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民運爆發內訌,央我出面調解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5-6-12 18: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9評論

關鍵詞:中國反對派, 蔣介石, 電視台, 緊箍咒, 文章


上月19日,原桂林電視台記者,現民運骨幹分子、社民黨文宣部長曾節明在民運主要論壇《獨立評論》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駁「是否支持flg,是鑒別真假民運的唯一標準」》。文章說,flg漸趨孤立,於是其高層仿效鄧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形式,堂而皇之地宣稱:「是否支持flg,是鑒別真偽民運的唯一標準。」為了拒絕民運人士對其有任何形式的批評和質疑,flg竟拋出這樣一個緊箍咒,企圖套在中國反對派頭上。面對這樣的奇恥大辱,民運人士卻噤若寒蟬,敢怒不敢言。而他卻實在看不下去,早就想出來說上幾句,陳泱潮先生勸住了他,說:「要難得糊塗」。可是今天他忍不住了,不想隱瞞自己的立場,希望有良知有頭腦的民運人士與flg劃清界限,不要跟它們沆瀣一氣。

一石激起千層浪,隱藏在獨立評論上的flg駐壇弟子「春2」、「博訊螺桿」、「歸去來兮」之流暴跳如雷,立即對曾展開圍攻和謾罵。連親輪民運敗類唐柏橋也在群發郵件中稱flg「一直在從事最卓越的反迫害運動」,並大罵曾節明是「中共的幫凶」,曾氣得發抖,說自己比蔣介石還恨中共的,怎麼自己倒成了共特?

面對口誅筆伐,曾節明有點支持不住了,幸好還有草蝦、劉路、郭慶海等出手相助,他們都讚揚曾節明敢於得罪不可一世的flg惡勢力,說民運現在缺的就是曾節明這樣的敢說真話的人。其中尤以劉路的發言最為一針見血,他說:「民運中的投機分子如劉因全、草庵、伍凡、袁紅冰之徒,妄圖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不知死活,勾結海外flg高層,忽悠國內的愚眾去撩撥共產黨,而並非共產黨主動要迫害它們,因此愚眾即使被中共迫害,flg高層和民運敗類要承擔一部分責任,是它們故意把愚眾往火坑裡推,以騙取國際上對flg幾個躲在海外的高層騙子的同情,讓他們藉機騙財騙色。而且一些flg的愚眾被抓之後,反過來又供出當初幫助過他們的民運人士,比如遲建偉和曾節明都是被flg出賣而坐的牢。」

但是,由於《獨立評論》的版主胡標個人是親輪分子,見狀不妙,擔心無法向其金主交代,暗示要封掉劉路的賬號,劉路發現苗頭不對,只好打出白旗哀求道:「對flg多有得罪……老路始有醒悟。要痛改前非。」又勸曾節明:「咱們還是先不要罵flg了。有不同意見,敬而遠之就是了。」

在雷哄稚的淫威和胡標的白色恐怖下,草蝦等也噤若寒蟬。只剩曾節明舌戰群輪,越發孤立,無奈之下想請他的老友郭國汀出面幫腔,誰知這位郭律師中毒更深,他雖然覺得flg的某些做法確實「不像話」,卻並不肯支持曾節明,反而認為flg的種種劣跡「可能是潛入flg的中共特務所為」,「flg雖然存在這樣那樣的缺陷與不足甚至錯誤,但總體上,肯定是反共陣營最堅定的同盟,絕對不宜公開譴責之」,「暫時不要得罪,現階段還是應該和他們稱兄道弟」,「對flg只能內部批評」,「我不是贊成其教義,我只是支持他們信仰他們自己的宗教。我是為他們受到中共的迫害而和他們站一起的。」曾節明無奈,又邀我寫文章助陣。我尚未動筆,就聞曾節明被胡標封名一個月,理由只是曾罵了一句駐壇弟子們在「鸚鵡學舌」而已。

曾節明數次來信要求我的聲援,昨天還來信問文章寫好了沒有。見他被圍攻而不出手,似乎不仗義,所以我終於下決心為他說兩句,幫他和一些民運人士如郭國汀等做個調解。但是那些駐壇弟子和胡標、唐柏橋一夥支是領了工資,自身有巨大利益在裡面,我並不打算就這些人的無恥言論做任何評論,那樣徒費筆墨。我的政策應該是:「團結中間派,最大限度地孤立頑固派,擴大反邪統一戰線」。為此,我必須鼓勵劉路、郭慶海、草蝦這樣反輪態度不夠堅決的民運鬥士放下恐懼,幫他們去剝繭抽絲般地逐條分析郭先生的荒謬論點,因為郭的問題帶有普遍性,他如果看了我的文章能幡然悔悟,其它受蒙蔽的人自然也能醒悟。

一、一廂情願的交友態度和自欺欺人的交友原則

郭國汀一廂情願地說:「我不是贊成flg 的教義,我是為他們受到中共的迫害而和他們交朋友。」這種論調常見於那些明知flg 不是東西卻非要和它們攪在一起的民運分子身上。我請問郭律師,你一廂情願地認輪子是你朋友,可是你真的敢在它們面前表示你不贊成雷哄稚的教義嗎?我不需要你去揭批,只要你敢公開在你的Tianjin網試著表露自己的真實內心想法就行,你可以說幾句:「我不相信雷哄稚有什麼法身,那純屬放屁!我不認為雷哄稚是什麼『宇宙主佛』,那簡直扯淡!」之類的話,看看你的輪子朋友們還會不會把你當盟友,看它們會不會翻臉罵你是共特,郭先生要是不信,自己可以回去做個試驗嘛,試試輪子淫 婦徐沛的臉色會變成怎樣?她不是結婚離婚多次,甚至還追求過陳泱潮先生的嗎?她不是還和德國男人勾搭上,給她出詩集后,又離婚的嗎?她不是特地從德國飛到加拿大,在你家住了一個月,幾次暗示要和你同房把自己的性,交給你的嗎?你承認不承認有這些事情?人在做,天在看,你們倆之間的風流韻事,民運內部早就傳遍了,連我們這些黨外人士也知道了,看在你們差點同 房的面子上,不知她還願意不願意把你當朋友?所以說「不贊成flg 教義,也能和flg 和平共處」的定律根本不存在。是就是是,非就是非,自古漢賊不兩立,忠奸不共天,你和他們交朋友,就代表你已接受了。

那麼郭先生是不是真的因為反對中共迫害flg才和flg交朋友的呢?這也是他自欺欺人之言,這是冠冕堂皇地為自己與flg勾搭開脫罪責。既然誰被中共迫害了,誰就是你的朋友,那麼請問:中共還迫害過一貫道,還迫害過販毒組織,手段比鎮壓輪子殘忍萬倍,你怎麼不去力挺呢?連雷哄稚在其大作中也承認大清、民國和中共對付一貫道是「成排成排地槍斃」。大清嘉慶年間對被捕后才開始表示改悔的邪教徒,一律認為是在演戲給朝廷看,不算自首免罪之列,必須砍頭,稍微沾點邊的人都難逃一死,寧肯錯殺一千,也絕不放走一個,哪裡有現在的中共這麼文明?還想盡辦法「春風化雨」般地試圖轉化?相比之下,雷哄稚居然說flg 遭受的是史無前例的「巨難」,說正是因為這樣的巨難,才能成就弟子們全宇宙最大的「威德」。請問有這種教主和其骨幹都躲在國外住在宮殿享福,只有國內炮灰弟子被勞改的「巨難」嗎?既然誰被中共迫害過了,你就要同情誰,你為什麼不去同情一貫道?你為什麼不和被中共槍斃掉的毒販交朋友?你為什麼不去給他們燒點紙錢?你為什麼不去抗議中共對毒販的殘暴,你為什麼不去撿起毒販掉下的白粉,繼承他們遺志,完成他們未竟的販毒大業?

你也許又會說,毒販和一貫道是邪惡的呀,人家輪子是講善的呀。那麼問題又要回到原點,回到討論flg是正是邪、是善是惡上面去了,我願意和你詳細探討雷哄稚到底有沒有胡說八道、有沒有欺騙弟子、有沒有出爾反爾、有沒有致人死命、有沒有口善心魔,都可以講事實擺道理的,但相信你和輪子自己對這些問題是要竭力迴避,不敢觸及的。這樣,還怎麼和你討論問題?你支持flg 的理由就無法成立了。

您還說「我只是在支持輪子信仰他們自己的宗教而已」,說是為了維護輪子們信仰自由的權力,認為無論雷哄稚多麼邪惡,輪子也有信仰它謊言的權力,外人無權過問。如果您這種論調能夠成立的話,中共黨員也應該有信仰自己共產主義的權力,因為共產主義也有一套宗教哲學的信仰,有其獨特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和宇宙觀,相信死後和馬克思在一起,相信在人間就能建成天國,你們為什麼不許別人信共產主義呢?為什麼要橫加干涉呢?為什麼要和輪子用「下地獄、永世不得翻身、遭惡報」來威脅,逼人搞三退呢?你們自己都不尊重別人信仰自由,卻又要利用「信仰自由」為擋箭牌保護自己,多麼無恥啊!

我相信郭先生自己是知道自己的言論是多荒謬的,你之所以拋出這種荒謬論調,目的是為了掩蓋真實想法,因為這真實想法說不大出口。其實讓你焦慮的是,曾節明的才華浪費在了揭露他自認為尚沒有直接損害你個人利益的雷哄稚身上,而沒有按照你的如意算盤去花在與你有私仇的中共身上,曾節明沒有老老實實被你所利用,這使你覺得不爽。說穿了你的政治標準還是來自一個「私」字,而非來自「理」。

二、是否與雷哄稚邪教組織狼狽為奸,是鑒別民運分子得不得胰腺癌的唯一標準

郭先生不遺餘力地義務為雷哄稚開脫一切罪責,認為flg 一切惡事要麼都是打入雷哄稚內部的共特故意乾的,要麼就是底層輪子個人的水平問題,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大師一貫偉光正,不能算高層弟子不好,也不能證明雷哄稚是騙子,只敢反貪官,不敢反皇帝。那麼郭先生為什麼不說中共黨內的貪污腐敗都是打入中共內部的美蔣特務的乾的,中共高層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呢?為什麼不說貪污腐敗只是黨員個人修養不高,思想改造不徹底造成的,與中共本身偉大理想無涉呢?

郭先生此類歪理大概就是從輪子那裡學來的。當年輪子不搞花名冊,就是為了推卸責任,光榮的歸自己,而一旦有輪子跑去自&焚損害了它們的形象,它們可以輕易地否認這人練過flg ,以flg 的教義是反對自殺的為由,來認定此人從來就不曾當過輪子。那麼請問,中共黨章明確要求黨員為人民服務,不許搞貪污腐化,那麼一旦有黨員被發現貪污了,中共可不可以否認此人加入過中共呢?輪子個人要是有優點,那都是雷哄稚的功勞,罪責都與雷哄稚無關,這樣做公平嗎?一切罪責都只能由其個人負責嗎?我想請問,要你在證券交易所交易股票,由於交易所的操作員輸錯了數字,令你損失慘重,你說這只是其個人的責任嗎?你是起訴交易所賠錢呢?還是起訴那小小的操作員?我看郭先生和雷哄稚搞在一起時間長了,被李抓住了你急於倒共的心理,思想受得污染太大,失去了正常分析問題的能力,也學著越發搞笑起來。

雷哄稚指使其政治弟子學鄧效顰和瘟奸相的腔調,豎著一根中指晃動,煞有介事地、慢條斯理地、東張西望地、意猶未盡地、欲說還休、故作玄虛地拋出了一條金科玉律,說「是否支持雷哄稚,是鑒別真偽民運的唯一標準」,大概這是條雷哄稚發過功的咒語,令那些一個個自以為絕頂聰明的民運分子聞之,就如中了降頭術,紛紛俯首帖耳,如被馴服的馬牛般任其驅使,唯恐被打成偽民運。何其可笑,你們這些人也在幻想回國執政呢!

如果金科玉律這麼容易制定,說什麼就信什麼,那麼我也要學鄧效顰和瘟奸相的樣子,豎著一根中指晃動,邊晃動,邊煞有介事地、慢條斯理地、東張西望地、意猶未盡地、欲說還休、故作玄虛地拋一個金科玉律出來:「是否與flg狼狽為奸,是鑒別民運分子以後得不得胰腺癌的唯一標準。」不知道郭先生信還是不信?

請注意,我設的這條定理不像鄧瘟輪們的信口開河,而是有根有據的。大家知道,殺人放火雖然罪很大,但和謗佛謗法比起來簡直不算什麼,謗佛謗法一個字就要下最慘的無間地獄,其果報之慘烈不可思議。曾聞一個故事,說甲修行有成就,到了一個並不是太高的果位,但他長得不好看,有一次飛躍著過了河,乙看見了,嘲笑他過河的動作像猴子,甲正色告訴他說自己是已經證得了某果位的聖人,乙頓時嚇得汗毛倒豎,知道闖了大禍,按律死後是要下地獄的,於是在餘生幾乎不停地在念咒加懺悔,儘管這樣,雖然死後並沒有去地獄,但做了很多次牛被人宰殺來洗清罪業。

大家想想,fog 貶低耶穌、誣衊佛祖、篡改經典、歪曲教義的言論比比皆是,常發大妄語,(具體內容請參考基督徒余傑和一些佛教人士的相關文章,這裡不再贅述。)甚至為了罵佛,還公然在其95年的早期經文《為誰而修》中盛讚紅衛兵砸佛像的革命行動,辯解說「這樣的廟還能不砸嗎?」眾所周知,毛從來沒有明令誰去砸佛像,也沒有歪曲過佛經,只是說要破四舊,下面的馬屁精無知無識,不知死活,叫紅衛兵把廟砸了,結果這些紅衛兵後來都得了惡報。當年的雷哄稚就是紅衛兵出身,親自參加過砸廟的革命行動,對此耿耿於懷,極端仇視佛教。

雷哄稚把所有的佛都罵了個遍,其罪大得如天如山,但他是魔界來的,有一定抗報應的功能,而您郭先生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你說你以後怎麼辦?誰能保護得了你?獲罪於天,無可禱也。你打算在無間地獄呆多少億萬年?別說你加入flg ,您只要為其言行「隨喜」一次叫一聲好,就等於支持了謗佛謗法,就要承擔一部分罪業。就像《地藏經》里說的那樣,如果有人正在禮拜地藏菩薩,別人在邊上(露齒)嘲笑一下,或者背過身去非議幾句(背面非),就已經註定要下地獄了,要下地獄多長時間呢?要等到「賢劫千佛滅盡」,此人都還在地獄之中。你想想你為了過反共的癮,泄自己的那點恨,代價卻是去為雷哄稚分擔業力,陪它下地獄受刑,到那時,你去向給你上刑的鬼卒們講「法制」、講「鬼主」、講「自由」、講「鬼權」吧,這何苦來哉?吃飽了撐的?雷哄稚又不會分給你錢。告訴你,你即使為它被中共打死了,它也不會發給你半分錢撫恤金的。

你看不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由著性子,只要覺得怎麼罵中共解恨就怎麼來,別人怎麼勸你都不行,好良言難勸該死的鬼,執迷不悟,飛蛾撲火般定非要卷進去不可,甚至還為它寫吹捧文章賺幾個稿費而洋洋自得。

有些不肯悔改的輪子由於業力太大,能障須彌,能深巨海,現世就受了報應。最有名的封莉莉就是得胰腺癌死的,還有高國棟、關貴敏、譚淑君、朱根妹、朱賢益、張孟業、全判烈、韓振國、柳繼南、鍾偉健,陳文祿、林穗生、劉鶯訓、佐藤以及李大師的大妹夫李繼光等,不是肝癌、喉癌、胰腺癌、暴亡猝死,就是累死、摔死、車禍死。

如果你家屬體質偏陰,你那如須彌山的業力,還能把你家屬剋死,你們民運有個元老,以前和你一樣,想通過以吹捧雷哄稚的方式發泄對共產黨的仇恨,多次在媒體上撰文,後來雖然醒悟過來,知道輪子不是東西,但為了維護其一貫正確的形象,抱著和陳泱潮那種「難得糊塗」的心理,覺得承認了錯誤,就顯得他在大家面前「不夠光榮、不夠正確、不夠偉大」,面子上下不來,不肯像曾節明一樣站出來旗幟鮮明地和雷哄稚決裂,以為只要自己不再和輪子接觸,那些以前的罪業就自然煙消雲散了。結果這巨大的業力無處可消,慢慢發作了起來,他突然覺得眼睛視網膜出問題,幾乎半失明,不久他老婆也被檢查出胰腺癌。現在他到處哭哭啼啼,幾乎傾家蕩產,店也賣了,到美國掙的家業一場空,要從北卡逃得州去了。他的名字我就不公開了,你們民運很多人都知道。這是慘痛的教訓啊!

你知道美國為什麼會有經濟危機嗎?你知道為什麼陳水扁會倒台入獄嗎?你知道胡溫的「親民」騙局為什麼會破產嗎?你知道江為什麼老死不掉嗎?我告訴大家,很多政治勢力都喜歡利用雷哄稚,可最終結果都是被雷哄稚所利用,反被雷哄稚把錢騙走,偷雞不成蝕把米。郭國汀等民主極端分子也是這樣自作聰明的小算盤:「暫時不要得罪,要充分利用這一億弟子的免費人力資源為我所用,讓他們打頭陣送死,保我實現回國執政的偉大理想。」你以為別人都傻的,看不懂你的心思,算盤是打得不錯,只可惜這一億弟子是子虛烏有的數字,告訴你,它雷哄稚根本在國內就掀不起什麼風浪了,你看還有誰為它取天安門送死示威的?你以為自己老謀深算?雷哄稚才沒你那麼傻呢,每一個想利用它的人反過來都被它利用,包括你們民運,包括你。你以為靠近雷哄稚了,世人就會對你們民運印象好?恰恰相反,在國內它們臭不可聞,就是在海外論壇,誰要一提起輪子,大家都不約而同地罵:「輪子輪子,吃屎吃屎!」你知道你的天易網為什麼臭不可聞嗎?不就是請了太多輪子大糞在裡面嗎?

陳水扁聽信雷哄稚「在大陸還有一億弟子,隨時可以聽我號令起來造反」的鬼話,為了儘早搞亂大陸,以便宣布獨立,馬上投資給李數億政治黑金,不幸被人爆料,下台後就進了監獄,據說也得了癌症。美國在柯林頓時代經濟形勢喜人,可支持雷哄稚后,不久就發生911,使布希政府捲入幾次戰爭中,元氣大傷,奧巴馬上台依舊不思悔改,不知自己錯在哪裡,繼續在錯誤的道路上闊步向前,把本該施捨給民運組織的數億元活動經費賞給雷哄稚,結果馬上發生經濟危機,民眾紛紛失業,至今都緩不過來。據悉,胡溫為了對付和雷哄稚共同的敵人老江,私下和雷哄稚達成默契,並讓溫的女婿開支票給雷哄稚,任由其填數字,想要多少填多少,只求幫著倒江倒薄,結果胡溫假政改真貪腐的嘴臉很快就讓群眾看清楚了,說它們執政的十年是「浩劫的十年,是權貴們的黃金十年」,現在他們整日害怕18大後下台要被清算,忐忑不安地和其他派系在北戴河討價還價,爭取多安排自己的親信入常。你想想,一旦和輪子勾結,就等於站在了佛菩薩和上帝的對立面,就等於成了魔的眷屬,誰親近雷哄稚誰馬上倒霉,這是鐵定的,輕者倒霉運,做什麼生意都虧本,永遠都發不了財,重者禍事連連,把小命都嗚呼哀哉了。我問你們這些為了泄恨而去捧輪的煞筆,到底還想不想要發財了?到底還想不想身體健康了?你連這些龐大的政治勢力在業力面前都無能為力,你郭律師本事就真的那麼大,能敵得過嗎?

相反,老江是反輪的總工程師,雖然它的形象令人噁心,但執政期間就只有鎮壓雷哄稚這件事算是做對了。輪子為了對付它個人,從2001年起發動「一億弟子」發正念,想把老江咒死,可是十幾年的咒念下來,江似神靈護體,毫髮未傷。輪子乾瞪眼沒咒念,信心大失,軍心動搖,現在再也不敢提這件事情了。現在老江退休后的太上皇生活依舊十分滋潤。還能坐滑桿象南霸天一樣去游泰山,眼神依舊賊光四射。而同時,雷哄稚60不到卻已經老態龍鍾,後來「講法」錄像再也不敢公開,要播放只敢放遠鏡頭,近景只敢用前些年拍的鏡頭來冒充,禍福之別由此可見矣。

是不是以後不再參與雷哄稚活動不再為其歌功頌德,說一句「我不練了,我不當粉絲了,就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呢?我告訴大家,沒這麼便宜。就像你以前當過土匪殺過人,只要你自己金盆洗手了,官府就不能來拿你了嗎?那業力還在,必須要你用餘生的時間積極反輪,並勤念經誦咒,才有可能把過失彌補過來。郭律師可能想鑽「天條」的空子利用佛菩薩地慈悲說:「你要知道,我反共已經反出精神障礙了,一天不反,我就渾身難受,飯也吃不香,覺也睡不著,能不能讓我一邊幫雷哄稚說話,滿足我反共的癮,一邊又念咒求佛菩薩幫我消業?這樣兩不誤。」也就是說,他想一邊罵佛一邊又求佛原諒,不僅想利用曾節明,還想利用佛菩薩,這哪來的悔意!?你以為佛菩薩是你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嗎?你還沒死,明明有時間有辦法,通過揭露雷哄稚,反戈一擊挽回對社會造成的不良影響,卻沒決心改正錯誤,佛菩薩憑什麼幫你消業?必須你自己用行動消除惡劣影響在前,佛菩薩才會幫你消業在後。佛菩薩聰明得很,不是你的三十六計所能利用所能暗算的。

曾節明也犯過錯,但他能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他不為自己當初的愚蠢做辯護,勇敢地站出來,儘力洗刷自己的罪過,生怕餘生的時間不足以彌補自己的過失。他有這個誠心,佛菩薩都會看到的。這一點你郭律師真得好好向曾節明學習。

三、雷哄稚反共是一時失手弄假成真,它是一貫的擁共派

郭律師實在無路可退了,可能會說:「我情願下地獄永無出頭之日,管它烈火焚身、管它寒冰刺骨、管它萬箭穿心、管它開膛剖肚,我都義無反顧,只要雷哄稚反共一天,我就是它的親密戰友。」

可是我想告訴你,雷哄稚根本就不反共,而是擁共分子。他曾稱讚中共五六十年代統治時期的社會道德高尚,還說「馬克思也說出了宇宙很大的理。」雷哄稚的叛逃弟子還揭露,雷哄稚早在95年就寫過一些擁共經文,經我搜索,確實如此,這些經文至今還在其官方網站上,全是向中共獻計獻策如何統治愚民的。在95年它就發表經文《富而有德》稱:「君、臣、富、貴皆從德而生……為此則必曉因果之事,明此可自束政民之心,天下富而太平。」想讓人民明白這麼一種因果關係:「中共官員之所以可以貪污致富而無罪,是因為前世積德,人民之所以貧窮受氣,是因為前世干過壞事。」從而麻痹人民,磨滅人民的反抗意識。中共的天下就太平了。

它又在經文《修內而安外》中模仿《論語》和《道德經》的語氣說:「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聖人之所為。」文中多次出現什麼「江山」、「外患」、「天下」、「法令」、「舉國」、「民心」、「君臣」、「太平」、「政民」、「聖人」等辭彙,這裡的「國」自然指的是中共統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了,這江山自然是「中共紅色江山」,這裡的「外患」自然指的是美國、日本、民運。叛逃弟子們指出,這些「經文」與指導弟子們個人修鍊毫無關係,更不是在解決弟子們修鍊中亟待解決的問題,完全是寫給當時的統治者江看的,為它保衛紅色江山獻計獻策,貨賣帝王家,幫助江愚民,強化統治。它妄圖通過「欲顯還藏」的手段,裝出清高的樣子,讓人假裝不經意間推薦江看見這些「經文」,讓江拍案稱奇。

於是它就坐在家裡等著江來「三顧茅廬」招賢,請它出山進政協當官。可惜老江根本看不上它這個初中生學韓寒抄襲的那些狗屁不通的東西。結果左等江不來右等江不來,它這才象j女拉p客未遂后那樣醋意大發,因愛生恨起來。「我哪點比不上王滬寧啦?!你個蛤 蟆憑什麼只看中王滬寧而不來臨幸我?」「我們flg 對你們共產黨加強統治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呀!」(原話)他對著窗外憤憤不平地罵著。發誓要「干一票大的」讓老江「後悔後悔」,要讓你們「嘗嘗我的厲害,知道知道沒有賞識我,是你們瞎了眼!」

不久它就策劃了425包圍中爛海事件,把老江氣得跳腳。但它在顯示了自己威力后又馬上向中共獻媚,叫弟子寫了篇《致黨中央萬言書》以求中共能清楚它的用心,原諒它的迫不得已,它在萬言書里說:「flg和馬克思主義、gcd 的宗旨、唯物主義不矛盾。」又說:「不分忠奸認敵為友,將善良的flg 學員定為政府的對立面」是錯誤的。這些句子可不是我胡編亂造,雖然輪子早將這文章刪除,可方舟子的新語絲等網站上都還保存著。我想請問郭律師,這到底算反共還是擁共?

在徹底對江招安它們的計劃無望后,它知道玩失手了,弄假成真了。為了能在海外詐騙美國人勸基金會的援助維生,才被迫發表九評和三退。即使這樣,它仍堅持私下與中共眉目傳情、勾肩搭背、翻牆約會、私定終身、暗結輪胎,打起了讓胡溫招安它們的主意。1999年7月22日江鎮壓它的當日,它發表一篇《我的一點聲明》,不僅賭咒發誓說「我們現在和將來都不會反對政府」,更重要地透露了一個重要信息,「經文」中的「宇宙主 佛」可憐巴巴地說:「目前我的母親與妹妹還在北京,情況也很不好。聽說公安要帶走她們。」這篇「經文」後來被雷哄稚偷偷刪除,可是欲蓋彌彰,更證明裡面有蹊蹺,新語絲等網站還是忠實地收藏了這篇著名的「經文」,供大家查閱。幾年之後,我們從大j元自己的新聞看到,其母其妹竟然已移民來到了美國,兩個妹妹中大的叫李君,化名宇欣,擔任新t人電視台播音員主持人,一個叫李平,化名白雪,擔任所謂神暈藝術團的主要演員。人們不禁要問,在國內的一般flg頑固分子,都必須把它們的身份證上繳以防串聯,雷哄稚甚至造謠說連最一般的弟子都被折磨致死了,活摘了幾千輪子的器官,江氏中共既然把雷哄稚的親屬當人質,怎麼反而對它們網開一面,輕易為其辦護照,為她們出國移民大開綠燈呢?未免太仁慈了吧?事實上,她們是在狐瘟執政時被釋放的,顯然是和雷哄稚私下間進行了接觸,經過討價還價,暗通款曲,達成了某種交易和諒解,答應了胡溫提出的某些條件,心甘情願充當胡溫與江系鬥爭的工具而換來的。它一邊叫弟子傾家蕩產地血拚中共,以示和中共不共戴天,高調做給反華勢力看來換取經濟援助,另一面卻私下勾結中共,做雙面間諜,得兩份好處。實際它反的只是中共的江系,投靠的是中共胡系。可這種低劣的街頭騙術居然把郭國汀「律師」給騙了。

雷哄稚的flg 是依附在民運身上的毒瘤,象惡鬼般吸著民運的血,把你們民運吸得骨瘦如柴,活像鴉片煙鬼,還派駐壇弟子混進民運搞破壞,加速民運的滅亡。比如,原本美國反華勢力每年可以撥款1000萬美元給民運的,現在卻把990萬撥給雷哄稚,另10萬撥給魏京生。而且反華勢力還明令民運分子必須統一在雷哄稚旗下,自掏腰包供雷哄稚免費驅使,現在連曾節明叛逃出來都申請不到任何補助,靠喝西北風過日子,這是對所謂「中國民主」事業沉重的打擊,正因為有了雷哄稚,你們的日子才過得那麼艱難,雷哄稚斷了你們的財路,你們還替它們說話,唯一個初中生騙子馬首是瞻,你們不覺得自己很賤嗎?而這位郭國汀律師不知道安的什麼心,口口聲聲說要「維護大局」,綁架民運為雷哄稚殉葬,竟然自作多情地把民運和雷哄稚的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說成是「不同意見」,只能「內部批評」,以敵為友,認賊做父。陳光誠不學無術冒充律師,郭國汀這麼糊塗的人竟也自稱律師,不知道在座諸位要是有了官司,誰想雇這種律師?請了他,包輸不贏。

四、結尾

最後講講《獨立 評論》里的版主胡標。據稱這位鼓吹言論自由的胡標挺搞笑的,它大概收了輪子的錢,想把論壇搞成「輪壇」,私下打擊一切對雷哄稚不滿的民運分子。它為了過「執法」的癮,私自製定了很多壇規,而且擁有解釋權,貌似執法如山,實際是為了打擊異見分子。他規定不許用排泄物罵人,不許用動物名稱罵網友,眾人原來以為是指不許以「豬狗」「屎尿」等稱謂來搗亂的。實際上,觀點符合他個人意見的輪子,無論罵什麼難聽的,它都裝做沒看見,來個選擇性失明,而一旦發現有反雷哄稚的網友出現,它就留意找別人的辮子,要是這網友說了句:「當時中共匪幫竟然向示威群眾發射了催淚彈。」他馬上就跳出來說:「好,你提到淚了,這是排泄物。」於是手腳並用急忙封殺。如果網友一不小心說了句:「最近身體不好,要吃點利尿劑。」它馬上抓住把柄,叫嚷道:「這裡出現了尿字,封名!」如果有它不喜歡的網友說了一句:「你們不要吵了,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便宜了中共。」他馬上說:「你拿動物形容了網友。封名!」對付曾節明就使用的這招,曾節明只是說了網友「鸚鵡學舌」,它馬上叫嚷「這是拿動物形容網友,封名!」對他所恨的網友,他可以違反他自己制定「先封一段時間名再解封」的壇規,而永遠封名。比如我每篇文章要群發成千上萬的人,大多數信箱都是別人提供給我的,其中不小心就包含了它的信箱,結果它收到我的信后,不由分說馬上封了我的名,再不解封,但它的壇規里從來沒有規定誰給他發郵件就要封誰ID的規定。

請曾節明想想,在這樣專制獨裁沒有監督蔑視人權的論壇里大談民主自由,是不是很可笑?你心甘情願地跑那裡去多次受辱有什麼意思?胡標等潑皮無賴神經病要是回國執了政,中國會是什麼樣,雷哄稚要是奪了江山,百姓還有活路嗎

講了這麼多,相信郭律師應該明白過來了,要是沒明白過來我還能給你講,坐這裡講一年都能講,因為雷哄稚的罪惡罄竹難書,但是給你講再多也沒有用,你需要立即反戈一擊揭露雷哄稚,你知道你的餘生還夠嗎?僅僅與你的flg 知己徐沛不再同$@房是遠遠不夠的,即使你從此每天上網揭批雷哄稚,還能消掉你百分之幾的業力?你為雷哄稚干過多少人神共憤的事情你自己心裡清楚,希望你回去抓緊時間消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9 個評論)

回復 light12 2015-6-12 23:20
哈哈。很少看你文章這個曾節眀傻的挺可愛。胡標真是邪乎。不知道蘆笛為啥稱讚雲兒,她選胡標做版主證明不是好人。總之俺早說民運是黨運錢運神功運,成不了氣候。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3 02:00
light12: 哈哈。很少看你文章這個曾節眀傻的挺可愛。胡標真是邪乎。不知道蘆笛為啥稱讚雲兒,她選胡標做版主證明不是好人。總之俺早說民運是黨運錢運神功運,成不了氣候。
最近曾節明又到處說胡標其實是草蝦的馬甲,是他演的雙簧,簡直暈了。
回復 light12 2015-6-13 02:16
金復新1: 最近曾節明又到處說胡標其實是草蝦的馬甲,是他演的雙簧,簡直暈了。
最早是蘆笛幾個辦的網站被一幫民運劫持,胡平是最大的一個理論家。海納百川在本壇一網友大力相助下得以維持,後來又有個共舞台衍生出來。這些版主以胡標最為荒唐。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3 02:46
light12: 最早是蘆笛幾個辦的網站被一幫民運劫持,胡平是最大的一個理論家。海納百川在本壇一網友大力相助下得以維持,後來又有個共舞台衍生出來。這些版主以胡標最為荒唐
看來蘆笛也是個沒用的書生,寫的東西洋洋洒洒,真做起事來就被人算計,他老人家要做生意准黃。前幾年看海納百川還有人氣,現在就只剩下劉因全幾個人了。
胡標幾年前將我趕走,我再也沒在那裡發過言。只是在共舞台混下。
回復 light12 2015-6-13 03:06
金復新1: 看來蘆笛也是個沒用的書生,寫的東西洋洋洒洒,真做起事來就被人算計,他老人家要做生意准黃。前幾年看海納百川還有人氣,現在就只剩下劉因全幾個人了。
胡標幾
驢鳴鎮還好吧。
回復 borninheaven 2015-6-13 04:26
人家flg還根本看不上啥民運的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4 04:00
light12: 驢鳴鎮還好吧。
不行呀,人也少得可憐。

而且我告訴你,海川有問題,因為我在國內可以不通過代理打開,大概連倍可親都沒享受到這種待遇。

我還發現它和所謂的海歸網是一家,界面都一樣。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4 04:02
borninheaven: 人家flg還根本看不上啥民運的
要它看上?騙不到人來捧場,雷先生很失落。

大家還是「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吧」。井水不犯河水。
回復 light12 2015-6-14 21:26
金復新1: 不行呀,人也少得可憐。

而且我告訴你,海川有問題,因為我在國內可以不通過代理打開,大概連倍可親都沒享受到這種待遇。

我還發現它和所謂的海歸網是一家,界
哈哈。人少好。人多嘴雜。海歸網的老闆是海川的老闆。
回復 雲海暖流 2015-6-15 17:50
輪子和運子們之所以孤立是他們舉錯了旗幟。反共而不能反毛才是出路。毛與共可以切割,因為毛自己也經常反自己的政府。老百姓對毛有感情,而現共腐敗,沒幾個人真的喜歡。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5 18:49
雲海暖流: 輪子和運子們之所以孤立是他們舉錯了旗幟。反共而不能反毛才是出路。毛與共可以切割,因為毛自己也經常反自己的政府。老百姓對毛有感情,而現共腐敗,沒幾個人真
輪子也不是反共。反共是假,反江是真。習今天若允許雷先生回國賣磁帶,它馬上喊共產黨萬歲!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6 05:43
light12: 哈哈。人少好。人多嘴雜。海歸網的老闆是海川的老闆。
哈哈哈哈,都沒人來了,還叫好?
回復 light12 2015-6-16 09:44
金復新1: 哈哈哈哈,都沒人來了,還叫好?
這事始在蘆笛,他太凶人家不敢來發言。胡平來了講些有的沒的,一問問題就卡殼。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平最高的是那裡。當然你可能會有不同意見。要說人多。文學 城和這裡都多好幾倍。傻傻的人多有啥用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6 21:48
light12: 這事始在蘆笛,他太凶人家不敢來發言。胡平來了講些有的沒的,一問問題就卡殼。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平最高的是那裡。當然你可能會有不同意見。要說人多。文學
這倒是,不過人少了,影響就很有限。愚民雖愚,但有利用價值,無論何黨派何宗教,只要誰能騙倒愚民,誰就是勝利,愚民的價值就在這裡。
中共欺騙到愚民幫自己送死打天下就一勞永逸,雷哄稚欺騙到了壹萬愚民,就可以和中共、民進黨、美國反華勢力討價還價,立地成億萬富翁,
雖然我也看不起這網上的人,也看不起文學成里的白 痴,但上帝就這麼安排了它們的價值,奈何?
回復 light12 2015-6-16 22:33
金復新1: 這倒是,不過人少了,影響就很有限。愚民雖愚,但有利用價值,無論何黨派何宗教,只要誰能騙倒愚民,誰就是勝利,愚民的價值就在這裡。
中共欺騙到愚民幫自己送
      
回復 金復新1 2015-6-18 18:47
light12:          
若沒有愚民,大家都聰明了,政治家就會和氣功大師宗教騙子一起餓死,哪裡還有長袖善舞興風作浪的機會呢?
回復 light12 2015-6-18 20:37
金復新1: 若沒有愚民,大家都聰明了,政治家就會和氣功大師宗教騙子一起餓死,哪裡還有長袖善舞興風作浪的機會呢?
聰明會有聰明的政治。
回復 金復新1 2015-6-20 22:09
light12: 聰明會有聰明的政治。
可惜實際情況是,世界上不存在聰明的政治,大多數人就是死不改悔的傻瓜。
回復 light12 2015-6-20 22:15
金復新1: 可惜實際情況是,世界上不存在聰明的政治,大多數人就是死不改悔的傻瓜。
倒也是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19 16: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