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幸運與不幸的性別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6-11-2 07:4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劍劈華山|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幸運

幸運與不幸的性別

一劍飄塵


最近在一個論壇里,看到有人說我是另外一個人 XXX。開什麼玩笑,這是一個改性容易,改姓不易的世界,好不好。我當初變更國籍的時候,就改了英文名字,為了便於別人稱呼。好傢夥,從政府的SSN部門到DMV,進進出出,每次都要等候幾個小時。有這個時間,在美國做個變性手術,都開始拆線了。


說到改性容易,在美國是真容易。美國政府最近就出台政策,容許(如果不說是鼓勵的話)「心理變異」人去異性廁所方便。這不是故意讓我們這些心理沒有變異的人不方便嗎?我不由得陰謀論:這麼雷厲風行的政策和SSN以及 DMV 那種拖拉的官僚作風,實際上都是政府在為我們提供變性的便利。


為什麼政府希望我們變性呢?


因為科學研究早就證明,男人和女人因為生理結構的不同,所以思考方式也是不同的。我的陰謀論是:女性對於政府來說,更容易管理。比如,女性更優於形象思維,男性更擅長邏輯思維。對於形象思維來說,政府只要多做一些文宣,就很容易激起女性的熱情,獲得她們的支持。而對於注重邏輯思維的男性來說,就會追根溯源,看政府這個宣傳有沒有道理。我們還可以說,女性的語言能力更強,男性科學研究能力更好。(作者一劍飄塵)


這樣說,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吧?即使對於那些政治正確的人來說,也是可以的。


但是,如果我們換一個說法,我說:男性語言能力更差。估計也不會有人提出什麼異議,大不了會有一些爭論說:「啊,這個太片面了,我就認識一個男人,啊懂得108國語言呢」。嗯,您知道那個懂得108國語言的男人,才是片面的、鳳毛麟角的么?


我們再在此基礎上引申一下,我說:女性更不適合搞科研。


這下就捅了馬蜂窩了!立刻就會被口誅筆伐:性別歧視,歧視女性,不得好死。


如果我再堅持說,諾貝爾科學獎的獲獎名單就是證明。立刻,就會有各種理由解釋這個原因,其中一定還包括:諾貝爾委員會性別歧視。


看出這個區別了嗎?批評男性的時候,不會有人說我是性別歧視。但是,說到女性的問題,實際上,不過是變了一個說法,就會引發軒然大波。政治正確的淫威,可以說是已經浸入我們的骨髓。


即使在我的讀者群中,估計許多人看到這裡,心裡就已經開始打鼓:一劍飄塵原來是性別歧視呢。


非也非也!即使性別歧視,偶也是一向歧視男性,而不是女性。不過,我今天最想講的一句話,倒是確實有點兒歧視女性的意味:這個世界真是讓婦人之仁搞壞了。


就在今天,在一個小論壇上,看到一個頗有名氣的來自歐洲的女性ID說:「看到希臘擠滿了非洲難民,就覺得一定要開放大門。」,緊隨其後,這個 ID還怪我們美國:「都是你們美國人製造了這個局面。讓我們歐洲人收拾殘局。」


是啊,難民多麼可憐!這個我承認。當初農夫在雪地里看到凍僵的蛇,也是這樣想的。表達這種憐憫之情,實在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偉大情操。農夫比我們偉大的是,敞開了胸懷,最終的結果,我們都知道。


看到這個歐洲大媽的發言,我就豁然開朗:原來那個農夫是女性。因為這種看不得別人的困境卻忘記了自己危險的仁慈之心,基本上是女性的專利。這也與女性邏輯思維能力較弱有關係。


默克爾大媽就是因為這種婦人之仁,打開了國門。結果不僅給現在的德國人民惹了極大的麻煩,而且造成歐洲極端右翼勢力的崛起。十年以後,如果納粹在德國死灰復燃,我不會奇怪。二十年以後,如果德國陷入「土著」白人和穆斯林的內戰,我也不會奇怪。唉,怪可憐見的,自從擊退了蒙古鐵騎以後,高加索白人啥時候變成過「土著」的?這可一般都是指落後的、被白人殖民了的民族啊。


因為婦人之仁,奧巴馬匆忙從伊拉克撤軍,是造成今天 中東一團亂麻的根本原因。這確實是一個錯誤,但是這不是說,因為這個錯誤,我們就要再製造另外一個錯誤:吸收中東難民。因為這比中東亂局更恐怖,開放國門引進伊斯蘭教民的最終結果一定是毀滅西方文明。在我看來,西方文明已經走到了頂端:徹底的婦人之仁的文化已經形成。歷史學家一般認為,羅馬帝國的毀滅與基督教的興起具有相關性。當羅馬公民們從基督教的教義中找到慈愛的時候,就失去了抵禦蠻族入侵的決心。這是羅馬帝國衰亡的一個重要原因。羅馬帝國的毀滅對於基督教來說,其實起到了很好的擴張作用。但是,那個時候的蠻族,自己是沒有宗教信仰的。這是基督教得以佔領歐洲的主要原因。而一千多年後的今天,基督教文明卻引火燒身,幾乎是開門揖盜一般,面對是伊斯蘭教的入侵。這難道是基督教文明自身所具有的內在基因缺陷嗎?


單單看難民,確實可憐。但是,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缺乏可憐人。過去不缺,現在不缺,未來還是不缺。當然,也不缺乏做慈善的人。但是有多少做慈善的,會傾家蕩產去做慈善呢?會把可憐人都引進自己家門做慈善呢?少之又少。慈善者沒有理由把他人的苦難變成自己的包袱。


如果說現在滯留在地中海沿岸的難民很可憐的話,我也想問問:伊斯蘭教地區的女人可憐嗎?他們要是可以自由發聲,一定會悲嘆命苦:為什麼沒有投胎做男人!和歐洲、美國的大媽大姨們比,這些女性既不缺胳膊,也不少腿。但是,卻要被男人當牛當馬使喚不說,婚姻中連一個完整的男性生殖器都不可能佔有。不是做了男人的二奶就是小三,而且是合法的。還想和男人在同一個罈子里辯論什麼國家大事?小心被「光榮處決」了。我相信,她們最想問的不是中東亂局到底是誰惹起的,而是更關心在歐美的大姨媽們:你們咋不解救偶們呢?卻開放國門讓那些年輕力壯的穆斯林小夥子湧進歐洲呢?要知道,正是這些小夥子,騎在她們頭上作福作威。


這個問題,我想默克爾大媽也不一定回答得出來。為啥呢?因為一旦情懷變成袒胸露懷,腦汁就必須要乳化成奶汁。否則,怎麼養得起那麼多窮苦的穆斯林難民呢。所以,還是我來回答一下這些苦難的穆斯林女性吧: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一種叫做隨機性幸運的命運!這就是你們信仰的安拉或者歐美大姨媽們信仰的上帝在扔骰子。有的人獲得了安拉的青睞,投胎做了穆斯林男人。既可以三妻四妾,還可以裝成難民躲進歐洲。有的人獲得了上帝的青睞,投身做了歐美的女性。既可以同情你們的痛苦,還可以迫使歐美的男人們溫順得如同待宰羔羊。


所以,人類社會可以高呼平等,可以高講人權。但是,卻戰勝不了這個源自於安拉/上帝的幸運只骰。每個人的命運不同,他人的幫助也只能做到救急而已。


人生本來就有人幸運也有人不幸運。幸運的人,可以也應該做慈善。但是並非要承擔起照顧不幸運者100%的責任。那完全是 Mission impossible。慈善是力所能及的良知,不是傾家蕩產的負荷。當然,現在歐美有一種潮流,就是同性戀。這也算得上一點點小小的嘗試吧:通過手術把人生的幸運和不幸,通過改換性別的方法扯平。(作者一劍飄塵)


所以,偶也不得不悲嘆一聲:前世做了什麼孽,何辜今生不幸成為居住在美國的男人!

2016110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十路 2016-11-2 08:08
「比如,女性更優於形象思維,男性更擅長邏輯思維。」   

有沒有可能在成千上萬的人中間選出一個女性邏輯性高智商高情商偏中的和一個男性邏輯性偏低智商偏中情商偏中的呢?

注意: 這個問題也是個邏輯問題,慢慢的分析清楚再答       
回復 Hushuo 2016-11-2 22:32
十路: 「比如,女性更優於形象思維,男性更擅長邏輯思維。」   

有沒有可能在成千上萬的人中間選出一個女性邏輯性高智商高情商偏中的和一個男性邏輯性偏低智商偏中情
是啊。有人說非裔犯界率高,可是落到個人身上就不能因為他是非裔就草率的把人打死。
回復 qxw66 2016-11-3 10:05
偶早說了:女人政治正確,男人八正確。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4 10:2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