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劍飄塵:網路烏合之眾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7-1-15 09: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劍劈華山|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中國網民, 網路流行語, 社會學家, 國家, 法國

一劍飄塵:網路烏合之眾

一劍飄塵


記得早在很多年前,網路流行語「圍觀改變中國」風行一時的時候,我就跟人說過一句話:圍觀連自己都改變不了,不要說改變中國。因為在我看來,網路上全是烏合之眾,這句話至少適合中國網民。(作者一劍飄塵,微信公眾號:yjpc21)


一百多年前,法國社會學家勒龐把群體活動中的人形容為烏合之眾。顯然,網路做到了勒龐時代很難做到的事:很容易就把網民聚集成為一個群體。網路上的群體和現實中的群體不同,他們並不佔據很大的活動場所,都龜縮在家裡。所以,勒龐形容烏合之眾容易集體犯下殺人越貨的罪行,是網路烏合之眾所不容易做到的。這當然與中國特殊的社會現實有關:一個維穩費用超過軍費的國家,無論哪裡的烏合之眾,都不容易聚集。


但是,勒龐所說的其他幾個烏合之眾的特點,網路烏合之眾都具備:


1,沒有長遠目標,熱情僅僅追隨熱點事件


看看吧,網路上天天有熱點,各領風騷三五天。對於烏合之眾來說,他們沒有理想,更缺乏為了理想行動的準備。是熱點刺激他們眼球,刺激他們發言,而不是他們自己覺得應該挑起經過深思熟慮的話題。


說起來,人類是高等生物,其實一到網路上,就成了青蛙。中學有個生物實驗:脊蛙反射試驗,指的是去除大腦的青蛙,在被外界刺激的情況下,依然還會做出反射動作。


看看網路上的人,那些天天在論壇口若懸河的,那些天天在群里大聊特聊的。看起來,都是觀點鮮明,意氣風發的。實際上,不過是大腦除去后的條件反射。愛國的,提及到釣魚島,就一定要攻佔;民主的,提及憲政就一定要捍衛。實際上,不過都是躲在屏幕後面的鍵盤黨,無論政治觀點如何,動作都是一致的:敲鍵盤。


一劍自己在民主圈也算得上大V人物,看過的人形形色色,經歷的事件奇葩異常。每天我在這個圈子的網路世界里轉悠的時候,就會感覺中國的民主化指日可待。但是實際上,不過是我咯烏合之眾們緊跟熱點事件發泄自己熱情的虛幻而已。圍觀改變不了中國,網路也改變不了。至少目前為止,網路只是一個情緒發泄口而已。熱點事件過去,人們的熱情也就過去。可以說,這些熱情並非是因為對於民主的嚮往,對於這些烏合之眾來說,僅僅是他們的情緒發泄而已。沒有長遠的目標的情緒發泄,並不能促使社會產生實質性的進步。網路上的熱情洋溢,也不會轉化成現實生活中的動力。


2,很容易相信網路傳言


多少年前,我閱讀烏合之眾這本書的時候,就會想到自己年輕時參與的學生運動。覺得在人群聚集的情況下,確實容易輕信。人體是會產生一種氣場的(也許可以用其他的詞形容),相互感染。在那樣一種情況下,你會不由自主就相信了周圍人的言論,哪怕是很容易揭穿的謠言。我想,這有很大一部分是人的認同感,害怕在群體中落單的認同感。


但是為什麼網路上的烏合之眾,也會輕信傳言?按照正常的思路,屏幕後面,都是單獨的私密的空間,沒有那種群體氣氛。你就是在網上特立獨行,也沒有人能夠在現實中傷害到你。事實卻是,哪怕最容易揭穿的謊言,也很容易在網路上傳播起來。


就在今天,一個朋友給我看一則英文的謠言,整的特別像是真的:說是CNN.COM.DE這個網站上發布的信息,推特要取消川普的賬戶,因為他們容忍不了種族主義和仇恨。


看到以後,我立刻就說是謠言。朋友很奇怪,還要我查一下。


還用查嗎?


川普已經是當選總統。推特是一個商業公司,把總統賬戶刪除,會是重大國際新聞,還等得到CNN 德國網站報道的?CNN.com 就第一時間報道了,不僅如此,美國現在所有媒體都應該鋪天蓋地報道了。而且,這還不僅僅關係到總統這個職位,川普本身的一舉一動,就都是新聞熱點——寫到此處,我也真覺得醉了。


再說,CNN 德國網站,應該寫德語啊,怎麼可能用英語播報新聞呢?


當然,我還是查了一下。結果不言自明。


在網路時代以前,人們獲取信息的渠道比較單一。對於西方世界來說,因為競爭的關係,媒體對於誠信非常重視,所以,我們基本上是相信媒體提供的信息的。新聞自由,基本上是一種市場供求的關係。而在中國呢,因為信息提供方是被控制的官媒,所以,新聞變成了宣傳。久而久之,官媒就失去了信譽。有句話說的好: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要反著理解。


但是到了網路時代,自媒體洶湧澎湃,人們反而失去了警惕,造假的新聞只要編的好,都可以輕易抓到信徒。一方面,這些編撰新聞的自媒體抓住了人的心理。比如紐約美國陳警官誤殺案,案件出來以後,美國非常有名的一個自媒體,就是煽風點火編造事實。但是,信者如雲。一夜之間,就增加了十萬的訂閱。為什麼?因為它抓住了華人群體在美國的政治覺醒的心理。新一代的華人,和以前在中餐館、洗衣房混日子的華人不同,他們的主體是有學歷、有著技術職業的中產階級。在經歷的十多年的職場打拚以後,他們開始關注自己在美國社會的地位。從梁警官幾乎是一個投射,讓他們想到自己在美國的地位。族裔之間的地位問題,一直是美國一個非常大的社會問題。(作者一劍飄塵,微信公眾號:yjpc21)至於梁警官是不是真的罪有應得,美國的司法體系是否能夠保障對梁警官的公正審判,反而成為次要的問題。所以,在這種自媒體的鼓噪下,華裔從網路烏合之眾,變成了走上街頭的烏合之眾。現在,誰還記得梁警官案件了?美國社會因為華裔走上街頭,就提高了華裔的社會地位嗎?至少加州今年的州議員選舉,華裔損失很慘。曾經被華裔阻止的SCA5很可能捲土重來。


這個案子可以說是典型的網路烏合之眾聽信不良自媒體謠言的案例,也幾乎是很少幾個,從網路烏合之眾,最終走上街頭的。所以,當你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新聞或者新聞評論,覺得是真實的時候,一定要問一下自己:我這個感覺是不是僅僅因為這個新聞投射到我的陰影面積上了?


所謂真實的事實,很可能只是你的心理渴望的反應而已。要分別事實是否清楚,必須運用常識和邏輯推理。(作者一劍飄塵,微信公眾號:yjpc21)


3,觀念簡單化,偏執專橫地打擊對手,不講常識,不顧邏輯


隨便到一個網路社區轉轉,使用最多的名詞就是五毛、五美分。就在前幾天,一個美國朋友問我,中國人為什麼把八當做幸運數字,到處用?我跟他說:那是以前了,現在中國人把五當做幸運數字到處用了。


檢討文革的時候,有個貶義詞詞:帽子工廠。說的是一些人簡單化對待不同意見,給人戴帽子。現在,網路時代直接連帽子的省了,貼個標籤完事:五毛、五美分。說中國維穩經費超過軍費,我實在是不想想。因為網路上看看,僅僅五毛這一項,估計就超過整個國家的預算了。


確實有五毛的存在,但是並非每個不贊同民主理念的人都是五毛。至於五美分,那就是完全無中生有了。


對於網路烏合之眾來說,沒有興趣進行理性討論,他們偏執於自己固有的觀念,對於對手幾乎就是一個字:打擊。我感覺這些人把現實生活中的不愉快,全部帶到網上來了。現實中沒有能力打擊任何人,到了網上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地打擊對手。多麼爽快。


如果說群體事件中的烏合之眾如此行為,是因為站在集體之中,獲得里集體暴力支持。那麼網路上的烏合之眾,是因為躲在屏幕後面。他們的打擊、污衊、質疑、詆毀,基本上不會受到現實世界法律的懲罰。也就是說,成本很低。他們打擊著對手,也被對手打擊,痛並快樂著。而更有一幫烏合之眾,享受著觀看烏合之眾們互毆的快感。


要網路烏合之眾講講常識,他們根本就沒有那樣的耐心。要他們根據邏輯推理得出一個合乎常識的結論,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網路上各種奇葩的觀點都有。因為整個言論環境不再受到自然界任何定律的約束,當然各種牛鬼蛇神出現,也就不足為奇。


4,打擊弱者不遺餘力,面對強者噤若寒蟬


網路烏合之眾的一個顯著特徵,就長著一顆暴徒的心,裝出一副正義女神的嘴臉。但是,他們的正義之矛都是針對弱者的。平時的言論,他們可能是知書達理的;談及理想,他們可能是相信普世價值的;道德良心,他們一定是要救濟弱小的。但是,一旦有了熱點事件,他們的「正義」之矛,永遠是針對弱勢群體。


他們可以把用於對付公權力的「質疑」,用來針對民間義士。質疑錯了嗎?當然沒有錯!但是質疑的對象錯了,那就活該了。而面對公權力的肆無忌憚的時候,他們也並非不知道是非,但是卻可以很輕易地給自己找到怯懦的借口。所以,對於網路烏合之眾來說,正義不過是他們用於發泄自卑的工具罷了。越是敢於挑戰公權力的人,越是他們的死敵。而公權力,卻並非他們的敵人,儘管羞辱他們、展示他們的懦夫本質的,都是公權力。但是,至少潛意識裡他們是清楚的:只有那些挑戰公權力的勇士,才把他們的懦夫醜態彰顯於世界。


5,饑渴的靈魂永遠等待激動人心的事件


如果說,網路烏合之眾在熱點事件中熱情奔放的話,不如說他們是饑渴地等待熱點事件出現的吸血鬼。他們的靈魂永遠處於一種飢餓的狀態,只有激動人心的事件,才可以填滿。美國槍擊案了,中國爆炸了,李冰冰遇上了汪峰,章子怡吃醋了。如此等等。


當網路烏合之眾臨終的時候,他們的墓碑上根本不需要紀錄他們的生平,只要把歷史大事記拿出來,複印一份即可。


7,輕易就做粉絲,也可以輕易就粉轉路


因為沒有固定的信仰,沒有推理的能力,也分辨不清事實。網路烏合之眾是非常容易被一些能言善辯者吸引的。幾乎一段話、一篇文章,或者一首歌,就可以讓他們成為粉絲。但是,這種粉絲的忠誠度顯然可疑,因為第二天如果對立的觀點出現,他們也很容易輕易相信。當然, 這種相信也可能就是當時一瞬間的事。


8,不要指望網路烏合之眾能夠成為改變社會的動力

這樣說,是不是太刻薄?畢竟,中國也有一些事件是源於網路的。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這類事件發生的時候,網路烏合之眾的人數,和最終在現實世界中採取了行動的人數,比較的話,就會發現機器失望。


雷Yang案件,可以說牽涉了整個中國的網路吧?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無論是官府的職員還是民間人士,無論五毛還是五美分,都幾乎一邊倒地反對警方。但是最終的結果呢?具體做事的,好像也就是人大的幾千校友吧。


如果說現實世界形成群體事件,會形成群聚效應,政府不出動武力就很難制服的話。網路群體事件已經越來越變成電子暴動,電源一拉,也就消聲躡跡了。發生和消失,都堪比電波的傳輸速度。

網路烏合之眾相信網路的力量,崇拜網路的力量,最終也就迷失在網路里。而改變這個社會,需要的是活生生的人去行動。需要的是具有理性、理念的人,堅定不移的行動。而網路實際上起到了消弭這種行動的作用。


當然,網路也有好的方面,比如信息傳遞更難封鎖等等。但是,如果接受到信息的都是網路烏合之眾,也就別指望這些信息能夠發揮什麼了不起的作用了。相反,只要有組織地在網路上發布一些對於行動者的質疑,就可以瓦解他們的行動。因為沒有邏輯分辨力的網路烏合之眾,就會成為這些質疑信息最有利的傳播武器,最終對於行動派的打擊,產生毀滅性的效果。


為什麼網路烏合之眾面對政府無可作為,卻對於民間的行動派會產生巨大打擊效果呢?因為政府是組織起來的力量,資源龐大。而民間基本上屬於非組織的。在目前情況下,就是需要——如果不能說依賴的話——網民的支持。從招募人員到聚集資金。而在這個方面,網路烏合之眾顯然是最可以發揮影響力的。(作者一劍飄塵,微信公眾號:yjpc21)


檢討一下自己吧,天天在網路上,是不是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網路烏合之眾?如果這樣的話,立刻戒網,走進現實生活。


20170115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 2017-1-15 19:48
做事情是離不開金錢的,還要人力,搞組織運動尤其複雜,需要和每個人的思想鬥爭,即便同一個陣營,所以需要鐵腕智慧人物帶領,血腥也是不可避免滴。
回復 (●'◡'●) 2017-1-15 19:56
你用理性摒除謠言,也可以煽動流民烏合之眾起來跟著走,就看念頭是什麼,如果有自信成為精神楷模一代風流人物,做什麼都不是難的呀!
回復 Reader001 2017-1-16 09:18
按《聖經》記載,魔鬼的名字叫做「群」。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08: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