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楊恆均老師究竟是人還是鬼?民主小販到底販賣的是什麼?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9-1-31 00: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5評論

關鍵詞:楊恆均



澳籍華裔「民主小販」楊恆均老師終於落網了。有消息指,他於1月19日在大陸被以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帶走調查。網友們隨即對他的真實身份紛紛發表了看法,我才因此得知我以前對他的判斷是正確的。

我與楊老師素不相識,但像三天兩頭就能看見過氣女星、五十歲的高齡少女許晴的消息一樣經常能在網上看見他的名字,許晴有貪官花錢捧場,楊老師顯然也有一股勢力在幫他炒作。但我對他的了解僅限於此,對他寫的帖子沒看過一個字,大概地知道他屬於公知之類的江湖人士、三教九流,在國內外可以公開吆喝販賣「民主」,很吃得開。

我與楊老師打的唯一一次交道大約發生在2011年,那時我剛開始在網路宣傳復辟帝制,有人給了我大量名人的電子信箱地址讓我群發我通過這種方式,我結識了不少朋友,比如高耀潔、孔慶東、葉寧、陳維健、李洪寬、李一平、曾節明、金鐘、楊子立等等。揭露河南艾滋病亂象的高耀潔醫生當時已近九十歲,看電腦非常困難,但每次收到我的郵件都要堅持看完,然後再費力地打字回復,稱讚我有思想有見地,以示鼓勵。可惜她用的是中國雅虎信箱,在中國雅虎停止服務以後,我就和她失去了聯繫,不知道她老人家現在還好嗎?有的朋友觀點和我未見得一致,但能尊重事實,支持他能接受的部分,拿曾節明先生的話說,是「和而不同」。孔慶東先生更是多次在國內通過他的影響力轉發我的文章,讓千千萬萬的網友扭轉了對帝制的偏見,陳維健先生也主動幫我把文字刊發在《北京之春》上。民運的葉寧先生坦言,自己明明嚮往民主,卻偏偏對我這個主張恢復帝制的人感興趣。李洪寬先生不僅多次為我轉推,還傳授了我視頻製作技術。在此,我只能唱首山歌謝謝他們:「多謝了,多謝四方眾鄉親,我今沒有好茶飯,唯有山歌敬親人呀,敬親人。」

當然,也有不友好的,楊恆均老師便是。他收到郵件后,曾來信嚴厲批評。據我回憶,他並沒有反駁我任何觀點,而是不容我不經請示就在網路世界橫衝直撞,嫌我未經其允許就象程咬金一樣突然出現,「無組織,無紀律,個人風頭主義」,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吧。彷彿我壞了他什麼好事,影響了他正在布的什麼局,口氣很大,非大外宣的領導怕說不出這樣的話,訓得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現在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誤以為我也是他們組織中的一員?

有人會問,你為什麼不把楊老師的來信貼在這裡給大家看呢?其實這已經不是我所能辦到的了。因為我先後註冊了數十個谷歌信箱群發郵件,雖然我小心翼翼地不違反每日每次發送的限額,但仍會被封,所剩無幾,裡面所有的信件就再也看不見了。到現在,我用來發布視頻的賬號只剩兩個,但即使如此,這兩個賬號也遭到毒手,已處於半癱瘓狀態。每次我登錄之後,下一次再也別想登錄上去,非得向YouTube的華裔內鬼小編填表格認罪,等上幾小時,甚至幾天,直到小編髮現還是騙不來我的手機號,才會很不情願地發來重設密碼的鏈接。儘管我多次就此申訴,谷歌從來不予解釋。

此外,這兩個賬號近來發布的視頻點擊數永遠只有200多。僅以我上篇視頻《從司馬懿高平陵政變談中共羅援少將的「老鼠戰法」》為例子。6園網將其張貼到首頁顯要位置,一天內點擊就近9000,倍可親也短暫置頂,現點擊超過14000,其他網站加起來也有數千,我在這些帖子里都內嵌了視頻,不可能沒有人點擊,但YouTube上的點擊數依然不動。有的視頻,只要我影射了某功,下面所有網友的評論會被刪除得乾乾淨淨。這連網友都看不下了去,紛紛向我證明他們是點擊過我的視頻的,就是不見點擊數增加。

相比之下,吳建民、大師兄、李一平等人可幸福死了,他們有內鬼小編長期不懈地替他們把視頻推薦上首頁而出名,卻對此諱莫如深,不僅視而不見,避免談論享受過特殊待遇,還貪心不足,不是嫌訂閱數少,就是嫌廣告費少,無視內鬼小編在「另外空間」發功暗助的恩情,反而冤枉小編偷吃了回扣,特別是吳先生,竟在節目中大發脾氣,以「要離開YouTube,另立中央,自開網站」相威脅,可憐我每次看完他模仿希特勒演講的視頻,血壓都會上升十個毫米汞柱。我想請教這幾位先生,你們何曾遭受過我這種待遇?吳先生要是遇到了,恐怕半天雲里都能聽見他的吼聲。當然,你們還是沒法和有某功背景的文昭相比,文痔瘡的視頻發布出來,總是第一時間上首頁頭條,有時20分鐘內點擊就上20萬。這樣瘋狂的作弊,小編的大腦要是沒有被某教走火入魔的教義洗過,沒有被某功自心生魔的思想武裝過,怕是也做不出來的。那麼這些華裔內鬼小編的來頭我就不必挑明了吧?

回過頭來,咱再談楊老師。被楊老師訓斥后,我再不敢繼續騷擾他。但是,雖然我不玩微博,推特也被黑了,仍時不時地會在網上看到有關他的消息,發覺他越混越好,出國回國如入無人之境。我很納悶,中共難道對販賣民主的異議人士這麼寬容嗎?不是在殘酷迫害嗎?我實在沒有興趣浪費時間細究,只是懷疑他有其他特殊的身份。

直到近日看了李一平、郭寶勝先生對他的揭發,我這時才知道他是王滬寧的得意門生,才知道他以前就是國安,才看到他年輕時身穿國安戎裝照里的颯爽英姿,才知道他2014年還被中共邀請去國宴吃喝,才知道他老婆就是著名的大五毛,才明白他當年為什麼會以大外宣負責人的口氣訓斥我,才印證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他一定是中共某派系的白手套、代言人。

孔慶東雖然替老毛說話,但身份單一,直來直去,有啥說啥,不帶欺騙。難能可貴的是,他還堅持原則,為了薄督蒙冤敢公開向習叫板。而楊老師這種多重身份、面目不清的人比孔慶東危險多了。據民運分子易改透露,楊恆均以訪問學者的身份到紐約后,租住在他家中,江湖名聲不減,辦了四期網路民主洗腦班放毒,居然有2000人看不清楊恆均究竟是人還是鬼,自掏腰包接受洗腦,讓他發了筆財。看來迷信了民主與迷信了共產一樣會讓人智商下降,降低到連楊恆均是人是鬼都分不清。試想,如果今後由這些低智精神病患者選擇社會制度,這個世界將被帶向哪裡?這些人對楊老師這樣的國安執弟子禮,當作自己的民主導師,如追星般趨之若鶩,真是笑死人了。

我早說了,販賣民主的不見得就是民主人士,很多就是中共各派系扶植出來宣傳偽民主的代表,楊老師顯然就是這種欺騙大眾的異見領袖、社會公知、民主鬥士,中共通過他來控制民運的主導權。中共其實不是不想搞民主,而是想控制民主,讓民主也在其掌握之中,在它們領導之下「民主轉型」,華麗轉身,以便今後中共的船沉了,靠偽民主繼續掌權,過去的罪惡也隨著「再造民主」的功勛而不了了之,貪污的千億萬億,能象清朝滅亡后那些貪官的資產那樣地順利地傳子傳孫。中共某派系想達到就是這一效果。當然,他們如果發現民主進程脫離了自己的控制範圍,也會毫不留情地打壓。

如果您讀過《官場現形記》,就會知道,清末經濟快速發展,同樣是最腐敗的時期,和現在一樣,也是無官不貪,而且貪得理所當然、心安理得、無所顧忌,連整個社會都認可貪污是天經地義的,官員離任都會帶走大量金銀財寶,很難找到清官。大清不久被亂黨推翻,自然無法再去反他們的腐,取而代之的民國孫大炮、袁世凱、黎元洪、常凱申等,無心好好治理國家,只想著爭權奪利而大打出手,更不會去翻舊帳,過問前朝的腐敗。於是貪官們額手相慶,太太平平地回鄉買田置地,安度晚年,稱霸一方,連小德張也到天津買了莊園過大富豪的日子:「沒了皇帝老兒,我們終於自由了,解放了,
再沒人來查賬了」「賺著了」「撿了便宜了」「因果報應不過如此」。不久,他們或繼承了他們產業的子孫中就有很多人去上海、天津、廣州等大城市發展,開廠經商,搖身一變,從大地主變成了大資本家。

到了1949,報應就來了。在由前幾年去世的著名劇作家沙葉新創作的話劇《陳毅市長》中,陳毅一邊轉著前市長的轉圈椅,一邊拿四川話得意洋洋地說:「沒想到轉來轉去,還是轉到人民的屁股底下。」說完就一屁股坐了下去。從此,他每天都會幸災樂禍地問秘書:「今天又有好多空降兵部隊呀?」可見當時被逼跳樓的「民族資本家」有多少,在鄉下被處決的地主有多少。只有極少數人,在清朝滅亡到1949年期間,做過善事,有過懺悔,才有機會,準確地說才有決心,在共軍進城前,不抱僥倖心理,敢於放棄資產,逃亡港台,或在此前,已經陰差陽錯,莫名其妙地敗光了家業,淪為沒落資產階級,逃過一劫,得以保全性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即便是陳毅本人,由於過份毒辣,也沒落得好下場,被老毛整死了事。所以我們分析問題,要歷史與現實結合起來看,不能孤立地靜止地只看到一點。若是貪官當時懂這些,知道子孫最終將落在老毛和老陳這幫魔頭手裡,報應會是如此慘烈,投江的投江,跳樓的跳樓,槍斃的槍斃,估計貪污時也會掂量掂量的。

我想請李一平先生「向組織上反映反映」,轉告您那些企圖學清末改革,瞞天過海,矇混過關,金蟬脫殼,希望在實施「沉船計劃」后,能「將功贖罪」「不咎既往」,保住既得利益搭上另一條船的「體制內的盆友」,去好好了解了解這段歷史,不要自作聰明,遺禍子孫,叫它們「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讓它們老老實實在家待著,不許亂說亂動!等待解放軍被美軍全殲后,接受人民的審判!

我不知道今後有沒有哪位歷史學家,能將歷經各次運動中各大城市那些「空降兵部隊」以及鄉下被鎮壓的大地主的名單羅列出來?然後再追根溯源,查一下這些人的父輩祖父輩,統計其中有多大的比例在清朝當過官,就更有說服力了。順便插一句,沙葉新先生生前也是我的忠實讀者之一,曾主動來信,與我探討看相的問題。

楊恆均此次失聯有可能是中共派系鬥爭的結果,被其他派系給抓了,也有可能和孟宏偉一樣,由於沒有很好地完成任務,被本派系「執行了家法」。更有可能是在配合中共演苦肉計,演黃蓋給人看,為自己鍍金,等澳方三請四請后,中共裝作勉為其難的樣子,讓楊恆均被「營救」出去。那時他將英雄般凱旋,而有了政治資本,打進民運內部。刺探情報為次,更重要的是想盡量多地吸腦殘粉,借民運山頭林立,群龍無首的春風,登高一呼,篡奪領導權。像雷哄稚老師用自己炮製的「神傳文化」冒充中華正統文化騙洋鬼子一樣,讓美國認可他領導的勢力才是「最權威、最有號召力」的「正宗民運」,獨此一家,別無分店,欺世盜名,移花接木,奪取民主的話語權和解釋權,進一步攪亂民主痴迷症患者思想。

以後誰反對了「楊記民運」,就是反對民主,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反革命,就可以人人得而誅之。同時,中共又通過他來控制民運,控制「民主」,改頭換面,方便今後推行偽政改。

要是中共哪天危機總爆發了,他就學委內瑞拉的瓜伊多,自封總統。雖然他的是偽民主,但他有人氣,是民主的代名詞和精神領袖,美國就會立即承認。中共原來扶植他的那些老領導、那些「體制內的盆友」到時候又可以倒過來仰仗他,躲在「楊恆均政權」的羽翼下尋求庇護,求他簽發「其實人家是曲線救國,早就嚮往民主,暗中資助過我們」的證明信免遭清算。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5 個評論)

回復 農家苦 2019-1-31 04:10
讀金老的文章真長見識。

「我不知道今後有沒有哪位歷史學家,能將歷經各次運動中各大城市那些「空降兵部隊」以及鄉下被鎮壓的大地主的名單羅列出來?然後再追根溯源,查一下這些人的父輩祖父輩,統計其中有多大的比例在清朝當過官,就更有說服力了。」

這個提議非常好。若非金老提醒,我還以為被老共整死的都是冤魂呢。
回復 金復新1 2019-1-31 06:27
是的。我還是相信這個宇宙是公正的,不大可能出現大規模的冤案。而且這段近現代歷史畢竟離我們不太遠,是有調查的可行性的。
回復 慈林 2019-1-31 07:01
看過楊的不少文章, 感覺還是好的,是個溫和的反對派。作者未看過楊的文章,憑感覺長篇大論評論楊,定性為某某白手套,胡說八道,信口開河。至於主張復辟帝制,想法很奇葩,不可能的事。不經別人同意,硬發郵件,也不對,被楊教訓,活該!
回復 慈林 2019-1-31 07:06
對楊的指責,都是想當然的,沒有事實根據,純屬胡扯!
回復 慈林 2019-1-31 07:15
楊可能是……可能是……。然後楊又可能如何如何……,作者一直在憑空想象,我非楊的粉絲,但用此手法向楊潑糞,我覺得作下作。
我說你可能是流氓……
你感覺如何?
回復 金復新1 2019-1-31 09:20
慈林: 看過楊的不少文章, 感覺還是好的,是個溫和的反對派。作者未看過楊的文章,憑感覺長篇大論評論楊,定性為某某白手套,胡說八道,信口開河。至於主張復辟帝制,
呵呵,這倒讓我想起遠在2011年的時候,有白痴問我:「你從沒看過韓寒的作品,怎麼能批評韓寒,相信是其父韓仁均代寫的呢?」我當時就在文章中提到了李敖是如何回復這個問題的。當時也有白痴楊瀾採訪李敖,問他為什麼從沒看過韓寒寫的就看不起她的偶像?李敖說:「臭雞蛋只要一聞就知道,何必費油去炒了吃才能下結論?」我看現在象楊瀾這樣的白痴還是沒死絕啊。

同樣,我對楊恆均的評論,必須看過他寫的什麼東東嗎?我在文中指出我對其的評價,來自於我與其的一次交往,以及郭寶勝、李一平、夏業良、曾傑明等知情者對他的揭露,他們寫了多篇揭發的文章。請問這些你看過嗎?還是打算視而不見?我難道不能就此作出評判嗎?難道還算言而無據?他們的揭露是假的嗎?難道他的老婆不是染香?難道他沒有自由出入中國?難道他出席國宴的照片不是他自己帖的,是你誣陷的他?難道他穿國安警服的照片是你PS的?

而且我對其的評價,正如你所說的,都是可能可能的,並沒有確認,難道我就不能有所懷疑,就必須按照你的要求,一口咬定他是好人嗎?簡直是放屁!

對某些民主痴迷狂患者,比如說你來說,以為只要某人高唱了民主的高調,就必定是什麼好人。對楊恆均寫過什麼,我確實一無所知,但我想轉一段曾節明對此的評價,給你和所有其他的讀者看看:「有人以楊恆均發表了大量的『民主』文章,來為楊恆均辯白,但是楊恆均的民主文章有一個特點,就是如已故紅二代異議人士楊小凱一樣,全盤否定暴力革命,竭力鼓吹以「啟蒙」的方式漸進民主化,強調:民主化不能急,要付出幾代人的犧牲...但明眼人都知道這種「啟蒙」變天的荒謬性,不改換中共政權,你啟蒙一個,它洗腦十個...而所謂幾代人的漸進民主化,說白了就是鼓吹再容忍中共幾代人的軟性維穩。」

知道中國為什麼搞不好?知道中國為什麼以後也永遠搞不好?就是因為像你這樣的無可救藥而自以為是的白痴太多。
回復 金復新1 2019-1-31 09:21
慈林: 看過楊的不少文章, 感覺還是好的,是個溫和的反對派。作者未看過楊的文章,憑感覺長篇大論評論楊,定性為某某白手套,胡說八道,信口開河。至於主張復辟帝制,
你的這些陳詞濫調我都懶得評價了。去年習**修憲后,我就寫過一篇文章《爭奪性資源,乃是革命家鬧革命的原動力》。其中一開始我就說過:「從我2010年末開始在網上宣傳帝制以來,遭受了無數人的謾罵攻擊。客氣的,就語重心長地勸我:「老金不要再胡思亂想啦,帝制是不可能恢復的啦。」兇惡的,便拿同盟會當年的狠話嚇我:『敢有帝制自為者,天下共擊之!』好像只要他不喜歡帝制,中爛海就沒人敢稱帝,誰都怕他造反,誰都得看他的臉色做人似的,開始我真以為他會學同盟會搞暗殺,舉著炸彈上北京拚命呢。

可惜,他們認為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瞬間就發生了,包子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自說自話代表14億人民的共同意願,順順利利修了憲,取消了主席任期限制,沒有遇到任何障礙。我這才明白,原來各位好漢在我黨眼裡連屁都不是。好漢們除了給包子再添一個袁二的綽號外,無一人去擊之,連不需要顧慮人身安全的海外民運,也沒有誰去使領館抗議。不知罵我的各位英雄好漢現在還記不記得當年說的豪言壯語?我想問問你,包子真的穿上龍袍,你們又敢怎樣?」

你的這些話是不是說得太晚了?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人家在幾年前就說過的,你又來炒陳飯?現在包子都事實上恢復帝制了,人家都不好意思再提了,你還在說什麼不可能,還嚼別人嚼過的?我看我是有根據判定你是白痴的了。
回復 金復新1 2019-1-31 09:25
慈林: 楊可能是……可能是……。然後楊又可能如何如何……,作者一直在憑空想象,我非楊的粉絲,但用此手法向楊潑糞,我覺得作下作。
我說你可能是流氓……
你感覺如何
我的感覺可以告訴你,你直接去看我上一篇文章,就能找到我的感覺。

你以為你罵我流氓,我就沒有嘴罵你流氓?你這種做法恰恰就是我上篇文章中提到的中共愚蠢的超限戰。總愚蠢地以為只有自己有嘴罵人,別人是沒有嘴的。就和郭瘟鬼一樣到處罵人,結果遇上更會罵的李洪寬,被李洪寬天天上視頻,幾個小時操它的娘,罵得狗血淋頭,你是不是皮子癢了,也想自取其辱,享受一下這種待遇?

你要罵我流氓,可以,但起碼得你對我比較了解,有個直接經驗,看見我做過什麼流氓的行為。即使沒有接觸過我,但起碼從很多人那裡聽說過我乾的壞事,大家對我的公論很不堪,有了間接經驗,那麼你罵才能言之有據。可是你對我什麼都不了解,什麼事實根據都不需要,就開罵了。那麼我對你也不了解。是不是也可以罵你流氓。你爹我也不認識,你是不是打算允許我罵你爹更是大流氓,弓雖女干你媽生的你?

所以說中國搞不好呢。只有你這種流氓死絕了,才可能搞好。
回復 慈林 2019-1-31 11:39
你這種可能……可能……的文章,能服人嗎?批評一個人,對他要有起碼的了解,對不對?不了解就憑想象胡扯一通,這種文章有何價值?除自降身價,被人恥笑,別無用途。這樣的文章還被推薦,可能是小編故意豎個箭靶讓人放箭吧!
回復 慈林 2019-1-31 11:51
你對楊的評論原來是根據別人的對楊的評論進行評論的,很荒謬的事。我聽別人說你是個流氓,所以我就認為你是個流氓,然後我就長篇大論對你進行攻擊,說你如何如何無恥下流、如何如何不堪……行嗎?我都懶得與你辯,自己好好想,不要再出醜。
回復 金復新1 2019-1-31 13:15
慈林: 你這種可能……可能……的文章,能服人嗎?批評一個人,對他要有起碼的了解,對不對?不了解就憑想象胡扯一通,這種文章有何價值?除自降身價,被人恥笑,別無用
您不識字呢?還是眼盲呢?我上面寫這些你都沒看嗎?如果你視而不見,我覺得沒必要對你回答了。我覺得我講得夠清楚了。我對楊不了解,不能聽別人揭發嗎?就不能聽郭寶勝、李一平等民運圈內人的講述嗎?就不能據此評論嗎?你對網上的事情都親臨實地去了解的,還是通過他人或者媒體了解的?是不是你因為都不是自己了解的就從來不評論了呢?郭李等人的揭露其實早就有,也證明了是事實,楊自己都沒否認,你著什麼急呢?誰要你服?我看要讓你這種人服,恐怕只有耳光。我是沒有辦法的。你這種人就別上網了,不如找根繩子吊上,別糟蹋糧食了。
回復 金復新1 2019-1-31 13:17
慈林: 你對楊的評論原來是根據別人的對楊的評論進行評論的,很荒謬的事。我聽別人說你是個流氓,所以我就認為你是個流氓,然後我就長篇大論對你進行攻擊,說你如何如何
這您大可放心。我要在村裡打聽,知道你口碑很差,很多人都說你是流氓,我看你長得也是賊眉鼠眼的,甚至連你自己也像楊恆均一樣默認了,那麼當然不會影響我對您不良的評價。我不必費事跑縣官那裡開具對你的判詞,才會讓我相信吧?

而且我會到處向人說,請別人也對您留意,叫人別借錢給你,因為你經常借人錢不還的。知道這說明了什麼嗎?說明你實際已經被大眾判了死刑了。

這叫多行不義必自斃,您懂這話的意思吧?不會連這句話也沒聽說過吧?
回復 sweets 2019-1-31 16:39
您老不能怪小編哥哥,您老有警官服嗎?可楊楊有啦,還是國安的呢!
息怒啊。
回復 金復新1 2019-2-1 00:17
sweets: 您老不能怪小編哥哥,您老有警官服嗎?可楊楊有啦,還是國安的呢!
息怒啊。
嗯,如此看來,文昭文輪*和破空破輪*也是有警服的了。或者說小編怕稅狗子的制服。
回復 金復新1 2019-2-1 00:33
農家苦: 讀金老的文章真長見識。

「我不知道今後有沒有哪位歷史學家,能將歷經各次運動中各大城市那些「空降兵部隊」以及鄉下被鎮壓的大地主的名單羅列出來?然後再追根
僅僅在倍可親簡單找了下近年來網友介紹楊恆均的文章,竟然發現幾乎全是揭露其特務身份的。略轉載幾段,完全印證了我的判斷。


網友尹勝說:

在這之前,我仍然還是不知道誰是楊恆均先生,也不知道羊群是屬於他的,同時也從來沒有看過他寫的任何文章。而北京一個好友告訴我:「楊恆均的民主文章寫得不錯」。就沖著這推薦,我才開始關注他,看了他好幾篇文章,恕我愚鈍,思來想去也沒有發現好在哪裡?並無理論深度,亦無精神光芒,文采平平,講的都是市井老頭老太都明白的道理。瀏覽了他的朋友圈,其所發文章大致可以稱之為民主心靈雞湯。雖然他在嘲笑于丹,但在我眼裡,楊恆均先生的雞湯與于丹女士的雞湯只是用料不一樣罷了。于丹女士用的是「論語」煲雞湯,楊恆均先生用的是「民主」煲雞湯,于丹女士的「論語」好歹是真的,而楊恆均先生的「民主」卻是假的。材料雖然不同,並且有真假,但本質還是差不多,似乎有味,吃不飽也餓不死,美其名曰:養生。

為什麼這麼說呢?有一次我和他微信聊天,他說中國的知識分子如何如何,我告訴他「知識分子」、「學術」之類辭彙的詞義都存在嚴重問題,而有思想和學問者應作「智識分子」,「學術」本應作「學理」或「學問」。並告知他這些是五四后的荒誕造詞,嚴格說是不符合語義的,而且詞不達意。而楊先生到此便閉口不言了,我也就沒有和他繼續聊下去,必定他也沒啥學問,寫的文章都是極其膚淺的道理。

我覺得要僅是民主小販那也罷了,而明明就是另類五毛的做派,打著民主的幌子搞維穩,極具煽動性和欺騙性。這種把戲,豈是一個小販所能為的呢?我們的微信公眾號和微博經常被封,而楊先生卻能有特別打賞功能的平台,而且安然無恙,很是讓人佩服。另外,他的神態我也極其不喜歡的,覺得非常虛偽狡詐,當然這僅是我個人的感受。



還有網友顧曉軍的揭露:楊恆均是中共的特務(一)

楊恆均,不知是愚蠢、還是為了其他什麼目的、而在有意無意地抖他的特務身份。於這一點,我以為:楊恆均,是吃透了中國社會喜歡找門子、託人辦事的習慣,他、在設計詐騙他人錢財。那精明的石三生,不就是因為在酒桌上認識了市長的小車司機、才陷入了騙局的嗎?


楊恆均就是大五毛、余則成!

楊恆均:請別妖魔化民主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3 02: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