝的六四北京照片,不由勾起心中那段往事。時間過的真快,26年過去了,整整一代人的時間。離開北京時,我燒毀了所有照片,也銷毀了自己的北京戶口,真的想忘記,忘記那個改變了歷史,改變了一代人命運的六四。我報考大學時,家人就就告誡只選擇理工科,以後靠技術吃飯,遠離政治。當北大學生開始集會遊行時,我不認為會有人支持,也不認為他們能鬧出什麼動靜。當時,正是「一切向錢看」這個口號盛行的時候,各行各業都在忙著下海忙著賺錢,真的有人會對政治感興趣?
 
六四之後的第一個春季回老家,小學沒有畢業的表哥來找我,談三權分立,我感到吃驚。後來,家人告訴我,因為擔心他們一直不讓我知道。六四,當地農民曾經自發組織進城遊行,聲援學生。我想,無論是當時執政的鄧小平趙紫陽和李鵬,還是山溝里的農民,都沒有預計到這場學生運動會席捲中國,徹底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也改變了中國的政治格局和歷史進程。
 
1. 從平民中消失的貴族
 
可以說,我很膽小,只想做個旁觀者,似乎不知不覺捲入了這場運動。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自然對於政治格外敏感。自古道,京官難做,當朝大員,封疆官吏,皇親國戚,大大小小的官都在北京,北京人關心政治可能跟政治與每個人的命運都密切相關。比如說,我的鄰居小尚,是個普通工人,可是他的太太姓吳,吳湘君是個普通女人,可是他爸是吳法憲。我們人事處有個小林,小林有個姐姐叫林佳楣,林佳楣恰恰是李先念的太太。所以,小林是如假包換的國舅。我們圖書館有個女孩不來上班了,有人說她是胡耀邦的兒媳婦。
 
如果說六四之前,中國光產黨和中國政府官員,還在試圖維護一個平權政治平等社會的形象,六四可以說是一個分水嶺。六四之後,中國成了一個徹底的貴族特權集團統治的國家。這些利益特權集團可以爭鬥,爭得你死我活,但是在維護中國貴族統治上來說,他們的利益是一致的。從此以後,所有政黨和政府高員的親屬,都脫離了平民社會,開始利用權力謀取利益。鄧家也好,李家也好,江澤民,習家,劉家,甚至失勢的薄熙來,所有人的親屬子女不都保持了中國經濟各行各業的財團?而沒有血緣關係的平民幾乎斷絕了進入政治經濟權利集團的機會。可以說,中國的統治階層在六四之後,把自己完全放在了人民大眾的對立面。
 
2. 為民主殉道的鄰居
 
他叫劉京生。就因為他不姓魏,沒有人知道他。但是,他不但與魏京生同名,命運也有幾分相似。他父母都是老革命,母親原來是我們單位黨委書記。我跟他是鄰居,也是棋友,有時夏天晚上在馬路上下棋。
 
如果有人說王丹是被收買了的,柴玲別有目的,萬潤南是為了利益,我很難理解劉京生為什麼參與民運。他是一個普通公交司機,小學文化,誰上台,什麼政治制度,很難說他有切身利益。西單民主牆運動,他就是活躍分子,跟魏京生一樣榜上有名,被判入獄。家人托關係,將政治罪改稱刑事罪,將他贖出。六四學生運動,他每天組織個體戶給天安門廣場學生送水送包子,白天黑夜忙。他家也經常有人來,有時一群人在廚房抽煙。六四當天,他從天安門逃回家,在親戚朋友幫助下,匿名逃亡外地躲避風頭。家人勸他不要幹了,為老婆孩子,為父母想想。記得他姐姐哭著對他說,父母年齡大了,咱家就你一個男孩,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讓他們怎麼活?
 
有一段時間,在家人勸說下,他放棄了政治,老老實實做個體生意。不過,六四周年祭,他組織人印刷了傳單,用卡車拉著準備去天安門散發。他再次被捕,後來被判15年徒刑。
 
3. 告密的同事
 
龔某人也是我的鄰居,屬於掛靠我們單位的學報編輯。他平素行事謹慎,總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也許他只是書生氣太濃,不懂政治,也不懂做人,也許他並非像他表面給人的印象。
 
跟外地不一樣,北京在六四中牽涉太廣,所以過後從來沒有認真追查,上面只想把事情壓下來。記得當時大家平素最恨的就是單位食堂,可是六四那段時間,只要是單位參加遊行的人員,食堂師傅隨時保證有飯菜。所以,要想抓參加或者支持學生運動的,北京真抓不過來。我認識的同事朋友裡面,也沒有因為六四被抓的。六四之後,我去南方出差,不少參與遠動的學生被取消參與分配工作的機會,我曾經幫助一些人聯繫到北京工作。
 
龔某人究竟告密了單位的那些同事和哪些非法行為,沒有人知道,估計也沒有人感興趣,包括當時負責北京治安的戒嚴部隊。他去戒嚴部隊報案,自己卻被戒嚴部隊扣押,第二天通知單位來領人。
 
4. 失蹤的學生
 
C老師是我高中數學老師,我曾在會議文章中寫到他的故事。參加高中入學數學考試,他負責監考。我後面的一位女生探頭看我的答卷,他沒有懲罰偷看的人,卻作廢了我的考卷。意外的是,後來發現他太太是我母親以前的閨蜜好友,他兒子跟我高中同班,兩家來往很多。
 
六四之後,他在北大讀書的小兒子失去聯繫,要我幫助尋找。當時,北京風聲很緊,也有很多傳聞,難辨真假。我冒著危險去了北大,但是他的宿舍同學都不知道他的確切情況,說他們正在疏散,準備到農村鬧革命。所以,他們都認為他應該回到了老家。
 
遺憾的是,從北大回來以後,我就接到了警告。我在與C老師通話時,電話被切斷。隨後,一個男聲插入通話,警告我不要再參與,也不要再聞訊此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7

難過
1

拍磚
2

支持
3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8 個評論)

回復 yulinw 2015-6-4 01:50
   這樣的普通百姓很多很多,值得稱頌~·
回復 正義感 2015-6-4 01:51
劉京生,老革命後代,可受教育不多,估計對真正民主的意義還不是很了解。搞政治需要學很多東西,不然只能被利用或迫害。魏京生也一樣。
回復 法道濟 2015-6-4 01:51
華兄的背景如此複雜,應該查查 北京當時捲入的人太多了,那幾個點軍車的都住在我家附近,如果當時有人告密,他們不死也得殘廢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6-4 01:57
六四的一個謊言:在六四之後的宣傳中,鎮壓六四的一個借口是暴徒焚燒軍車。其實,軍車被燒是六四之後,此事發生在軍博到木樨地一帶。而且,整個長安街都在24小時錄像監控之下(我的一位長輩曾觀看監測錄像),究竟是什麼人有能力把裝甲車燒了?車上的駕駛員哪裡去了?為什麼不把錄像公布出來?真的無恥!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6-4 02:11
yulinw:    這樣的普通百姓很多很多,值得稱頌~·
是的,參與運動的大部分是普通人。我當時奇怪的一個問題就是,個體戶和騙子一條街的公司對於運動特別積極,他們更應該關心賺錢才是。所以,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有道理的。
回復 正義感 2015-6-4 02:15
西嶽華山: 六四的一個謊言:在六四之後的宣傳中,鎮壓六四的一個借口是暴徒焚燒軍車。其實,軍車被燒是六四之後,此事發生在軍博到木樨地一帶。而且,整個長安街都在24小時
不知道軍車的事的前後,可老法說的確在64前親眼看到一個當兵的頭被打成葫蘆樣。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6-4 02:16
正義感: 劉京生,老革命後代,可受教育不多,估計對真正民主的意義還不是很了解。搞政治需要學很多東西,不然只能被利用或迫害。魏京生也一樣。
你錯了,沒有他們這些人的流血,民主概念不會深入中國各層社會的人心。民主從來不是一種施捨,是自己掙來的權利。

六四之前的另外一場學生運動,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中有這麼一句:民主?民主能當飯吃嗎?

領導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的,不是那些馬列書讀的多的人。給中國帶來民主的,也不是寫文章的知識分子。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6-4 02:18
法道濟: 華兄的背景如此複雜,應該查查 北京當時捲入的人太多了,那幾個點軍車的都住在我家附近,如果當時有人告密,他們不死也得殘廢
查我?沒有人感興趣,我周圍的牛人多了,我就跟著看看熱鬧而已。
回復 正義感 2015-6-4 02:33
西嶽華山: 你錯了,沒有他們這些人的流血,民主概念不會深入中國各層社會的人心。民主從來不是一種施捨,是自己掙來的權利。

六四之前的另外一場學生運動,中央電視台新聞
中國會是什麼樣的民主?印度式的?印尼式的?菲律賓式的?墨西哥式的?還是烏克蘭式的?千萬不要是利比亞式的,埃及式的,或者是伊拉克式的。
回復 法道濟 2015-6-4 02:37
西嶽華山: 六四的一個謊言:在六四之後的宣傳中,鎮壓六四的一個借口是暴徒焚燒軍車。其實,軍車被燒是六四之後,此事發生在軍博到木樨地一帶。而且,整個長安街都在24小時
是的,我當時上午11點多到建國路上,那上百兩軍車的火剛剛才點起來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6-4 02:55
正義感: 中國會是什麼樣的民主?印度式的?印尼式的?菲律賓式的?墨西哥式的?還是烏克蘭式的?千萬不要是利比亞式的,埃及式的,或者是伊拉克式的。
你覺得中國不應該有民主,還是中國人不配民主?

共產黨在中國這個農民國家革命成功有過先例嗎?中國的經濟發展有過先例嗎?中國的文明歷史是跟別人學的嗎?

記得毛主席他老人家逝世,很多人說,沒有了毛主席,中國怎麼辦?鄧公高齡時,也有人探討鄧後如何。現在,還有人擔心嗎?大學畢業不包工作了,政府也不管農民種不種大白菜了,大家日子過得都不錯呀。六四前後,北京政府和警察都休假了,你猜怎麼著?當時犯罪率是建國以來最低的。

政府一直覺得農民愚蠢,非要他們加入公社,每年派大批工作隊指導他們種地,結果大家都餓死了。改革開放是怎麼回事?說穿了,就是給老百姓一點自由,讓他們想幹什麼幹什麼,他們比你聰明。承包制,分田到戶,不是鄧小平發明的,是農民。鄧小平只是學會了一點,不要自作聰明干涉老百姓。所以,你大可放心,中國人會做好,當官的只是害怕民主以後他們怎麼辦,萬一老百姓不願意養著他們。

我上次回家就遇上這麼一檔事:抗糧。農民說,自古種田納賦,國家的稅糧我們一分不少。但是,你們這些當官的不為老百姓辦事,這個附加稅我們不交。

你看,這就是民主,老百姓比你懂得多多了,雖然他們不會寫文章。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6-4 03:01
法道濟: 是的,我當時上午11點多到建國路上,那上百兩軍車的火剛剛才點起來
當時真的無語,很難想象堂堂大國的政府會是如此撒謊不要臉。
回復 正義感 2015-6-4 03:06
西嶽華山: 你覺得中國不應該有民主,還是中國人不配民主?

共產黨在中國這個農民國家革命成功有過先例嗎?中國的經濟發展有過先例嗎?中國的文明歷史是跟別人學的嗎?

不是,我不是認為中國不配民主,我只是問是怎樣的民主。如果你把以抗糧不交稅當是民主,我想是你對民主真正的含義不懂。如果你在美國以抗稅來對抗不做事情的官員,那麼等你就是懲罰。

另外,你其實對中國能實行如何的民主也沒有底,只是以共產黨能實現,老百姓也能實現這樣粗淺的理論來做例子,這是最危險的。共產黨當時是有組織,有綱領以及有手段的,並不是你所謂的沒有先例。共產黨是打敗國民黨才奪取政權的。

我想,你如果想在中國實現民主,一定要有人回去與共產黨鬥爭;而不是在美國叫中國要民主;即使這樣你也不能保證是什麼民主,印度的,印尼的,還是菲律賓的。我想中國人是不會要這樣的民主的。你能保證中國不會成為這樣的民主嗎?

我看了一條新聞,就是前一段時間很多利比亞難民偷渡到歐州,很多人在海上死去了。想想幾年前,利比亞人以為推翻卡扎菲,利比亞民主了,老百姓就有好日子過了,可一位倖存的母親,在偷渡船上大聲的問西方記者,我們的希望在哪?我們的前途在哪?我們的生命在哪?這就是利比亞民主后發生的真實情況。

民主,到底是好事壞?
回復 西嶽華山 2015-6-4 03:16
正義感: 不是,我不是認為中國不配民主,我只是問是怎樣的民主。如果你把以抗糧不交稅當是民主,我想是你對民主真正的含義不懂。如果你在美國以抗稅來對抗不做事情的官員
潛意識裡,你是同意共產黨宣傳的,雖然你想否認,就是中國不應該實行民主,因為中國有八億農民。

你不用跟我講理論,民主跟專制最大的區別,就是民主是下面決定上面。稅收多少,該用於什麼,是民主決定。你說的是個人與社會的關係,不是民主的問題。你對民主的理解,就跟有人對於自由的理解一樣,是咬文嚼字。
回復 酸柚子 2015-6-4 03:17
老岳好文
回復 正義感 2015-6-4 03:21
西嶽華山: 潛意識裡,你是同意共產黨宣傳的,雖然你想否認,就是中國不應該實行民主,因為中國有八億農民。

你不用跟我講理論,民主跟專制最大的區別,就是民主是下面決定
不要推測i我的潛意識,我的潛意識與這裡的討論沒有關係。你可以針對我的觀點,不要針對我的人。也不要對我定性,扣帽子。

我說的事實,不跟你說道理。你可以用你的事實來與我討論。民主就像飛機,大家都會說飛機好,可在沙漠里,飛機能起飛嗎?這就是在中東實行民主的結果,包括美國自己人都說了是失敗。你要面對事實說話。
回復 正義感 2015-6-4 03:45
西嶽華山: 潛意識裡,你是同意共產黨宣傳的,雖然你想否認,就是中國不應該實行民主,因為中國有八億農民。

你不用跟我講理論,民主跟專制最大的區別,就是民主是下面決定
再對你的「民主跟專制最大的區別,就是民主是下面決定上面」,這說明你對民主只存在一種幻想。可以舉很多例子,即使在美國,也不是你所說的,隨便舉幾例:伊拉克戰爭,奧巴馬醫療保險,經濟危機時的銀行bail out和現在鬧得紛紛揚揚的國家對私人的電話竊聽等等都不是自下而上的。你能說這就是專制了嗎?以自上而下還是自下而上來區分民主還是專制的話,那麼美國絕對不能稱為是民主國家了。
回復 wennuan368 2015-6-4 04:00
西嶽華山: 六四的一個謊言:在六四之後的宣傳中,鎮壓六四的一個借口是暴徒焚燒軍車。其實,軍車被燒是六四之後,此事發生在軍博到木樨地一帶。而且,整個長安街都在24小時
華山博主,你好,你提到的這件事,我聽我的一個同事講過他的親身經歷。 當年我的同事家住海軍大院,那一日騎著自行車到了大概木樨地和軍事博物館那一帶。長安街上在過軍車,而且車速都很快,有一輛軍車在拐彎的時候車速太快導致側彎翻倒,當時就起了火,旁邊的路人都趕過去想去救火,但是火力太大無法靠近,只能眼睜睜看著無能為力。同事說那輛軍車事一輛大卡車,估計裡面裝了很多的彈藥,要不然普通的卡車就是翻了也不會燃燒的那麼快。但是等第二天電視里 播報新聞的時候去出現了新的說辭,說是暴徒縱火焚燒的。我的同事很憤怒,但是迫於壓力,不敢說當時自己在現場看到了全過程。直到大概2000年的時候他才敢於和我們講述這段經歷,他總是感慨gcd的黑白顛倒。
回復 淡淡的米蘭 2015-6-4 04:29
6.4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當時部隊接到戒嚴命令,但是在軍人的潛意識裡並沒有料到會下武裝鎮壓的命令,很多人在心裡是抗拒向學生開槍的,也因為此38軍軍長才丟官撤職判刑,6.4也才成為中國軍人永遠的痛~
回復 紅旗下的人 2015-6-4 04:39
我終於知道王丹是何貨色了,當牆上貼著華人和狗不得入內時,做為中國人,我們會保衛我們的尊嚴,王丹只能搖搖尾巴,在門口等它的主人,它還會沖你叫上兩聲,這是自由之聲 ,哈哈哈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8 21: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