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大醫精誠,武漢病毒有解藥;天心仁愛,神仙秘術獻奇方

作者:金復新1  於 2020-2-22 09:2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6評論

關鍵詞:武漢


這一段時間推特上全是大陸因戴口罩、封路、搶購而武鬥、上吊、跳樓、底層互害的視頻,開始我還會點看,後來竟多得實在看不過來了。

即便國家已經如此狼狽,五毛還在為黨國塗脂抹粉,連我的微信里都收到老粉紅轉發的五毛視頻,自豪地說:「中央一聲令下,人口千萬級的城市說封就能封,哪個國家做得到?中央一聲令下,14億人民統統居家隔離,哪個國家做得到?」把奴性說成「制度優勢」。

我想,要是武漢肺炎象以前那些天災人禍那樣,在我黨未做一絲一毫懺悔的情況下,又不了了之,連一個中央首長都沒掛掉,死些草民就煙消雲散了,我黨就又會將此當作自己戰天鬥地的勝利戰果來進一步忽悠群眾,便諷刺道:「這算啥?人家日本人早就做到了,太君一聲令下,南京十幾萬守軍老老實實被幾個太君押到江邊槍斃呢。除非中央哪天也能做到一聲令下,你們十四億韭菜乖乖互縛雙手,跑江邊跪著,等候七常委來處決,那我才服!」老粉紅差點氣得背過氣去。

有人勸我,千萬不要在微信流露反黨情緒,很多人的號都因此被封掉了,現在大家為了保號,都假裝小粉紅在微信里叫喊「武漢加油」欺騙網警呢。於是我也學小粉紅喊起了口號:「感謝政府感謝黨!沒有黨中央,我們早就被病毒銷毀了!習主席千萬不能死,你死了,叫我們怎麼活呀!」

不光是匪共在利用疫情大做廣告,輪仔們也沒閑著。那個沐輪還在節目中威脅大家說,這次瘟疫就是來銷毀那些不肯信輪教的人,大家只有念「九字真言」,加入輪教,才能保命。然而,今天有個叫scorpionmpst的網友就在我視頻下揭露:「篤信發病不就醫、不吃藥,我在漢口疫區的表哥,就是按大法理論來處理自己的新冠感染肺炎,導致耽誤病情,心肺衰竭,今天剛剛去世。老共隱瞞疫情,大法耽誤病人,專制迷信,荼毒眾生。」看來,當了大法弟子,也是逃不過武漢肺炎的。我回復道:「這是雷哄稚欠下人民的又一筆血債!」

有人問,復老,您作為多年行走江湖的游醫,有沒有法子醫治武漢肺炎呢?我不敢說自己讀書過目不忘,但讀過的書多少還是有點印象的,我記得在一本《庸盦筆記》《清稗類鈔》《右台仙館筆記》這樣的書里曾看到過一則記載,說是在同治年間,雲南發生某種不明瘟疫,百葯不效,整村整村絕戶,死的人太多,以至於每到晚上,就見萬千鬼火成隊而行。然而在瘟疫發生之前不久,當地李樹突然生出瓜一般大的果實,從不結果的楸樹,也結了象豆子一樣的果實。有人聰明,認為天生此異物,難道真的就沒有意義嗎?於是就收藏了一些。等瘟疫大起,聰明人覺得異物或可以治異疾,試之果然。由於收藏得少,奇貨可居,竟賣出高價。等治好瘟疫,那些李樹和楸樹又不再結果了。人們感慨,雖在大劫之中,也能見到天心仁愛,給你關上一扇窗,必定再為你打開一扇門。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所謂「人眾疾疫難,非時風雨難,星宿變怪難」,往往同時顯現。如果現在還有聰明人,當知冰雹只在夏天出現。然而就在前幾天,包括武漢在內的中國大部地區就發生了正月里打雷下冰雹的異象,如果誰能將那幾場冰雹接下,化水服用,看能不能治癒武漢肺炎?如果你們已經錯過了這個機會,也可以誠心持誦《藥師經》《金光明最勝王經》,並在佛前發露懺悔自己以往的過惡,看看能否免災。

現在來講正題。綜合各家消息,武漢肺炎的基本來歷已經清楚了,這不容中共抵賴。原來,17年前的薩斯病毒實際也是中共違背簽署的禁止發展生物武器的國際協議,偷偷開發恐怖組織才熱衷的害人之術引起的。有媒體就找出當年吳儀的講話,連吳儀都承認了這點。

儘管當時已經造成災禍,但畢竟不了了之,於是中共心存僥倖,偷心不死,在包子上台之後,眼見西方各國昏君當政,野心便極度膨脹了起來。好好的日子不肯過,偏要自不量力,又做起了稱霸世界、奴役全球、害人害己、「楊梅」吐氣的中國夢。為此,大張旗鼓實施各種各樣陰險戰略,有毫不掩飾要控制它國政治經濟的一帶一路計劃,有公然要盜竊美國科技的千人計劃,有「彎道超車」的2025計劃,統稱「超限戰」。

除了發展核武、海軍、導彈,更為隱匿的,是繼續發展可以毀滅全人類的生化武器。匪共先派丑鬼邱臭果夫婦打入白左之國加拿大的頂級實驗室,盜回毒株。然後以科研為名,邀請法國為其在武漢建造P4病毒實驗室,對毒株加以改造,在四個基因組加入艾滋病等蛋白,使病毒不僅毒性更強,而且更狡猾更難對付。很明顯,這樣做的目的絕不是為造福人類。

雖然法國人再三告誡中國人要嚴格執行規章制度,千萬不能使病毒外泄,並要求中國決不可私自建造類似的實驗室。然而,法國白痴哪裡了解我們中國人有多邪惡?哪裡知道我們中國人滿腦子想的都是消滅美帝,殺光日本人,奴役全球的邪念?哪裡能想象我們中國人被餓死幾千萬時可憐兮兮,剛吃了幾年飽飯,就會作征服全世界的美夢?哪裡知道我們中國人一貫當面一套,背後一套?

輪仔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不參與政治,卻又公開大搞政治,中國人都覺得「這很正常呀!這哪算罪惡呢?人就是應該這樣說話不算話的呀。我平時也這樣呀。」中共公開宣稱遵守WTO規則,卻我行我素,肆意踐踏,中國人也不覺得有何不妥。這次中國人又一如既往,表面上哼哼哈哈,虛與委蛇,背地裡卻認為偷師學藝成功,自說自話在武漢以外又建造了另外四家實驗室,瘋狂地研發害人之術。

豈料,2019年發生了香港反送中事件,遊行大半年不絕,中共無法控制局勢,包子狼狽不堪。正無計可施之際,王滬寧等狗頭軍師竟想出一條毒計,叫武漢病毒實驗室加緊開發主要傳染亞裔的肺炎病毒,以期儘快散布到香港,迫使港人停止大規模聚集活動。

然而,包子和狗頭軍師們萬沒想到,負責開發的石正麗等人都是沽名釣譽、不學無術、利欲熏心,靠吹牛拍馬、逆淘汰評上職稱的偽科學家、科技流氓、文化敗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更要命的是,該研究所的負責人,竟然是江綿恆那的淫棍馬仔舒紅兵小三上位的姘頭王延軼。王延軼是靠文藝特長生的資格讀的大學,靠讀舒紅兵的研究生獲得博士學位,憑兩三篇挂名的論文,她那一臉邪淫、無法無天、地包天的老公就將其提拔為正廳級的武漢病毒實驗室所長。這騷貨專業水平一點沒有,除了描眉打鬢,搔首弄姿勾引官二代,自我感覺良好,沉溺淫亂的感情生活外,哪有心思執行法國人勞什子規章制度?

包子卻信心滿滿,天真地以為只要把任務交給這幫和自己一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姦夫淫婦、豬頭蠢貨,就萬事大吉,便能戰勝美帝,征服台灣,血洗日本,實現自己當世界老大的宏圖大願,真是「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現在才後悔得跳腳,指示狗男女們要「注意生物安全」。但除了起到不打自招的作用外,已於事無補。

果然,沒過多久,武漢P4實驗室和所有中國單位一樣,法國人嚴苛的規章制度就成了貼牆上的一紙空文。進出隔離區域再不履行消毒、穿戴、人員、排風的要求,污染物、遺棄物、動物屍體再不按規定銷毀處理,更有甚者,那些所謂的「煙酒生」為了賺幾個小錢,竟把做了病毒實驗的動物拿到野味市場倒賣,做成滷肉下酒吃,致使病毒大規模傳播,造成慘絕人寰的人類浩劫。這一切都是中國人那千年不絕、自不量力、瘋狂狹隘的愛國情懷造的孽!結果,美國人沒害到,自己卻先中招了,愛國野人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罪有應得!這些中華護旗手們可比蝙蝠、穿山甲、屎殼郎壞多了,不僅沒有任何懺悔,反而把責任推給無辜的動物。

我在想,如果現在問那些被傳染了病毒,正在死神面前垂死掙扎的愛國五毛小粉紅:「你現在覺得太太平平過日子重要?還是愛國,殺光美國人,讓習主席思想統治全世界重要?你是寧肯得武漢肺炎也要支持保留武漢病毒實驗室繼續害人呢,還是同意撤銷實驗室保住自己小命呢?」不知道它們此時會如何回答。

那麼,在中共委託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發毀滅人類的病毒期間,該所有沒有哪位工作人員,或者業內哪位知情者出來表示反對?規勸石正麗、舒紅兵、王延軼等人拒絕接受包子下達的任務?肯定是沒有的。然而,我相信,如果在中國古代,一定會有人採用激烈的方式加以制止,三國時的吉平太醫就是這樣的人。

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企圖篡奪漢家天下,漢獻帝偷傳衣帶詔給國舅董承,要他除掉曹操。董承無計可施,此情卻偶為太醫吉平所知。沒想到吉平主動請纓,說除掉曹操易如反掌,只要自己在葯里下點毒就成。

我讀三國,佩服的不是那些大英雄,恰恰是吉平這些地位不高、名氣不大、故事不多的真英雄。試想,董承執行漢獻帝的指示完全在清理之中,因為劉家江山完了,他這個國舅也當不成了,有切身利益在裡面。而朝中的權力鬥爭與吉平毫不相干,無論漢獻帝還是曹操當皇帝,他都是太醫,裡外里都沒吉平什麼事,「渾身不搭界」,完全犯不著趟這渾水。而且,雖然曹操疑心病最重,華佗就因此而死,對吉平卻很信任,開什麼葯都喝下,可以想象,要是曹操當了皇帝,吉平可能更受器重。

因此,當吉平自告奮勇要去行刺時,連董承都不相信,吉平情急之下,竟咬下自己一截手指以明心跡,嘴裡噴著血說道:「決心殺賊,倘有反悔,天地不容!」

照現在噴子的道德標準,就會用陰謀論來揣測這一事件,說董承肯定是對吉平許了高官厚祿,吉平才肯下手。這是完全不可能的,吉平要是行刺失敗,必死無疑。但即使行刺成功,曹操手下許褚、曹仁、曹休、曹洪、夏侯淵等爪牙也不會放過他,吉平一定連丞相府大門還沒逃出就被砍成肉泥,連「革命勝利」的那天都看不到,哪裡還有機會去享受高官厚祿呢?吉平硬要管這樁閑事,完全出於自己對是非的判斷,受自己價值觀的驅使,哪怕豁出命不要,也要維護正義,與名利無關。當然,吉平的這些想法在現代人眼裡完全是在發神經。

可惜吉平咬手指發誓的一幕被董承的家奴秦慶童看見,秦慶童因與董承的小妾私通,害怕受到處罰,便向曹操告發。曹操怎麼也想不出吉平會有什麼作案動機,對此半信半疑,只好假裝生病,請吉平前來配藥,暗中觀察。直到親眼看見吉平偷偷下毒才完全相信。當吉平從曹操言語間發現事機敗露后,竟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他上前一把揪住曹操的耳朵,另一隻手試圖將葯灌進曹操嘴裡。曹操早有防範,一把將葯碗打翻,藥力猛烈,連地磚都裂開了。

吉平被捕后,經受嚴刑拷打,身上無一寸好肉,仍拒不交待受誰主使,反罵聲不絕,說「天使我來殺逆賊!」曹操問:「你原有十個手指,現在為什麼只有九個?」吉平大聲說:「我咬手指立誓,就是要殺死你這禍國害民的逆賊!」曹操叫獄卒取刀來:「給你一齊截了,讓你為誓!」獄卒把吉平手指一齊剁下。吉平當時就痛得昏迷過去,醒來仍繼續罵道:「我還有口可以吞賊,有舌可以罵賊。」曹操要割掉吉平的舌頭,吉平瞅准一個機會,大叫:「我不能為國家除去逆賊,這是我的終身遺憾!」然後一頭撞向台階而死。

如果吉平活在現代,也在武漢病毒實驗室工作,就不會袖手旁觀,而會正告王延軼、石正麗等人勿從事這種危害全人類的勾當。並警告淫棍舒紅兵:「病毒實驗室負責人的職務相當重要,你勿視作兒戲,派你姘頭來擔任,害人害己,出了事,小心老子不客氣。」自然,這些狗男女是不會聽的,反而會抬出中國夢來嚇人,說這是中央的命令:「你要再管閑事,小心我們叫國保把你丟進去!」

那就會逼吉平採取極端的方式了。哪天他帶把尖刀上班,趁石正麗、舒紅兵、王延軼等人不備,突然躥出,「噗」的一聲,一刀一個,從狗男女腰間扎入,再往上朝腎臟一攪,將淫棍狗男女活活痛死。那個禍國殃民的七常委聞訊,恐怕也得嚇暈,懷疑民風彪悍,自己身邊警衛員會不會也出一個吉平?即便以後武漢實驗室再想偷偷摸摸搞實驗,也沒有哪個「科技狗男女」敢繼承石正麗、舒紅兵、王延軼的「未盡事業」了,生怕還有吉平跳出來。那麼就不會造成今天慘絕人寰的悲劇,從而制止了瘋狂的中國夢復興夢。即使吉平為此送了命,卻保住了無數人的生命,積了大德,死後必定成神。

所以,如果湖北人祭拜太醫吉平,學習他那股精神,培養人間的正氣,我相信是能夠剋制病毒蔓延,而百毒不侵的。

現在哪裡還有吉平這種愛管閑事的人呢?這些年只出了個楊佳,僅僅為報私仇,就已經震懾上海警界了。要是中共知道每個單位都有深藏不露卻很有脾氣的吉平,都會突然爆發,採取極端手段的,中國何至於搞成今天這樣?

三國時期之所以稱得上群星璀璨,是因為那時的人講的是忠義,不怕死,這才是真正的中國人,為日本敬仰。而現在的中國沒有繼承古代中國人的美德,遺傳的是狗奴淫棍的基因,一見到領導來視察,就脅肩諂媚,都是秦慶童的後代,都是偽中國人,與吉平等真中國人相比,恰恰是兩個極端,難怪被日本人看不起。

偽中國人從小不僅受黨文化的毒害,還受各種勢力變異思想潛移默化的毒害而不自知。公知教他們要「理性」,洋人教他們要「博愛」,專家教他們要「守法」,輪功教他們要「慈悲」,民運教他們要「和平」,老師教他們要「文明」,從各方面培養他們的奴性,使他們逐漸遠離真正的中華文化。他們反而會指責吉平「不講職業道德」,說:「醫生應該是救死扶傷的,不論好人壞人都要救治,我們情願今後被武漢肺炎窒息而死,也絕不仿效吉平,決不利用醫生的身份謀害首長的性命!」堅持認為將「理性、博愛、法律、慈悲、和平、文明」用在中共這樣的惡魔身上也是有用的,是能夠爭取到自己想要的民主的。實際是在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這樣的民族實際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懦夫會為自己的懦弱狡辯,說:「哎呀,我們又沒有槍,包子防範又嚴。」你沒槍,總能找到一把尖刀吧?菜刀總有吧?包子防範嚴,你們單位的共干不會都里三層外三層有警衛員保護吧?如果局長、村長、惡警、書記配合中央為虎作倀、整人害人、貪污腐化,只要你看不順眼,你都有權力下手,一刀捅了就完事了。只要中國經常發生群眾刺殺基層官員的事件,就沒有誰再敢輕易入黨,去當中共的官了,中共的統治基礎就崩潰了,什麼樣的政策都無法貫徹執行了,呼之不靈了,中爛海里的七常委就坐不住了。

孫策懷疑許貢勾結曹操要害自己,就把許貢殺了。許貢的三個默默無聞的門客卻不以自己「沒有手槍,孫策防範嚴密,我們只是吃了許貢一口飯而已」為託詞而一鬨而散,而是堅持不懈地尋找機會報仇。暗殺孫策其實要比暗殺包子難得多,因為孫策指揮千軍萬馬,身邊隨時有一批爪牙,無論是程普、黃蓋、韓當、蔣欽、周泰,還是丁奉、徐盛、陳武、潘彰,都不是中爛海保鏢比得了的。而且孫策本人武藝高強,有萬夫不當之勇,人稱「小霸王」,太史慈也頂多和他打個平手,這哪裡是一臉死豬樣的包子能比的呢?然而,即使這樣,還是被三門客找准機會給做掉了,若非程普等人及時趕來,三人甚至可以順利脫逃。

包子前年搞修憲稱帝,你們朝野上下不是都反對的嗎??但為什麼只敢背地裡給包子再起幾個綽號,卻沒人敢當面指責呢?無論官民,甚至是中共元老,見了包子面,就如同老鼠見了貓,兩股顫慄,我不知道你們怕包子什麼?這就是現在的假中國人,連豬頭都怕,而三國時候的中國人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的。

董卓想廢掉少帝,先是在通明園宴請所有的大臣,席間提出要廢少帝,當場遭到丁原的斥責,雙方立即吵了起來,並都拔出了寶劍。丁原雖然和董卓一樣,統帥三支進京勤王軍隊中的一支,但當時畢竟身處董卓的地盤上,算得上是生死不懼。試想要是董卓當場下令刀斧手動手,丁原必死無疑。幸虧李儒看見丁原身後站著威風凜凜的呂布,有所忌憚,急忙勸架,丁原才免於一死。

董卓一次不成,又在家中宴請大臣,此時呂布已經投靠了董卓。董卓生怕再次有人反對,便在席間布置了千名甲兵,交呂布指揮,這才敢再提廢立的主張。沒想到司隸校尉袁紹又跳了出來,破口大罵,董卓拔出劍來嚇唬,袁紹孤身一人,毫不畏懼,在千名甲兵包圍下,也拔出劍來對峙。董卓始終未敢動手,讓袁紹在眾目睽睽之下昂然離開,回冀州當軍閥去了,這才有後來的「十八路諸侯討董卓」。可嘆今天有很多偽中國人還看不起袁紹,覺得比不上自己。試問,你們哪一個有袁紹的膽量?你連在包子面前打個噴嚏都不敢,還敢在董卓呂布面前拔劍?

最終董卓還是在朝堂上逼著少帝與何太后滾蛋。尚書丁管見少帝被欺負得哭哭啼啼,耐不住氣憤,就一邊拿手中的笏板朝董卓砸去,一邊衝上前要和董卓拚命。董卓叫甲兵將丁管拿下斬首,丁管至死仍罵不絕口。

請問秦慶童的後人們,你們連維護自己的利益都不敢拚命,遇到那個場合,難道還有丁管的膽量?如果現在中國還有丁管這樣的人,哪怕多幾個不怕包子來抓的董瑤瓊,包子這種膽小鬼也不至於這麼無所顧忌呀?在這個奴性十足自賤自棄的國家,每個人卻又覺得自己的命是最金貴的,都不肯為自己的理想獻身,只是袖手等待美國來解放自己。可我要問了,你們這些秦慶童的子孫哪裡配得上享受民主的待遇呢?你們這種爛國確實只配實行帝制。

董卓殺了丁管,以為再沒人敢反對他了,於是放心大膽留宿宮中,還縱兵搶掠,殘害百姓。他哪裡知道除了偷偷摸摸在暗中算計他的司徒王允,還有敢於當面刺殺他的越騎校尉伍孚。其實董卓對伍孚還算友好,有一天下朝時,還親切地拍著伍孚的後背送伍孚出門。萬沒想到,就在此時,伍孚突然變臉,抽出尖刀刺向董卓。可惜董卓畢竟是打過仗的,反應敏捷,躲過刀鋒,雙手將伍孚的手腕抓住。董卓膂力過人,伍孚一時掙脫不開,邊上的呂布迅速將伍孚揪倒。董卓問伍孚:「為什麼要造反?」伍孚回答:「你又不是君王,談什麼造反?」伍孚最後被凌遲處死時,毫無懼色,大罵不止。

現在十四億偽中國人可能又有噴子會詆毀伍孚,說伍孚一定是想殺掉董卓,讓劉協給他陞官,才有這個膽量。有這個可能嗎?伍孚行刺失敗,必然得死,伍孚行刺成功,也難逃呂布毒手,哪裡還有陞官發財的一天?要今天告訴你,你去把包子殺了,可以陞官發財,還能得到你夢想的民主,你敢去嗎?

那時的中國人,有英雄的基因,連大反派曹操都曾是熱血青年,受王允唆使去刺殺董卓。其實董卓這人大大咧咧,容易被人騙,竟放心大膽讓包藏禍心的曹操進入自己的卧室,還當著曹操的面呼呼大睡。但曹操應該明白,無論刺殺成功還是失敗,自己肯定是活不了的,門外董卓的爪牙就不會放過他。事實比這個還糟糕,雖然他的刺殺行動因意外情況而終止,卻還是被呂布識破了意圖,儘管他已經逃走,但朝廷一紙通緝令就讓在他半路被陳宮捕獲,若不是陳宮私下放水,他早就被砍了腦袋。所以,即使曹操都是將生死置之度外,完全沒有功利的考量。

再看現在偽中國人,有那個比得過曹操呢?不這樣作對比,哪裡看得清這個的民族有多麼不可救藥?請問你們這些接受馬列邪教的偽中國人,有何德何能敢代表中國,叫囂統一台灣?人家港人想和你們偽中國人劃清界限,當真中國人有什麼錯?你們自己做了包子的韭菜還不過癮,還要逼港人去接受包子的統治,對黑警的暴行叫好?我看確實到了讓病毒對這個爛透了的民族進行大淘汰的時候了。

按說香港人還帶點真中國人的基因,敢跟惡警纏鬥大半年,但畢竟被洋人的「文明」洗腦太久,不敢兌現嘴上說的「攬炒」。據說至今有2500港人不是自殺就是被黑警打死,卻沒有一個人敢與惡警同歸於盡的。我就不明白,你連自殺都敢,怎麼就不敢玩命?你搞不到手槍,廚房的尖刀總該有吧?你趁惡警不注意,突然衝出,捅死一個夠本,捅死兩個賺一個;或者惡警抓你時,你把惡警抱住,掏出刀子一刀紮下去再死也行;或者專找在港共乾和中資企業高管下手,一刀一個。要是多幾起這種事件發生,保證中國勢力在香港再也待不下去了,老老實實退出香港,滾回北京,香港早就光復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6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20-2-22 10:31
中央一聲令下,讓你歸西就歸西!
回復 金復新1 2020-2-22 12:00
fanlaifuqu: 中央一聲令下,讓你歸西就歸西!
能做到這點,我就服了。
回復 宏仁 2020-2-22 16:02
一尊親自指揮的武漢慘劇人間浩劫,確確實實是習皇帝夢政治冠狀病毒造成的生物惡果。把本來可以吸進瓶(習近平)的魔鬼放了出來,這個禍國殃民的民族罪人,不僅僅害慘了國人,也害慘了海外同胞,害慘了人類。
回復 金復新1 2020-2-22 16:10
宏仁: 一尊親自指揮的武漢慘劇人間浩劫,確確實實是習皇帝夢政治冠狀病毒造成的生物惡果。把本來可以吸進瓶(習近平)的魔鬼放了出來,這個禍國殃民的民族罪人,不僅僅
如果連幹了這樣反人類的罪,大家還是不能將其搞倒台,這民族還有什麼存在的必要?
回復 宏仁 2020-2-22 16:30
《一千零一夜》漁夫從海里撈上來一個錫封的金瓶。這個錫金瓶(習近平)肚子裡面裝的是魔鬼。2020年,一個叫習近平的愚夫,把這個錫金瓶肚子里的魔鬼給放出來了。冥冥之中,似乎中華民族和人類命中注定有一劫,在劫難逃啊。
回復 委座 2020-2-22 16:59
寫文章的人總是很多,做事的從沒見過有一個。
回復 金復新1 2020-2-22 20:17
宏仁: 《一千零一夜》漁夫從海里撈上來一個錫封的金瓶。這個錫金瓶(習近平)肚子裡面裝的是魔鬼。2020年,一個叫習近平的愚夫,把這個錫金瓶肚子里的魔鬼給放出來了。
習近平就是那個毀滅人類的魔鬼。
回復 金復新1 2020-2-22 20:18
委座: 寫文章的人總是很多,做事的從沒見過有一個。
牆內的連文章都不寫,或寫不成。寫不成,就要採取行動。
回復 宏仁 2020-2-22 21:35
金復新1: 習近平就是那個毀滅人類的魔鬼。
惡魔習近平把自己肚子里的魔鬼全放出來了,禍害全人類。
回復 【小蟲攝影】 2020-2-23 03:13
不懂政治的我,看你寫的故事,哪裡找到的連環畫?覺得很有趣,寫小說的才能。
回復 金復新1 2020-2-23 07:20
【小蟲攝影】: 不懂政治的我,看你寫的故事,哪裡找到的連環畫?覺得很有趣,寫小說的才能。
哈哈哈哈,小人書是我的業餘愛好,喜歡就好。
回復 【小蟲攝影】 2020-2-23 09:38
金復新1: 哈哈哈哈,小人書是我的業餘愛好,喜歡就好。
不談政治。寫有趣小說,發揮您的才能
回復 金復新1 2020-2-23 12:34
【小蟲攝影】: 不談政治。寫有趣小說,發揮您的才能
好,以後多寫小說。我也常看的你攝影。
回復 mycn2008 2020-2-24 02:00
金復新1: 能做到這點,我就服了。
絕對做不到!中共要是睚眥必報,管你是不是小臭蟲,統統弄死,大家不就慘了,也沒人敢胡說八道的大罵中共了
回復 mycn2008 2020-2-24 02:03
金復新1: 牆內的連文章都不寫,或寫不成。寫不成,就要採取行動。
總聽嘴炮太不過癮了,版主揭竿起義吧
回復 金復新1 2020-2-24 03:35
mycn2008: 總聽嘴炮太不過癮了,版主揭竿起義吧
可惜我身邊沒有領導可殺呀。領導都去熱愛它們的地方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3 18: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