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把德先生和賽先生禮送出鏡,將孔先生和韓先生迎請回來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5-5-27 19:0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帝制|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關鍵詞:資產階級, 生活方式, 廣州市, 茶話會, 金復新



《把德先生和賽先生禮送出鏡,將孔先生和韓先生迎請回來》—金復新先生2011年在廣州市政協黨外人士迎春茶話會上的講話(摘要)



各位尊敬的領導,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春節好!同志們辛苦了!我們黨外人士向各位在座的老同志拜年啦!

大家或許已經從網上看到,自從我《恢復帝制》的八篇系列文章在網路發表以來,輿論嘩然,引發了社會各層對中國之路的深層次思考。有的同志表示理解和支持,但更多的人是對我語無倫次的謾罵和人身攻擊。但我覺得無論是謾罵還是支持,對於中國都是有益的。何以故?謾罵者,反華勢力氣急敗壞也,對中國以後不再有機會推行西方民主的絕望表露也。相信你們看了我的文章后,對帝制的優越性也深有感觸,即使你們礙於當前民眾還不能突然接受帝制,或因你們內部權力尚不平衡,還沒產生政治強人,而不能貿然推翻「八王議政」式的委員會制而推行帝制,但也終究看清了西方民主、工業革命和腐朽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的本質,使奸人們妄圖遊說你們搞「政治體制改革」的夢想徹底破滅。

以前你們只是從感性上覺得西方民主不適合中國,本能地認為在中國推行西方民主將損害你們的利益。但無法在理論高度闡述出讓人民接受,甚至讓你們自己都能信服的思想。那是因為你們已經先入為主地信仰什麼「德先生」「賽先生」,在此基礎上當然只能得出「民主一定是高尚的,獨 裁一定是罪惡的」這一錯誤結論。洋人說民主好,奸民們也在鬧民主好,連你們迷信的那些學者也在喋喋不休地在你們耳邊旁敲側擊,妄圖用「賽先生」這狼論證「德先生」這狽是不吃人的,忽悠你們說推行了西方民主和「選舉遊戲」,不僅好玩,還對國家有利,更對你們私利有利。你們一看普天之下都在說民主好,也開始懷疑起自己來,私下開始承認「一黨獨 裁是災」,真的以為只有民主才對中國有利。於是在和敵對勢力辯論時,缺少思想武器,顯得底氣不足。

敵對勢力經常打著學術研究的旗號,以組建「諮詢公司」、「研究中心」、「智庫」為幌子,公開散布對黨不利的言論。它們還會冒充普通網民,把社會一切不如意之事全部煞有介事故弄玄虛地歸結為:「這都是體制問題」,企圖把水攪渾。2010年末,我看見有運運的帖子盤點中國當年的不幸事件,居然把男女求愛不成跳樓自殺、學生考試不及格服毒都說成是「體制問題」。很明顯,就是想把民間一切仇恨都引向你們,彷彿你們這幾個人就是中國一切不幸的罪魁禍首,以後等你們垮台,要把你們下油鍋千刀萬剮。這樣給你們製造心理壓力,逼迫你們改弦更張,把中國引向它們想要的體制。似乎以後中國實行了它們要的那種制度,男女求愛都會一見鍾情,學生考試再也不會不及格似的。類似這樣的帖子居然在「貓眼看人」這種大型論壇大行其道,沒有誰敢公開質疑其荒唐,彷彿國內新聞管制已經解除,任由暴民在裡面借口「鄧玉嬌」、「李剛」、「靜安火災」事件搞網路暴動,這在十年前簡直不可想象。從中可以看得出你們中央這幾位領導早已人心渙散,完全否認了自己的正當性和合法性,默認了運運們搞的西方民主是「高尚的」、「正義的」、「必勝的」,從而對維護自己的統治失去了信心,革命意志產生了動搖,常委們沒有誰再把這國當自己的家而對其負責,都把責任推給其它常委,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已經沒有人管了,大小官員正忙於考慮如何收拾行裝,準備把聚斂來財產安全地轉移出去。

在敵我雙方的權力爭奪戰中,絕沒有真空地帶,毛主席教導我們:「輿論陣地我們不去佔領,敵人就會佔領」,只要領導人的思想一向它們妥協,一對敵人有所同情,有所可憐,中了它們的苦肉計,心一軟,產生了「婦人之仁」,聽信它們什麼「言論自由」、「普世價值」的鬼話,害怕它們說我們什麼「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防線稍有鬆動,哪怕放鬆一點點輿論管制,它們就會象洪水猛獸一樣撲進來,奸民們就會放肆地造謠生事,煽動仇恨的帖子就會鋪天蓋地,以至於現在有些媒體記者造謠后,都敢公然抗拒中宣部要求它們更正並道歉的命令了,長此下去,再難收拾,得不償失。

你們要清楚,你們和運運和反華勢力是你死我活的敵我關係,不存在妥協的可能性,不要幻想你們今後向輪運投降,它們會善待俘虜。那樣想「太傻太天真」!你們鐵腕統治可保你們這輩子榮華富貴,兒女無虞,而一旦有了「婦人之仁」,對奸民慈悲,就會亡黨亡國,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它們是不會反過來慈悲你們的,連你們子女都會被西方反華勢力以經濟犯的名義從美國引渡回來槍斃的。可怕不可怕?

你們要好好學學毛和蔣,蔣主張「寧肯錯殺一千,也絕不放走一個」。毛做到的是「冤假錯案免不了,漏網之魚絕沒有」。你們也應該這樣治理網路,也應該這樣對付國內那些對你們權力虎視眈眈的異己分子。「文字獄」是解決這些問題的最好手段,是中華文化的寶貴精神財富,這些喜歡亂說亂動的奸民只配「文字獄」來收拾。別怕美國說三道四,他們敢怎麼樣?這些奸人不是已經背引蛇出洞了嗎?該跨省就跨省,該槍斃就槍斃,從重從快,保持足夠威懾力,「文字獄」用不了幾天,社會就和諧了。

你們還要警惕一些人,就是你們的戰友,那些體制內混的中下層官員和御用文人,它們貪污的未必比你們少,混得風生水起,連包養的二奶都活得很滋潤,卻仍不滿足,反而怨氣衝天,牢騷滿腹。竟也說自己是弱勢群體,吃裡爬外,勾結反華勢力,宣揚民主言論,夥同姜文之流的野心家通過拍電影的方式含沙射影,指桑罵槐。要知道,他們的利益並不和你們完全一致,就像曹操打孫權,孫權不能投降,投降了一切就都完了,而張昭等奴才力主投降,因為投降對他來說無非是換個新主子,自己何必去冒險去和曹操打仗呢。

同樣,你們的寶貝戰友巴不得你們垮台,它們機靈得很,等你們倒了台,保證搖身一變,以民主鬥士的形象出現,說當年自己如何如何在網上發表過民主言論,說當年自己入黨是「人在曹營心在漢」。然後投靠反華勢力,去和洋人把酒言歡,組建新政府,當洋人在中國的代理人,不僅沒受到懲罰,反而把自己說成成了中國民主化的功臣,是民運、中情局、美聯邦特工安插在中共內部的地下工作者,有資格在新政府當大官。

這種情況在歷史曾多次出現,明朝滅亡,投靠到清朝的官員就都比以前做得官還大。辛亥革命的獲利者並不是參與暴動的那些人,而是黎元洪和袁世凱等反對革命的那些人,封疆大吏不僅沒幾個被殺,反而見勢不妙紛紛通電全國鬧獨立,然後個個當上了各省的督軍,成了獨霸一方的大軍閥,砍掉腦袋的卻是魯迅筆下阿Q這樣的草民。抗戰勝利后,大多數漢奸也以各種各樣的名義逃避了懲罰,有的說是「奉命投降」,有的說自己是「曲線救國」,槍斃的也是極少數。所以你們絕不能完全相信你們手下的人,它們都是喂不飽的白眼狼,你們老給這些公務員漲工資就能籠絡住它們嗎?就能高薪養廉了嗎?別太天真了,對它們這些白眼狼也該留一手,要挑動它們自己斗自己,要製造它們和愚民對立,而不能讓它們和愚民聯合起來,別讓它們活得太瀟灑了,要收集它們貪污的證據當把柄控制它們,不必可憐,不要包庇,要做出一副大公無私、大義滅親、真正反腐的青天樣子,繼承「延安整風」時期的優良傳統,隔一段時間清一次黨,找個理由殺一批,讓它們這些喜歡調皮搗蛋的人人自危,一方面殺人立威,讓它們這些犯上作亂的想法都不敢有,另一方面還可以做給愚民看,彷彿自己是向著愚民利益的。

看到這裡,那些跟著運運瞎咋呼的狂熱分子該醒醒了,別等到頭來,即使中共倒台了,砍掉的不是黨員的腦袋,而把您給找個理由砍了腦袋以謝天下,您莫名其妙做了阿Q,成了革命的對象,何苦來哉?

我告訴大家,這天下終究是機靈人的天下,無論哪個黨執政,天依舊是這些會鑽營人的天,地依舊是這些會投機人的地。它們到哪朝都吃香,共產黨當政,它馬上入黨,中共要完蛋,它馬上滿口英語和洋人摟摟抱抱,我敢打賭,在新政權就職的高官依舊是中共現在體制內的那些紅人。你們成天在網上免費替人家張羅民主,小心以後真的被人噹噹阿Q被砍了腦袋祭旗。

好在毛鄧是偉大導師,江胡是英明領袖,沒那麼容易被奸人忽悠,制定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不動搖的總方針,使西方敵對勢力的陰謀至今沒有完全得逞。但是敵對勢力的希望還在,它們還在幻想你們總有一天會上它們的當,還在寄希望於換屆之後的新一代領導人會有「婦人之仁」而加以利用。可是在看了我寫的「恢復帝制」系列文章后,它們已經徹底絕望了,因為連它們自己看了我的文章后,都知道為什麼西方民主在中國行不通,為什麼中國只能搞帝制搞獨 裁了,只是它們現在不好意思承認自己幾十年一直堅信的真理原來是謬誤罷了。

它們相信你們看了我的文章后,再也不可能上它們的當去搞西方民主,從而會堅定搞「社會主義民主」的決心,甚至會走一條相反的道路,從黨天下走到家天下,所以才在論壇上對我破口大罵泄憤,絕望之情溢於言表,再也無法用往日溫情脈脈的假面具掩蓋其猙獰面目了。

要從根上和西方流毒劃清界限,就要首先把五四運動中無法無天的暴民們帶進來的「德先生」和「賽先生」禮送出境,而在天安門廣場東側樹堅持「君君臣臣」思想的孔子塑像,西側樹治國能臣韓非子先生的塑像。內法而外儒,外儒以哄刁民,內法以固皇權。對於網路刁民,放任不行,會被敵人利用,殺戮也不是長期的辦法,霹靂手段,傷筋動骨,副作用大。最高境界就是哄(官方用語為「引導」),就像哄婊子一樣哄,婊子就會把自己以前賣身存的壓箱底的錢主動倒貼給你用。刁民樂於被哄。Actually,被人哄著真是種享受,哄人的才叫累,讓它們爽了不算對不起它們。我們要看事物具有兩面性,別看奸民現在很奸,可一旦被哄住,痴情起來簡直不得了,會心甘情願被你們利用的,又會像當年推著小車去支援前線一樣去發痴。你們的毛主席就是這方面的高手。

「家天下」要比「黨天下」好百倍,「黨天下」確實問題多多,但比民主要好萬倍。雖然推行帝制家天下目前還有困難,但我相信,通過閱讀我的系列「恢復帝制」的文章,足以讓你們從「德先生」和「賽先生」的魔爪中解放出來,從而認清中華傳統體制和文化的價值之所在。中國只有今後實行了家天下,才真正有可能清除腐敗,使社會清明,這是西方民主和黨天下在中國都做不到的。

親賢臣,遠小人,此先漢所以興隆也,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中央諸位領導同志宜認清身邊那些智庫學者的真面目,凡願師從西方體制的,凡勸說領袖應有婦人之仁的,凡口口聲聲什麼普世價值的,皆可殺。任憑運運們死乞白賴在你們面前推銷洋人哲學,哭哭啼啼要什麼人權自由,要做到不聽不看,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為所動,不聽謠不信謠不傳謠,看反華勢力怎麼辦!

地球上要沒有洋人,地球就不轉了嗎?中國人就沒法活了嗎?就只能永遠處於原始社會了嗎?我願義務擔任你們的總顧問,幫助你們走出一條中國自己的路。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6 13: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