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黑手套(一、二)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7-5-12 21: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黑手套

一劍飄塵


(一)

「小七,蕭華劍被抓了。」


普安城裡只有一個人這樣稱呼他小七,就是司機老郭。這是他的本家堂叔,大他十歲,為人穩重。這不,一直等到車子啟動了,那些送別他的人群都被落在兩個車位以後的酒店門前,才語氣和緩地告訴他這條消息。


但這是條非常極其重要的消息,因為蕭華劍是他一生之敵。


當他在河南的工地上打零工的時候,蕭華劍是北京大學的高材生,據說還是學生會的主席。所以,他從知道這個人開始,就把他當做了一生的敵人:因為事實證明自己並不比蕭華劍笨,也不是學習比他差。而是糟糕的高考錄取制度,讓他這種農民的孩子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所以,在那次他們初次合作的慶祝酒會上,他為了調節氣氛,故意當面開涮蕭華劍,說他們是校友。蕭華劍一頭霧水。他就說:當年,我也報考的北京大學呢,成績和你的一樣,可惜北京大學在我們山東錄取分數太高,我就失去了機會。


蕭華劍聽了哈哈大笑,說:「怪不得啊,文叔的生意做得這麼大,原來也是我們北大校友。」


蕭華劍稱呼他「文叔」,卻讓他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他喜歡這個稱呼,但是僅限於比自己輩分低的手下才會這樣叫。而蕭華劍是什麼樣的背景?卻願意自低一檔,稱呼他「文叔」,雖然是開玩笑,但是也讓他立刻就高看了他一眼:這不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敵人。


他永遠高看自己的敵人。


果然,他們的合作沒有兩年的光景,就鬧翻了:為了控制一家公司的股份,兩人在股市掀起了一場血雨腥風。每每想到此處,他都會微微地抿嘴一笑。就像是現在這樣,他坐在勞斯萊斯幻影幻影的後座上,對著窗外微微地笑,路燈也顯得朦朧而浪漫起來。


「小七啊,不是叔多嘴呀。」


司機老郭從後視鏡上,看到後座的老闆在笑,就多說一句。無論從什麼方面看起來,老郭都不是典型的富豪們的司機。按照阿文的話說,老郭太實誠,實誠到臉上的皺紋都把山東的泥土帶到了普安了。但是,老郭自己卻非常清楚,自己這份實誠對於老闆的重要意義。對於阿文來說,他早已經是越過千山了。混到今天,就是一般的地方政府廳級官員,在他面前也開始阿諛奉承了。所以,老郭的提醒就變成了阿文非常珍惜的財富。


「叔啊,」阿文用一口地道的家鄉話稱呼老郭,「你就別客氣,說吧。」


「叔讀書不多呀,不知道生意的事呢。不過呀,叔小時候家裡窮,割草。那個時候呀,天天和鄰居家二丁子搶地盤呢。有一年,叔丟了一把鐮刀,懷疑是二丁子偷了的,和他打架,險些出了人命呢。」


「俺記得他呢。」阿文心裡不由得一聲喟嘆。印象中的二丁子是一個很魁梧的壯年。唉,自己已經很多年沒有回老家了。


「你猜他咋了?」


「咋?」


「死了。去年啦,叔回老家,竟然正趕上他出殯呢。」


想不到,那樣健壯的人,竟然就死了。


「要不是你讓叔進城開車了,叔這一輩子啊,就和二丁子結了仇家了。現在好,他人死了,叔還去他家送禮啦。你猜啊,咋啦?」但是這一次,老郭沒有等阿文猜,就自言自語:「他媳婦送了叔一把鐮刀,說是二丁子臨死前還記得這件事呢,後悔當初偷了俺的鐮刀。他媽的,還真是他偷的呢。」


老郭戈然而止。


這就是阿文佩服他的地方:不要看他是個粗人,卻非常明白適可而止的道理。這也許就是只有在老郭的車裡,阿文才可以完全放鬆心情的原因吧。


他打開天窗,抬頭看看黑漆漆的天空,笑著說了一句:「開春了,也看不到星星呢。」


(二)

第二天,公司里就傳遍了蕭華劍被抓的消息。辦公室里嘰嘰咋咋,都是道聽途說。有的說,是在香港最豪華的四季飯店裡,中紀委的人在他六個保鏢的眾目睽睽之下,用一張輪椅推出了酒店,然後上了一輛麵包車,直接去了機場。而機場上,停著一架海南航空的專機直飛北京。也有人不信,說這和綁架有什麼不同呢,香港不是法治社會嗎?就有人冷笑,說:現在什麼時代了,國際刑警都要看著咱們中國的臉色呢,紅通名單想下就下,那可不是鬧著玩的(作者一劍飄塵),貪官污吏啊,總算也有怕的時候了。


但是阿文一出現,這些議論的人就立刻都閉了嘴,即使是平時跟他關係不錯的員工,也都只是禮貌地跟他打個招呼而已。他卻很清楚他們在想什麼。他和蕭華劍之間的鬥爭,誰人不知呢,只怕是這些員工都認為,就是他阿文舉報的蕭華劍呢。這真是冤枉了他,雖然他曾舉報過普安市的副市長,最終讓對方進了大牢。但是,蕭華劍的案子,他還真沒有動作。不,是還在收集證據的階段。但是,他並不想對員工做什麼說明,哪怕是最親近的員工。如果他不是守口如瓶的人,他的生意如何可能做到上千億的資產?可笑。就讓他們猜吧,也許百年之後,他也成為傳奇呢。


不過,老領導那裡,他必須有個交代。可以說,他的發跡離不開老領導的關照。在中國做生意,除了擺地攤歸城管,其他方方面面,那個不屬於領導的天下呢?只是有的歸老領導管,有的歸新領導管。老領導管得累了,就換新領導。看起來,自己和蕭華劍都是千億富豪,包括馬雲,那更是世界經濟領域數一數二的、和比爾蓋茨媲美的大人物。但是,在老領導新領導面前,那還不都是螞蟻一樣的人物。想到此處,他的心裡不由得有了一絲的悲涼。這種悲涼感,曾經比他相濡以沫的妻子陪著他的時間還要長。但是,最近已經越來越少,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兔死狐悲過了。


進了辦公室,他立刻把手機拿出來,放在桌上。他有點兒奇怪,老領導的電話一直沒有來。雖然他有點著急,從昨天晚上,就恨不得趕快跟老領導聯絡。探聽一下消息。不過,他依然表現得不疾不徐。這麼多年商場官場鏖戰,他已經很清楚自己在這個體系中的角色,很清楚自己在員工和普通官員以及老領導之間應該如何拿捏分寸。可以說,這才是在中國做老闆最應該掌握的技術。


他的辦公桌上總是乾乾淨淨一塵不染,就如同他對自己的穿著一樣。所以,一進門他就看見了桌上的那份文件,他清楚,那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文件。所以,他都沒有脫下西裝,就走過去拿起文件。秘書跟在他的身後,幫助他脫去西裝。


那是一份關於他的泉正大廈項目容積率調整申請報告(作者一劍飄塵)。僅僅這個標題,就讓他眉頭緊鎖。


對於地產商來說,容積率調整不僅是最重要而且是必須的工作。作為全國特線城市,普安的土地價格全國領先,全國性的天價標王也是經常出現。如果按照招標時候的容積率建設房產,地產商賠上身家性命都不夠。核心就在於這個容積率的調整:比如說吧,如果招標的時候容積率是1,也就是說,1000平米的土地,可以只可以建設1000平米的建築。那麼,如果把容積率調整到2,就相當於與把單位建築面積的土地成本降低了一半。對於他們這些大的、著名的房地產商來說,一塊土地中標到開工,容積率至少要調整三次。普安最大的地產商達灣地產,據說曾經有塊土地,破紀錄地調整過9次!


但是,誰都知道,達灣地產的老闆跟普安市新領導的關係非比尋常。所以,他從來沒有指望過要和達灣地產一爭高下。不!他是非常知道自己斤兩的人,所以,他也從來沒有貪心到要和誰攀比的地步。但是現在,他拿著這份報告,還沒有打開,就明白,這次容積率調整出現了問題。


「怎麼,王市長沒有批?」他根本沒有打開文件,只是一邊讓秘書幫助脫去衣袖,一邊頭也不回地問秘書。


「還沒有到王市長哪裡呢。市規委顏主任那裡就被拒了。」


出乎意料!


(待續。轉載請註明作者,最起碼的文明。一劍飄塵最原始的的、最主要的、微信處女賬號被封殺,真是見血了!請加公眾號,以免失聯)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03: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