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揭批澤東淫亂史,維護小姐生存權!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5-6-30 18: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0評論

關鍵詞:毛澤東, 皇帝, 中華民族, 共產黨員

拙文《安倍首相才是中華民族真正的大救星》發表后,反響強烈,很多人來信表示支持,易秋野等讀者主動為我轉貼,一位姓崔的先生來信說:「為帝制,為先生罵輪子等,我不齒先生,唾棄先生,罵過先生!神州沉淪,我憂患,一些人在自信,在做夢,在玩打虎打蒼蠅的遊戲。我想,其實世道之變,道路以目,路人皆知,路人不語而已。2013年深秋,我以共產黨員的身份去京祭祀過崇禎皇帝,我以中原蒼生的身份去淇河邊祭祀紂王。讀先生《安倍首相才是中華民族真正的大救星》此文,我已經無語天下,羞愧無容,淚流不已,唯有懺悔,自贖自救!」鄭酋午先生來信說:「文章寫得好,文采飛揚,分析透徹。君主制比黨國主義好……讀了這句話,方知,你比習總強,你懂的,他不懂,他懂得,你也懂。滿清要有你掌政不會亡。」喬續同志說:「金先生確有大智慧,看似荒誕的觀點,背後卻蘊含著很深的道理和智慧,學習了。」旅居芬蘭的華裔作家唐夫先生來信表示支持:「足下文筆以毒辣辛酸為趣,汪洋恣肆為形,加拖刀計與回馬槍為文,輾轉吞吐,縱橫起伏,俗到極點,雅及巔峰,有可讀處,可笑處,可悲處,可憐處。」並賦詩一首指教道:「文筆落墨辛辣處,孤臣苦膽黃汁翻。逆流推船勒骨架,寸筋迸裂誑語寬。」王學軍先生也說:「謝謝金兄好文。有幾處甚精彩,受教!」王錦思說:「你真太敢寫了。不怕當反革命啊?」還有周勝剛等朋友來信說:「百花齊放,百家爭嗚。」在此,我一併表示感謝。

當然來信中也不乏批評的聲音,信箱xhshao1938 gmail似乎很能揣摩我的心思,批評我道:「閣下是滿清後裔吧,希望日本人消滅漢人,以洗滌你心中的怨恨。」我回答:「在您眼裡,愛黨就等於愛國嗎?我只說了請皇軍消滅漢共,怎麼就等於請皇軍消滅漢人了呢?」

信箱yrg_hk 163罵道:「民主萬歲!自由萬歲!這一點都不懂,那就回家去蓄你的辮子吧。民主不是毒藥,民主需要學習,不懂民主的民族及人民需要教育。」我好言規勸他說:「民主對某些族群來說,對是非顛倒的社會來說,就是毒藥。民主只能建立在智商沒有太大缺陷,能分辨是非、道德高尚、天良未泯、心性穩定的地區。象中國這種崇尚養小老婆、吸鴉片、撒潑耍賴,熱衷於走後門、搞關係的民族是萬萬不能民主的。那是在害你們。」yrg_hk不服,稱這些都不是問題,應該用民主去改造這些族群和社會,而不能拒絕民主本身。只要民主了自由了,族群自然就會明事理、知禮儀、懂廉恥。

我知道他這種「民主包醫百病」的說法在社會上迷惑過很多人,建議他說:「中國人之所以搞不好,就是凡事『想當然』,不講科學精神,不嚴肅。民主好不好,應該先在中國划塊地做個試驗。當年聽信共和好,就群情激憤一幫哄把皇帝推翻,結果內戰幾十年;當年謠傳搞共產主義好,又內牛滿面一幫哄為老毛打天下,現在才後悔;當年輕信鄧矮子改開,一幫哄熱淚盈眶,最後便宜了權貴先富,自己成了他們的奴隸。我們一切都應該以實驗數據說話,這才是科學精神。既然您聽公知、洋人宣傳說民主自由這麼厲害,能開智勸善,那可不可以先給神經病院、智障兒童福利院試點下民主?讓福利院的一切以後都由低能兒投票決定,觀察一下十年後那裡的智障兒童會有百分之幾因此明白過來?是不是不用藥,不用電棒,就能乖起來?再選幾個黑社會組織和販毒集團搞民主試點,內部成立議會,三權分立,大哥由小弟投票選舉產生,社會允許自由販毒,再統計下頭領小嘍羅十年內改邪歸正的百分率,要是民主和自由能讓1%毒販改邪歸正,我就跟你一起去鬧民主。你說好嘛?!我想這才是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你的那些說法,和鼓吹學《毛選》就能治癒神經病,讀雷哄稚經文就不用上醫院,吞了符就能刀槍不入,吃了人血饅頭就能起死回生的紅衛兵、輪子、拳民、華老栓有什麼兩樣?你們整天說什麼『民主與科學』,而實際上只想巴結德先生,而對賽先生並不待見,更不能用賽先生來約束、檢驗和解釋德先生,終究把德先生也搞變了味。實際上,離開了科學精神的民主,遠比不了搞獨裁。」

我們經常能聽見類似「想當然」的言論。一旦有人質疑:「要是選出來的總統不如意,上台後違背自己當初的承諾怎麼辦?」就會有人「想當然」地輕描淡寫道:「那簡單嘛,下次選舉不選他就是了。」真的有這麼簡單嗎?英拉是民主選出來的,亞努科維奇是民主選出來的,陳水扁也是民主選出來的,為什麼反對他們的人不能等到下次選舉時把他們選下來呢?為什麼非要冒著狙擊手的子彈,急不可耐地把他們推翻呢?如果說這一次選舉上了當,下一次選舉吸取了教訓,真的能選出理想的人選也罷了。可是即使在最民主的美國,下一任的總統也是無不推翻自己在競選時的諾言,另搞一套,欺騙選民的。陳水扁倒台後,台灣民眾對馬英九也是大失所望,報紙上的評價大家有目共睹,說明這一問題是民主自由自己解決不了的,哪裡是想當然那麼簡單?

一、證據和線索的區別

我前段時間剛寫了篇關於溫老虎貪腐證據的文章。馬上就有溫老虎豢養的寫手也寫了篇《溫是巨貪的說法確實可信嗎?切記日本人造謠宋子文貪污的歷史教訓》的帖子,指責網民狗膽包天,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竟敢懷疑溫老虎這樣的清官。稱「沒有確鑿的客觀依據,就不能說溫是巨貪。」硬逼著網民拿證據出來。很多網民對此竟不知該如何回答。我看網民是拿不出「證據」的,因為所謂的證據,都是由司法機關進行調查后取得的證人證言、視聽資料、書證物證,網民如何能取得?即使取得,未經司法機關之手,也稱不上是能夠作為呈堂證供的「證據」,只能稱為「線索」。雖然「線索」本身有可能就是以後的「證據」,但更多的證據是司法機關根據知情人、報案人提供的線索,順藤摸瓜,進行調查而獲得的,這就像法院宣判前,看守所里的人犯只能被稱為「犯罪嫌疑人」,而不能被稱作「罪犯」一樣。溫老虎豢養的寫手成功地混淆了「證據」與「線索」之間的概念,搞得網友們張口結舌,無言以對。

網民不須有「證據」,而只需有「線索」,就能對溫進行合理的懷疑。這樣的線索,網民早就有了,《紐時》的報道就是最好的線索,溫應該主動就此作出解釋,司法機關也應主動根據這些線索順藤摸瓜予以查證。而奇怪的是,溫既不解釋,刁李治下的司法機關也不予調查,還控制言論,乘機幫助溫老虎加緊毀滅罪證。這樣司法機關不去調查,所謂的「證據」就永遠不會出現,溫無論貪了多少,也永遠是清官。沒有證據,罪不在網友,罪在刁李的瀆職不作為,無論刁包子、李眼鏡找出多少理由裝聾作啞,都是在帶頭干擾司法,都是在出賣法律,都是包庇,都是瀆職,都是同案犯。應如是駁斥溫老虎寫手的謬論。

二、漢人的智商的確有很大的問題

我一直在懷疑,懷疑自己一直以來的判斷是不是錯的,難道漢人真的和洋人智商並無沒有本質區別,洋人適合搞民主,漢人也應該「享受」民主?直到這些年我周遊列國后才堅定了這一信念。我逛了世界各大城市,發現洋人也不乏智商低下者,但是,如果說洋人低智商者不到50%,不是主流,華人就要佔99%,量變引起質變,使得這個洋人總體素質明顯高於漢人。那裡的華人也有了自己的電台和報紙。和同處一城的洋人一比,我發覺漢人不僅心理有問題,智力有殘缺,連生理上好像都沒進化好。

洋人的總統,在電視面前總是脫稿演講,侃侃而談,語速甚快,音色敞亮,思路敏捷,不怕說錯話。可憐漢共的領導人,如面癱帝古帛壽之流,照著稿子念都戰戰兢兢,結結巴巴,光嘎巴嘴,說不出話來,一副老氣橫秋、欲言又止、顧慮重重、心懷鬼胎、偷眼側視、猥瑣下賤的樣子,似乎反應都要比洋人慢幾拍似的。洋人的播音員,也象他們的總統,即便是剛拿來的新聞稿,念起來也快如機槍,一氣呵成,我從沒聽見有一點半點的停頓,更不可能念錯。而再簡單的天氣路況信息,在中文電台那舌頭都沒進化好的大舌頭播音員嘴裡就變成這個樣子:「啊……這個…這個…呃…天氣嘛……現在是5點98分……不、不、不……現在是8、8、8點59分…哦……現在是新聞時間……呃……烏克蘭…對不起…先報下路況…南、南、、、南行方向……這個,不!應該是西行方向……等一下,噢,是東行方向,目、目、目前……目前……呃……這個…呃…呃……我、我、我們還是接聽下一位聽眾朋友吧。」可憐我提心弔膽地聽了半小時也沒聽出白痴到底要說什麼,只感覺血壓蹭蹭地往上竄。

不是一個城市這樣,哪裡的中文電台都一樣。我翻翻了那裡的中文報紙,發現那些記者寫的文章狗屁不通,「的地得」都分不清,錯字、白字、病句連篇,標點符號都不知道該怎麼打,好容易用了個成語,居然還詞不達意,看這些自詡為主任的蠢貨記者寫的「文章」,不說沒半點文采,甚至看了半天不知道那句子是遞進關係?還是轉折關係?還是因果關係?還是並列關係?也看不清它寫的這事是將要發生的?還是已經發生的?還是正在發生的,語法錯誤竟然比金復新寫的英文博客還要多,寫作水平比不上任何一位網友。報社老闆居然還好意思印出來給大眾看。我不知道它們小學究竟是怎麼畢的業?一個個還自吹是博士碩士。是怎麼從事的文字工作呢?我百思不解。想當年我小時候讀書很差,但有個同學比我還差,我要不及格,他保證零分,我都學業未成,他居然靠著他爹的門路去省級黨報當記者享受高福利了,若干年再見到他,已經是主任記者,記者站的站長了,說話拽得不行,實際我清楚他就文盲一個,我懷疑國內開後門為親友白痴小孩安排工作的風氣是不是也蔓延到海外了?說實話,我感中國人似乎每個行業,尤其是比較賺錢的工作都被官員的白痴子女和關係戶佔據,拿出來的成果,無論是服務業還是製造業,總是錯誤百出,粗製濫造,專業人士反而沒有飯吃。

可以斷定漢人的智商和洋人絕不在一個檔次,烏克蘭的示威群眾懂得燃燒汽車輪胎,利用升起的黑煙干擾狙擊手的視線,而64危急關頭,那些漢人中智商最高的北大清華所謂的「天之餃子」們,平時自吹如何如何神乎其技,槍聲還沒響就現了原形,百無一用,無頭蒼蠅般亂作一團。馬航事件后,美聯社、紐時的記者連出重拳,靠幾篇福爾摩斯般分析文章就倒逼馬來西亞交代了真相,反觀漢人開辦的CCTV,裡面坐著的記者,很多都是靠作弊、靠走關係、靠後台、靠寫一些無病呻吟的「心靈雞湯」小女人文字混進來拿高工資的,雖然也掛著北大、清華、人大、復旦文憑,一到關鍵時刻竟只會寫寫「親人哪,我盼你回來呀」之類白痴煽情文章交差。和洋人相比,智商天地之別。既然智商差別那麼大,洋人世界能行得通的民主自由,在中文世界里怎麼保證就肯定能行得通呢?

我曾在律師事務所觀察了許久,一個是有執照的律師,邊上坐了個實習生,陸續有客戶前來諮詢,當正牌律師實事求是,根據法律,專業性地幫客戶分析勝負可能時,客戶卻不大愛聽,眼睛一眯一眯的,彷彿已看穿了律師是想攬案子似的。這時一個久在社會上混得無照實習生上前打招呼,裝作很關心的樣子詢問案情,然後曲解法律,大包大攬,胡言亂語一通,謊稱認識法院的某某法官,假裝包贏穩賺,沒一句是法律術語,儘是江湖上的黑話,一副流氓強調,反而三言兩語就忽悠住了客戶,客戶一掃臉上的陰霾,眼睛再也不眯了,激動地站起來,主動要求馬上和無照律師簽訂聘用合同,而把正牌律師扔邊上不管,氣得正牌律師直哆嗦。這種情況並不是出現在少數客戶身上,我觀察了一下,90%的漢人都是這麼好歹不分,就不能冷靜下來想想,即使假律師真的認識法官,會為你這點律師費去動用關係賣人情嗎?那洋人會去請流氓樣的律師嗎?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可能大家在生活中也常遇見這樣的漢人,你真心對它,有意幫助它,把它當人看,它反而對你疑神疑鬼,愛理不理,把你當賊防;你要對它呼來喝去,嘲弄它,斜著眼看它,有意挖坑整它,不把它當人看,它反而點頭哈腰,把心裡話都說了出來。我實在對漢人的這種賤脾氣感到震驚。

還有的當事人,無論什麼案子,只肯找最有名最忙的律師,可名律師這麼忙,為了儘可能多地掙錢,往往同時有幾十個案子在身上(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律師,同時要兼任上百家大大小小的顧問單位,大小小小上百個訴訟官司和非訟項目),能親自花幾分鐘在你的案子上?還不是掛個虛名,敷衍了事,實際全交給手下一幫實習生去做?他本人連你名字都忘了,就算他在法院真的認識人,你要不花血本,他哪裡肯輕易動用這些關係?這些律師一旦面對當事人詢問,就滿嘴謊話:「我已經約過法官了,法官說要你再出五萬塊錢。」其實它根本沒去找過法官,那些錢全落自己兜里了。結果這當事人聰明反被聰明誤,自己把案子給葬送了。他就不明白,真正應該找的,是那些有經驗但業務量不高,能親自為你操刀的律師,效果遠比實習生要好得多。

漢人要做手術,迷信最權威的老醫生,可就不知道,做手術不僅要靠經驗,更主要靠主刀者的手眼,那是最細緻的活,最理想的手術醫生,應該是四、五十歲左右,精力正充沛,經驗也有了。而老醫生眼也花了,手也哆嗦了,腦袋也糊塗了,經驗再豐富有什麼用?一旁指點指點還可以,親自上陣哪吃得消?手術站半小時,腿就受不了了,盼著草草下課;手一哆嗦一不留神就切錯了地方,不是神經被切斷,就是多出了一灘血;眼睛一老花,該清理的癌細胞就是沒清理乾淨,你這刀等於白挨,還耽誤了病情,死得更快,到那時,你躺手術台上哪去叫苦?而漢人中的老醫生,不講職業道德,為了退休后還能繼續撈外塊「供孫兒出國留學光宗耀祖」,也不管自己吃不吃得下,七八十歲了還照單全收。別看現在漢人一個個都能作出《甄嬛傳》里很有心計壞女人的表情,但只是表情而已,智商決不會因為表情變了而有一點提高。

連切身利益上都這麼糊塗,中華民族還算什麼勤勞、智慧、善良的民族呢?我看是恰恰相反,起碼現階段是這樣的,起碼我們眼裡看見的是這樣的。

三、網友眼中的漢人智商

有網友從科技方面發了個帖子總結了下漢人們的智商。網友說,解放前漢人連火柴、釘子都造不出來,現在能造火柴洋釘了,但好一點的理髮剪子、好一點的螺絲刀,好一點的螺絲、甚至廚房專用的抹布還是造不出來,國產的刮鬍刀用了會刮破皮、剪子會拉頭髮、螺絲刀容易壞、螺絲容易滑絲折斷,技術根本不過關,超市裡賣的抹布都是進口的或者外資廠生產的。漢人連好一點的菜刀現在都造不出來,外面賣的好菜刀都是進口的,洋人對這些低端科技小菜一碟,而對漢人科學家來說難於上青天。一把好菜刀都生產不出來,卻宣稱能造出航空母艦,航空母艦上的鋼板要能夠起降飛機,抗12級颱風,那個強度要求更高,還有攔阻索,彈射機、發動機,可能造出來嗎?中國現在所有的家電,裡面主要的晶元和零部件都是進口的或者外資廠生產的,漢人就搭一下積木,搞最簡單的組裝,賺點血汗錢。漢人連易拉罐技術都沒有,可口可樂的飲料瓶都得靠外資廠生產。各種高級一點的印刷包裝,也靠外資廠印刷。裡面的油墨、圖像處理、印刷機、以及印刷用的塑料紙、纖維紙,漢人科學家根本造不出來。

低科技不行,高科技更不行,中國汽車製造能力幾乎為零,汽車發動機也造不好,連轎車車身用的薄鋼板也生產不出來,好一點的輪胎也生產不了。漢人的紅旗轎車是仿製拼湊的,根本不能量產,後來的桑塔納、捷達是和德國合資的。他們不但自己搞不出來,就連對引進的技術進行消化都困難。上海大眾、一汽捷達等高級的技術人員一直都是德國派過來的,一旦德國技術人員不在,他們就玩不轉了。甚至引進外國複雜一點的技術后,全廠幾萬人連使用操作的能力都沒有,只能望著機器發獃,專等外國人來給它們解決。汽車發動機都搞不出來,怎麼可能搞出飛機發動機、坦克發動機、軍艦發動機呢?漢人飛機軍艦製造能力幾乎為零,連最簡單的螺旋槳飛機都造不出來,直升機也造不出來。飛機稍微飛多點發動機就會出問題,輕則報廢,重則機毀人亡,漢人生產的螺旋槳轉不了幾個小時就要出問題,發達國家的飛機發動機能飛一萬小時。漢人每次出去訪問的都是那兩艘軍艦,其他就不行了,那兩艘軍艦就是窮人的出門衣服罷了。手機、計算機等產品,更加沒戲,幾乎所有零配件都是外資廠在生產。

和棒子一樣,就死要面子,它們吹噓打了多少衛星上天,可就不敢拍幾張照片給大家看看,它們搞出的衛星都只是個樣子,都是土法上馬,不能做有用的事情,實際中使用的衛星如電視轉播衛星、通信衛星、資源衛星等,還是得靠進口。漢人聲稱自己可以發送太空艙,卻是買來俄羅斯的過時產品忽悠不明真相的人民群眾,內部竟然和前蘇聯第一次發射上天的聯盟號太空艙一模一樣。漢人和蘇聯主子交惡后,空軍馬上抓了瞎,只好吃蘇聯轉讓的殲6老本到21世紀,在原來技術水平上修修改改,自己毫無開發能力。正因為如此,62年對印、69年珍寶島、79年對越,都沒有空軍參戰。和台灣衝突了幾十年,從來只聽說台灣飛機竄犯大陸,從來沒聽說大陸飛機竄犯台灣。漢人也向巴基斯坦等落後國家出口幾架飛機,其實主要零部件都是從烏克蘭、俄羅斯等國進口,然後虧本倒賣,顯示他們有能力搞出口。漢人的總工程師、總設計師之類,乾的只不過是一個研究生就可以乾的活,建國以來的科技就是這麼一個流程:盜竊技術再依葫蘆畫瓢山寨仿造,高級點的東東,拆開來竟然裝不回去了。這一點我絕對沒有誇張,雷哄稚以前有個很有名的弟子叫景占義,是邯鄲高級工程師,他作報告就曾說他們當年把一個德國高級噴壺買回來研究,打算搞清裡面的結構,「借鑒」后竊為已有,算自主開發,結果拆開來再也裝不回去了,真就這麼笨。離開了洋人,漢人就只能回到刀耕火種穿開襠褲的蠻荒時代。

漢人的半導體工業為零!軟體工業為零!計算機工業為零!高級冶金為零!高級化工也為零!高級機床也為零!高級工藝也為零!高級材料也為零!精密儀器也為零!沒有高級的晶元,沒有半導體工業,沒有軟體工業,怎麼可能搞出先進的導彈、先進的戰鬥機、GPS系統、預警機?中國搞不出狙擊步槍,因為狙擊步槍涉及到前面所述的各種基礎工業技術。國防科大號稱是國防科技的最高學府,他們研製的銀河超級計算機,宣稱達到世界先進水平,而國內銀行、電信、氣象預報、國防科研都需要使用超級計算機,卻沒有一家敢用國防科大的。

漢人現在之所以有錢,不在於科技進步,而是把土地里的資源全部挖出來賣掉吃祖產,要麼就是賣地炒地皮發財,要麼就是靠農民工給外資企業打工賺錢。以前它們賴落後是因為老毛迫害了知識分子,但知識分子政策落實四十年了,磚家叫獸時髦四十年了,怎麼依然還是這個狀況?儘管漢人整天叫囂著要血洗東京,打日本打美國,揚言要搞夜視技術、隱身技術,但所有的照相機、攝像機都是進口的,連大街上的監控探頭都是進口的或外資廠生產的,漢人只不過進口零部件組裝一下。他們連作為基礎的照相機技術、攝像機技術都搞不出來,不知道用什麼去搞夜視技術,隱身技術?

那麼漢人究竟擅長什麼呢?它們只會內行騙外行,下級哄上級;領導騙群眾,群眾騙領導;他們自己給自己鑒定,自己給自己評獎;上電視上報紙自己給自己歌功頌德,自己吹、互相吹、一起吹,牛皮吹上天。它們每年搞出的什麼填補行業空白、填補國內空白、獲得科技進步幾等獎、達到多少多少世界先進水平,這裡面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是真的話,也不會現在這樣。漢人其實就是一群騙子。它們高度重視保密工作,因為不能讓別人知道他們有多落後。

四,大愚若智

如果說漢人有智慧,那隻存在於漢人的表情。稍微注意現在漢人的神態,你會發現他們一個個臉上沒事也透著微微的奸笑,和你說話時,那笑容似乎更加不懷好意,眼睛一眯一眯的,眼鏡片后發出寒光,讓人不寒而慄,就像《甄嬛傳》里孫儷的那種眼神,總在竭力地對外表現擠出似乎很精明的樣子,生怕別人看不出自己毒如蛇蠍似的。這樣的表情常見於白領女性,只要它們覺得稍微有那麼一點點成就,就以女強人自居,狂妄之心惡行膨脹,會比男人壞萬倍。但要以為它們很精明那就錯了,真的交往過後,會發現它們大愚若智,智商和白痴差不多,它們只是對蠅頭小利很精明,對酒色財氣很敏感,那的大腦組織很發達,對大是大非很遲鈍,往往因小失大,聰明反被聰明誤,下場無一不是反被男人給騙了。

什麼時代的人,他們的表情就會有那個時代鮮明的特徵。照相機引進中國時正值晚清,大家看那時人的樣子,無論王公大臣,還是叫花子,總是木木的,難見笑容,那是因為當時傳播業不發達,沒有受到影視劇污染,天生中國人就這樣。但並不一定就真的蠢,所謂「大智若愚」也。而現在人的表情豐富,卻是受影視劇里壞人的表情影響不自覺模仿來的,當然不會有人去模仿英雄模範人物,大家內心都嚮往能當上影視劇裡面奸詐的壞人,八面玲瓏,吃香喝辣。前些年的年輕人模仿的是周星馳,說起話來一個個都是星哥那無厘頭玩世不恭的腔調,斜著眼歪著嘴:「我靠!草!」成了當時年輕人的特徵,不知不覺中影響了一個時代人的氣質與嘴臉,以為自己天生就這流氓樣。

漢人最害怕被別人看出自己是沒用的老實人,尤其是一些有點姿色的女人,要以表情來彌補自己的不足,掩蓋自己的愚蠢,只好學電影里的陰笑,作出很奸詐的樣子壯膽,自我催眠暗示自己已是壞人了,日久天長,它們僅存的一點天良也被自己給糟蹋泯滅了,但我發現,它們表情的變化並不能反過來促使自己內在的智商提高。在實際操作中它們又很不替自己爭氣,小事精明,大事糊塗,常幹些損人不利己的蠢事來,不是嫁給了不該嫁的人,就是反被人利用最後人財兩空。

曾節明曾很神秘地告訴我說我就是當年雍正轉世,我說我要真的是雍正轉世,當年後宮決不會有《甄嬛傳》里的女人作嬪妃。朕怎麼可能和孫儷睡一張床上呢?那不是要讓朕把自己的信交給蛇蠍嗎?朕能容忍這些壞女人在後宮裡興風作浪、搬弄是非、勾心鬥角,在朕面前玩三十六計嗎?朕的嬪妃里要有這種眼神的,朕那火爆的脾氣早命太監把它褪下褻衣底褲,把個白嫩嫩的屁股打個稀爛,把它爹削去爵位,攆出京城,把她賜給最低等的奴才武大郎為妾了。不要說朕不懂憐香惜玉,不要說朕象南霸天,朕的眼睛不揉沙子

五、沒有審美能力,就沒有羞恥心,就不能分辨是非,肯定道德敗壞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美醜不分,則善惡不辨,善惡不辨,則是非顛倒。朕能辨明哪些是美女,哪些美女賢良,朕要招三宮六院,須親自甄別,不會有錯的。將孫儷演的陰毒女人當自己學習的偶像,以此為美,足以看出漢人們不僅不懂愛情,也根本不知美女該是什麼樣的。不要小看了審美能力,那是和一個人的心性整體相關,和道德標準相互連帶,可以衡量出一個人的全面素質。一個人要沒有美醜辨別力,自然沒有是非善惡的辨別力,更不會有羞恥心,表現形式就是智力低下,飢不擇食。

忘了一個典故說的是哪個先哲,當別人問他一群強盜壞不壞時,他說他們還有救,因為他們遇到美女時還會看直了眼,說明還對美有追求,還對善有嚮往。一個人無論多麼罪惡,但如果還分得清美女,還能以美為美,那說明他還不是無可救藥。如果一個人連美女丑女都分不清楚了,那就說明他肯定連善惡也分不清了,邪惡已經侵蝕了靈魂,無可挽回。

世上不存在「情人眼裡出西施」之說,無論東施有多少情人,也永遠稱不上美,西施就是一個男朋友都沒有,依舊是美人。如果真的有人把東施當西施來追求,那隻能說明這人完了。現在的貪官中這樣的人並不少,我在電視上看見被一起和貪官帶上被告席的情婦,大多很醜,有的粗蠢下賤,有的兇相畢露,有的一臉橫肉,無一個楚楚可憐,無一個低眉順眼。就連前幾天網上瘋傳永康同志的情婦照也一樣,僅僅中人之姿,那眼神看上去就不舒服,沒有一點高雅的影子,甚至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個眾高官們的公共情人的湯燦,也一臉的福薄相。我感到很詫異,劉志軍在日丁書苗和紅樓劇組那些醜女時,下面怎麼硬得起來呢?怎麼就日得進去?噁心不噁心?也太沒品味了吧?只要是母的就行嘛?難道我們真的錯怪領導了,領導原來這麼體貼群眾,主動去為醜女排遣寂寞?難道它們也和洋人一樣不是為了肉慾而真的是為了愛情去包養的?貪官真的有這麼高尚?後來漸漸明白,這是它們道德敗壞到極點后審美能力缺失造成的現象。

美是固定的,不因時代的變化,對象的不同而不同,不在於誰的不認可就不存在。禪也不是虛偽的,連修禪者也不能否定當下的一切,更不可顛倒,必須在承認當下一切的前提下,不為美色所動,不為外境所轉,這才是禪。

可有的洋人變了態,在時尚雜誌上推出一些嘟著嘴的女人,我看了就象聽見鏟子刮鍋底一樣難受,而這些「時尚」,一旦在網路傳開,被那些跟風外國白相人的中國土包子看見,馬上心隨境轉,以此為美了。女人也爭相在自己徵婚網站學著把自己雙唇像陰唇一樣噘起,以此勾引男人,男人也以欣賞這些變態的嘴臉為時尚。原本女人的高跟鞋,前腳掌底很薄,以漆皮暗皮的細頭細跟為美,走起路來風生搖曳,儀態萬方,不知什麼時候起,外國白相人率先穿了厚厚的松糕鞋,後跟方方有二十公分,前腳掌加厚,故意做出方頭笨拙的樣子賣萌,再無半點美感,走起路來活像殭屍在踩高蹺,中國女人便也邯鄲學步,以之為美,滿大街都穿這種鞋的女人,很少看見穿以前那種正統高跟鞋的了。

如此看來,絕大多數漢人不論男女,現在連基本的審美能力都沒有了,把美醜的評定權交給了洋人,一切跟風。從中可以看出這個民族智商低下,極易受外界因素左右。它們鬧民主也是如此,既不知道民主好在哪裡,也不知道民主不好在哪裡,幾千年都沒想到民主,只是看洋人弄了,它們非得跟風時尚一回。

洋人選總統要了解其私生活。而考察一個人的審美能力,甚至考察其對婚姻和愛情的態度,也能搞清此人的品行。公司如果招聘員工,如果不能從別的方面評判,不妨拿出一大疊各式各樣的女人照片,要此人選出其中自認為的美女,就能分清此人究竟是屬於循規蹈矩型的,還是變異古怪型的,還是不負責任型的。以此作為取捨的參考,一試一個準。如果它說「女人哪有美醜之分?燈一熄,都一樣。」絕對可以斷定此人定和劉志軍無異,不必有感情,不必有色誘,見穴就鑽,這種人已經沒有了廉恥,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當公務員必定是貪官,在公司也必定要貪墨公司錢款,絕不能聘用。

六、揭批澤東性亂史,維護小姐生存權

漢共要是不掃黃,輪運就罵中共不作為,把東莞搞成了「性都」。可東莞一旦掃黃,輪運就拿維護婦女權益大作文章,說操皮肉生意掙的也是辛苦錢,這下小姐失業了,叫人家怎麼活?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這話要讓外星人聽見了,還以為地球上的女性唯一能從事的工作只有賣肉似的。輪運又列了長長一串女人名單,說都是被毛睡過的,知名的有:江青、張玉鳳、楊開慧、賀子珍、陳惠敏、史沫特萊、孫維世、丁玲、上官雲珠、唐聞生、謝靜宜、孟錦雲、陶斯詠、章含之,還有二三十號我連聽都沒聽說過。言下之意,老毛都能性亂,我憑什麼不能?討論老毛性亂史,遠比掃黃重要,漢共出了老毛就沒有資格掃黃了,只能開放黃禁,小姐賣肉無罪。只要揭批了老毛,小姐自然就不會再賣肉,輪運就會洗心革面不再涉黃。

我們已經無法查清老毛是否真的睡過這麼多女人,還是輪子瞎編的故事。但有一條我知道,即使這些全是真的,那也僅僅是老毛私德有虧,死後自有閻王處理,毛也是漢人,也有七情六慾,就算多結了幾次婚,也很正常,只要沒有影響社會,他的私事不值得我們如此關心,我要也這麼關心你們輪運的事情,你又要訴我侵犯你們的隱私了。我只關心老毛他作為歷史人物做的公事,老毛在維護社會風氣方面應該說是盡職的,在他治下,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幾乎根絕了社會醜惡現象,這一功勞上帝自會褒獎,恨他的只是那些因為有老毛存在,自己無法性亂的人。就算老毛有過淫亂,爛也只爛中南海這一方寸之地,就花帥劍英等幾個高官有緋聞,人民群眾當時並不知道,沒對社會造成太大示範作用,社會整體卻是積極向上的,連一般的官員都不敢越雷池一步,哪裡比得上現在十三億漢人大性亂?

評判一個歷史人物的功過,主要著眼點是其對社會的影響,鄧矮子雞小,只能守一個女人,但是它絕對不如毛稱職,絕對沒有毛功勞大,它搞改開,放縱一切醜惡現象和低級趣味,為了贏得資本家讚賞,接受資本家販賣的垃圾,竭力引進資產階級腐朽生活方式,使黃、賭、毒泛濫成災,社會道德完全崩潰,這個罪是無法償還的,造成這一局面的是鄧不是毛。只是因為鄧讓輪運性福了,輪運公知就喊好,老毛反對輪運的性亂,輪運公知就仇視。

萬惡淫為首,沒有鄧矮放縱,中國何至於今天這樣腐敗?如果國富民強的目的只是為了方便男盜女娼,只是為了欺負鄰國,那麼國家富強也是罪,誰讓這個國家富強了,誰反是罪人。

七、萬惡淫為首,中國經濟實質上是一種「破鞋經濟」

談到女人,我們不得不談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漢人為什麼一當官必定是貪官?我認為這和他們一個的特點有關,他們對女人的態度與洋人相比差別很大。漢人只要有財力,就盡量多地同時佔有女人,在古代就是這樣,漢人知識分子的人生目標就這四句話就能概括:「備他一頂轎,起他一個號,刻他一部稿,娶他一房小」,活著似乎就是為了這事,人生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要在女人身上得到體現。漢人老闆有錢,就跟舊社會的地主周扒皮一樣,寧肯犧牲員工積極性,也捨不得給員工漲工資,能賴多少就多少,員工的工作環境能多簡陋就多簡陋,你要給漢人煤老闆挖煤,它連最基本的安全設備都捨不得給你買,但它對女人卻十分大方,省出來的錢不為別的,只為再多養一個小老婆,再多買個金銀首飾討情婦歡心,維持姦情才是他們賺錢的根本目的。

不要以為漢人里真有賈寶玉、林黛玉、梁山伯、祝英台,梁祝早化蝴蝶了,賈寶玉在現代肯定混得很落魄,風流不起來了,林黛玉也早被流氓玩弄后氣死了。漢人包養一百個情婦,也不會和其中任何一個有真感情,說實話,在漢人中去尋覓愛情,根本是緣木求魚,漢人無論男女,根本不懂愛情,頂多有點感情,只懂肉慾、面子和交易。你們苦苦追尋愛情,我勸你死了這顆心,不要天南地北地找個沒完了。漢人和情婦的關係,介於婚姻和賣淫之間,說結婚,又沒領結婚證;說賣淫,又沒媽咪,又不在妓院,又是長期關係,不見得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說是妾,又沒和大老婆住一起,也沒有明媒正娶,可以同時作別人的情婦,行動還很自由。只能拿「二奶、小三」這些新詞來形容比較貼切。

漢人要不搞性亂,只可能存在四種情況。第一,財力不具;第二,男根不具;第三,大老婆強勢;第四,此人已在修行。否則七老八十進棺材了,那淫心也不會死的。漢人乍富,頭一件事保證就是找情人,大家看到被揭露的貪官,幾乎個個都包養多個情婦,多的有幾百名。並非中共體制內的人才這樣,從小接受西方教育的港台人也無一不如此,改開之初,他們紛紛做生意為名,逃離大老婆的視線,到大陸包二奶。現在二奶生的仔最大的都二十多歲了,又不想呆大陸,又不敢回港台,絕大多數生活在西方國家。我在國外逛唐人街時,常有人指著某婦人悄悄對我說:「這是香港某超級富翁以前在大陸的情婦。」又指一年輕人說這是漢共某常委的私生子。這說明漢人並不象輪子宣傳的是受了共黨毒害才變壞的,而是與生俱來。

當然洋人也有這樣的人,但更多的是在同一時間只愛一個女性。即便嫖妓,也只是臨時性質。他們只要在某女身上找到了所謂的愛情,就愛得死去活來,他們追求愛情,和肉慾關係不大,我們常看見洋人娶中國醜女,大概就是這個原因。當然,洋人這份愛情並不經受得起考驗,情濃之時海誓山盟,一旦他覺得這愛情有了瑕疵,不那麼美好了,會毫無先兆地與女人一刀兩斷,昨天還恩恩愛愛,今天就翻臉不認人,馬上形同路人,又到其他女人身上找他要的愛情了。而引發感情破裂的原因,可能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而且漢人與情婦斷交后卻常藕斷絲連,狗扯羊皮,還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相比之下,洋人的情感世界表現得又絕情又幼稚。

漢人僅僅為了養情婦,就註定了要做金錢的奴隸,養了一個,就想養兩個,恨不能把全世界的美女都霸佔了。但要滿足一個情婦的揮霍,花費都極其巨大,名車、豪宅、愛馬仕、化妝品、零花錢、高檔服裝、鑽石首飾都是無底洞,每一樣都花費驚人,每一樣都能供幾十個大學生畢業,若不能滿足她們,女人就不讓它進入自己的身體,兩者關係完全建立在現實利益上面。漢人要有了情婦,靠死工資絕對無法維持,即便國家主席的工資也不夠,只有當貪官才有可能滿足,這就是造成中國無官不貪的真正原因,正應了一句老話:「萬惡淫為首」。其實貪官的錢絕大多數都花在女人身上,花在子女、老婆、父母和自己身上的只佔少部分,滿足口腹之慾也根本用不了幾個錢,要沒情婦,實在沒必要貪污。其實漢人整個社會絕大部分資源都花在破鞋身上,認真算起來,破鞋每年用掉得奢侈品大概比國家軍費、維穩費加起來還多。中國的經濟實質上就是「破鞋經濟」,中國經濟繁榮的終極目的不是為了世界大同,不是為了提升道德,不是為了返璞歸真,恰恰相反,就是為了能繁榮娼盛,就是為了有資本去過腐朽的生活,否則吃飽了費那麼大勁發展經濟?要沒有破鞋,錢都沒處花,內需都拉動不起來,GDP都得負數。我說真想反腐,除了恢復帝制大開殺戒、株連九族以外,只有從破鞋身上找藥方,別無它法。

洋人同一時間要討好的女人不多,沒有這麼多姦情需要維持,而且洋人堅信他和女人之間的愛情絕不是為了錢。倘若女人以斷絕關係為要挾,逼他送東西,讓他發覺這份純真的感情已經變質,他會象吃了蒼蠅一樣厭惡起來,立即和女人翻臉。因此洋人除了正常生活開銷,其它支出並不大,靠死工資就可以維持。事實上,洋人絕大多數真的就只有一份死工資。不象漢人,無論官民,路子似乎都很野,除了工資還有雜七雜八別的收入。

八、女人只不過是漢人心目中構建自己富貴王國里的一種道具

洋人之所以這麼注重感情,大概和他們信仰和文化帶給他們的「三觀」有關係,他們從小接受的是灰姑娘、白雪公主、天鵝湖這些童話故事,思想單純,長大了依然想法幼稚而天真,有對童話世界里純真感情的追求。他們的宗教也特彆強調一個「愛」字,但絕沒有霸佔很多女性的內容,英雄人物都是去拯救被魔鬼霸佔的女性的,雖然他們可能曲解了上帝這個「愛」字的真正含義,把愛理解成了男女之情,但畢竟還在追求這份感情,為此他們變得很天真幼稚。

漢人所謂的「成熟」,就是所作所為的一切,都必須圍繞追求發財淫樂這個核心展開,認為只有談這個才有意思,其他都不想聽,否則就會被別人認為幼稚不成熟,別人就不會有與你繼續交談下去的興趣。

如果說洋人對女性還有一份錯愛當愛情,那麼漢人對女性連虛情假意都沒有,女性只是它構建富貴生活的一個道具。

那麼漢人追求的理想的富貴狀態,究竟是個什麼樣子呢?我看過有人寫文章討論過這個話題,說漢人這種要霸佔完所有女性的心理其實也和信仰與民俗有關,那佛經里描寫的欲界天里的幾個境界大概就是漢人「富貴生活的最高版本」。據說忉利天的帝釋就有好多億的妻妾,又說夜摩天更好,忉利天雖然可以有很多妻妾,起碼那裡還有其他男人。而夜摩天里的天國卻沒有這個憂慮,除了天子一人是男的外,其他無數億都是美女,人家洪常青只有紅色娘子軍一個連,而夜摩天里娘子軍不知有多少億個兵團,就老哥一個黨代表,多好。不愁吃,不愁喝,不用工作,要什麼有什麼,照雷哄稚的話說:「要吃什麼,伸手即來,要玩什麼,伸手即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無憂無慮,沒有痛苦,壽命有多少億劫,一劫等於好多億年,雷哄稚形容這種生活「活得都膩味了」,這才是人間富貴最高形式的翻版。漢人都在模擬過這種生活,能多霸佔一個算一個。

這些仙女該有多美呢?我曾經看過這麼一個故事,說阿難跟隨佛祖后,心裡依舊想念自己的美女妻子,心不在焉,並不肯好好修鍊,佛祖對此一清二楚。於是帶他去了一個境界,我猜大概就是夜摩天。阿難一看,那裡全是美女,王座上卻是空的,大家似乎在等什麼人,就問你們在等誰?美女說她們在等一個叫阿難的人,他正在地上修鍊,以後能作這裡的王。佛祖就問阿難,你覺得這些美女和你老婆比怎樣?阿難說,我老婆要和這些美女比,等於老母猴站在她面前和她比一樣。從此阿難就認真「修行」起來,佛祖又帶他去了另一個境界,象是地獄,阿難看見有個鬼卒在熬一大鍋的油,就問你熬油做什麼?鬼卒說,準備油炸人間一個叫阿難的人,他居然為了想睡美女而修鍊。阿難毛骨悚然,此後就端正了自己修鍊的態度。

可見要獲得這樣的結果,必須先去掉淫心,而不是助長淫心,真正地去行「梵行」才可能獲得,在地上收藏的美女是帶不到天上去的。在地上熬不住而淫亂過的,不僅失去了這福份,還給自己造了地獄的業。如果這幾十年忍了,行了梵行(所謂的梵行分好多層次,最低要求就是可以有配偶,但不和第三者性亂),就能去欲界的天上享福,即使作不了天子,當眾生百姓也很快樂。這是上天對好人的一種獎勵方式。忍幾十年,欲界天可享受無數億劫,放縱幾十年,餓鬼道和地獄里要受罪無數億劫,這很公平。如果要去欲界天較低得境界,甚至於連四禪八定都不需要修,只要沒有大惡,活著的時候又做了些善事,積了點福德就行,這是普通人完全有可能做到的。忍短短几十年,換來的是無數億年生活在溫柔鄉女兒國,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即使天福享盡,回人間仍不失享帝王之福,舍一得萬報。漢人愚昧,不懂這道理,它們總是丟了西瓜撿芝麻,去和一錢不值的女人攪和,死後失大利。

有的屌絲宅男朋友會說:「什麼舍一得萬報?都是些虛妄無稽的事,我只顧眼前,難道要我就此自律,逼著自己不看毛片?人的一生應該這樣度過……當我躺在冰冷的太平間回首往事時,不會因為輕信了金復新的話虛度年華而懊悔,也不因為沒看過毛片在性戰中碌碌無為而羞愧。萬一這是金復新愚人節開的玩笑,那我不是浪費掉大好的青春嗎?這樣,在臨死的時候,我就能說,我已將整個生命和精力,獻給了人類最永恆的事業——意淫。」這種說法有道理嗎?我看還是有一定道理的。對無神論者,沒有這些追求的朋友來說,真沒有必要照著做,我本人就對這些說法並不完全相信,我覺得即便確有其事,但也決不會像說得那麼簡單,必定裡面還有很多套頭,還藏著掖著別的什麼東東。人各有志,各人有選擇的生活方式,哪怕這種生活方式對自己再不利,有再嚴重的後果,別人也沒有權力干涉,「我的玉體我做主,愛跟誰睡跟誰睡,關別人什麼事?」既然這樣,陳惠敏張玉鳳的玉體也該由人家自己做主,人家老毛對女性有魅力,你們沒有魅力而已,你們不是成天講民主、講自由、講文明、講競爭的嗎?為什麼要象鄉下長舌婦一樣干涉人家的天賦人權和隱私呢?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5-6-30 21:52
痛罵中國男人,我沒意見,支持。有些中國人確實太壞了
回復 金復新1 2015-6-30 21:54
法道濟: 痛罵中國男人,我沒意見,支持。有些中國人確實太壞了
是呀,我接下來要貼篇揭批中國虎媽的文章。
回復 總裁判 2015-7-2 00:49
法道濟: 痛罵中國男人,我沒意見,支持。有些中國人確實太壞了
中華民族的主體成份就是中國男人。
回復 金復新1 2015-7-2 03:06
總裁判: 中華民族的主體成份就是中國男人。
主席說,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婦女能頂半邊天。
回復 法道濟 2015-7-2 03:53
總裁判: 中華民族的主體成份就是中國男人。
罵他們也是罵我自己
回復 總裁判 2015-7-2 03:55
法道濟: 罵他們也是罵我自己
畢竟集體名詞和個體名詞及概念未盡一致,如同文革,參與人數為100%。
回復 法道濟 2015-7-2 03:57
總裁判: 畢竟集體名詞和個體名詞及概念未盡一致,如同文革,參與人數為100%。
金兄文筆犀利,罵得好
回復 總裁判 2015-7-2 03:57
金復新1: 主席說,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婦女能頂半邊天。
除非主席變成張玉鳳,玉鳳變成中共中央主席,那就讓他們兩個去搞吧。
回復 金復新1 2015-7-2 06:15
總裁判: 除非主席變成張玉鳳,玉鳳變成中共中央主席,那就讓他們兩個去搞吧。
據說主席就是原來的武則天轉世。
回復 金復新1 2015-7-4 05:55
總裁判: 中華民族的主體成份就是中國男人。
總裁,我已經寫了篇關於女人的文章:虎媽惡人先告狀,哈佛秀才遇到兵。

請來點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4:2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