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你看你們的愛國奧運,我看我的漢奸奧運(視頻)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6-8-10 23:5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0評論

關鍵詞:奧運

你看你們的愛國奧運,我看我的漢奸奧運(配樂:洛杉磯奧運會會歌)


里約奧運會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愛國者們又到了如痴如醉的時刻。我這個被「愛國」人士公認的「漢奸」,此刻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呢?有誰願意聽聽我們這些「漢奸」講述一下自己的心路歷程,又有多少人想了解一下為什麼中國有那麼多人被逼上梁山當漢奸的呢?

我早就想寫一篇這樣的文章,前兩星期我就在論壇里對曾節明說,要發個帖子回憶回憶。現在機會終於來了,因為我需要先從體育說起。

我從小體格單薄瘦弱,經常為體育課能否及格發愁。按說,對於我這樣的差生,老師應多加關注才是,這才符合國家標榜的「全民體育」「全民健身」精神。可惜體育老師和班主任老師都只對班裡極少數「苗子」感興趣,對我這樣的人選擇忽視。上課時,場地和器材全部照顧那些苗子,對我們不聞不問,應付了事。我想這大概就是所謂「舉國體制」培養人才最典型最基本的表現形式吧,或許老師們只想著能挖掘一二個人才,送到體校,說不準以後也能去奧運為國爭光一下,他這個伯樂說不定到時候也能沾點光,撈點名利,這種私心雖然可以理解,但不得不說,這與「重在參與」的奧運精神和全民健身的理念是背道而馳的。

放學后,學生一般都不想回家做作業,喜歡向保管員借上排球到操場打比賽。可是霸佔場地的,都是那些強壯的、有勢力的、會來事的、老師喜歡的、家長向老師送過禮的學生,他們既然在上體育課的時候已經得到體育老師的優待,便理所當然地認為這些場地就是為他們服務的,這些公有的資源便莫名其妙地「私有化」了,成了他們的專享。象我這種走不進他們圈子,又被老師看不起的人,無形之中就被剝奪了參與的權利,即使我先把場地佔了,也會被他們趕走,若不肯相讓,它們輕則辱罵,重則飽以老拳。

我就不明白,我們同樣交學費上學,學校的資源名義上也並不屬於私人,理應該學生人人有份,越是體育不好的同學,老師應該多讓他鍛煉,我怎麼連當個替補的機會都沒有?甚至連摸到排球的機會也沒有呢?我就算打得再差,健身的權利總不該剝奪吧?有人會說,同學不懂道理情有可原,老師是成年人了,總該懂點道理吧?你怎麼不去找老師講理,讓老師出來主持公道呢?可老師都忙著回教工宿舍做飯帶孩子去了,根本不理這茬。而且哪有公道?這一局面恰恰就是老師一手造成的,同學不講道理,老師比同學還要混帳。你去給老師講什麼「奧運精神」「全民健身」的大道理,那是對牛彈琴,搞不好還把老師惹急了,覺得我在罵她教訓她,說不定還要報復我一下呢?

那時的學生真怕老師。因為老師手裡有個殺手鐧,那就是學生的檔案。在我記憶中,從剛讀書起,就常聽老師在課堂上津津有味地講一個詞,叫「檔案」。老師說,檔案這玩意兒要陪我們一生的,裡面不僅記錄著我們的考試成績,表彰處分,還有她每年每學期的評語,這不僅關係到以後升學,就算畢業以後,也要影響我們的就業、參軍、入團、入黨、提干。很明顯,就是在向我們暗示:要是我們調皮搗蛋不聽話,她有的是辦法收拾我們,她只要在陰暗角落裡亂塗兩筆,說我們「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主席」,就能報復我們,讓我們一輩子吃不了兜著走,別說申訴的地方都沒有,我們連她寫了什麼都不知道。

這和現在的師生關係不一樣了。現在的學生檔案記錄得再不好,哪怕記載了幾個處分也沒關係,只要不打算進入體制,不會影響自己就業找工作。再不濟,就算自己畢業證都沒拿到,就算自己坐過牢,也可以投資當老闆。這年頭,檔案已大大貶值,和擦屁股紙差不多了。

沒了這個制約,現在的老師就不那麼好當了,我曾見到有這樣的新聞,說性格暴烈的初中女生上課不守紀律,老師干涉,她敢和老師在課堂上大打出手,老師再也不敢隨便批評學生了。沒有了檔案這個殺手鐧,老師唯一制約學生的辦法,只剩下「向學生家長哭訴」這招。這還得那家長擔心子女不聽話影響了學習成績,要是家長根本不在乎學習成績,一味護短的,聽說老師敢打自己孩子,搞不好還要揍那老師呢!這在我們那個年代是不可想象的,其實,人們不再把檔案放眼裡,這也是中共統治力下降的一種體現。

我們那年代就是這樣黑暗的社會。好在我對體育運動並不十分喜愛,有沒有都無所謂,幾次三番被那些霸道同學趕走後,我就再也不去爭了,他們玩他們的,我在操場上背著手踱我的方步,思考我的哲學問題。我一直感到奇怪,就是班上有一些同學和我一樣被排斥在外,卻心甘情願主動跑去觀戰,在場邊上聲嘶力竭地為那些霸道同學叫好助威,他們是吃飽了撐的嘛?還是真的如老師表揚的是「愛這個班集體」呢?他們不僅不為自己被剝奪了應有的權力而惱怒,反而歡喜異常,這到底算「高風亮節」「思想覺悟高」,還是「腦子進水」「缺心眼」呢?或者是比我能忍辱負重,在故意討好老師討好霸道同學呢?這個問題,不僅我當時沒搞懂,直到今天還是沒想明白。

最可氣還不是這些,它們排斥我,我認了,禁止我參與我也認了,要禁止就該徹底禁止,我只求這事與我徹底無關,裡面沒我什麼事,別來招惹我就行。可老師是最下流最無恥的,它重點培養班裡這幾個霸王,目的就是想在班級比賽中獲勝,體現自己的體育抓得好,有「政績」,好向校長教導主任邀功請賞,方便評職稱、加工資,可以說,這就是尼堪老師們的「面子工程」。因此,每當學校舉行班級比賽時,它便想起我們這些邊角余料了。它會下令班上所有學生放學后不許回家,要給本班排球隊站腳助威,把支持霸道同學出風頭追女生說成是「愛護班集體」,霸王同學本就想借歡呼聲,在女生面前顯示一把,而那些淫蕩的女生騷勁正無處發泄,也歡快地發出陣陣淫蕩的尖叫聲迎合。可我在想,這個班級,從上到下都沒學會如何尊重人,平時對我沒有半點愛護,從沒把我放眼裡,怎麼還有臉要我來愛你們呢?草**!憑什麼要我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去看你們的比賽?憑什麼讓我當你們利用的工具?

就像我剛才講的,班上除我之外沒有資格上場的尼堪愚民同學,也是沒有人格的,它們沒皮沒臉,沒心沒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竟欣欣然跑去當啦啦隊,我在它們的裹挾下也只好去了操場。可照我這剛烈的性格,要是感覺受到了侮辱,感到被人利用了,是絕對要從中作梗,是絕對要壞對方美事的。於是,我人雖然去了,起的作用卻是恰恰相反。每當本班得分,我就兩眼一閉,如老僧入定,任憑別人鼓掌,山呼海嘯,我自巋然不動。可要是本班失分,我馬上興奮起來,連喝倒彩,撫掌大笑,嘴裡發出周星馳招牌式的「哈哈~哈哈~」的怪叫聲,十分刺耳。最後,搞得我成了全場比賽的焦點人物,雙方的隊員和觀眾都注意上了這個反常現象,都發現了我這個異類。對方因此士氣大振,一鼓作氣,順利拿下了本班,氣得尼堪老師臉色鐵青,直罵我是「漢奸」,說我長大肯定是「叛徒、賣國賊」。我卻反駁道:「我只是在這班上讀個書而已,又沒簽賣身契賣給你,你當我是你奴隸啊?憑什麼非得站你這邊?我愛給誰鼓掌就給誰鼓掌,你管得著嗎?」

就這樣,我才十幾歲就當上「漢奸」。當然,那些霸道同學長大后自然就是倪萍那種「共和國脊樑」,淫蕩女生和無恥啦啦隊員們長大后肯定就是「愛國群眾」。我突然悟到,原來維護趙家人的財路,無私地幫共和國脊樑們出風頭,就是傳說中所謂的「愛國」。從那時起,在我幼小的心靈中,就埋下了仇恨的種子,我下定決心,這漢奸是當定了。我的理想只有兩個,一是執政,二就是殺人, 要殺光「民族脊樑」,要和愛國人士、尼堪老師、霸道同學斗到底!教你們學會該怎樣尊重人!

不久學校找了個莫須有的罪名把我開除了,硬將我推向漢奸陣營,此刻我才對漢奸這詞有了新的認識:原來天下的漢奸都象我是被民族脊樑們給逼上梁山的!漢奸未見得是壞人,「民族脊樑」反而可能是壞人。我便給管人事的說可以幫忙把檔案送到街道去,那人居然違反檔案管理規定,也懶得麻煩交通員遞送,還真的給了我。我欣喜若狂,倒要看看裡面記了我些什麼黑材料。於是我將檔案帶回家,用小刀一點點將牛皮檔案袋剝開,果然發現裡面有不少誣衊誹謗之詞,便學孫悟空在閻王殿大筆一揮塗改生死薄那樣,用塗改液將不敬之詞抹去,然後模仿筆跡填上讚美之詞,甚至連學習成績也改了,16分的我改成98分,31分的我改成87分,改完后,我把筆一扔,和電視里孫悟空一樣,手舞足蹈,仰面大笑,唱道:「齊天大聖就是我,就是我!無拘無束無煩惱,自由自在多快活!齊天大聖就是我,嘿嘿,就是我~啊哈哈哈哈……了賬了賬!」然後又用膠水將檔案袋密封,第二天送去了街道。所以,您要是今後有機會看到我以前的檔案,就會發現我的學習成績一直是很優秀的,表現是很好的。然並卵,這本躺在街道檔案櫃里的閻王賬至今也沒沒有象老師說的那樣對我產生任何影響,因為我後來離開中國這塊是非之地,黨國早就管不著我了。

讓我們回到奧運賽場。您還願意為中國隊喝彩當愛國人士嗎?國家在你身上橫徵暴斂,卻違反「全民參與、全民健身」的承諾,無視你的需求,無視你的健康,每年拿幾百億花在這幾百個運動員身上,以奪取奧運金牌的政績,欺世盜名,欺騙全世界以為他們把中國人的身體素質養得多有好,這與那些混帳老師又有什麼區別呢?你作為納稅人,享受過多少福利?參加過多少免費體育運動?你所能做的,無非是被攛掇著當啦啦隊,替他們造人氣,然後給你的,只是一頂「愛國」的高帽子而已。這每年的幾百億不知可以為你們修多少健身場館,不知能解決你們多少人的醫保問題,卻以愛國的名義公然挪作它用,我真不明白,你們還有什麼心情在網路上為中國隊奪金叫好的?


重在參與,這話也適用於政治。美國之所以不像中國有那麼多漢奸,就是因為讓全民「參與」了政治。其參與的體現就是一張張選票,讓人民感覺自己能決定國家的命運,參與了其中,參與了歷史。哪怕自己投票的總統沒有當選,哪怕選出來的川普,上台後真如很多人憂慮的那樣不象話,會給美國帶來大問題,人民也不會將怨氣發泄到政府上,不會去仇恨到這個國家本身,想想自己也有責任,誰叫自己選擇了川普呢?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自己的氣也就平了。美國公民還有加入陪審團的義務,讓他們感到國家把生殺大權都交給了自己,感受到了國家對自己的尊重,把自己當人看,感受到了人人平等,以致於很多人不厭其煩,想方設法逃避,相反,中共肯將刀把子讓出來嗎?敢讓人民組成陪審團來審薄案嗎?

或許還有人會問復新,既然你這麼推崇民主制度,那為什麼又支持恢復帝制呢?帝制有選票嗎?帝制不是更霸道嗎?我說你想錯了,帝制沒有選舉,卻有科舉,那是另外一種「人人參與」的民主形式,更科學更完美。大家知道,科舉不分高低貴賤,任何人都可以參加,只要有才就能參與到政治生活中來,朝廷為達到「天下英才盡入吾彀中」的目的,向全社會提供科舉這個比賽的平台,並竭力保證其「公平、公正、公開」,保證人人(除了女人),就算小孩老頭,都能上場參與其中。據統計,古代考中舉人進士,乃至當上大官,大部分出身寒門,象林則徐那樣出身於小手工業者家庭而當上封疆大吏的比比皆是,不講身份,不講背景,沒有後門,沒有歧視。除了皇帝不能當,再大的官也能當,可以和皇親國戚平起平坐。不能親自參與國事的人,也感到自己得到了尊重,只能怨自己吃不起寒窗之苦,考不過別人。不似共和之後,國家被一小撮人把持,人民連上場較量的機會都沒有,連個全民健身都搞得有名無實,更不用說選票了,卻要以愛國的借口,被利用來給權貴跑龍套、當炮灰、充人氣。因此,帝制社會的怨氣就少了許多,也就沒這麼多漢奸了。

中國社會就是這樣奇怪,國家的油水和出風頭露臉的事都被一小撮吃特供的人霸佔了,你想申請開個電商公司,政府不給批准,但趙家人的白手套馬雲去申請,便大開綠燈,甚至國家禁止民營企業涉足的領域,它們也能堂而皇之地染指。外地打工者申請廉價房,要受戶口限制,農村子弟想讀好學校,要受戶口限制。可要是和美日打起仗來,上陣送死卻沒有戶口限制,是不趙家人、白手套、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絕不會因北京戶口而優先安排去堵槍眼的。

到了關鍵時刻,中共必定又以愛國的名義,大肆抓沒有背景的人當壯丁代趙家人白手套子弟送死。當然,也會有很多尼堪象當年那些白痴同學一樣甘心被利用。中共不抓爺爺我,算撿了便宜,可要是抓了爺爺我,那它恐怕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我肯定還是本性不改,一定是要象當年喝倒彩那樣從中搗亂的,我是有人格的,是絕對不會被你們免費利用的。爺爺我平時沒槍無法報復,這回,只要中共把槍交我手裡,可就由不得我不調轉槍口了。反正上戰場是死,當炮灰死,輕如鴻毛,不如我乘機殺掉幾個高官墊棺材底再死,為民除害,重於泰山。

我早就計劃好了,上陣前,政委首長是一定要來給我們訓話動員的。老子就乘其唾沫橫飛說得起勁時,從人群中出其不意一槍打過去,掀掉其天靈蓋,乘人們一片大亂,一躍跳上主席台,拔出牛耳尖刀,割下首長豬頭般血淋淋的首級,將其耳朵掛在我屁股後面從肉鋪偷來的鉤子上,慌忙逃走,學三國里的蔡瑁張允,「但得其便,即將操賊之首獻於麾下」,作為見面禮,向日軍聯隊長投誠,當一回貨真價實的漢奸。要是無路可逃,老子也要抱起機槍向周圍人群亂掃,逢人就殺,見彈藥庫就引爆,能打死多少就打死多少,希望以我這壯舉喚醒世人,嚇死中央,讓趙家人白手套們再也不敢忽悠別人了。

就是要用我這顆老鼠屎,壞掉共和國脊樑們的這鍋湯!就算見不到高官,連長指導員是肯定能碰到的,我會象毒蛇一樣,平時悶聲不響,關鍵時刻,乘其不備把長官打死,震懾軍委,動搖軍心,逼得趙家人成天疑神疑鬼、杯弓蛇影,總懷疑身邊也隱藏有金復新這樣的階級敵人、定時炸彈、毒蛇蠍子、美蔣特務,隨時可能遭其暗算,而使中爛海那幫龜孫從此陷入巨大的白色恐怖之中,成驚弓之鳥,不戰自亂。

要是運氣好,我被編入軍區的警衛連,那就更有機會了。單等司令部開會,我就抱一挺裝了上百發子彈的班用機槍,腰裡再掛兩梭鼓式彈匣,闖進會議室,嗒嗒嗒嗒嗒嗒嗒嗒……一頓狂掃,打死司令、副司令、軍委委員、參謀長、軍長、師長好幾十位,然後再綁架一位肥頭大耳的將領,乘亂逃走。此時,高官都被我擊斃,群龍無首,軍心全喪,根本不會有人來追究我的責任。美日看中共軍隊有潰亂的跡象,立即發起攻擊,我軍土崩瓦解,全學伊拉克軍隊做了鳥獸散,前線將士見大勢已去,又無路可逃,紛紛跪地投降。軍委主席聽了彙報,在學建文帝自焚前,哀嘆道:「悔不該碰那金復新哪!全國就這麼一顆老鼠屎,就這麼一個天生的反骨,卻被你們抓來了。你們怎麼辦事的?怎麼不事先政審,看看他街道辦事處的檔案呢?」

我還在想,要是抓我去當海軍,那就更好了。我若發現雙方正處於南海對峙的敏感時期,中共雖然嘴硬,但就怕擦槍走火,我就偷偷溜進控制室。當艦長發現我走了進來,正要呵斥:「金復新,你跑進來做什麼?」我並不答話,掏出手槍,啪啪啪啪,將艦長、大副、兵器長擊斃,然後反鎖房門,學台灣的高嘉駿中士,在控制台上亂按一氣,一顆「雄三」導彈就穿雲而出,直奔美日航母飛去……要是讓我當飛行員那就更方便了,只要知道自己掛了導彈,就向美日發射,讓美國以為這是又一次偷襲珍珠港,迫使美國下決心向中共宣戰,解放中國,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然後我又迴轉身,一邊駕機學鄧世昌和神風敢死隊員撞擊中爛海,一邊大罵:「我叫你吃特供!我叫你吃吃吃!」與盤踞在那裡的魔王們同歸於盡。

第一次世界大戰就因薩拉熱窩一個年輕人而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也可以這樣挑起。只要給我一個支點,我就可以撬起地球,只要給我一個機會,我就能結束「民族脊樑」和「愛國人士」的好日子,給世界重新洗洗牌,給民族脊樑們「消點業」,讓它們為自己的狂傲和愚蠢付出點代價。後世講歷史,將無論如何也繞不開金復新這個金光閃閃的名字。

有人說,金復新你是不是真的要這麼做啊?嘿嘿,我怕是沒這個機會了,Maybe I』m too old.黨國已不會來抓我當壯丁了。我寫這些,無非是想給大家一個啟示,希望能有更多象我那樣「不願意做奴隸,不願意被利用」的有人格、有尊嚴的有志青年能看到我這篇文章,打開你的腦洞,把你們「教壞」,有機會也如此反戈一擊,代我去實現我未能實現的理想。



附:清英王室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之《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清英王室將世世代代友好下去,雖然英國向大清輸送了鴉片,但更多的是向大清輸出了現代文明,我們應該一切向前看。我們還要清醒地認識到起源於英美的現代文明所帶來的種種問題和深層次的險惡,將真帝制思想反過來傳給英國人民,結束他們君主立憲的假帝制鬧劇,恢復人類正常的農耕生活方式,保護地球。

高興

感動

同情
2

搞笑

難過
1

拍磚
6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0 個評論)

回復 總裁判 2016-8-11 00:55
分成三篇寫,更好。
回復 農家苦 2016-8-11 00:58
希臘思想是人類的異端,它已經害慘了全世界,自己也正在受到報應。所以,凡是與希臘思想有關的破玩意,比如民啦主、科學啦,運動啦,能遠離的我盡量遠離。

奧運會是亡命徒的盛會,早就不看了。
回復 金復新1 2016-8-11 01:09
農家苦: 希臘思想是人類的異端,它已經害慘了全世界,自己也正在受到報應。所以,凡是與希臘思想有關的破玩意,比如民啦主、科學啦,運動啦,能遠離的我盡量遠離。

奧運
高見!高見!
回復 金復新1 2016-8-11 01:38
總裁判: 分成三篇寫,更好。
我也這麼想的,可惜別人不大可能都有機會看到我三篇。就會不明白三篇間的相互關係。
回復 總裁判 2016-8-11 03:12
金復新1: 我也這麼想的,可惜別人不大可能都有機會看到我三篇。就會不明白三篇間的相互關係。
分成三個主題。
回復 秦臻 2016-8-11 03:39
運動員是需要天賦的,您說的那些是中國國情,中國特色,我小時候就玩自己喜歡的,比如排球,羽毛球,足球,對任何比賽都沒有興趣。所以樂得輕鬆心情。奧運會等等大型比賽,包括國內大大小小的比賽,甚至包括吃喝比賽,任何競賽性質的東西都是對人的摧殘,上帝創造了不同的人,所以就有了不同的事,接受不接受也都在那了。。。
回復 金復新1 2016-8-11 03:53
秦臻: 運動員是需要天賦的,您說的那些是中國國情,中國特色,我小時候就玩自己喜歡的,比如排球,羽毛球,足球,對任何比賽都沒有興趣。所以樂得輕鬆心情。奧運會等等
是呀,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不利用我不愚弄我去給它們當啦啦隊就行,要利用我的話,得給錢!
回復 秦臻 2016-8-11 04:30
金復新1: 是呀,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不利用我不愚弄我去給它們當啦啦隊就行,要利用我的話,得給錢!
必須要錢!美金或者加拿大元!不要人民幣!
回復 金復新1 2016-8-11 05:38
秦臻: 必須要錢!美金或者加拿大元!不要人民幣!
對!不過,現在加拿大元和英鎊也貶值得厲害,還是給金條的保險!
回復 秦臻 2016-8-11 05:44
金復新1: 對!不過,現在加拿大元和英鎊也貶值得厲害,還是給金條的保險!
什麼值錢要什麼,哥哥您說了算!
回復 法道濟 2016-8-11 06:58
什麼巴夏禮、巴夏外的,當年僧格林沁怒打巴夏禮,金大俠要反出神州,該出手時就出手
回復 wind3998 2016-8-11 08:28
在校時厭惡全班同學和老師,進入社會後幻想拿挺機槍打死眾人,活脫脫一個恐怖分子么。我建議你去看看心理醫生或直接進精神病院吧。
回復 qxw66 2016-8-11 08:49
好偶不叫,但壞人難受偶高興
回復 qxw66 2016-8-11 08:52
法道濟: 什麼巴夏禮、巴夏外的,當年僧格林沁怒打巴夏禮,金大俠要反出神州,該出手時就出手
法老,偶命你捉拿19大7個常委,不得有誤!
回復 法道濟 2016-8-11 09:02
qxw66: 法老,偶命你捉拿19大7個常委,不得有誤!
我是保習近平的。你丫處處和習大作對,到時讓你去當沙袋,飽受拳擊之苦
回復 夸父追月 2016-8-11 12:36
你跟我一樣,我是自從知道中共偽政權真實歷史,認清中共偽政權的本質后,覺得中共偽政權的體育,其實是他們自己的自娛自樂,是中共偽政權用民脂民膏為偽政權自己塗脂抹粉而已,對中共偽政權的「金牌」興趣全無,反而希望中共偽政權吃個零蛋。
回復 369Wang 2016-8-11 16:14
"因為我後來離開中國這塊是非之地,黨國早就管不著我了。"
怪不得,這麼反動.
回復 twmp88 2016-8-11 19:56
全都是一個貨色跑出來的,還記得這麼水清的。值得嗎?趕快加入別國國籍,忘了就沒事。今天喝多了,一路扔了好幾塊磚,都是往地上扔的,沒傷人。
回復 金復新1 2016-8-11 21:49
法道濟: 什麼巴夏禮、巴夏外的,當年僧格林沁怒打巴夏禮,金大俠要反出神州,該出手時就出手
孫猴子還反了天庭呢。沒什麼反不得的。
回復 金復新1 2016-8-11 21:50
369Wang: "因為我後來離開中國這塊是非之地,黨國早就管不著我了。"
怪不得,這麼反動.
那雷哄稚老師當年沒移民時,還不是口口聲聲決不參與政治,給中共寫了無數保證書悔過書的嗎?一旦移民成功就發動了425圍攻事件。我起碼沒出國時從沒向中共保證過什麼。我比雷哄稚強多了,輪子們應該拜我師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21: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