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海大爺的故事之五——小費

作者:一劍飄塵  於 2016-2-24 02: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評論

關鍵詞:海大爺, 政治庇護, 移民

海大爺的故事之五——小費

一劍飄塵

網路上我也算小有名氣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感覺到了呢?從開始越來越多的人喊我老師開始。所以,我現在每天第一關注的新聞就是:中國大陸會不會再冒出哪個老師做了衣冠禽獸的事。唉,為了這樣一個尊稱,一劍也是操碎了心。

當然,這一切的名氣可都是拜海大爺所賜。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海大爺來洛杉磯了。

那天,我突然收到一份微信好友申請。因為朋友圈已經滿員,加個好友就要踢除一個殭屍,所以,一般情況下我是懶得搭理這些申請。但是,這個不一樣,他的名字竟然是:一劍老師的海大爺。

靠!這特么地哪個SB跟我開玩笑呢。

我就回復了:「小仔,海大爺今年應該有80了,早作古了。你改個名吧。」

當時沒有回應。半天以後,才回復說:「一劍啊,你靠我出名了,就不認我了。你這是忘恩負義啊。小心我找張孝平老婆說去。」

這一下,我明白,還特么真是海大爺呢。這張孝平吧,是我們研究院一個工程師,學術水平不咋地,但是特會鑽營,他老婆也是一路貨。有一段時間,我們院長器重我,跟我商量一個大項目。張孝平比我高兩屆啊,不好意思找我通融,她老婆就偷偷來我單身宿舍說情。想不到,立刻就傳得滿院風雨啊。後來,還是海大爺出面說了一句公道話:她經常跑單身宿舍啊,又不是只找一劍。

為了這,我很感激海大爺。但是張孝平不幹了,和老婆大打一架。當時他們這些年輕夫妻的房子,也在我們大院,所以夫妻吵架很快就傳遍全院。我們這才知道,他老婆不僅跑了單身宿舍,還跑過副院長的家。這件事情也堅定了我一定要出國的念頭:在中國做科研太特么不容易了,項目經費都得靠老婆爭取。我這樣的單身,太不容易爭取了。

所以,「一劍老師的海大爺」一提這個事情,我就立刻明白了:沒錯了,是海大爺。

多年沒有見到研究院的老同事,突然冒出了個海大爺,心裡還是頗為高興:「海大爺,想不到是你啊。這麼大年紀了,也玩起微信了。」

「一劍啊,我才65啊。咋老了呢。」

「啊,海大爺,你當時在研究院看起來都六十不止了,好不好。」

「唉呀,我們農村人,不比你們城裡的,顯老。農村日子太苦了,我從小就沒有見過白米飯啊。第一次到城裡吃了白米飯,都不知道那是飯,不敢下筷子呢。」

「是啊,共C黨害死人啊,搞戶口制度。農民成了二等公民。」

「一劍啊,可不能這麼說。國家當時有國家的難處啊。我們農民能夠國家分擔一點就是一點兒。」

得!我還是什麼也甭說了吧。

又過了一天,海大爺又找上我了:「一劍啊,我們研究院的都說你發財了,成土豪了。」

「哪裡的事,海大爺,美國沒有土豪啊。我也就是做個小買賣。」

「嗨,我們兩,還誰對誰啊?你靠寫我的故事都寫出大名氣了,還對我瞞著掖著的。」

叭,還跳出一個憤怒的表情符號。嘿,這海大爺還真是學習微信的高手啊。

「海大爺,這個么,這個么,我寫了過百萬的文字了,兩部長篇小說啦,但是,但是我只寫了你四篇故事呢。」

「一劍啊,四篇故事就沒有版權了么?」

靠!我突然就緊張了:「海大爺,您,現在哪裡啊?」

「我就在美國洛杉磯呢。」

「啊,你也到美國來了?」

「可不。想想你那個時候,申請美國簽證,哪個難啊。據說你字典就背了兩大本呢。唉呀,你出國以後啊,研究院多少人感慨啊。現在好啊,感謝黨啊,把國家建設好了。我們現在簽證容易了。」

嗯,這樣想想,似乎也有道理喲:就海大爺那樣天天看門,確實建設不好中國。就張孝平那樣靠老婆申請研究經費,也確實建設不好中國呢。只有黨才可以。

「喔,海大爺,那您是來旅遊啰?什麼時候回去呢?要是在洛杉磯,我請你吃飯。」

我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不回去了。一劍啊,我來美國就是不回去啦。」海大爺有點兒興奮。

我暈啊,海大爺您還是回中國吧,葉落歸根,您這麼大歲數了還留下來奮鬥,未免太勵志了。我已經很多年沒有流眼淚了,好不好。

「我已經申請政治庇護了。」

什麼?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屏幕:不是剛剛感謝黨的么?

「海大爺,你用什麼理由申請的政治庇護啊?」

「當然是參加地下教會啦。律師說,我年紀太大,不能用一胎化申請,參加民運組織,好像很少有學歷這麼低的呢。我就參加地下教會了。」

我給海大爺回了一個微信表情符號:尷尬。您這麼量身定做地參加地下教會,不是給黨抹黑么!但是,我知道唐人街上一批律師靠著海大爺這樣的政治庇護吃飯呢。批評可以,打碎別人的飯碗可不成。

「跟你說啊,一劍,我現在可算知道你為什麼喜歡美國了。」

嗯,浪子回頭金不換,這把老骨頭要是幡然醒悟,更是鑽石不換吧。我就問海大爺:「我呢,喜歡美國的自由,美國的民主,美國的司法獨立……

「嘿,小子,跟你海大爺還不實話實說呢。美國讓你這個研究院的窮小子成土豪了,你還不好意思說。你看看我吧,剛剛申請了政治庇護,這工卡、這老人醫療卡、這老年公寓就一樣樣給我搞了。美國富啊。一劍,怪不得你那個時候整天看英語要到美國呢。不過呢,中國才是俺們的祖國啊。可千萬不能忘本。」

不用再說了,下面就應該是政治思想教育了:兒不嫌母醜啊,熱愛這片土地啊。

我就下線了。

就這樣又過了幾個月,海大爺突然又找我了:「一劍啊,有時間請你喝個茶么?」

於是,我就和海大爺在Tea Station見面了。二十多年不見,海大爺的頭髮已經全白了。不過氣色不錯,特別是腰桿兒挺得綳直。

「海大爺,我記得在研究院,你這腰都是駝著的呢。我們單身那幫子啊,還有人叫你駝子老頭呢。我走了以後,你看醫生了?動手術治好了?」

「啊呀,一劍啊,那是職業病啊。到了美國就好了。」

「駝背也是職業病?」愣是我週遊世界見多識廣,也想不到有職業病叫駝背。

「那可不。俺是個臨時工,不在編製。你們都是吃皇糧的正式工,哪個都是俺的爺啊,誰也得罪不起。一劍啊,你看看我那時候是不是見誰都點頭呢?」

那是,除了對我。我心裡想,單身的那幫哥們可沒有少貶過我呢:連個駝子老頭都欺負到你頭上了,這就叫人善被人欺。但是,多年不見,咱就不提了這不開心的了,還是祝福海大爺,到了美國就治好了駝背。

「好啊,在美國你不需要對任何人點頭哈腰了。」

「嘿嘿,俺開始還不習慣呢,一劍。第一次見到移民官,俺都要給他下跪了。現在是逐漸習慣了。」

那就好,那就好。美國官員不是張科長。

「你說這美國當官的,也太憋屈了。一點兒架子也沒有呢。想當初,我服務張科長。勤快得不行,還討他嫌棄。動不動就說:還沒發薪水呢,你就貼著我這麼緊。」

「張科長就那個脾氣。」難得二十多年沒有見面了,我可不想在海大爺面前落下話根子。

「那是啊,有威風啊。有領導的氣派啊!讓人服啊。你看美國吧,好是好,當官的沒有架子,就是國家不穩定呢。」

「看看那些黑人動不動遊行示威的。這要是哪一天老百姓造反啦,就這些當官的,他們壓不住啊。他們給我的這些什麼醫療卡、老人卡啥啥的,就全會被收走吧。」

「海大爺啊,你就放心吧。美國收啥,也不會把你這些收走了。你今天找我啊,不會是談政治吧?」

「唉,一劍啊,俺是想問你能不能給我安排一個看門的工作呢?那是我的老本行,保證不讓你失望。」

「海大爺,我相信你的專業素養。不過,我們都是請保安公司的專業保安替我們看門啊。」

「哎呀,一劍啊,算我求你了。你就讓保安公司別來了。我一個人可以干倆個人的活。只要你給我現金就行。」

「為啥要現金啊,海大爺?」

「我這不是還拿著政府福利么。你開支票,我就違法了。」

嘿,來美國沒有多久,法律意識增強了:「海大爺,如果你固定給我工作,我給你現金不報稅,我就違法了。」

「一劍,你現在是大老闆了,你總有辦法的啊。」海大爺這樣說著,背就又開始馱了,頭就又開始點了起來,臉上堆滿了笑容,那份笑容讓我一下子想到了張科長。唉,我突然意識到,我現在就是他的張科長了。我是不是應該拿出張科長的威嚴吶?

「一劍啊,看看我們都是中國人,對吧?你雇我絕對比雇外國人放心!哎,哎,一劍,你不要買單,俺來俺來」

大爺只是這樣說著,頭點著,手也往兜里掏,就是逃不出錢夾子。我就拿著那張賬單,故意地等。等了半天,他總算把手空空地從兜里掏了出來,臉上尷尬地笑著:「忘帶錢包了。」

我就對海大爺說:「在美國啊,就不要客氣。該AA制的時候,我也會讓你掏。」

叫過侍應生結了帳,付了錢。海大爺在那一直嘮叨:那好,那好,一劍,謝謝你。工作的事,你是……你是大老闆,一定要幫我,我……我侄孫女兒還在中國,得了白血病,需要很多錢……

「我記得你沒有兄弟姐妹啊。」我一邊在桌上放了三塊錢的小費,一邊問。其實,我並不知道海大爺是不是有兄弟姐妹,我哪有心思管這麼隱私的事情。

但是,海大爺的表情卻突然就尷尬起來,說:啊啊,是……是我一個叔叔的女兒的……

「你有叔叔?」

「唉……唉,這個真的有。」

「好吧,我先走了。工作的事,我看看有沒有合適你的機會。」我站起身走向門外。

突然,想起來我的手機放在桌上,我又轉回身去。桌上三塊錢小費已經不見了。我看看海大爺,他依然駝著背,對著我點頭、微笑著。

我走去前台,給侍應生再留下三塊錢的小費。

2016 02 23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nierdaye 2016-2-24 10:07
story?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3 07: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