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習主席受驚嚇一夜白頭,頑固清零究竟為誰?

作者:金復新1  於 2022-4-3 11: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3評論

關鍵詞:清零

就在各國都已經實行與習記偉人病毒共存的政策,逐步解除疫情限制的時候,中國卻依然執著地試圖達到所謂的動態清零目標。為此不惜讓以上海為首的半個中國陷入封城的困境,不顧民生,不顧經濟,不顧政治成本,甚至在已經證明連上海這樣的抗疫標兵也只是在消費英法殖民時期留下來的醫療資源,耗盡其名譽信譽,在病毒前和其它城市一樣混亂、一樣黑暗、一樣低效的情況下,也要固執地按照習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既定方針辦而「絕不動搖」。

很多人不解習為什麼如此執拗,難道真的是大發慈悲,真的是為了人民群眾的健康著想?有人解釋說,這是為了證明習以前制定的封城隔離政策依舊英明偉大,力保習二十大連任;有人解釋說,是為了測試民眾的壓力承受度;還有人說,是為了常委家入股的公司賺錢。我看這些只是次要原因,沒有哪個官員肯放著好好的逍遙日子不過,樂意接受這政務繁劇的反人類清零任務,搞得不好連烏紗帽都保不住。真正的原因只在於習個人不想染上親自主持研發的病毒,不想自作自受,只是它一個人帶領著習家軍脅迫著全國人民搞大國抗疫。

因為病毒本來就是在它親自領導和關懷下製造出來禍害西方,稱霸世界的生化武器,哪怕中國人民因病毒戰受連累,哪怕禍及其它常委,哪怕病毒的毒性已大為減弱,致死率還不如流感,也要保證其個人不被傳染。否則,自己培養的病毒不僅沒把西方國家摧毀,也沒讓自己當上世界老大,卻讓自己中了招,這讓它接受不了。

當年,以福奇蓋茨為首的一幫所謂的科學家企圖毀滅世界,計劃將原來只在動物身上傳染的病毒,加上埃博拉、艾滋病、流感的基因,「增益」成能感染人類的病毒。只因美國國內禁止從事此類「科研」,就找到中國共同開發。而習正缺少這方面可以助其稱霸世界的生化武器,雙方於是一拍即合。由這些喪心病狂的科學家出技術,中國提供武漢病毒實驗室作為制毒場所,又派出石正麗陳薇等「科研人才」實際操作。卻由於石正麗等過於飯桶,病毒還未完全開發成型就已經泄露,造成持續兩年的世界性災難。

由於病毒基因留下了太多人為添加和編輯的痕迹,專家一看就知道不是自然產生的,這讓習非常擔心國際追責,但後來美國終於明白事情牽扯到自己,美國也難逃干係,習如果是病毒之母,自己就是病毒之父雙方是反人類的夫妻關係。於是對病毒溯源問題不再積極,澳洲等又無力追查,致使中美兩國暫時逃避了懲罰,不了了之。

現在習唯一擔心的只有如何不讓病毒找到自己。要達到這一目標,絕不能搞什麼全民免疫、自然免疫、與病毒共存,而只能不惜代價在中國長期實行極端的清零政策。

習可以不與外界接觸,連鄭州出現震驚世界的災難都可以不去慰問,但身邊成百上千的秘書、助理、廚子、司機、警衛、醫護、保潔、保姆、電工、園丁等宮女太監不可能不與外界接觸,這些人不是充電就能工作的機器人,也不是豬狗一樣的動物,也是會被傳染上的。

習離開太監的服侍一天都活不下去。如果中國象韓國、香港、美國那樣一天確診幾萬幾十萬,太監不可能一個都不中招,只要宮中大內有一個中招,那習就處於高度危險之中。這時的太監不僅沒有成為保護它的屏障,反而成為病毒找到它的媒介。因此,習主席的怕心才是中國今天實行極端防疫措施的主要原因,把全中國搞得烏煙瘴氣的所謂大國抗疫其實只是為了習一人的安全

有人會說:「習主席怎麼會怕病毒呢?共產黨員都是特殊材料製作的,連江姐這樣的普通黨員都可以挺中美合作所72種刑罰,習主席血統純正,有紅色基因,作為黨魁怎麼會怕死?」

雖然江姐是吹出來的,但已經吹得跟真的似的。既然普通黨員都能經受72種刑罰考驗,習作為總書記挺一萬種刑罰理應更不在話下,否則怎麼好意思談連任呢?可無論向忠發還是顧順章,都一樣怕死,連一種刑都挺不過。習要想連任,必須證明自己比向忠發顧順章強才行,可以從辣椒水、老虎凳、竹籤子、烤乳豬中任選一種,電視直播能不能挺過。如果也一樣怕死,一見刑具就當了甫志高,照輪仔的話講,哪還有「威德」當老大呢?

習明明是個連照著念稿子都念不清楚的白字先生,平時卻總愛仰著歪熊頭、癟著鯰魚嘴、翻著母豬眼進出人民大會堂,做出一副高視闊步、目不斜視、不屑一顧、不可一世、志滿意得、躊躇滿志的誇張表情,裝出天降偉人的樣子。可在主持冬奧會開幕式時,人家普京連口罩都不戴,而習卻往羽絨服里硬塞進防彈衣,把自己裹成了粽子,就已經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了自己怕死的心到底有多大了。在3月24日它參加何魯麗追悼會時,又被發現一夜之間頭髮都白了,一副斗敗公雞的樣子。

人們不禁要問,到底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讓習如此憂愁,是誰欺負了習主席?回顧這些天,唯獨只有拜登一反老年痴獃的常態,突然硬了起來,就俄烏戰爭問題以流氓般的口氣向習說過幾句狠話,警告習如果一意孤行,執意援助俄羅斯,就要面臨嚴重的「後果」。在歐洲議會中,拜登又透露了和習通話的內容,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說:「這不是威脅,只是心平氣和的通知」,擺明了就是最後通牒。拜登繼而又表示,不能讓獨裁著和夢想當皇帝的人給世界指明方向,這分明又是在羞辱習主席,因為只有習最喜歡給世界指明方向。

我這才搞明白,原來只用幾句狠話就能把習嚇成了這樣,習連幾句狠話都受不了嚇得一夜白頭。怕心如此之大,一旦被捕,無須動刑,保證搶先叛變,主動把黨在瑞士銀行的賬號密碼老老實實說出來的。

文在寅媚共,習巨嬰就當它是哈巴狗,一臉看不起,放心發動粉紅攻擊韓國在華企業,逼迫韓國放棄薩德導彈計劃。而尹錫悅在競選時就屢屢發表「反華言論」,揚言要將在韓國吃福利騙吃騙喝的中國人遣返,雖然只是口頭威脅,就已經把中共嚇壞了。尹錫悅還沒上任,習就主動要求能與其通話,討好攀附。

無論是習,還是其它常委,和毛鄧朱周一樣,都是些又反動又怕死的傢伙,都是些欺軟怕硬、色厲內荏、外強中乾的巨嬰,仗的只是那張嘴,善於騙人送死,善於撒潑罵街,還能在言語上占點便宜,得點阿Q般的自我安慰,內心卻極其地怯懦、猥瑣、敏感和脆弱,受不得一絲「負能量」的驚嚇,連社會上的亡命徒都不如。

以前中共福氣好,西人誤以為中華民族巨嬰國和他們一樣也是君子,即便是川普也要保持文明人的風度與其交流,未曾對習惡語相向。可人家越是把它們當人,和它講道理,講禮貌,將法律,它們就越將客氣當福氣,越把人家不當回事,以為人家真的怕它們那幾百萬比俄軍還腐朽的豆腐軍,就會覺得有機可乘,而生出稱霸世界的妄想。西方國家應該把臉往下一沉,不再客氣,乾脆掀起罵戰,動不動就揚言要打進北京城,掘了八寶山革命公墓,操常委們的八輩祖宗,極盡羞辱常委之能事。中共越不讓韭菜接觸「負能量」,我們就使勁散布「負能量」,讓韭菜看看好戲,讓粉紅活活氣死,摧毀胡錫進們唯一殘存的語言優勢,徹底喪失吵架這唯一的民族自豪感,感覺連罵街都罵不過人家,中共就怕了,惶惶不可終日。

俗話說「鬼怕惡人」,對付中共就應該象民間驅鬼,拿菜刀在空中亂砍,在桌子上亂拍,作出兇惡的樣子,嘴裡盡量罵髒話,越臟越好,還要威脅鬼說要將其砍得魂飛魄散。你即使平時不兇惡,也要裝成惡人,鬼就嚇跑了。那些中共常委和鬼一樣,其實都是些敏感和脆弱的猥瑣之徒,鬼都可以嚇跑,何況常委?

西方國家應該從中認識到巨嬰國的本性,那就是「欠揍」。其實要滅掉中共很容易,不需要真正出兵,對付中共的鬼蜮伎倆,不需要講什麼武德,只要不再對中共客氣,不給中共好臉,別把常委當人看,不時學拜登那樣敲打敲打,動不動就破口罵娘:「我草你包子媽啦個巴子的!」做出要扇包子耳雷子的架勢,時不時炫耀炫耀「血滴子」牌斬首無人機,讓常委們24小時生活在「負能量」的極度驚恐之中,保證習再也不敢高視闊步,保不定哪天實在受不了了,象被婆婆欺凌的小媳婦一樣窩窩囊囊上吊自殺,促使中共內部崩潰,不戰自亂。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2

拍磚
3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金復新1 2022-4-3 22:34
jchip: 誰受驚嚇了,一驚一乍的嚇咋呼。
你不識字嗎?一驚一乍的。
回復 花名鴨仔 2022-4-4 12:47
金老, 無 貓 蛆 粉出來了,證明踩了習大的尾巴
回復 jchip 2022-4-4 19:03
花名鴨仔: 金老, 無 貓 蛆 粉出來了,證明踩了習大的尾巴
輪功逼功輪逼功功功輪逼,說的一點沒錯吧!!

更新:
拉黑沒啥問題,我說了嚇咋呼3個字,輪逼住就開始謾罵俎,問候家人,相反,我一句也沒有罵你,可以,你這樣的人品我們是不是一路的,你很可憐,跟輪逼沒啥兩樣,你罵我那麼多次,我一直沒罵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就是要逗你玩玩,可以了,下等輪逼,這是你贏得的尊重,是你謾罵所得,你值了,你會此生在此打漩,弘法加持,法輪護體,裸奔都閃著金光。。


使用/震出來/造句:
輪逼一對兒震出來了,證明我踢了大輪逼李大便紅痣的肛痣,稀里嘩啦都震出來了,金黃,稀流,雙輪輪逼,。                                                        
回復 金復新1 2022-4-4 23:20
花名鴨仔: 金老, 無 貓 蛆 粉出來了,證明踩了習大的尾巴
哈哈哈哈,這人就是習主席尾巴上的一隻蛆。
回復 金復新1 2022-4-4 23:21
jchip: 哈,你真直愣,老可愛啦。
沒你爹可愛。
回復 金復新1 2022-4-4 23:21
jchip: 輪功逼功輪逼功功功輪逼,說的一點沒錯吧!!!


使用/震出來/造句:
輪逼們各個震出來了,證明我踢了大輪逼李大便紅痣的肛痣,稀里嘩啦都震出來了,金黃,稀流。[e
再在這裡說下流話,就要拉黑。
回復 金復新1 2022-4-5 06:07
jchip: 五貓俎你是點贊欣賞的???
你先要搞清楚,這是我的地方,不許你在這裡逼呀逼地說髒話,人家罵你蛆蟲,那是人家的事,是你活該,你有本事去到人家的地盤投訴,本博這裡不予受理。
回復 金復新1 2022-4-5 08:34
花名鴨仔: 金老, 無 貓 蛆 粉出來了,證明踩了習大的尾巴
又增加了一段:對付中共就應該象民間驅鬼一樣,拿菜刀在空中亂砍,在桌子上亂拍,作出兇惡的樣子,嘴裡盡量罵髒話,越臟越好,還要威脅鬼說要將其砍得魂飛魄散。俗話說「鬼怕惡人」,你即使平時不兇惡,也要裝成惡人。鬼都可以嚇跑,嚇垮中共那更容易了。
回復 金復新1 2022-4-6 05:19
jchip: 你又搞錯了,我是看你喜愛下流話的而已,因為你給下流話點贊而已,沒其他的,沒什麼不平的要你受理的,他這樣的輪逼他不罵我,我都當他是屎繞行。你怎麼這麼拗呢
我喜歡下流話?你哪裡給我找的這個罪名?你自己缺乏閱讀能力,在這裡先胡言亂語,先罵我瞎咋呼,人家看不過,揭露了你五毛的身份而已,你就說人家是輪逼,我可不知道人家和輪仔有什麼關係,你還說了一串莫名其妙的昏話灌水,還拿女性生殖器來侮辱人,讓人以為我的讀者都是你這種瘋瘋癲癲的人。我當然該予以警告和制止。如果你覺得在這裡待著不舒服,可以不用來。
回復 金復新1 2022-4-6 05:22
jchip: 什麼話呀,他罵我,我還活該,這是人話嗎? 他在這裡罵我,我就在這裡罵他,這是道理,沒啥可啰嗦的。還有你問候我家人,我並沒問候你媽你妹,還不夠給你面子?想
哇,你到這裡罵我瞎咋呼,我倒該謝謝你了?搞來搞去,我倒象欠了你什麼似的。一不留神,你和別人發生了矛盾,我倒還要當心被你破口大罵?照你那邏輯,你在這裡被別人罵了,就理所應當在我這裡掀起罵戰,那麼日本和俄國在中國發生了矛盾,也是理所應當、理所當然、振振有詞在中國領土上爆發日俄戰爭了?既然你那麼不合群不講理,那就拉黑了,你自己也可以寫點博客玩玩嘛。
回復 金復新1 2022-4-6 06:18
又修改了一段:

習明明是個連照著念稿子都念不清楚的白字先生,平時卻總愛仰著歪熊頭、癟著鯰魚嘴、翻著母豬眼進出人民大會堂,做出一副高視闊步、目不斜視、不屑一顧、不可一世、志滿意得、躊躇滿志的誇張表情,裝出天降偉人的樣子。可在主持冬奧會開幕式時,人家普京連口罩都不戴,而習卻往羽絨服里硬塞進防彈衣,把自己裹成了粽子,就已經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了自己怕死的心到底有多大了。在3月24日它參加何魯麗追悼會時,又被發現一夜之間頭髮都白了,一副斗敗公雞的樣子。
回復 金復新1 2022-4-7 02:06
jchip: 如你所說,輪逼是他身份。
五毛蛆,蛆,你是喜愛的,讀者都是看到了,你的年紀和羞恥感也讓你抵賴不了。。
狗屁不通的話,什麼叫我的年齡和羞恥感也讓我抵賴不了?話都說不清楚,就別到我這裡來鬧了。什麼蛆呀逼的,都是你這種低素質的人關心的。人家是不是輪,不是你說了算的,我也不關心,你不必來向我反映。

本來不想封你的,今天一定要封了。
回復 金復新1 2022-4-7 02:12
jchip: 嚇咋呼是對文章的評價,接受不了負面評價就說成是罵,一劍飄塵不就這樣,她的一畝三分地里不就剩一堆和它一樣的。。。說你一句可愛,你可是要問候家人的嘔,還要
你要有不同意見可以具體指出哪裡說錯了。而根據你只講結論沒有依據的表現,就能看出你是噴子而已。即便你是噴子,口無遮攔,我也不會拉黑你,直到你忘乎所以,直到你拿逼來罵人。即使我和雷哄稚鬥了幾十年,我也只說輪仔,從沒說過輪逼,這點和你截然不同,說明我們不是一路的。

我的每篇文章都等著別人來指出不足,每篇發布后都會根據網友的提醒修改好幾次,我一直希望別人能言之有據地幫我進行補充,這篇也一樣,連修改的記錄我都發布在評論區里。但我不想看到你這種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會瞎噴的人。

我不需要你來規勸去學誰誰,去按照別人的標準做人,你覺得那裡舒服,那喜歡去人家那裡,是你的自由,我不干涉。我這裡讓你不舒服,你可以不來呀。我都這麼說了,你還要死乞白賴跑來吵鬧,那我只能拉黑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6 16:1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