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普林斯頓車站(五)(六)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6-3-6 12: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普林斯頓, 政治庇護, 人道主義, 辦公室, 偷渡客

(五)

結婚的決定,是在Jack的公司同意給他辦理綠卡的那天。這個消息是Xiomara通知的,她特意把Jack叫到自己的辦公室。

「你是不是應該謝謝我呢?」

「那當然。」

Xiomara就走過來,Jack聞到她身上濃濃的香水味,不由得想到了Daisy,她總是淡淡的、青青的味道。Xiomara摟住了Jack的脖子,親吻他,對他說:「啊,我從來沒有如此迷戀過一個亞洲男孩。」

離開Xiomara的辦公室,Jack就給Daisy打電話,告訴她這個好消息。Daisy高興得要跳起來:「太好了。我們晚上去慶賀一下。」

但是Jack說,晚上他要加班。又想到了Xiomara,興緻立刻就消減了,他掛了電話。Daisy拿著手機,發怔了半天,有點不敢相信,幸福竟然就是一個電話通知而已。

和許許多多持商務簽證滯留美國的人一樣,Daisy一到美國,就申請政治庇護。實際上,這種政治庇護綠卡絕大多數都與政治迫害完全沒有關係。申請政治庇護的人,99%都是沒有遭受過政治迫害的人。坦率地說,真正被政治迫害的人,又有幾個能夠逃到美國呢?

美國出於人道主義的考慮,留下的這條制度,幾十年來,已經成為中國偷渡客獲得綠卡的第一渠道。

DaisyJack認識的時候,就有過約定:無論誰先獲得綠卡,就結婚。因為在綠卡批准的時候,可以填寫家屬,同時獲得綠卡。當時,他們這樣說的時候,Daisy滿懷希望,她是多麼想,至少在獲得美國身份這個問題上,自己能夠幫助到Jack。而對於Jack來說,這不過是個遊戲而已。他想獲得綠卡,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無論是通過父親的關係,還是自己努力。不過,他喜歡給Daisy一個機會,一個能夠讓她有信心的機會。

但是,Daisy第一次政治庇護出庭,就失敗了。

一離開法庭,汪律師就開始抱怨她:「你看看你,啊,你看看你!這麼漂亮的小姑娘,竟然就沒有通過,啊,你這影響我的聲譽,知道嗎?也影響你的聲譽,知道嗎?以後誰還相信你是美女,對不?哪有美女通過不了的呢。」

「可是,汪律師,那些證詞全是假的啊。」

「啊,你現在才知道是假的,啊?在中國大寨都變成山寨了,你還不習慣作假?啊,難道我沒有給你練習題?啊?」

「我也練習了啊。但是我還是怕法官,法官一問,我腿都哆嗦了。」Daisy不知道大寨,但是知道山寨的意思。

「有什麼啊?法官不過就問了你,被人流的時候出了多少血,你都回答不出來?看看,啊這個問題,我們都複習過。」汪律師就划拉他的複習資料,這才想起來,資料上還真沒有準備到這個問題。不過,他可不能承認。

Daisy的臉都紅了,她沒有跟律師說,自己還是處女。因為,在這樣一個隨便約炮的年代,說自己是處女,真的需要足夠的勇氣,雖然這是Daisy一直以來堅持的結果。所以,當汪律師決定用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作為她的政治庇護理由的時候,她就有點猶豫,但是她也沒有選擇。按照汪律師的說法,成功了,她還可以從中國帶一個孩子過來:「知道嗎?從中國帶個孩子過來,就說是你的兒子,小孩的家長會支付你$4萬美金。」

Daisy沒有考慮掙這個錢,她想到的是表姐的孩子。她和表姐從小一起長大。她離開中國的時候,表姐的孩子只有兩歲,天生兔唇。她就填了這個孩子,作為自己的第一胎。希望能夠因此幫助到這個孩子。

但是,第一次上法庭,就失敗了。汪律師說,還要再安排她上庭。當然,也要支付額外的錢。錢不是問題,只是想到上庭面對法官,她就有點害怕。

而現在,Jack首先拿到了綠卡!也就是說,她不需要再上法庭去說謊了!這樣的想法,讓她鬆了口氣。而更想到總算有正當的理由和Jack結婚了,她的心情就更加愉快了。雖然說,在和表姐聊天的時候,她還故作輕鬆地說,Jack離開了也沒有關係,大不了重新找一個男孩唄。在法拉盛,有的是優秀的男人。

這當然不是真的。法拉盛有的是男人,但是優秀卻談不上。相反,許許多多的大陸新移民,因為到了一個全新的國家,一方面生活壓力很大,一方面因為失去了國內的那種熟人社會的道德約束,變得非常地猥瑣。法拉盛的許許多多男人,在Daisy看來,比大陸的男人都要猥瑣。

相反,Jack卻是一個優秀的男人。畢業於國內著名的高校,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金融專業碩士畢業。畢業以後,就找到一份在華爾街投行的工作。不僅如此,他還很帥、顏值很高。啊,更不得了的是,他願意滿足她的心愿。當然,他還很富。不過,這一點從來就不是Daisy考慮的範圍,相反,這是她最覺得沒有安全感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她一直要堅持自己的第一次到結婚以後的原因。當然,這個堅持,是她在剛剛懂得男歡女愛的時候,就決定的。不過,如果他不是這樣一個有錢人家的子弟,她也未必能夠抵擋得住他的帥呀。

但是就在那天上庭失敗以後,就在那天她被汪律師罵個臭頭以後,她又額外交了筆律師費以後,她決定破處。是的,她不能夠忍受這個處女的身份了。從早上被面試官的人流出血這個問題難倒以後,她就開始痛恨自己的處女情結了。這是什麼年代的事情!竟然因為自己這樣的一份情結,丟掉了美國身份!說出去,誰信呢!

晚上Jack來了,她留他住宿。她的窩很小,那是跟人分租的一小間。除了一張床鋪,就只有一條走道的空間。Jack看著她,看著她的樣子,莫名其妙:「怎麼了?」

她低下了頭。

「到底怎麼了?」

她沒有反應。

「你,這是怎麼了?」

「好了,你走吧。」她突然就站起身,把Jack推出了門外。她背轉身,靠著房門,悲傷不已。腦海里全是汪律師氣急敗壞的叫罵、法官嚴厲的聞訊、表姐急切地眼神、Jack一再的詢問。

她突然想:這是怎麼了?不是說90后的孩子,對待愛情如同遊戲,對待性生活如同喝飲料嗎?她卻守到了現在,守到自己想做都做不了的時候。然後,她又開始可憐Jack,覺得他竟然在自己打算破罐子破摔的時候,卻成了糊塗蟲。於是,她打開門。但是,Jack已經離開了。客廳里放著一個大蛋糕,上面寫著:Happy Birthday, Daisy

自己都忘了,今天是生日。Daisy的淚一下子就流出來。她看到蛋糕地下壓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Daisy,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應該陪你。但是,今天晚上必須加班。我是抽空過來的。明天,我再給你慶生,好嗎?

(六)

作為投資銀行的新人,Jack每天都是加班加點地工作,常常工作到很晚,晚到他幾乎忘記了結婚的約定。直到Daisy不得不提,他才想起來:確實曾經答應過,無論誰先拿到綠卡,都結婚。

他看著眼前這個女孩。他愛她嗎?是的。愛到要跟她結婚的地步嗎?是的。那麼,還猶豫什麼呢?實際上,在Daisy催促他之前,他對於自己能不能求婚成功,都沒有把握。他的生命中,並不缺少女孩。但是,Daisy是唯一一個讓他感覺即使求婚也未必能夠成功的女孩。

所以,當Daisy提及當初的約定的時候,他突然知道,這真得是自己的機會。但是,也就在這一刻,他產生一種感覺,一種特別不好的感覺。把婚姻和綠卡聯繫起來,是自己想要的婚姻嗎?當初談及這樣的合約的時候,自己只是把它當作一個玩笑。對於他來說,美國身份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不要說他舉手之勞,就可以通過父母的財富獲得這個身份。問題在於,即使沒有這個身份,他也可以在中國獲得更好的機會。只是,通過自己的奮鬥獲得綠卡,這種感覺很爽。不過,這與結婚,扯得是不是太遠?

他理解Daisy,特別是在她的政治庇護被拒絕以後。他知道她急於獲得美國身份。這對於她非常重要。這份理解,卻讓他很難過。他願意為了她,去履行這個開玩笑的合約:「好吧,我們結婚吧。」

去他媽的感覺吧,他想。他總算可以名正言順地跟她做愛了。他就走過去抱她。但是,她的手機響了,是她的老闆Hua的電話,要她趕快去公司一趟。

「這他奶奶的是星期天,好不好。」

Jack還很少這樣火大。Daisy就笑著安慰他,親了他的鼻頭,說:親愛的,我很快回來。

「這是美國!」

「你知道,中國人做老闆的公司,都是這樣的。」

「告他去。」

當然不會。Daisy知道,這只是Jack的氣話。作為剛剛到美國的小姑娘,她哪裡有這樣的膽子去告老闆呢。

Hua叫上Daisy,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Mark的工廠一直是Daisy負責落實生產任務。根據計劃,星期天應該送貨到公司來,卻一直等到下午,都沒有送貨。而明天,有超市需要他們供貨。他們必須找到替代方案。

因為Mark公司的不穩定,Hua非常後悔當初的協議。他甚至怪罪Daisy,沒有做好Mark的工廠。這當然不是Daisy的錯。但是,她在心裡感激Hua給了她一份這樣的工作。作為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偷渡來了美國,最容易掙錢的工作,是從事按摩。當然不是正規的按摩,當然是帶有色情的按摩,當然是要上床的。當然,Daisy是不會從事這樣的工作的。

最容易找的工作,是中餐館的侍者。但是,Daisy也不願意。她想找辦公室的工作。

問題是,她沒有合法工作的身份。不過,對於她這樣漂亮的女孩來說,也不是問題。問題是,僱用她的老闆想占她便宜,吃她豆腐。在應聘Hua的公司之前,她被一家貿易公司僱用。那個老闆僱用她第一天就對她動手動腳。Daisy立刻就辭職了。後來有人說,她可以憑這個打官司,告那個老闆性騷擾。但是,對於一個剛到美國、連身份都沒有解決的女孩,這種法律意識要求太高。

Hua從來沒有性騷擾過Daisy。僅僅這一點,Daisy就可以原諒他的粗魯、他的大嗓門。所以,當Hua為了和Mark的合作關係煩惱的時候,她就想到了Tom。她知道,汪律師是不接受這種商務糾紛的。實際上,她也慢慢地了解到,汪這一類的律師也就是糊弄一下他們這些大陸的偷渡客,他自己的英文水平,都成問題。她甚至開始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律師執照。她自己的政治庇護案子,已經在他的手裡,換律師會產生不必要的麻煩。再說,法拉盛這些中國人移民律師,又有哪個不是和汪律師一類的貨色呢?

但是,Tom沒有幫上Hua老闆的忙。

兩人從Tom的寫字樓出來,Hua老闆很誠懇地對Daisy道謝。他對Daisy這樣好的態度,還是第一次,倒讓Daisy很不好意思:「也沒有幫得上忙。」

「他是不肯幫忙。」

Hua一邊開車,一邊抽煙。他抽煙的時候,從來就不管邊上是不是坐了一個女孩。還好,Daisy離開中國也沒有多久,還沒有學會美國女人的嬌氣。否則,Hua老闆非得被踢下車不可。

「怎麼會呢。」

「怎麼不會,閨女。」Hua老闆在興奮的時候,就喜歡喊Daisy閨女,「你看看他那辦公室,」他又吐一口煙,「樓層那麼高,風景那麼好。我們這種十幾二十萬的小案子,人家根本瞧不上眼。」

「喔,我是說,他可能是確實沒有辦法。」

「什麼沒有辦法,閨女。華爾街的律師,啥辦法沒有?人死了,他都可以給你弄個活的回來。」

「那怎麼可能呢。」Daisy讓老闆的話逗笑了。

「嗨,閨女,你咋就不相信俺呢。十年前吧,就是華爾街一個大老闆,自己開小飛機失事死了,子女爭奪遺產。華爾街律師,就竟然找到了這個大老闆的一個私人電子郵箱,解開密碼,在裡面找到他的私人通信,活生生把他的遺屬給改了。」

「那得僱用偵探,老闆。」

「反正,你這個朋友啊,是嫌棄我們案子小,沒有油水。」

Hua老闆的眼裡,利益才是永恆的。Tom跟他們談了半個小時,一分錢都沒有收他的。這既讓他覺得省了錢,又讓他產生懷疑。關於這個,Daisy沒有少跟他爭辯過:不是每個人都只知道錢的。

但是,沒用。想改變一個50歲老男人的想法,比給小姑娘整容困難多了。

Daisy讓他嘀咕煩了,在車上就給Tom撥了個電話:「哎,你說,我老闆這個案子真的沒有一點機會?」

Daisy他們走後,Tom就一直面對窗外發獃。看著哈得遜河口,船來船往,從自由女神像的身邊經過。他就想把這些船比喻成自己的人生,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恰當的辭彙。滿腦子,卻都是這個小姑娘的突然出現,讓他產生了一種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感覺。但是,一想到她並不是弄丟了自己名片,而是根本就沒有想到要聯繫他,而是只有在需要幫助的時候才聯繫他。這樣的想法,又讓他沮喪。他對著辦公室落地玻璃里映出來自己的影子,喃喃地、不滿意地嘟噥。

就在這時候,Daisy的電話打進來,他趕快接了。聽到她的問題,心裡不由得又是嘆息:看來她真的就沒有想到過自己,又是她老闆的案子。

「也不能說一點機會沒有,但是比較困難。」

「哎,那,你是不是嫌棄金額太少,故意不接我們案子啊?」Daisy聽他這樣一說,不由瞄了老闆一眼,心想,他說的還是對的,律師確實是可以把死人說成活人呢。

「案子確實不大。」電話里,他險些笑起來。

「那不行,」她突然覺得老闆的話,都是對的。而這樣的想法,讓她覺得是受了侮辱一般,「你得幫忙。我們老闆說了,會支付費用的。」

支付費用?他心裡暗暗冷笑:總額二十三萬的案子,能支付他多少費用。而且,只要一看Hua的那個形象,他就知道榨不出什麼油水。

但是,她顯然沒有給他辯駁的餘地。而且,她的那種有點兒命令一般的口氣,竟然幾乎直接就射進了他的心裡。

「費用,就算了。讓你們老闆給你加薪吧。」

「要得!要得!」還沒有等Daisy介面,Hua就開始使勁點頭,原來他們兩的對話,他在邊上全聽見了。而就在這個時候,對面巷子里一輛車出來,Hua不得不因為自己的分心,踩了急剎車。緊急剎車讓Daisy一個急沖,手指一滑,電話被掛斷了。

「告訴他,只要他答應幫我……Hua還在念叨,卻看見Daisy滿臉不高興,就把話咽下去。

「你著急什麼呀?」

「嘿,再打回去,再打回去。」

「不打。」Daisy的胸被安全帶猛勒了一下,疼得她的脾氣全從胃裡被擠出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19:2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