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香港人不打香港人,同室操戈,相煎何急?700萬港人總玉碎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9-8-23 12: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71評論

關鍵詞:香港


您要是一時糊塗把錢借給了老賴,再想通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要回來,那恐怕要比登天還難。你上門討賬,無論怎麼心平氣和喋喋不休地擺事實講道理,老賴只管叼著旱煙桿,吧嗒吧嗒抽著,低頭干手裡的活。就象一個聾子,根本沒聽見你在說些什麼,更象一個瞎子,無視你的存在,連眼皮也不抬一下,穩如泰山。可老賴心裡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沒理,暗中等著你言多有失,再伺機發作。

你在院里跟在老賴屁股後面說了半天,口乾舌燥,見老賴這個態度,哪怕再好的脾氣,心裡也有氣,說話聲音免不了大了一些,把裡屋老賴的孫兒吵醒了,哇地一聲哭了起來。老賴頓時就抓住了你的把柄,一把揪住你,兇相畢露:「怎麼這麼不講文明?你故意吵鬧,是想害死我孫子?我孫兒要是被嚇出病來,一定饒不了你!」你要是就自己態度問題與其展開辯論,就中了它的計,讓老賴成功地把欠賬的矛盾扯到文明禮貌上了。

吵鬧聲引來眾鄰居的圍觀,老賴一看時機到了,便學中共決口不提港人五大訴求一樣,決口不提欠債的事,煞有介事地說:「鄉親們,你們都看見了,這老厭物平時三天兩頭沒事就往我家跑,原來是看中了我家兒媳,今天趁我不備,就溜進內屋,想糟蹋我三娃的老婆三嫂子。」又和三嫂子抱著哇哇大哭的孫兒當作證據給大家看:「還差點把我兒媳懷裡的孫兒掐死,想讓我兒媳斷了念想跟他走,這人面獸心的畜生哪!」

你氣得渾身發抖,急忙澄清自己只是來要債的,無論如何不會看上它那長得象豬一樣的兒媳。

無奈群眾只對男女之事感興趣,沒人想聽債務問題,都站老賴一邊。有人一下就揭穿了「事情的真相」,道:「你是借口債務,企圖接近我們三嫂子,沒安好心。其實我早看出你不是什麼好人!」這一句陰謀論點醒了所有的人,人們憤怒地指著你,痛罵道:「瞧他長得斯斯文文的,沒想到這麼壞,咋不一個雷把這個衣冠禽獸給打死嘛!」最同情你的人也只是說:「現在都是和諧社會了,我們是個法治國家,要債也要講文明,不能暴力嘛。」

國內韭菜對港人的痛苦漠不關心,雖然都是喝地溝油的命,卻都操中爛海的心,對港台願不願接受趙家的統治相當敏感。村愚同樣對你的債收不收得回來不感興趣,但對維護綱常禮教個個都是急先鋒。於是眾人圍著你振臂高呼:「反暴力,撐老賴!反對勾引有夫之婦,維護社會和諧!」

有人突然想起:「人家三娃子被抓了壯丁后,在戒嚴部隊當了共和國衛士,提了干入了黨,立功喜報我都見過,那是最愛國不過的了。三嫂子怎麼說也是征屬抗屬,這逆畜狗膽包天,敢破壞軍婚!」眾人道:「對呀,破壞軍婚是要殺頭的呀!」「這和賣國有什麼區別?他分明就是美國派來的漢奸!」「走,抓這小子去見官,告他強姦未遂,重重地辦他!我們都去給三嫂子作證,也算是為國家法制建設做一份貢獻。」還有人道:「不必送官了,照我們拳壇的規矩,對這些漢奸二毛子,可以當場打死,打死勿論……」說完就去找棍棒。

這把你嚇得魂不附體,知道只要扯上賣國愛國,就是告到官府,債不僅要不回來,搞不好還會把小命給搭進去。急忙學欒平給老賴跪下,一抽自己耳光,一邊苦苦哀求:「胡標賢弟,是哥哥我錯了,我該死!我混蛋!我色迷心竅,我豬狗不如,悔不該誣陷你欠債。求各位三老四少、革命群眾、大師兄饒過我,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說完當眾把借條燒了,這才狼狽逃出人群,但你漢奸的身份從此就算是坐實了。你只恨受了某些人的毒害,迷信「和理非」能解決一切問題,才落得今天這個下場。要是早幾天拜讀過金復新的博客,聽老金的勸,請討債公司派幾個胳膊上刺龍畫虎的凶漢來要賬,老賴早就屈服了,何至於今天!

並非只有老賴這樣的民間人士有辦法對付和理非,堂堂趙家更將和理非玩弄於股掌之中。當港人剛提出反送中時,哪怕幾百萬人遊行,也是非常和平的。但淋症和老賴一樣,擺出權力的傲慢,裝聾作啞,在記者會上東拉西扯,答非所問,玩弄文字遊戲,拿市井俚語「壽終正寢」替代法律術語,對五大訴求從不正面回應。三番兩次蔑視群眾之後,港人難免不被激怒,言辭自然難聽起來,嗓門自然大了起來。再加上從一開始,前來彈壓的港警之中就充斥著沒有警號和佩戴假警號的大陸公安,動輒近距離發射布袋彈、橡皮彈和催淚彈,還專門向示威者頭上打,眼睛上打,往死里打,欲置示威群眾於死地。港人想做到和理非,談何容易?在港共勾結黑社會和福建人襲擊示威人群時,示威群眾當中有大量血氣方剛的青年學生,這些人不可能不作抵抗,任憑黑社會和假警察將自己活活打死,更何況很多破壞場景本就是警察冒充群眾搞的。但是一旦發生衝突,中共就錄下來大做文章,把數百萬港人全說成是暴徒。

《新聞聯播》也從剛開始不向國內透露一字,變成大播特播,把雙方的矛盾,從「反送中」轉化為「反暴力」,連親共遊行,也打出「反暴力,救香港」的題目,竭力轉移話題,始終迴避「送中」二字,輕而易舉地轉移了爭論的焦點和性質。使得韭菜們真的以為包括香港教育界、醫療界、法律界的幾百萬港人和我黨爭論的只是警民矛盾,並自作聰明地得出答案,認定是700萬港人是被境外敵對反華勢力每人1000港幣給收買了,真實目的是想獨立(強姦三嫂子),於是幫著趙家譴責港人,支持出兵鎮壓,讓趙家在國內輿論上「大得民心」,消除了後顧之憂,不愁韭菜們仿效了。

和理非並非不好,而且應該是抗爭的首選策略,但示威群眾在和理非抗爭的同時,也應該公開嚴正聲明:「和理非是有限度的,如果淋症漠視民意,拒不回答民眾訴求,耍小聰明小把戲,有意挑戰民眾忍耐底線,我們不能保證幾百萬人中有沒有人會情緒失控,做出過激舉動。如果當局以為群眾軟弱好欺,而輕易動手,或勾結黑社會襲擊,百萬人中不排除有人會採取必要手段自衛,由此造成的一切後果,應由當局承擔。若盤踞在中爛海的習豬媳特供一族企圖效仿64,縱兵屠城,我們700萬港人也不排除拿起武器,全民起義,『玉碎香港島』的可能。」把醜話說前面,表明和理非並不完全排斥武裝自衛。

做到有理、有利、有節,不卑不亢,在匪共和港共面前堂堂正正,挺直腰桿做人,絕不做國內韭菜那樣在政府門前下跪的「和理非」。

而偽民運郭寶勝、李一平、吳建民之流卻要求群眾無限度地和理非,郭寶勝前幾天在視頻中大談和理非的「工作原理」,說這能讓匪共「良心發現」,並拿甘地與當年的英國統治者做了例子。原來在它心中,匪共和英國人一樣,還算是「良心未泯」的,終有「良心發現」的一天。因此它主張應該任由黑警和黑社會毆打,寧可被打死,也不許還手,直到把中共的良心打出來。要是怕打,可以躲家裡,不要再出來了。李一平更是補充說,只要在家裡敲敲鍋就行了。我非常懷疑此人的真實身份,它明知中共對付和理非不在話下,最怕群眾「情緒不穩定」,就竭力將群眾哄騙在和理非範圍內,方便匪共控制。

和理非不僅是有限度的,更應該是有條件的。那就是說,只能對認知上有偏差的當局,可以通過和理非的方式向其表達民意,糾正錯誤。我們可以先比較一下古今當政者的不同做法,古代的皇帝在下達詔書頒布法令時,常常是這麼寫的:「朕自沖齡入承大統,蒙聖母皇太后垂育……每思先祖創業之艱辛……宵旰憂勞……縱有微疾,未敢一日廢弛」。然後寫目前社會出現了什麼問題,再寫古聖先賢的教誨,再寫列祖列宗解決此類問題的經驗得失,再寫內閣軍機的群議,最後寫自己的意見。還要預測執行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情況,提前應對。向臣民坦露自己真實的思想變化過程,開誠布公,剖肝瀝膽,一片真心,哪裡是黨國頒布的冷冰冰的法令所能及的?可嘆世人一貫對真心待己的皇帝不珍惜,反而喜歡滿肚子陰謀詭計的民主共和、總統主席。

然而,畢竟人的能力都有限,皇帝即使這樣也難免有考慮不周的地方,臣民可以用和理非的方式勸諫,一旦皇帝認識到了錯誤,自然會糾正。

而黨國制定冠冕堂皇的送中條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企圖用合法的外衣掩蓋卑鄙的企圖,它心裡和老賴對欠賬一清二楚一樣,裡面不是錯誤,而是陰謀,包藏的是禍心,是和理非無法解決的。而你卻天真地以為只要採取的是和理非的方式將其戳穿,特供一族就不會恨你,你就可以逃避打擊,免於報復。當年64的時候大家和理非,任由匪共屠殺,匪共並不領情,下手也未並因此而客氣,反栽贓學生是暴徒。

如果那時學生有日本人當年「玉碎塞班島」百分之一的血性,真的搶了武器,作出架勢,要和匪共打巷戰,民眾就有信心支持,斷不致一鬨而散,死的人反而會少些,說不定還沒開打,中爛海里的人就嚇得跑光了。

所謂的和理非其實就是懦夫們給自己找的台階。退一萬步說,即便你真的要和理非到底,也應該動動腦子,有點創意,學學當年搞學運工運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面對前來鎮壓的軍警時,呼喊煽情口號:「香港人不打香港人!」「團結抗共,槍口一致對外!」先挑起地域矛盾,再學恩來的遺風,雙手叉腰,作痛心疾首狀,喊道:「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分化瓦解港警與公安的同盟,這就是統戰,而不是一味地受虐。

可仍有一些和理非分子到我帖子下鬧事,要我親自帶頭抗火箭筒去打戒嚴部隊的裝甲車,否則就沒資格替港人出主意。我說我諾大年紀,火箭筒怕是扛不動了。這位和理非先生居然要我逼兒孫去扛火箭筒,我說我兒孫已經和香港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了,為什麼要跑那裡去扛火箭筒呢?難道我兒孫不肯去,我的言論自由都得被你剝奪嗎?你老婆要遇到歹徒糾纏,有本事用和理非脫困嗎?如果不能,你又不准她暴力反抗,你允不允許你夫人就此半推半就順勢躺下享受強姦的快感呢?把這位和理非先生當即氣暈了過去。

但此人仍堅持和理非是戰無不勝的,是肯定能感化匪共落淚的。我就給它布置了一個簡單任務,請它去多倫多和墨爾本,看能不能做到用和理非的方式,讓那些小留罵你一萬聲「CNMB」,把它們的良心罵出來。如果連這點目的都達不到,連這些小留都感化不了,你怎麼讓我相信你等能感化中共,解決香港問題呢?結果這和理非先生也學老賴,對此只推耳聾,至今避而不談。

相反,如果用暴力方式對付這些小粉紅,可以立竿見影打掉其囂張氣焰。網民揭露,多倫多那幾個帶頭開豪車出來炫富的小兔崽子,都是山東省委領導的孫子,身價都多少個億,金貴得很。如果當時有人在它們前來挑釁的時候,敢於站出來與之混戰,那保證是它們吃虧。

要與它們同歸於盡幾個,影響你的只是幾十萬的生活,影響它的卻是未來幾十億的生活,這些小兔崽子奉陪不起,鬧出大新聞來,還會牽扯出其貪官父母爺奶,總歸是它們吃虧的。其他的小兔崽子見狀馬上老老實實,再不敢出來噴糞了。

機會總是留給聰明人的,聰明的人一看這些財主居然傻到敢主動暴露身份露富,就知道是「肥豬拱門」,可以從這些傻瓜身上掙一筆大富貴了,就會暗中觀察哪個小粉紅最可愛最欠揍,一路跟蹤其回家。然後召集三兩同夥前去「拜訪」,(以下省略103個字)不能說太明白,你懂的。這種事情,聰明的人一點就透,愚蠢的人怎麼說也不行。我要是年輕二三十年,這筆生意就我自己做了。反正其貪官父母爺奶有的是錢,更不敢聲張,向其「借」一兩億美金,對它們來說根本不算事,反正都是不義之財。而你,從此一步就踏入億萬富翁的行列。要你手氣好,一下「認識」的是某政治局委員的孫子,嘿嘿,前途不可限量啊!您哪,您就偷著樂吧。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3

拍磚
5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71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19-8-23 13:15
大陸武警才兇殘
回復 yuanbb2000 2019-8-23 13:33
一國兩制是大陸給香港的(不是英國國給的,香港在97之前沒有遊行集會的權利),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進行港首直選也是大陸給香港的(97前歷任港督都是英國殖民者指定的),請注意條件成熟是前提。大陸並不欠香港,既然是大陸給你的,那大陸也隨時可以收回去!
回復 ddppt198964 2019-8-23 13:49
退一萬步說,即便你真的要和理非到底,也應該動動腦子,有點創意,學學當年搞學運工運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面對前來鎮壓的軍警時,呼喊煽情口號:「香港人不打香港人」「團結抗共,槍口一致對外」再學老周的遺風,作痛心嫉首狀,喊道:「同室操戈,相煎何急!」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分化瓦解港警與公安的同盟,這就是統戰,而不是一味地受虐。
深以為然!
回復 ddppt198964 2019-8-23 13:49
yuanbb2000: 一國兩制是大陸給香港的(不是英國國給的,香港在97之前沒有遊行集會的權利),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進行港首直選也是大陸給香港的(97前歷任港督都是英國殖民者指
學點歷史!
回復 successful 2019-8-23 14:20
香港人打不打香港人? 要看最終的利益得失.
回復 金復新1 2019-8-23 14:31
ddppt198964: 退一萬步說,即便你真的要和理非到底,也應該動動腦子,有點創意,學學當年搞學運工運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面對前來鎮壓的軍警時,呼喊煽情口號:「香
呵呵,這傢伙大概是典型的小粉紅了,滿腦子蠻不講理的歪理。待我好好教訓它。
回復 金復新1 2019-8-23 14:35
yuanbb2000: 一國兩制是大陸給香港的(不是英國國給的,香港在97之前沒有遊行集會的權利),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進行港首直選也是大陸給香港的(97前歷任港督都是英國殖民者指
哦,原來香港一國兩制是你匪國賞賜的,我就不懂了,既然是你匪國單方面的行為,為什麼還要拖著英國簽?英國還沒同意,港人也沒同意,你單方面毀約能行嗎?能行的話,也得出個文件呀,免得20多年來一直掛羊頭賣狗肉了,是不是?你又不可出文件通知英國人和香港人,被窩裡自己放個屁自己聞了就算數嗎?

再說,人家英國租借香港是和我大清簽的,理應還給我大清,既然現在大清不走了,也應該還給中華民國呀。好歹大清還有個詔書給中華民國,正式把權力移交了,至今人家中華民國還存在,也沒有把權力移交給你匪國,你匪國有什麼資格腆著臉要接收人家香港?你那匪國有什麼?無非有14億人質而已。你或許會說你那匪國偽朝廷是合法的,因為進了聯合國。那是人家美國單方面讓你進的,現在美國要翻臉,請你滾出去,承認台灣了,照你的話說,是收回權力,你丫匪國馬上就是非法的,香港就是人台灣的了,你丫就成了孤魂野鬼了。你說是吧?

至於你匪國有沒有欠人家香港人,看看我前面的博文就知道了。你那匪國,給人家香港供水,居然水價要比內地高7倍,活活宰人,那可是缺了大德了,香港人都罵你匪國八輩祖宗呢。你匪國還把人家英國留給香港的三萬億全用掉,修什麼港珠澳大橋、新口岸、高鐵,都只是方便你們匪國派兵來屠殺港人的,港人根本不需要。結果搞得香港大傷元氣,經濟一落千丈,你匪國對香港人民犯下的罪惡還小嗎?這筆賬人民一定會找你們算的!

人家為什麼在英國統治時期,從不要求選舉,因為人家信任英國人,無論哪個英國紳士領導都一樣,人家主動放棄權力,從無怨言。而你匪國臭名昭著,你那匪黨個個都是土匪出身,能和英國紳士比嗎?港人唯有抓住普選這根救命稻草。否則你們更不知要如何無法無天了。這就等於在罵你們呢。
回復 金復新1 2019-8-23 14:36
8288: 大陸武警才兇殘
武警再兇殘也沒用,也就山裡欺負欺負良善,鎮壓鎮壓和理非的土匪級別,在有血性的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前不堪一擊,什麼都不是。
回復 綠野仙蹤 2019-8-23 14:59
金復新1: 呵呵,這傢伙大概是典型的小粉紅了,滿腦子蠻不講理的歪理。待我好好教訓它。
金老說得沒錯,這傢伙就是傳說中的奴才命·主子心;吃地溝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回復 綠野仙蹤 2019-8-23 15:03
金復新1: 哦,原來香港一國兩制是你匪國賞賜的,我就不懂了,既然是你匪國單方面的行為,為什麼還要拖著英國簽?英國還沒同意,港人也沒同意,你單方面毀約能行嗎?能行的
痛哉快哉,金老理直氣壯,擲地有聲!
這幫小粉紅就是一群文盲+流氓+法盲。
回復 曉臨 2019-8-23 15:52
香港以前令我欣賞的是法治,但現在不講法治了。香港不講法治,我們也就不講了嗎?

如果大家都守法,「香港人不打香港人」是對的,但有香港暴徒作案,香港警察不以武力制止就不對了。實際上,香港人之中的暴徒要打人,只要認為你有異見就打,才不管你是不是香港人——雖然他們的首要目標是說普通話的人。若要踏足香港,為免誤傷,在網上為示威者之中的暴徒說話沒用,還是先學會廣州話為妙。
回復 Geny 2019-8-23 19:08
發現倍可親上的這些毒運輪大都是一些棺材瓤子啊
回復 金復新1 2019-8-23 21:32
曉臨: 香港以前令我欣賞的是法治,但現在不講法治了。香港不講法治,我們也就不講了嗎?

如果大家都守法,「香港人不打香港人」是對的,但有香港暴徒作案,香
暴徒?誰是暴徒?元朗襲擊示威群眾的福建黑社會算不算暴徒,警察為什麼不管?

法治?誰的法治?派大陸公安冒充的,沒有警號,或者佩戴假警號出來執法,那是法治嗎?

我相信廣大港警,會漸漸認清你們的醜惡面目,分得清那些是黑社會冒充示威群眾乾的,哪些是混跡在他們之中的公安故意挑起的,哪些是群眾的自衛行動,哪些是淋症逼出來的。

現在就是警方內部也發出了公開信,表示警方只負責治安,不是當局的政治工具。看來到時候反戈一擊不是沒有可能,那時,你們被清算的日子也就到了。您將何以自處啊!
回復 金復新1 2019-8-23 21:35
綠野仙蹤: 痛哉快哉,金老理直氣壯,擲地有聲!
這幫小粉紅就是一群文盲+流氓+法盲。
哈哈哈哈,順便教育教育科普一下。
回復 看熱鬧和看門道 2019-8-23 23:28
「聽老金的勸,請討債公司派幾個胳膊上刺龍畫虎的凶漢來要賬,老賴早就屈服了,何至於今天!」

下文沒有講哪裡去請這幾個凶漢,莫非是先生自己去?看先生寫小說的文筆,定是靠網上胡謅混營生的,不會是肌肉漢。頂多也就是意淫而已,幫那些港燦們當個鍵盤戰士而已。只不過這個看來賺錢不多,要不然你不會說:「我要是年輕二三十年,這筆生意就我自己做了。」

從文章通篇來看,先生是一個教唆別人去當壯漢的幕後黑面人。指使別人去干那種打家劫舍,敲詐勒索,綁架殺人的事。若是哪個少男少女聽了先生的話,懵懵懂懂干下滔天大案,先生是否可以分一杯羹?這孩子的前程,他/她的父母進入萬劫不覆之地,先生的文章不免太邪惡了吧?倘若那少年少女供出是受先生指使,難免這個帖子不會成為先生坐班房的鐵證。

網上世界,網網乾坤,先生反共不要自己先違反了自由世界的法律喔。
回復 石頭山 2019-8-24 00:56
老賴那一段,精闢 。呵呵,那些順民們永遠不知道,民主國家的公民遵守的是代表多數民意的法律,公民不僅僅是法律的遵守者,也是制定者。
回復 金復新1 2019-8-24 02:04
看熱鬧和看門道: 「聽老金的勸,請討債公司派幾個胳膊上刺龍畫虎的凶漢來要賬,老賴早就屈服了,何至於今天!」

下文沒有講哪裡去請這幾個凶漢,莫非是先生自己去?看先生寫小說
我教唆你們什麼了?可以說說嘛。全是你自己的猜測,你要學老賴血口噴人嗎?我可什麼都沒說哦。
回復 金復新1 2019-8-24 02:05
石頭山: 老賴那一段,精闢 。呵呵,那些順民們永遠不知道,民主國家的公民遵守的是代表多數民意的法律,公民不僅僅是法律的遵守者,也是制定者。
就是法律不是當權者一拍腦門就出來的。人民的意願才是法律。
回復 NO_meansNO 2019-8-24 02:18
金先生,嚴於律己,寬於待人是美德,但是必要的清潔還是要做的。容忍不做評論專罵人的違規貼子是你的失責,掃除蟑螂才能保持貴壇清潔,人們都喜歡到賞心閱目的人家逗留作客。
回復 john71 2019-8-24 05:08
拜讀通篇,有理有據,入情入理,受益良多。金老辛苦了多謝啦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16: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