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除了中共和哈馬斯,人民還會是誰的銅牆鐵壁?

作者:金復新1  於 2021-5-25 10: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6評論

關鍵詞:哈馬斯


最近,哈馬斯乘著美國「拜鬼蹬腿」總統搞亂中東的東風,積極響應,用數千枚中共主子賞賜的火箭彈襲擊以色列。同時,其重要頭目紛紛躲進居民區,連火箭發射點都安置在幼兒園,妄圖以人民群眾作為掩護,躲避以色列的報復。哈馬斯為自己這種超限戰術沾沾自喜,引以為豪,標榜「人民是我們的銅牆鐵壁」,要人民來保護自己。

哈馬斯想得挺美,以為一旦以色列空軍還擊,必然會傷及平民,甚至是幼兒,自己就又可以作出情緒激動的樣子,上萬人出來抬棺遊行,演悲情戲給全世界看,博得西方國家白左聖母婊們不分青紅皂白的同情,讓領導賺取大量的國際援助。

只可惜,哈馬斯中央政治局的領導太低估了以色列定點清除的能力,以色列針鋒相對,宣稱「我們是人民的銅牆鐵壁」,為了保護人民群眾的人身財產安全,發射了精確制導炸彈予以反擊。這些炸彈彷彿長了眼睛,專門朝哈馬斯領導的頭頂上落,甚至飛刀炸彈只斬首車後座的領導,連前面的司機都能倖免。領導即使逃進地道也無法躲過鑽地炸彈的追魂,僅僅數日,就炸死了數百名哈馬斯領導及其恐怖分子,沒死幾個百姓,粉碎了哈馬斯抬棺遊行演悲情戲的圖謀,還把躲在中爛海觀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常委們看得後腦脖子直發涼。

眾所周知,中共玩這種拿人民當擋箭牌的把戲比哈馬斯早不知多少年了。當年的中國,人民連基本的溫飽還談不上,中共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計劃稱霸世界,鼠澤西就已經開始幻想如何滿足自己當國際共運領袖的虛榮了。叫囂寧肯發動核戰爭,寧肯放棄「西安以東」,寧肯死三億百姓,也不惜與西方世界一戰,嚇得全世界張口結舌,從此連美國也不敢和中共叫板了。

反正死的那些百姓又不是領導的親屬,反正百姓的小命在領導眼裡一錢不值,只是一些政治棋子而已。哪怕到了今天,一旦和別國發生爭端,中共的軍隊不敢向別國開戰,「國家」就把群眾、五毛、憤青推到前面,一會兒唆使它們去砸韓國的商場,一會兒指使它們去抵制美國的特斯拉,一會兒挑動它們去抵制日貨,一會兒拿漁船冒充漁民去和菲律賓爭奪南海。這種方式可攻可守,要是達到目的當然好,要是對方強硬,「國家」也有台階下,裝和事佬從幕後走出來,說是群眾自發的,說是別有用心的人挑動的,不關「國家」的事,說「中方一直致力於建設兩國友好關係」,抓幾個人判刑裝個樣子了事。

即便在中共自我吹噓的「抗日」影片中,也不經意間流露出拿人民當自己「銅牆鐵壁」的痕迹。八路為了躲避皇軍的追擊,總是學哈馬斯化裝成百姓躲進村子,鼠澤西所謂的游擊戰,其主導思想就是有意把禍水往人民群眾那裡引,硬把百姓卷進政治,不僅逼蔣「抗日」,還要逼民「愛國」,讓皇軍分不清哪個是八路哪個是百姓,只好把村民都抓起來,押要村民指認,八路卻把村民推在最前面作為銅牆鐵壁擋住自己。如果村民害怕,向太君指認,就會被認定為漢奸,即使今天不死在皇軍戰刀之下,以後也會被武工隊「鋤奸」。皇軍雖與村民無怨無仇,並沒有殺害村民的本意,但沒有以色列人的慈悲和本事,如果村民都不交代,為了「強化治安」,只好把村民押到打穀場「統統死啦死啦的幹活」,被逼犯錯誤,實行「三光政策」,這就成了皇軍暴行的鐵證,史書上賴都賴不掉了。每次看電影看到這裡,我總是分不清到底這筆血債應該算太君身上,還是八路身上?或者兩者都算。

如果在太君機槍掃射前一秒,那躲在村民中的八路良心發現,主動站出來認賬,就會被黨史教材大書特書,算中共功德無量,算百姓欠了中共的恩情,以後只有感恩戴德,老實接受中共殘暴統治作為報答,中共的邏輯就是如此,卻從不說這場無妄之災本就是你引來的。

並非所有歷史上中國的政權都象中共這樣需要人民保護,大清就從不把保衛國家的責任推到小民身上。在大清看來,愛國、奉獻,乃至犧牲只針對貴族、官員、軍人,從不扯上百姓,百姓只要保護好自己的個人利益就行。這才是真自由,這才是真民主。大清從不需要人民愛國,更不需要人民來當自己的銅牆鐵壁,大清知道,百姓生活本就不易,不要再給百姓加上愛國的負擔,趟政治的渾水,這樣的生活難道不好嗎?

大清清楚,如果真的出現高喊「扶清滅洋」,宣傳愛國主義的組織,離亡國滅種也就不遠了

不管打得贏打不贏,每當洋人打來,大清都是拿自己的軍隊去和洋人死磕。清軍與英軍在虎門海戰,百姓只管站在山頂當猴戲看,到精彩處還鼓掌大笑,痛飲幾杯。而大清卻從不指責廣東人不愛國,也從未有過讓百姓捲入戰火的想法。哪怕洋人攻打北京,百姓為了掙洋人的錢,幫洋人抬梯子扒城牆,幫洋人哄搶圓明園,大清也隨便。哪怕德軍在青島登陸,百姓不僅視若無睹,反而為掙德軍的幾個小錢,背德軍涉水上岸,大清也能理解,覺得百姓為個人利益賺錢很正常,從沒指責青島人是漢奸賣國賊。也從未學中共秋後算賬。

鼠澤西語錄說:「軍民團結如一人, 試看天下誰能敵」,公知們也是這個想法,認為只有軍民不分,把人民綁上「稱霸全世界、保衛黨中央」的戰車,讓人民心心念念都是國家,唱著愛國歌曲替軍隊去送死,國家才有希望,嘲笑大清「那時的百姓只知有家不知有國」,卻不知這恰恰體現了帝制的偉大,這才是百姓應該有的正常生活狀態。

即便是常凱申的國民政府,也是以保護人民為宗旨,而不是要人民反過來保護的。每次與日軍展開大型戰役,常凱申都拿出德械師拼血本,從沒以愛國為借口,欺騙、引誘、唆使人民跑前線送死的。相反,常凱申倒善於拿洋人當擋箭牌。在淞滬抗戰期間,國軍敗退,常凱申卻留下謝晉元團堅守四行倉庫,就是看中四行倉庫離英法租界很近,希望日軍的炮彈誤中租界引起國際糾紛,將禍水引向歐美,讓列強捲入中日衝突而不得不進行干涉。常凱申這招逼得日軍投鼠忌器,不敢使用重武器,而使謝晉元堅持多日。

無論是大清朝廷還是國民政府,都認為只要百姓交了稅就已經盡了義務,頂多在修水利工程的時候服個勞役。國家用稅款組建了軍隊,保衛國家的義務就應該由政府全力承擔,百姓沒有義務再次付出。而常凱申保護人民的做法,卻被鼠澤西譏諷為「包辦抗日」。在鼠澤西看來,就是應該以「抗日救國」的名義發動群眾,利用群眾,作為保護領導的銅牆鐵壁,其所謂《抗日救國十大綱領》說來說去就是一大綱領,那就是用「游擊戰術」把禍水引向群眾,讓群眾去犧牲,去分擔風險,讓群眾被動地與皇軍結仇,自己乘機擴充人馬。

中共向來認為,百姓交稅算白交,交的稅要麼供養黨員,要麼供養軍隊鎮壓百姓。一旦發生天災人禍,需要百姓再掏腰包自己去解決。即使需要槍斃百姓,也要百姓再出五分錢子彈費跪請中共槍斃自己。

即便到了今天,中共和百姓之間仍然遵循這一模式。每次發生地震洪水,中共就和唐騙捐柏橋先生一樣,第一時間向社會煽情,鼓動捐款。彷彿這國家從沒向百姓征過稅,國庫從來就不存在購買和儲備救災物資的資金,需要臨時募集,彷彿百姓如果不捐款,這災就沒法救,彷彿要等米下鍋,秧苗卻還在地里等著播種。

按理說,稍有頭腦的人都應抗捐抗稅,可是我在網上這麼多年,從沒看到過有人質問:「我們已經交了稅,為什麼國家我們捐款救災?錢都哪裡去了?」卻看到無數卑鄙小人積極響應號召,道德綁架他人,逼他人掏腰包。中共高明就高明在這裡,割了人民二道韭菜,人民還渾然不知,還被割得心甘情願,爭相踴躍,反覺得大清不好,帝制不好,還是中共這麼搞才好。人民的可悲也就可悲在這裡。

那麼,是不是只有中共和哈馬斯把人民當自己的銅牆鐵壁呢?還不是的,更把愚民當作自己銅牆鐵壁的,那就是輪輪教的雷哄稚老師。

哈馬斯喜歡搞抬棺遊行騙取白左聖母婊們的同情,雷哄稚也成天舉著所謂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大陸輪仔的遺像滿世界演悲情戲。雷哄稚的這招果然管用,我經常在網上看見貌似中立的黃皮白左聖母婊道:「我雖不練功,但我很同情輪輪們堅強不屈。」

無論白左聖母婊是土是洋,都習慣於不問青紅皂白,不問是非曲直,不問真假虛實。在國內,它們被黨媒忽悠,到海外,又被輪媒左媒忽悠,只信宣傳,一輩子都沒清醒的時候。文革時,它們認為越窮越光榮,越臟越革命。到海外,又認為只要是弱者,就代表正義;只要是被揍,就需要同情;只要皮膚黑,就是說得對;只要喉嚨響,誰就有道理;只要下地獄,就是被迫害。只能這樣頭腦簡單的人民需要什麼民主?只能去給別人當銅牆鐵壁。

它們根本不知道,這些被中共打死的國內炮灰輪仔,正是保護雷哄稚高層的「銅牆鐵壁」。

是因為無腦弟子被哄稚欺騙出來鬧事而遭到的迫害,而哄稚卻「倒果為因」,說成是因為無腦炮灰弟子被迫害了,才出來鬧事的。這就是哄稚的詭詐之處,但我從來沒有在網上看見有人能看穿其鬼話的。

和皇軍原本無意屠殺村民一樣,中共雖然兇殘,原本也無意迫害國內的輪仔,輪仔只要給中共面子,自己在家練功,管你練得走火入魔還是明心見性,中共都絲毫不感興趣,絕不會幹涉。而雷哄稚自己不敢回國面對中共,卻學八路把禍水引向村民,煽動國內輪仔出來鬧事,送給中共迫害。

如果弟子怕死,猶豫是不是要跳出來,它就用「威逼利誘」兩招迫其就範,它會忽悠弟子:「即使你被中共打死,也可以和安排中共打死你的『舊勢力』的那個神調換位子,你就上去當那個神,神就下來當你。」如果還不奏效,它就恐嚇弟子說,再不出來鬧事,就是違背了宇宙形成之初弟子們向哄稚許下的「屎前洪願」,就是罪大惡極,護法神就要在另外空間懲罰你。這些說法散見於哄稚歷次公開「講法」之中,大家不難搜到。就這樣連哄帶嚇象騙傻子一樣騙弟子。

如果弟子和中共和平共處了,井水不犯河水了,「你貪你的污,我練我的功,你執你的政,我修我的仙」。中共高興了,弟子高興了,可哄稚就不高興了,那是它最不願意看到的,那就只剩哄稚一個人和中共有仇了。它必須挑撥兩者關係,逼弟子攻擊中共,才能發生「迫害」,自己才不被孤立,才有生存空間,才能體現出它的人生價值。

連國家宗教局局長葉小文當時也在電視中表示,只要把雷哄稚個人捉拿歸案,一切就「塵埃落定」。說明中共也看清解決問題的關鍵是捉拿雷哄稚,根本不打算把國內無腦炮灰弟子怎麼樣。

所以,最希望國內輪仔被迫害的,不是中共,恰恰是雷哄稚,以及海外高層政治弟子。對它們來說,國內輪仔被迫害得越慘越好,死得越多越好,反正又不是它們的親人,死再多輪*它們也不心疼

哄稚不僅希望輪*被迫害,還希望同情輪*的人也被迫害,好作為創作悲情戲的素材。網上有個叫曾節明的民運分子揭露,他原是桂林電視台記者,一時糊塗,同情了輪*,幫輪*去列印了邪教資料,反被輪*出賣而坐了牢。輪媒立即大肆報道其被捕消息,以此證明中共連輪教的同情者都不放過,並盼著曾節明死在獄中,好早點編入它們的遺像隊伍。只可惜,曾節明最後還是被中共釋放了,並移民美國。可見連輪教同情者都不肯放過的,不是中共,而是哄稚。具體可以搜索曾節明網友多年前寫的博客。

國內炮灰弟子為雷哄稚的家族利益而被中共打死,哄稚家族連撫恤金喪葬費都不需要承擔,反而成為自己大做文章的素材,讓海外政治弟子學哈馬斯抬棺遊行,演悲情戲酷刑展給外國人看。如果說村民被日軍屠殺,日軍是兇手,那八路也應該是兇手,因為是八路把日軍引來的。同樣,如果說弟子被打死,中共是兇手,雷哄稚一夥也應該是兇手,因為是它們將無腦弟子推下火坑的。火坑不值得譴責,因為火坑本就是傷人的,該譴責的,是推人下火坑的哄稚。

我不明白,你們這些黃皮白左聖母婊對在美國養尊處優、買地買房、經商發財的哄稚濫施的哪門子的同情?捐的是哪門子的款呢?哈馬斯和中共拿人民當銅牆鐵壁你們看得懂,哄稚拿弟子當擋箭牌你們就看不懂了?

雷哄稚還沒移民之前就經常被報刊媒體揭露是騙子,當有輪仔問該怎麼回擊時,哄稚很「大度」地說:「不理他們就完了。」而當移民了美國,感覺安全有了保證之後,哄稚就不斷唆使輪仔出來鬧事。無論哄稚個人與何祚庥或是北京電視台有什麼名譽糾紛,它自己從不出面辯論,也不想打官司,只是慫恿炮灰弟子們去圍攻,扼殺他人的言論自由和媒體的新聞自由。並欺騙弟子們說每一次圍攻都是圓滿的「機會」,還要弟子們珍惜,煞有其事地說「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

被鎮壓后,它更是欺騙國內弟子去天暗門廣場滋事,聲稱用天靈蓋去抗擊中共的狼牙棒和警棍就是開發特異功能的最好機會,海外輪媒也乘機幫腔,騙國內炮灰弟子說,警察的警棍打下來,會象差役的板子打在濟公屁股上,卻痛在秦相爺身上一樣,讓警察自己疼。愚蠢的炮灰弟子於是數萬人前赴後繼跑北京「開發特異功能」,把個中共嚇得不輕,生怕哪個輪仔瘋了把汽油瓶扔進中爛海,急忙老老實實把扣押的雷哄稚老母和妹妹放了,禮送美國。

哈馬斯故意在居民區、幼兒園、外資企業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以色列如果還擊,勢必傷及無辜,給哈馬斯「抬棺遊行」落下口實。幸好以色列有精準打擊的導彈,可以定點清除,定點斬首了不少哈馬斯高層。而中共卻苦於沒那本事,打擊出來鬧事的輪仔不行,不打擊也不行,橫豎都會中哄稚的奸計,雖然迫害了一些死硬弟子,但很無奈很不情願。最後莫說斬首雷哄稚,連一個輪界高層都沒懲罰到,反而白送雷哄稚許多搞「抱遺像遊行」做生意發財的機會,讓哄稚家族以炮灰弟子的狗命為成本,從白左議員和聖母婊身上騙走了數億美元。

那麼,是不是中共不打擊輪仔,任由輪仔胡鬧,雷哄稚就沒辦法演悲情戲了呢?別太天真,雷哄稚連活摘都編得出來,這能難住哄稚?只要有弟子死了,不管怎麼死的,哄稚可以都說成是迫害死的,我就能舉出活生生的例子。二三十年前,我認識不少國內的輪仔,有的是鄰居,有的是同事。其中最積極最頑固的是一位女士。

因她曾托我辦過事,所以我對她的情況比較了解,其實她在練功前就有嚴重的疾病,但家境貧困,最後只好把治病希望寄托在哄稚的「法身」上。除了練功,全部時間都花在為雷哄稚賣命上,整日拎著錄音機在我們附近幾個小區播放雷哄稚的講「法」磁帶做宣傳,更是拒醫拒葯,對外堅稱「練功后病全好了」,每次發病,就說是在「消業」「屍父總算管我了!」以此表演給雷哄稚的「法身」看,以示虔誠,以為只要諱病忌醫,一定會感動「法身」的。

為此,她最看不慣別的輪仔偷偷吃藥,希望別人都和她一樣硬挺,自己心理才感到平衡,才不覺孤單。我曾聽她以所謂「輔導員」的身份「假傳聖旨」訓斥「同修」:「屍父說了,以後誰再吃藥,屍父(的法身)就不再管它了。」其實,哄稚還真沒說過這句話。

由於表現過於積極,又在輪界擔任高職,老江鎮壓哄稚后,她首當其衝被中共拘留,儘管如此,也只關了三天就放了出來,既沒打也沒罵。但她並不感恩中共寬容,反而積極對抗,到處串聯,發動手下滿街張貼標語,行動完全自由,1999-2001年,還多次跑到我家散發資料,我得知其從未遭受過迫害,只是派出所偶爾會打電話來問候。

約2002年,我有一次路過她所在的小區,在她樓下偶遇幾個認識的輪仔,他們告訴我說她病情沉重。我不打算過問,正想離開,豈料這幫人不知在哪聽說過我會「看病」的謠言,硬要我去看望她。我不得已上了樓,發現她雖然精神尚可,但已經脫相,無法下床行走,再不可能出去「護法」胡鬧了。她家人正猶豫是不是該進醫院治療。我說,我醫治過幾個這樣的病人,拖到這地步已經沒辦法了。你家經濟本就不寬裕,治療費出不起,最後肯定搞得人財兩空。既然你那麼信你屍父,就看你屍父的法身最後會不會幫你吧。按說,我這些言論很不恰當,連我自己都感到後悔。可是她的家人也是輪仔,對哄稚「法身治病」說堅信不疑,聽了相當受用,反而和她一起對我大加讚歎,表示就是死,也絕不去醫院。

此後我再也沒去過她那裡,大概在2003-2004年期間,我聽說她死了。上網一查,果然發現輪媒報道了她的死訊,卻反咬是中共迫害致死。她作為當地最死硬的輪仔,對哄稚忠心耿耿,卻至死也沒盼來哄稚法身保護。相反,中共對她卻表現得相當寬容,僅僅在死前幾年拘留過三天。請問何來迫害?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我僅舉此例。

要哈馬斯和中共自己承認是在拿人民當銅牆鐵壁,華裔左棍聖母婊才能看出來。哄稚沒有明說自己也在玩這個騙術,華裔左棍聖母婊就死活看不出來,反而還在為其流淚讚歎。

可見,同樣的騙術,玩得最好的,不是哈馬斯,不是中共,而是哄稚。在哄稚面前,哈馬斯和中共只能算小巫見大巫。有些華裔雖然反對美國的左派,卻又擁戴更左的輪教上台取代中共,真不知這些人怎麼想的。它們做夢也想象不到輪教2000%比中共還要邪惡萬倍,沒有掌權都能拿弟子當銅牆鐵壁,一旦掌權,你們就也會成為雷哄稚的銅牆鐵壁。但我可以保證,即使你們為哄稚賣了命,你們家屬肯定同樣領不到哄稚家族企業發的喪葬費和撫恤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6 個評論)

回復 Wuming123 2021-5-25 23:24
數千枚中共主子賞賜的火箭彈? 只這一句話,就知道小編是台 巴 子!小時不讀書!現在還是不讀書!
回復 金復新1 2021-5-26 00:02
Wuming123: 數千枚中共主子賞賜的火箭彈? 只這一句話,就知道小編是台 巴 子!小時不讀書!現在還是不讀書!
無恥五毛經常這樣聽一句話就亂下斷言,也不去你們萊陽鋼管廠去調查調查,簡直白痴。小編?我又不是倍可親的小編,呢再罵也沒用。
回復 TrumpD 2021-5-26 05:00
八路為了躲避皇軍的追擊,總是學哈馬斯化裝成百姓躲進村子---------腦袋有問題,首先,八路那時候還沒有哈馬斯,這提法和你爹跟你姓一樣腦殘。其次,二戰時期的抵抗運動多了,法國、波蘭、南斯拉夫等一大堆,很多都是躲在百姓中間,用游擊戰術打擊侵略者。按照腦殘邏輯都是「游擊戰術把禍水引向群眾,讓群眾去犧牲,去分擔風險,讓群眾被動地與皇軍結仇,自己乘機擴充人馬」
回復 金復新1 2021-5-26 07:40
TrumpD: 八路為了躲避皇軍的追擊,總是學哈馬斯化裝成百姓躲進村子---------腦袋有問題,首先,八路那時候還沒有哈馬斯,這提法和你爹跟你姓一樣腦殘。其次,二戰時期的
哇,你的理解能力真是令人嘆為觀止。你咋沒理解成八路出現得比哈馬斯還晚,現在還在進行抗戰呢?

南斯拉夫等也這麼搞過?那很好呀,那也是你們哈馬斯一族呀。就再增加一個壞人名單呀。不過,我聽說這些國家是正規軍隊都被消滅了,政府已經垮台了,才有人自願出來當游擊隊的。中國還沒亡國吧?無論國民政府還是中共的邊區政府還在收稅的吧?白痴你懂嗎?

你這種白痴也要跑進來做什麼?再出言不遜,等我利用完你旺貼后馬上拉黑。
回復 TrumpD 2021-5-26 07:46
金復新1: 哇,你的理解能力真是令人嘆為觀止。你咋沒理解成八路出現得比哈馬斯還晚,現在還在進行抗戰呢?

南斯拉夫等也這麼搞過?那很好呀,那也是你們哈馬斯一
慕洋犬也就這種本事,邏輯白痴跪舔無敵
回復 tfera 2021-5-26 08:14
作者不要再坐飛機,小心有關敵對勢力國家在空中捕捉你!!
回復 金復新1 2021-5-26 08:21
tfera: 作者不要再坐飛機,小心有關敵對勢力國家在空中捕捉你!!
又修改了一段:

哄稚不僅希望輪*被迫害,還希望同情輪*的人也被迫害,好作為創作悲情戲的素材。網上有個叫曾節明的民運分子揭露,他原是桂林電視台記者,一時糊塗,同情了輪*,幫輪*去列印了邪教資料,反被輪*出賣而坐了牢。輪媒立即大肆報道其被捕消息,以此證明中共連輪教的同情者都不放過,並盼著曾節明死在獄中,好早點編入它們的遺像隊伍。只可惜,曾節明最後還是被中共釋放了,並移民美國。可見連輪教同情者都不肯放過的,不是中共,而是哄稚。具體可以搜索曾節明網友多年前寫的博客。
回復 金復新1 2021-5-26 08:21
TrumpD: 慕洋犬也就這種本事,邏輯白痴跪舔無敵
五毛狗、無腦兒、邪教徒還是早日進入輪功邪教的遺像隊伍吧。你可以滾了。
回復 金復新1 2021-5-26 11:08
TrumpD: 慕洋犬也就這種本事,邏輯白痴跪舔無敵
既然你死不悔改,執意搗亂,就只有把你全家編入輪教的遺像隊了。你可以滾了。
回復 Wuming123 2021-5-27 00:08
金復新1: 無恥五毛經常這樣聽一句話就亂下斷言,也不去你們萊陽鋼管廠去調查調查,簡直白痴。小編?我又不是倍可親的小編,呢再罵也沒用。
說你白痴還高抬了你!中共的飛彈裡邊用的是台灣的晶元,難道是台灣造的?
你買吧中國出的菜刀,把你老婆砍了,難道也是中國支持的!
哈馬斯用來中國的鋼管造火箭,就是中國支持的?
回復 金復新1 2021-5-27 07:24
Wuming123: 說你白痴還高抬了你!中共的飛彈裡邊用的是台灣的晶元,難道是台灣造的?
你買吧中國出的菜刀,把你老婆砍了,難道也是中國支持的!
哈馬斯用來中國的鋼管造火箭
當然是這樣,土製火箭炮簡單,主要就靠那鋼管,炮彈連煤氣罐都可以代替。前段時間就有視頻揭露,中共不敢公然賣哈馬斯武器,就向盛產油氣的中東大量賤賣民用的鋼管和煤氣罐,哈馬斯只要稍加改裝就可以用作土火箭炮和迫擊炮的主要部分。這怎麼不是你黨媽賞賜的?

就跟你發了瘋,要殺你全家,找不到殺人利器,我就故意找了把沒有開刃的殺豬刀送給你,你稍加打磨,就把你爹媽老婆孩子都殺了。

法官問我為什麼要幫你殺人,我說我送的是殺豬用的刀,白痴自己要用來殺人,我有什麼辦法?而且是它自己打磨改裝的,與我無關。

白痴,你覺得我這麼說好不好?是不是法官就拿我沒辦法了?哈哈哈哈!
回復 gushu 2021-5-27 08:30
Wuming123: 數千枚中共主子賞賜的火箭彈? 只這一句話,就知道小編是台 巴 子!小時不讀書!現在還是不讀書!
中國產幾千枚真正的火箭彈的話,以色列少說得死傷上千人,哪可能只有幾個人? 這種造謠太低級了。最近美國物價飛漲,估計狗糧不夠,只能找些沒文化的廉價狗糧了。
回復 gushu 2021-5-27 08:33
金復新1: 無恥五毛經常這樣聽一句話就亂下斷言,也不去你們萊陽鋼管廠去調查調查,簡直白痴。小編?我又不是倍可親的小編,呢再罵也沒用。
人家是把萊陽鋼管廠賣給以色列的水管,煤氣管拆下來土製火箭彈。懂嗎?
巴勒斯坦就是以色列重兵把守的露天大集中營,子彈都帶不進去,還火箭彈?
腦殘到家了。
回復 金復新1 2021-5-27 09:50
gushu: 人家是把萊陽鋼管廠賣給以色列的水管,煤氣管拆下來土製火箭彈。懂嗎?
巴勒斯坦就是以色列重兵把守的露天大集中營,子彈都帶不進去,還火箭彈?
腦殘到家了。
哈哈,五毛給黨媽洗地也不帶這麼不負責洗的呀,也得把我帖子看仔細了再賺,才對得起這五毛呀。我不是正說你黨媽是偷偷摸摸把鋼管煤氣罐以別的名義運去的嗎?

就算以色列放開讓你丫黨媽送火箭彈,你TM黨媽有這膽子公開運火箭炮給哈馬斯嗎?以色列知道不打死黨媽丫的?揍死你姥姥的。你們中共丫的也就會老鼠一樣偷偷摸摸搞雞鳴狗盜的事情。還TM偷偷摸摸搞超限戰病毒戰。

再說,你黨媽的火箭炮在人以色列鐵穹面前屁也不是,別TM出來丟人現眼的了。

我看你們五毛呀就是TMD哈馬斯一個德性——欠揍!
回復 NO_meansNO 2021-5-30 09:11
對付銅牆鐵壁的最好方法是精準斬首,讓領導先走。
以色列的鐵穹保護罩和刀片斬首導彈這一仗大出風頭,有目共睹,不少國家搶購,台灣也該認真考慮引進,大陸一定反對軍售,雖然台以交易不需別人批准,同時也不必刺激對岸,何不有樣學樣,將鐵穹拆散包裝,給箱子貼上「無縫鋼管」,給飛刀導彈換個標籤,「雙刃菜刀」。
回復 金復新1 2021-6-1 05:28
NO_meansNO: 對付銅牆鐵壁的最好方法是精準斬首,讓領導先走。
以色列的鐵穹保護罩和刀片斬首導彈這一仗大出風頭,有目共睹,不少國家搶購,台灣也該認真考慮引進,大陸一定
呵呵,現在形勢已經變了。美國再不用羞羞答答給台灣運武器了。已經多次踐踏中共划的紅線,中共一點辦法都沒有。其實哪裡用得著鐵穹,中共還沒哈馬斯這膽子呢。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5 10: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