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破胡壯侯(一)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6-3-2 06:5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呼韓邪單于, 內蒙古, 漢宣帝, 大將軍, 飛將軍

(一)

公元前56年,漢宣帝五鳳四年夏,匈奴內亂,呼韓邪單于被其兄郅支單于擊敗。遣子右賢王入京,入侍朝廷,對漢稱臣。宣帝大赦天下。快馬驛卒,昭告四方。

山東。兗州。私塾。學生朗朗讀書,先生呂成立於窗前,看驛馬飛過。他回頭問一眾學生:「汝等可知今天發生什麼重要事情?」

學生們七嘴八舌。

「老師,我不知道今天發生什麼,但是我知道明天要發生什麼。」一敦厚壯實的學生站起來,很認真對呂成說。

「說。」

「明天開始夏收了。我要陪父親夏收,就不能再來讀書了。」學生們哄堂大笑。

「有什麼好笑的?」呂成環顧教室,等學生全部安靜下來,才對那個學生說:「倪雄好好幫你父親收麥。塌下的課,等夏收完了,老師替汝補回來。」

「老師。」年輕的陳湯清秀帥氣,從坐席上起身,「今天是匈奴單于歸降之慶日。」

呂成含笑點頭,轉向全班學生:「身處山東境內,吾等感受不到北疆的紛爭。匈奴乃北蠻之夷族,披髮左衽,游牧流竄。和吾國之戰爭從未中斷。前朝大將軍蒙恬曾率三十萬大軍擊潰之,收復河南(今內蒙古),修築長城。可惜后陷入帝位繼承之爭,大將軍被昏君胡亥所害,前朝自毀長城。吾國內亂,邊境淪亡。先帝孝武中興,強將如雲。飛將軍李廣長平侯衛青、大司馬霍去病先後北伐,北逐匈奴於大漠。邊陲之地設置酒泉武威張掖敦煌四郡,得以平安。」

呂成說完,轉向窗外,朗朗而言: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然後,他轉向陳湯:汝可知,夫子因何而哂子路嗎?

陳湯默然。呂成搖搖頭,說:汝有子路之心,卻無夫子之識。

「老師,」鄰座一白衣同學起身說,「夫子並不是嘲笑子路的雄心壯志,而是認為他不夠謙虛。」

呂成頷首對那學生道:「復所言不差。夫子求全,故此哂之。若是二選一而不可得全,汝要何為?」

學生議論紛紛。

陳湯卻趁著呂成轉身的功夫,向鄰座那白衣同學史丹擠眼扮一鬼臉。然後乘其不備,搶過史丹的竹簡論語。史丹著急,剛想奪回,呂成轉身。看見史丹不遵守規矩,怒:「史丹,為師剛剛贊汝聰慧,卻轉瞬即頑劣如此。汝天資聰明,卻不求上進,必敗也。」拿起戒尺,命史丹伸手,懲戒十尺。史丹痛苦萬分,眼淚都流了出來。

呂成卻並不結束,對著所有學生說:「史丹乃官宦子弟,父貴為侍中,何以讓他和汝等平民子弟混為一堂?實乃當今聖上患難於幼,卻由此而知平民之苦疾。故此史侍中特要史丹躬學聖行,體會吾等百姓之生活,以成就大業。吾一日為師,即如其父,絕不放縱一人矣。」

「坐!」

史丹落座,低頭看,手掌上有血印痕迹。

放學以後,陳湯、史丹、倪雄三人結伴而行。鄉間小道,野花四香。倪雄怪陳湯,說:「陳湯,今天史丹被打都是你的錯。」

陳湯笑說:「這與我什麼關係,是他反應太慢。」

倪雄立刻就沒有言辭,覺得似乎陳湯也有道理。然後問史丹說:「嗨,今天老師都說了,你父親是好大的官呢。你卻瞞著我們。」

史丹卻說:「我也沒有瞞啊,只是我父親不讓我說。官場的事情,今天是官誰知道明天還是不是呢。我父親就說,不定哪天,我們還不如你們這些尋常百姓呢。」

陳湯道:「這是什麼話,你們都是世族豪門,不過是到我們這裡體察一下罷了。死了的烏鴉也比麻雀大。」然後,他停頓一下,指著史丹:「不過,有一天我會超過你父親!我的兒孫也會成為世族。」

倪雄卻嘆口氣,說:「陳湯,算了吧。還是考慮明天的開始的夏收吧。我可要辛苦一陣子了。」

史丹卻對此顯然不感興趣,倒是非常仰慕陳湯:「哎,陳湯,你怎麼知道今天是單于歸降的慶日?」

陳湯笑,說:「我猜的。」

倪雄、史丹結舌。

陳湯:「老師今天沒有講到再後來匈奴一分為五。五個單于互相廝殺。現在歸降我們的單于,實際上是走投無路而已,派遣兒子過來做人質。在此之前,驛馬已經很多天沒有這麼頻繁奔跑。今天看到驛馬又風塵僕僕而來,我就猜應該是慶日。我想,老師其實也和我一樣,是猜的。他並不知道真正的結果。真正的結果,還要兩三天,等著我們縣令的通知吧。」

倪雄一直佩服陳湯的機智,聽完他的分析,就說:「陳湯,我覺得你是對的。不過,管他單于投降不投降呢。反正也到不了我們魯地的境界。」

「那不一樣,」史丹說,「要知道前朝之前,我們還是獨立的齊國呢。這麼多年下來,都變成了統一的國家。匈奴單于投降,對於我們來說還是有影響的。」

陳湯坦然跳上路邊的一塊大石頭,做出拔刀躍馬之狀:「同胞們,單于的投降也只是一時之選。夷族與我大漢,血統不同。我相信總有一天,匈奴會再次成為我大漢的心腹之患,那時候,就是我輩建功立業的時候。」

史丹笑說:「陳湯,難道你也想建立十八功臣那樣的功名?」

陳湯大笑說:「為什麼不可以呢?我只怕這個單于的兒子來了以後,單于也跟著過來,就住在長安不走了呢。那樣的話,我就沒有機會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病枕軛 2016-3-2 09:04
有趣!頑童之中有丈夫。可惜啊可惜,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3 23: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