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郭文貴罵得沒錯,夏業良叫獸的確是個偽類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9-10-23 08:1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社會|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華為



有這麼個笑話,說飛機要迫降海面了,機長叫空姐組織乘客從滑梯滑下去,乘客不敢。機長經驗豐富,告訴空姐:「你就對法國人說,這是浪漫;對英國人說,這是榮譽;對美國人說,這是冒險;對德國人說,這是規矩;對日本人說,這是命令。他們就都跳了。」空姐卻說:「可我們這回帶的是中國來的特價旅行團呀。」機長說:「那更簡單了,你就說這項活動是免費的。」這個笑話將國人貪小的習性揭示得淋漓盡致。

古人就懂用免費二字搞促銷。街頭有人打把勢賣藝,看客肯不肯賞錢全憑心情,哪怕看客一文不賞,賣藝的也不生氣。只要看客還站在那裡看自己練,已在不知不覺中給自己當了托兒,聚集了人氣,並吸引更多的人來看,自己才有可能得賞錢。這叫「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否則開不了張。古代的這種免費,還稱得上是互利雙贏,而現在社會的免費,往往包藏了禍心,得千萬小心。

我們使用的網路服務很多是免費的,這些網站並不只是利用了你聚斂了人氣,使其網站讓廣告商看中,在上面登廣告,被中共看中,高價收買它股權(如多維),它還暗中會搜集你的個人信息,賣給詐騙集團、政治組織、情報機關,通過IP向你電腦投放病毒,從事監控你、洗腦你、盜竊你、迫害你的罪惡勾當。那就極其危險了。

最典型的莫過於騰訊的微信QQ之類。這些諜企剽竊了國外即時通訊軟體的創意,在全國免費推開,只要有部分人覺得無所謂,又可以省電話費,又可以方便購物,貪圖小利,再加上中共又封掉了國外的通訊工具,使其無法選擇,那麼就會連帶所有的人被迫也去註冊,拱手將自己大量隱私交給中共特務機關掌握,使得中共輕易掌握了所有國人的隱私。我原本堅決不用的,只是因為親友之間都用微信上聯絡了,現在也不得不註冊了個號,但僅通訊用、拜年用,只涉及家長里短。

去夜總會玩,會遇上豪爽大哥,免費送你粉吸。你要覺得這點粉值幾百元,不吸白不吸,無法抗拒佔小便宜的誘惑,那一輩子就算完了。以前海洛因提純技術不高,尚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戒掉毒癮,現在國產的芬太尼提純技術已經達到納米級別,是絕對戒不掉的。等你上了癮,再找豪爽大哥要,人家就不會再免費了,你今後就成了它的提款機。

諜企華為公司也深諳此道,目標不僅監控國人,也讓那些愛佔小便宜的洋人中招。華為在海外投標工程,總是無往而不勝,因為華為出的價不是最低,就是免費,甚至是倒貼的,頂多要求在項目獲利之後,才讓對方慢慢付錢。外國廠商將這種做法稱為「惡性競爭」,搞亂了市場。

其實這哪裡只是惡性競爭?華為的背後是中共,可以一切免費,可以做虧本買賣,一切由14億韭菜買單,國外那些以掙錢為目的的公司哪裡競爭得過?更重要的是,華為的目的並非只賺錢,而是志不在此,有更「洪大的志向」,稱得上是另一種「洪志」,說白了就是「狼子野心」。

為了圓那稱霸全球的「中國夢」「復興夢」「狂人夢」,實現所謂的「宇宙真理」,統戰全宇宙外星人,華為積極開展5G網路研究,據說已經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現在正以極其優惠的條件,誘惑世界各國與其簽訂鋪設安裝5G網路的合同,以圖藉此侵入各國,以控制全世界網路。現已經取得較大的進展。

華為快速地擴張著市場,從手機到5G,哪怕晶元還要仰仗美國提供,市場份額卻將那些老牌企業遠遠拋在後面,以至於連5G的使用標準都得由華為制定。除了順利拿下亞非拉,又打入英國、波蘭、德國等歐洲市場,連美國偏遠地區也被其拿下。

請神容易送神難,直到美國意識到華為是間諜公司,會給國安帶來危險,再想拆除華為的設備已經不那麼容易了。當美國宣布對華為的晶元禁令后不久,又不得不主動緩刑90天,想讓偏遠農村地區有時間改用其他廠商的產品。然而,90天過去,美國才發現沒有拆走一處華為的設備。這才知道當地既沒有拆除的費用,更沒有人力完成此項工作,對華為的緩刑禁令不得不無奈地再次延期,極其被動。同樣,英國雖然受到美國的壓力,心知華為的危害,卻仍不情願拋棄華為,也是類似的原因——拆除設備要花錢,拆除過後影響用戶使用會造成損失,再找其他廠家鋪設又得花巨資。最後無計可施,只能眼不見心不煩,任由中共控制自己。這就是貪圖免費的代價,一旦上了鉤,再想脫鉤就難了

然而,卻有那麼一個人不這麼認為,此人認為,人類只要發現自己被騙就一定能輕易脫身的。這個人就是曾被郭龜罵得狗血淋頭,逃往國外吃政治飯的所謂北大教授夏業良。這個人在前段時間的視頻中,先是義務宣傳了一番原輪教歌唱家關某某由於練了某某功治好肝病,隨即又偽裝成第三方中間人的身份提出了一個疑問,稱「如果某某功沒有治病的奇效,怎麼會有那麼多人相信?難道這麼多人都是被『雷哄稚』忽悠上當的?這麼多的人進入輪教后就不能退出嗎?假如發現不靈驗,怎麼不離開呢?世界上有那麼多信仰輪教的人,如果輪教是假的話,這些人就不知道醒悟?不知道退出嗎?有誰難道可以採取強制性的手段逼迫他們不能退出輪教嗎?我想這不大可能。所以有這麼多人信,這麼多人練,是不是真的對身體有一些好處?

顯然,夏叫獸表面是在發問,實際上對輪教持的是肯定的態度,它先入為主地幫腔「輪教有很多人在練,雷哄稚有很多的信仰者,很少有人退出」。又用反問試圖證明此功確有奇效,確實是「高德大法」,說什麼「如果輪教不好,怎麼會有這麼多人信,那麼多人練?」照這個邏輯,只要人多就是好的,那吸毒的人更多,是不是毒品更美好?大麻確實該合法了?隨即,他又假裝對此功是不是真有奇效表示「好奇」,稱也打算練,以改善自己的身體狀況。並表示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希望那些練過此功的人能來告訴他,無論對該功的評價是正面還是負面,他都願意聽取。

我就對此人的身份感到懷疑了,更是一眼看穿了他此言的真實目的——想練功是假,發出投靠輪教信號是真,果然是郭鬼罵的「偽類」。試問,在當今的網路世界中,還需要滿世界去找練過此功的人親自前來告訴你嗎?即便中學生都知道直接在網上搜索找到答案,真不知道它這種磚家平時是怎麼做學問的?難道你連谷歌一下都不會?你這教授職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你明明可以通過搜索輕易找到網際網路中無數關於練了此功到底能不能治病的文章,那裡有支持的,也有打假的,有輪教官方的,也有中共揭露的,更有許多民間人士個人寫的,你都可以參考,你為什麼舍簡求繁,要別人親來告訴你?

可見其真實目的並不在此,而是眼見自己作為政治人物,在圈子裡影響力迅速衰退,油管的關注度連無名之輩辦的自媒體都不如,不甘心就此被擠出歷史舞台,於是看中了輪媒的宣傳平台,想藉此東山再起,借屍還魂。但又不好意思主動向哄稚開口,以免掉價,才採取這種方式向發出信號,希望有小輪聽到後向哄稚引薦,讓哄稚念在其還剩那麼點利用價值的份上,收編了它,以圖狼狽為奸,相互利用。果然,不久之後,我就看見此人經常在輪媒訪談節目當嘉賓,與一幫「早就清心寡欲,對名利早看淡,對政治不感興趣」的「修鍊人」坐一起大談政治了。

我倒想問問夏叫獸,一個信仰要是建立了,哪怕是被忽悠形成的,真的就象你說得那樣容易放棄嗎?思想中的芬太尼難道就比物質中的芬太尼容易戒掉嗎?某個愛搞恐怖襲擊的教有數億的信徒,在很多國家,信徒退出也不會受到迫害,他們怎麼不退出呢?難道我們就能以此得出該教很好的結論嗎?這是你一個叫獸分析問題的方式嗎?當然,夏叫獸這些問題其實也代表了一些無腦兒的認識,我就借這個機會科普一下。

我們先來看看,李野心到底有沒有一億弟子?遠在被鎮壓前幾年,李野心就在「講法」中煞有介事地宣稱其弟子已經上億,甚至說當時媒體宣傳的好人好事都是很多輪*乾的。這個數字,即便是已經被其洗腦的弟子也不見得相信。試想,要這樣的話,隨便哪個人身邊十幾個親友中就得有一個是輪*,即使把隨手翻閱過李野心書,又一臉鄙夷把書扔掉的人,甚至把僅僅聽說過輪教的人全算作弟子,也不會有一億。曾有弟子在會中壯著膽子遞上了條子,對這數字錶示質疑,雷哄稚急忙撇清:「這不是我說的呀,這是中共內部統計的呀。」可直到它被鎮壓,中共也只公開承認過有兩百萬輪*,從來也沒說有一億。如果真的存在所謂「內部消息」,白痴弟子應該追問:「中共哪份文件這麼說的呢?既然是內部機密,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你不是老說中共講的全是假的,怎麼對你有利的你就帶頭相信,還叫我們也信,對你不利的就不許我們信呢?」

而李野心就是臉皮厚,人劉備走哪都堅稱自己是漢室宗親,說來說去就成真的了,它也學著叫弟子逢人就吹輪教有一億弟子,哪怕被鎮壓后,絕大多數輪*已經退出輪教,依然不肯改口。尤其見了洋人,就更得使勁吹了,越邪乎越好。洋人單純,看在中國唯獨只有輪教敢闖中爛海,能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以為中國真的有那麼多人在練,李野心真的就這麼受歡迎,真的就代表了中國傳統文化。於是真的有少數傻冒出於好奇,嘗試比劃兩下學著玩。可只要一比劃就壞了,李野心的馬仔會馬上拿照相機給拍了下來,哪怕這洋人比劃完這動作后和輪教再無聯繫,也會被李野心做成宣傳材料,發到國內和海外華人社區,利用國人崇洋媚外的劣根性,去欺騙更多群眾加入輪教,其中的潛台詞不言而喻:「你看,連洋大人都信了,你們土包子還敢不信?」「你看,美國某某市都給我頒發嘉獎狀了,洋大人議員都和我合影了,你還敢不信?」「你看,海外那念了幾個博士學位的誰誰,已經混到貝爾實驗室誰誰,已經混進美國德州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洗瓶子的誰誰都練了,你們文盲還不搶著練?」就這樣,拿著中國人去騙洋人,又拿著洋人倒過來騙中國人,兩頭騙,效果很好。

李野心還叫弟子每次在一個地方,比如紐約、華盛頓、悉尼遊行時,把全國乃至海外的輪仔盡量都叫來,不能讓人看出沒幾個人。還要把橫幅做得很大,三兩人舉著就算一行,每行之間盡量隔遠。這樣僅僅上百人的隊伍就延綿數里,看起來好似有數千人。我曾親耳在現場聽見二貨華人說:「輪*就是人數多。」二貨華人連這樣低劣的江湖騙術都會中招,居然一個個也在盼著民主,要為國家的命運指手畫腳拿主意,實在危險。

這招不僅令二貨華人上當,連美國反華勢力、台灣藍綠兩營也難以倖免,都相信了哄稚真的在大陸有一億弟子的謠言,以為這一億人氣可供自己免費利用驅使,紛紛向哄稚投入巨資收購,讓李野心賺個盆滿缽滿,資產多達千億,不僅買下希望山,還在上面建了阿房宮,辦了許多家族企業,成為中美建交以來赴美最成功最發財的華人,郭鬼給李野心提鞋都不如。你們看看,人氣有多麼重要,即便是偽造出來的,也能以此發財。

我這裡並不是說輪*人不多,但再多也不如當時香功、元極功、智能功等幾個熱門功法多,只不過那些功法沒那份野心,沒那麼招搖,不象李野心非要弟子出門練功給人看而已。雖然輪教弟子大多是老弱病殘、村愚鄉盲、心智障礙,但是只要有這個人氣,就是李野心發財的本錢。

那麼這個人氣又是怎麼來的呢?其實,為了聚斂這個人氣,李野心沒有投資過一分錢,和華為騰訊一樣,也是利用了人們貪小的弱點,動了下嘴皮子,以「免費」為幌子,空手套白狼,空麻袋背米,完成了從小保安到億萬富豪的飛躍,但至今我就沒見有誰能識破李野心這一詭計的。

李野心剛出山時,在長春勝利公園的猴山吹噓自己的功法包醫百病,拖練其他功法的人去練自己的功法,一開始效果不佳。野心見狀,便拿出祖傳打把勢賣藝的絕活——江湖騙術(即其所謂的「神傳文化」),稱自己是在「免費傳功、義務教功、分文不取」,你「想學就學,不學就走」「你不想練了,愛幹嘛幹嘛去」。那些人一聽這好呀!以為很保險:「騙子無非為了騙財騙色,既然免費那就不會是騙錢,難道還能騙我們這些老太婆的色?這麼大的便宜焉有不佔之理?而且人家哄哥信誓旦旦保證能祛病健身,讓我們馬上進入晶白體無病的狀態。那就先試試吧,要是無效,大不了不練了就是。」在渾然不覺中當了哄哥第一批不花錢雇來的托兒。

而所謂的「免費教功」,其實就是李野心或其馬仔給新來的人教一下動作而已。哄哥的思路是,把人先騙進來再說,騙進來再洗腦,再向老太婆推銷磁帶、照片、坐墊、徽章、練功服,等等等等,那都是要花錢買的。尤其是哄哥的書,都是沒有書號的非法出版物,哄哥每隔一陣,就叫人把自己新近演講的內容從磁帶里整理出來編成書,找個地下印刷廠,把字型大小放得很大,僅幾千字就能印成上百頁厚,賣給弟子,從中獲取暴利。

李野心特別注重人氣,將其稱作「場」,要弟子出門練功,當托兒練給人看,欺騙更多的人來上當。世上沒這些愚昧老太婆貪圖「免費」前來上當,李野心就是一堆一錢不值的臭肉,正因為愚昧老太婆太多,李野心才實現了人生價值,沒投資一分錢,就賺到了第一桶金,事業就此起步,再也不回糧油公司當保安了,後面的事情也就方便多了。

李野心的旗號立起來后,馬上開始對弟子洗腦。李野心拋出了一個「往高層次帶人」的噱頭,說練它功的目的其實不僅僅是祛病健身,而是要「返本歸真」,回到生命產生的源頭去,成仙成佛,白日飛升,「和宇宙同齡」,「要吃什麼,伸手就來,要玩什麼,伸手就來」。這個誘惑比當初只想治病的想法要大得多。

李野心又為練功好不了病打預防針,說這裡不是治病是修鍊,是要以「提高心性」「做好人」為前提的,心性不提高,功也長不上去,病更不會好。所謂「做好人」,其實就和當順民一個意思,而所謂的「提高心性」,就是逆來順受,「領導叫幹什麼就幹什麼,領導愛給多少獎金就多少」「吃多大的虧」,哪怕被強拆了房,無家可歸,「都整天樂呵呵地」,覺得國家替自己消了業,象賺了國家大便宜一樣。對武警的暴虐,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否則你算什麼修鍊人呢?」竭力充當中共的編外維穩工具,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自干五」。於是有弟子練了功病沒好,前去質問李野心時,李野心要麼就說「你早過了無病狀態,你自己都沒感覺到,你現在難受不是生病,而是在消業。」要麼要求弟子「向內找」,學黨員開展「自我批評」,大罵敢於向中共抗爭的群眾是「為私為氣,自謂不公」,要狠批私字一閃念,靈魂深處鬧革命。連弟子抽獎摸到一輛自行車都得上交組織,這個案例不是我編的,在其書中就這麼寫的。看自己哪裡還殘留著反抗精神和不滿情緒,總能找到你沒有老老實實當「順民」和「黨馴服工具」的「缺點」,以此推卸練功無效的責任。

李野心又說,練功的道路不是一帆風順的,因為人都是「業滾業滾」來的,是前世欠了別人欺負了別人造成的。人生病是這些業力在起作用,要想成仙成佛,白日飛升,就得先消掉業力。它已經在另外空間幫弟子無償消掉絕大部分業力了,剩下那麼一點,擺在修鍊的路上,用以磨鍊和考驗弟子,提高心性。還說,雖然只剩一點,但弟子還是過不去,只好又分成無數份,擺在修鍊的每個階段,所以弟子過一段時間就會覺得又犯病了,又不舒服了。但它不承認這是病,說「練功人沒有病」,在「消業」。所以不許吃藥,吃藥就是不相信它說的,心性就沒提高,功就長不上去。

弟子要是還有點智商,就應該問:「我怎麼總覺得生生世世都是別人欺負我呢?要報復也該我報復別人呀。要是我前世那麼壞,怎麼能投胎做人,被我欺負的生命反而落到鬼道呢?」可惜白痴弟子問不出這樣刁鑽的問題將哄哥的軍。而且一旦被這套歪理邪說洗了腦,唯恐別人說自己心性不高。就象愚民絕不承認自己看不見皇帝新裝那樣,病得再難受也絕不承認自己有病,還主動出來讚歎皇帝的新裝,到處說自己早就經歷過「無病一身輕」的晶白體狀態,現在已經到了消業的階段。無形中為李野心作「見證人」,害得其它弟子不再懷疑李野心的鬼話,爭相諱病忌醫,拒絕吃藥,互相欺騙。有的甚至害怕自己沒有病痛而失去了提高心性的機會,一旦身體難受,反而激動得熱淚盈眶,內牛滿面,到處告訴人:「屍父終於管我了!屍父終於幫我消業了!屍夫的法身終於考驗我了!」振臂高呼:「毛主席萬歲!雷哄稚萬歲!」為此耽誤了病情,等明白過來為時已晚。您說這雷哄稚缺德不缺德吧?

我想我已經回答清楚夏叫獸「為什麼練了輪教,病沒有好,弟子們也不會輕易離開」這個問題了。當然,輪教的這些手段遠遠還不夠,仍然容易被人拆穿,仍然難以避免弟子的大量流失,還必須採取其它更強大更荒誕的騙術,比如恐嚇,比如精神控制。李野心雖然沒有武裝力量可以懲罰那些敢於懷疑自己、敢於背叛自己的弟子,但拋出了一個史前誓約說,把只是練過它的動作的人,看過它書的人都強行算成它的弟子,都是宇宙最高層次上來的,都是在宇宙剛誕生一秒,就看到了宇宙最後悲慘的結局,而許下宏願,冒著天膽隨它下世救度中共黨員的,都是向它保證過,不把活著的八千萬黨員和數億團員、少先隊員,以及死了的黨團員少先隊員救度光,是絕不圓滿飛升的。並給他們戴上高帽子,說他們在歷史的長河中頻頻轉生王侯將相、才子佳人,多次與其結緣,歷史就是它李野心帶著這幫人創造的,而「常人」是沒份的,把所有弟子捧得飄飄然,唯恐一旦背叛李野心,失去以後恢復帝王將相身份的機會。

李野心威脅道,如果這些人到了現在卻不肯「兌現誓約」,不願站出來為其鳴冤叫屈,不積極幫其搞政治,就是背棄了「貞潔的誓約」,當初許的願越大,現在的罪也越大。尤其那些敢於背叛它的人,都是最壞最壞的人。李野心咬牙切齒地詛咒它們,說不僅以前為其消的業要全部還給它們,讓其重新得病,連「護法神也不會饒了你」,將其打「下無生之門」「形神全滅」「層層滅盡」。再也不說「練功自由,愛練不練」這些話了。可憐的弟子原本練功只為治病,卻莫名其妙被李野心忽悠去「成仙成佛」,後來又被無端強加了「拯救宇宙」「救度黨員」的偉大責任,雖不堪重負,卻也不敢離開雷哄稚,生怕被「護法神」在另外空間下黑手,只能行屍走肉般被裹挾著,跟著雷哄稚,走一步算一步,過一天算一天了。如果有人不相信雷哄稚說過這些話,請自行搜索2005年它的《北美巡迴講法》,看看是不是這麼講的,我有沒有冤枉它。

還有一部分弟子,明知上當,卻也無法退出輪教了。因為它們在和中共玩命的這些年中,拋家舍業,失去了一切,工作、家庭、前途、財產沒了,與乞丐無異,在我們常人社會已無立錐之地。等醒悟過來,為時已晚,只剩下在輪教里的那點名氣,退無可退。不退的話,反而還有點供哄哥利用的價值,可以在輪教內有份賺錢的職業苟延殘喘,退出之後更是死路一條。這樣的人大有人在,哪是夏叫獸想當然「想退就能退」的?

儘管我講這麼多了,肯定還是有輪仔不服,它們會舉出輪教種種治病神效,以圖證明自己這當上得值。那麼我們又要回到夏叫獸的疑問:「輪教到底能不能治病?」我告訴你,只要氣功能治病,輪教就能治病,但輪教治病的效果,卻與假氣功一樣。如果您願費一點力氣,動下手指,親自去搜索一下「站樁」二字,或者搜早期站樁大師秘靜克的著作《氣功正宗站樁療法》,您就會發現,哪怕是最簡單的站樁動作,其祛病健身的效果都超出想象。站樁基本的動作只有幾個架勢——托舉式、抱球式、扶按式等,沒有任何政治要求,沒有任何心性要求,甚至沒有意念的要求,甚至嚴格地說,連氣功都不算。只要每天花幾十分鐘傻站,甚至十幾分鐘,就能治癒有些人的頑疾。而輪教第二套功法中的四個抱輪動作,竟與其幾乎一樣,連要求都一致。這套動作按其配備的練功音樂計算是半小時,一日兩次,足夠起到療效了。而一旦起了效果,白痴弟子就會把功勞算李野心身上,絲毫不知這來自於李野心剽竊的秘靜克站樁法。

人群中有相當比例的人屬於敏感體質,這樣的人即使什麼功也不練,什麼信仰也沒有,只要每天堅持盤腿打坐,都會出些現象,自稱看見神神鬼鬼的奇異景象,有些病也會莫名其妙地好了。輪教也要弟子坐著練靜功,時間起碼半小時,自然也有人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李野心沒有療效都會編造療效,一旦真有這樣的人出現,李野心馬上叫馬仔們大肆炒作,使得那些自己練功一點感覺都沒有,一點效果都沒有的白痴弟子,對其功深信不疑,只怪自己心不誠,只怪自己為李野心賣命賣得還不夠。這時,您再向其揭露,舉出無數精英骨幹輪*「英年早逝」的例子,舉出無數李野心前後矛盾、違背常識、自打耳光的言論也沒用了。哪裡還存在夏叫獸「弟子發現不靈,就會自動離開」的情況呢?

如果這些弟子對佛教、對氣功、對坐禪有點常識、有點經驗,很容易就會發現連李野心自己都是打坐的外行。因為打坐要想坐穩,屁股一定得墊個墊子,任何正規的功法都有這樣的要求。否則腿會翹起來,身體會向後仰,東倒西歪。如此說來,李野心頂多只能算一個半瓶水的氣功業餘愛好者,以盲導盲,騙一億外行弟子。所謂輪教,其實就是一場外行騙外行,瞎子帶瞎子的鬧劇和騙局,師徒竟好意思以「高層生命」自居,滿世界自吹修鍊人,還狗眼看人低,罵別人都是「常人」。

最近我去了某國,有個人開豪車來接我,一路上吹噓這車曾是習梁家河時來這裡時坐的,還拿出一張與習的合影給我看,暗示自己認識很多中共高官。但我一看就知這車租來的,圖是P的,於是一笑了之。但有知情者告訴我,此人逢人就拿這套漏洞百出的謊言騙人,騙來很多白痴和它「談項目」。而且這騙子雖然獐頭鼠目,也不是有錢人,卻憑著不爛之舌,還騙了8個女人同時為其懷孕。

女人和小人是絕對不能有選票的。即便在加拿大這樣的國家,選出來的總理,居然還是執政能力等於白痴的小土豆連任。小土豆除了能給女人拋媚眼,騙什麼都不懂的女人成為其基本票倉,淫心一起,投票給它外,還有什麼本事呢?加拿大最後必定葬送在禍國殃民的民主手裡了。

女人只聽得進甜言蜜語,絕不會看中老實人,如果不讓父母作主,由著少不更事的女兒去選男人,選出來的百分之百是渣男。不難想象,如果沒有聖人的指導,沒有皇權作保證,貿然在中華民族這樣小人遍地、二貨滿街的混賬人群搞一人一票,選出來的總統必定也是李野心這樣的超級大忽悠大騙子,真心為國為民的反而為人所唾棄。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金復新1 2019-10-25 21:13
我的最新博文《揭秘諜企華為和騰訊快速崛起的營銷策略》,發布后第三日,居然被自動設置為「僅好友可見」,隱藏了起來,其他網友都無法看見。因本文主要涉及輪仔,不知道這是李野心大師隔空發功所致,還是輪功當局威逼倍可親所致,讓倍可親也可恥地當了回屈服於淫威的NBA。
回復 金復新1 2019-10-26 02:37
氣人,剛將本文重新放出來,馬上又被隱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23:3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