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普林斯頓車站(七)(八)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6-3-10 10: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普林斯頓, 大學畢業, 美國, 主題, 律師

(七)

Daisy進去的時候,他已經坐在角落的一張桌子前。她向他微笑,把文件遞給他。他把文件放過一邊,問:「你老闆的簽字都公證了?」

「是。他很著急呢。」

「那是他的事情。我只是在幫你。」

「謝謝。」她突然覺得有點歉疚。男人幫助女人,她當然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回報給他。

「知道為什麼我會幫你嗎?」

她搖頭。

「我是好奇,」他想說:你為什麼等到有事了才找我。但是話出了口,變成:「你們老闆到底如何讓你這樣死心塌地幫他?」

「喔,這不是應該的嗎?他給我薪水。」

「你的第一份工作?」

「第二份。」她就想到那個曾經騷擾她的老闆,於是長吁了一口氣,一時間,倒理直氣壯起來,覺得幫助老闆也是應該的。

「都是在來了美國以後的工作?」

「哎,你都答應幫忙了,還這麼多問題啊。」既然理直氣壯了,她當然就覺得他不應該這麼啰嗦,就應該直接奔向主題。

他笑起來:「律師的工作之一,就是提問。」

「好吧。我是大學畢業就跑來美國,然後在這邊找的工作。這個老闆對我不錯。」

「加薪了?」

「加了。謝謝你。」她笑起來。

「你在美國還有親人嗎?」

「我母親。她在加州。」

想到母親,她突然心裡一酸。來美國這麼久,還沒有見到母親。幾年前,母親為了她,決定偷渡到美國。到她拿到簽證,買好機票,母親突然在加州找到一份工作。母親說,是給人家當保姆,一個月2000美金,包吃住。她實在捨不得放棄這樣的機會,所以,就拜託自己的一個客戶替她接機,而這個客戶就是Jack的母親。當時,她來紐約探親。

想到Jack的母親,她更難過起來。

這半年,Jack的母親在中國。但是就在昨天晚上,Jack向他母親報告說,要跟她結婚,卻遭到了她的反對。她的理由很簡單:門不當戶不對。Jack一直對母親有一點點的怕,雖然她一直溺愛著Jack。而且,隨著Jack成長,他發現父親其實也是怕母親的。而在今天,關於Daisy的問題上,母親的意見更驗證了Jack的想法。母親在知道了Jack打算娶Daisy以後,幾乎暴怒起來。她問他,難道陳彤彤不是更好?

母親提及的陳彤彤,幾乎要讓Jack抓狂。那是父親的一個當官的哥們陳伯伯的女兒。Jack和陳彤彤可以說是青梅竹馬的關係。母親最近一次來美國,就是為了把兩個人撮合在一起。但是,Jack受不了陳彤彤的霸氣。他明白,他不能怪她。因為她成長的環境,就是那樣,就和自己的母親一樣。但是,也正因此,他從母親的身上,看到了陳彤彤的未來。而從陳彤彤的未來,看到了自己的未來:和父親一樣。

「和你父親一樣,有什麼不好?」母親在電話的另一頭,幾乎咆哮起來,「那個小姑娘,什麼家世?你和她玩玩,也就算了。你陳伯伯他們都不會有意見。你父親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女人,媽媽不是很理解?」

母親最後的這句話徹底激怒了Jack。他沒有抱怨過自己的家庭,相反,家庭的這個優勢,讓他總是提醒自己,要更有責任感,而且也促使他更遠離家庭。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研究生畢業以後,他既不回中國,也不願意利用父母的關係找工作。他幾乎是賭氣一樣,一個人留在紐約。

但是母親這種把父親和她的關係都引用出來的方法,讓他為他們兩個人都覺得難過。如果說,在以前他還非常非常想隱藏自己的這種遺憾得話。現在,他只想對母親說:你們想過沒有,我是多麼期望你們是互相敬愛的父母。

他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掛了電話。

Jack一個人在房間里坐了半天。每次跟母親電話,Daisy都會自覺地離開。而現在,想到自己和母親的電話,她都迴避,就更讓他對Daisy產生了歉意。他從抽屜里拿過一個小盒子,是Tiffany的戒指。他走出門外,來到客廳。

Daisy戴著耳機在做英語聽力練習。但是,在Jack看來,卻像是故意迴避他和他母親通電話這個事實。他走過去,輕輕地取下她的耳機。Daisy一驚,抬頭看他。先是微笑,但立刻看到他表情嚴肅的樣子,她的笑容也凍結起來。

Jack單膝跪地,對她說:「菊,嫁給我吧。」說完,他把戒指拿出來,遞給她。

這是她期望的,真的。她立刻就想站起來,卻完全動彈不得。她只是聽任他把戒指套她的手上,看著那亮晶晶的鑽石。這世界上還有比這個更幸福的事情嗎?沒有!但是,她突然想到了Jack的母親,她就說:「阿姨那裡……

Jack就用嘴來吻她,對她說:「這戒指是我用我的獎金買的。小了點,但不是我母親的錢。」Jack一邊說,一邊感動,為了Daisy在這樣的時候,還想到自己的母親感動。心裡又想到了Tiffany的那串項鏈,那是他們第一次去Tiffany的店裡,看到的。她一眼就非常喜歡。但是,她不會要Jack買給她,因為那不是他目前的薪水能夠負擔得起的。在Jack所有交往過的女生中,Daisy是唯一一個不要他任何禮物的女生。

他愛她,他要給她最美的未來。

DaisyJack的親吻下已經完全地墜入了感動的深淵。她好感動,她只有感動,感動得一定要把自己就給了Jack,雖然她預想的是結婚的那天,在把完美得自己給未來的丈夫。但是,他不是已經求婚了嗎?有什麼關係呢!於是,她抓住Jack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Jack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是一陣感動。她竟然要違背她自己的誓言。他抱緊了她,一隻手撫摸著她的乳房,一隻手一點點揭開她的鈕扣、脫去她的衣服。他非常有經驗地做著這一切。他要佔有她,就在今夜,脫去她的外套、脫去她的內衣。

Daisy沉浸在幸福里,幸福得整個世界都成了童話一樣完美。

(八)

人在年輕的時候,很難相信命運,因為他們有太旺盛的精力需要燃燒殆盡。但是,命運卻不會因此放過他們,總是會冷不丁地敲響他們的房門。果然,當Jack脫去了Daisy的內衣以後,門鈴響起來。開始,Jack還沒有理會,但是門鈴不停。Daisy已經感到了羞怯,推開了JackJack只得走去房門,從貓眼裡看了一下。立刻,他就回來,匆匆對她說:「菊,對不起,我得出去一下。」

她看著Jack丫著門縫溜出了房門。她突然就有了好奇,裹著毛毯走過去,順著貓眼看:一個女人的背影。那晚,她一個人等了一夜,Jack只是在微信里對她說,自己有緊急的事情要做。

Daisy很難判斷母親當初把自己介紹給Jack一家的用意。她知道,母親顯然是有想高攀的想法。但是,自己呢?她很糊塗。她只是覺得,自己愛上了Jack,與他的母親無關。

現在,因為Tom提及自己的母親,勾起了Daisy一系列的回憶。她茫然地看著Tom的臉,靜默。

Tom知道,她一定在回憶一些往事。他給她充足的時間,直到看見她的眼神開始遊離,他就問下一個問題:「父親呢?也在美國?」

她的思緒被Tom打斷,嗯了一聲。

「父親不在美國?」

「嗯。喔。」她不想提及父親,一個在她還是孩子的時候,就離開了她們母女的男人。

「我還有男朋友,我們馬上要結婚了。」

Tom笑起來:「喔,你跟我說過的。而且,我還知道他叫Jack。而且,」他故意調侃她,「我還給他買過蛋糕。」

她就笑起來,說:「你可真小氣。一個大律師,計較蛋糕的錢。」

這時候,Mark來了,在門口張望了一下,就走到他們桌旁。她站起來介紹。Tom卻只坐著沒有動。

Mark拿出一個大的牛皮信封,給Daisy,說:「我剛剛去普林斯頓大學了,這是他們的申請表格。」

Daisy拿過那個信封,對Mark說:「啊,謝謝。上次你開車帶著我路過,我也只是隨便說一下。這麼有名的大學,要求應該很高吧。」

Mark憨憨地一笑,說:「我問了一下,你可以先選一些課程。這樣,就沒有特別的要求。即使不是美國公民,只要有社安號碼就可以。」

Tom聽著他們的對話,知道Daisy是打算讀書了。心裡想,一會兒要告訴她,如果沒有社安號碼,也可以隨便先填一個。自己那個時候在美國讀書,一些偷渡過來的同學,開始沒有任何的身份,就是通過隨便填寫一個社安號碼,現在美國大學讀書。等到正式社安號碼下來以後,再申請更改。但是,他不想把這個信息當著Mark的面說,他只是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Mar,說:「很高興認識你,今天來主要是你和Hua的合同有問題,需要重新簽定一下。」

「什麼問題呢?」

「合同簽字沒有公證。我們重新擬定了,你看看,如果同意,就簽字,然後公證去。」

Mark看了一會,然後說:「我們原來說好了,是每個人的股份。現在,這上面變成要我還款。」

Tom就拿過合同,故意看了一下,然後說:「這是有條件的還款計劃。如果你的工廠沒有完成這個銷售額的話,才會從股份變成借款。」

「這是不一樣。」Mark還是有點兒糊塗的樣子。

Mark,看看我的名片,你應該在電視上看到過我的這個律師事務所。如果Hua先生想今天就把錢收回去,我都能夠做到。你們這樣一個小案子,對於我來說,舉手之勞的事情。但是,Hua先生沒有這樣的意思。他還是跟你合作,只是他也想保護自己的利益。對吧?現在的問題,是你的工廠運作不順。這不是他的問題,是你造成的問題。你應該承擔起這樣的責任。」

就如同Daisy介紹的,Tom也看出來,Mark是一個非常老實、不怎麼動腦子的人。在美國生活的各民族中,如果說耍小聰明的話,估計沒有人能夠耍得過中國人。他這樣講著這些話,突然之間,有點擔心Daisy會瞧不起自己。因為她知道,Hua根本就是想退出這個股份。

「但是,這裡還有房屋抵押。」

「嗨,你看清楚,房屋抵押只是一個形式,一個保護Hua先生的形式。這裡也是有條件的,如果股份變成借款,然後,在你沒有按照規定時間連續三個月支付不出還款金額的情況下,才會動到你的房產。所以,條件很苛刻。而且,MarkHua先生借了你二十三萬,也是相信你。你也應該相信Hua先生,對不對?如果沒有他銷售,你生產出來,也賣不出去。再說,新的協議對你有利啊,現在,工廠所有的股份都是你的了。」

Tom看看Daisy,看得出她是一幅完全崇拜的表情。這讓他有點得意,他說的從法律上都是站得住腳的。但是,如果他是Mark的律師的話,他一定不會讓Mark重簽這份協議。

「你連我的房子的情況都調查清楚了。」Mark又仔細看那份合同,注意到了房產的地址。

「我是為華爾街服務的律師。」Tom用著一種略帶嘲諷的口氣說,「the Wolf of Wall Street.(華爾街之狼)」

「你在華爾街工作多久了?」

「嗯,明年二月份就十五年了。我會開一個派對慶賀,邀請你們一起參加。」

「哇喔,會不會有很多名人?」

「應該會吧。」Tom笑起來,知道Mark不會拒絕簽字了。他把筆和一個按手印油墨盒子遞過去,給他:「我剛到美國讀書的時候,還在麵條廠打過工呢。」

這當然不是真的,因為他找不到麵條廠的工作,那都需要正式合法的工作許可。只有中餐館的華裔老闆,會收留他們這些大陸的留學生打黑工。

「是嗎?」Mark開心地笑起來,說:「知道怎麼使用切面機?」

「啊,那都二十年前了。當時當然會,現在都忘了。」

Tom站起來,走到Mark的後面,把文件展開到給他簽字的地方:「看的出來,Hua先生很會選合作夥伴,你是一個負責任的人。在這裡簽。」

「但是,那棟房子是我父親留下來,給我和我哥哥的。我只有一半的產權。」

「沒有關係。這本身只是一個形式,代表你願意承擔自己的責任。Hua先生作為一半的出資人,已經承擔了他的責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曾經以為的凝視 2016-3-11 22:34
在等!

你們這些寫小說的大作家們能不能像青荷、虔謙那樣出本書。你和谷石,特別是谷石,搞得讀者心癢。虔謙的《二十九歲這個坎》放在華語文學網上,用網站積分買,痛苦啊。放amazon上最方便。或至少能接收北美信用卡。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06: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