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習主席智取和氏璧,彭將軍義釋馬悲鳴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5-4-6 07:5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社會|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習近平, 孔慶東, 葉寧, 和氏璧

北大教授、著名左派人士孔慶東先生最近多次給我來信,與我對武俠小說的創作問題進行了親切友好的探討。他說他現在美國,正在聯合國總部、和統會、紐約大學、哥倫比亞大學作演講。他高興地告訴我說,他經常用微博幫我轉發鼓吹恢復帝制的「奇談」,使我的大名在網友中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雖然絕大部分轉發都被當局刪除了,但保留下來為數不多的幾條微博還是讓他的300萬粉絲認識了我,現在「金復新的名氣在普通大眾中也越來越高啦」。孔兄幫我轉發博客的事我是知道的,由於我「專制獨裁」的觀點向來為主張「民主自由」的漢共當局忌恨,所以懶得去大陸網站發帖,更不玩它們的微博,但常有網友私下告訴我孔教授「又再用他的微博幫你發博文了」、「在演講中又提到你了」。我有時也會去看看,發現確實如此,甚至還有很多網站和個人前來評論和再轉發。孔教授還告訴我說,我是真正的狂狷之士,他的老祖宗(大概指的是孔子)就很欣賞狂狷之士。哈哈哈哈,聽了孔兄的誇獎我很高興。不過我以後可能要更多地寫一些佛道方面的文章,狂狷之士的面貌恐怕要暫時改改了。

最近還認識了一位新朋友,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國律師葉寧先生。說起葉寧先生,我其實早聞其名。十幾年前網路還不是很普及,晚上睡不著覺,就起來收聽自由亞洲電台的節目,往往要收聽到半夜三點。那時葉寧先生經常出現在節目里點評時局。我對他的印象十分深刻,感覺他分析到位,快人快語,說話很有條理,簡直成了我的偶像,當時我就在想,這位葉寧先生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不久前的一天突然收到了一封回復的電郵,署名正是葉寧。他是因為看了我寫的一篇罵漢共的文章而回信的,他說自己雖然是漢人,但看了我罵漢人的文章反倒感覺很舒服。哈哈,又多了位支持帝制的盆友了。

其實最近和我聯繫最多的,應該算前網路名人馬悲鳴先生,馬先生在數年前縱橫海外中文世界,甚至有人為了和他唱對台戲,專門起了個牛樂吼的名字和他叫陣,一時傳為網路佳話。後來他被封殺,就很少再在出現在論壇和博客上,而是當起了網路搬運工,用群發電郵的形式辦網路雜誌。上個月,不知道他從哪聽說「江蘇發現4000百歲老人。」令他感到十分興奮,來信提出:「遺傳好最重要,所有年過百歲的都應該留下基因以便拷貝,拿來做研究,造福人類,功在當代,利在千秋。」他稱將上京向習當局獻計獻策,提合理化建議,如果習不聽,他就要象當年獻和氏璧的那位先生一樣,沒完沒了下去。

而我卻對此表示了憂慮,我認為即使能將這些長壽基因運用於人類,恐怕得益者也僅限於中共首腦,而不會惠及百姓,當局不需要那麼多百歲老人,百歲老人不能為它們打仗、不能工作、不能繳稅,反而要用掉它們更多的福利退休金,要當局花大筆資金給養老。這種長生不老術一旦發明,肯定會被當成特供,只限於在中南海內部使用,讓它們自己和親戚長生不老。要是世界上真的存在那麼一粒長生不老的金丹,我敢保證吃掉它的一定是毛、鄧、江、胡、哄稚等最最壞的獨夫民賊;要是真有技術可批量生產長生不老基因,一定是壞人來專營,越壞的人越能吃上,好人沒份,保證不過幾十年地球上存留的都是長命百歲的壞人,可怕不可怕?要是早幾十年發明,老毛也不會死了,文革也不會結束了,就能防止隱藏在黨內走資本主義路線的鄧政變復辟資本主義。要是早十幾年發明,江也能長生不老了,輪子希望也破滅了。你不如勸江主席先把自己的基因先提取出來,克隆一個江主席,解決目前黨建、換屆、接班工作中遇到的種種難題,有江主席長生不老坐鎮,就不會有後人給他帶來煩惱了,能保證政策的連續性,防止未來的領導人與輪子勾搭,讓輪子徹底死心。

馬先生認為我誤解了他的意思,他說,基因是遺傳的,不是能後天改變的。此即所謂達爾文遺傳學和拉馬克遺傳學的區別。所有年過百歲的老人都授予任意性交權,讓他們和年輕女孩配種,生出下一代長壽者。凡短壽者,國家供養他們的後代,但條件是不得生育。(註:不得生育,又哪來後代?難道真成了「我爺爺九歲就被鬼子殺害了?」原文如此,自相矛盾)長此以往,長壽者越來越多,長壽基因就流傳下去了。更可怕的是,馬先生還說,在國外已經有法律了,百歲老人弓雖女幹人不犯法,只要能將長壽基因傳下去就可以。

馬先生此說,還是讓我無法明白。我說,你不是說要「留下基因以便拷貝」嗎?既然基因不能後天改變,不能用於他人,拷貝下來做什麼呢?再說,百歲老人還有性能力嗎?女的百歲壽星,你願意和她交歡嗎?她能懷孕嗎?馬先生說:「老太太不行了,老頭兒沒準還行。」

我聽后更擔心了,我問他:「要是一個人都百歲了,淫心還沒死,還要上街弓雖女干別人,那恐怕給後人留下的不僅僅是長壽基因,更多的該是色魔基因。這樣的人生,不給人類帶來貢獻,空活百歲,專事糟蹋,活得越長,罪過越大,有什麼意義呢?連呂留良都說:『縱令百歲徒增憾,行及重泉稍自寬,一事無成撒手去,先人垂問對應難。』還有,你不許短壽的人有後代,但你怎麼知道人家會短壽呢?那人要是二、三十歲該結婚生娃了,你怎麼知道他能活百歲還是七八十歲,還是活不了幾年?難道憑看相算命?」

馬先生顯然生氣了,他大手一揮道:「查三代就行了……有遺傳病早喪家族史的人,如果自願絕育,而且收入低於某個檔次者,國家給其收入加倍。只是男性阻斷精子的產生,女性阻斷卵子的產生,性生活依舊豐富多彩。」

又罵道:「你真是個封建餘孽,連這麼點道理都不懂。你要是真當了皇上,才會下聖旨嚴禁有遺傳病者結婚。這都什麼時代了,怪不得大清國要亡呢。我要是生在康乾年間,就會給皇帝上書,獻此良策,沒準大清國至今還在呢。」又詳細談到了他的瘋狂計劃:「百歲老人產子與做絕育手術都是自願的,外人不得強迫。凡願意和百歲老人交配產子者,懷孕后的一切產前檢查,比如高齡精子的成活率和質量很低,要在產前檢查出來確定是否中止妊娠,費用由國家出。如果沒有問題,繼續妊娠,則產後該嬰兒的受教育費用和保健費國家報銷一半。凡是和百歲老人交配產子者,該孩子不受計劃生育指標限制。」還說:「周有光你不知道?漢語拼音的發明者,如今已經107了。原來是學經濟的,後來轉文字改革,仍是翹楚。人要能證明自己活了一百歲,國家就應該允許他和別人,甚至弓雖女干別人交配產子。」

我似乎有點明白了,我告訴他,願意獻身給百歲老人的,估計神經也不會正常。這樣高尚的獻身精神,恐怕只有馬先生您這樣的有覺悟的人才有,只有您這樣一心想的都是黨國利益,一心為人民謀幸福的人,才有可能去和百歲老太睡覺。這需要多高的覺悟啊!您和百歲太婆的後代,恐怕不僅可以留下長壽基因和色魔基因、神經分裂基因,更有一片忠心的基因。要是經過如此優勝劣汰,人類都有馬先生這樣的忠心基因,國家一定是真真喜歡的。

老馬感慨道:「進化史是小概率事件的累積效果。一兩代看不出來,幾十上百代就能看出來了。家畜已經人工選育成找不到野生種了。人也一樣。」我說:「是呀,這樣進化幾十代后,社會上都是老馬這樣的忠臣,中共就可以放心統治了。您應該手捧報告,像當年獻和氏璧一樣去中南海獻給習總,獻和氏璧那位只有兩條腿供楚厲王打斷,楚厲王、武王之後,文王就接納了他,製成了傳國玉璽,一統江山,幫助帝王成就了偉業,而您馬老有四條腿,何愁習主席彭將軍不接受你的意見,建功立業,流芳百世?習總打斷你一條馬腿,你可以三條腿再送,再打斷,就兩條腿蹦著送,再打斷一條,就一條腿蹦去,世界媒體都會來報道。『精誠所致,金石為開』嘛,說不定到那時,連彭將軍都看不下去了,就會勸習總:『陛下,臣妾斗膽進言。妾聞:壽星好找,忠良難尋。現在而今眼目下,人心不古,百歲壽星江蘇就有四千,而馬先生這樣寧肯舍四腿獻寶的人在我朝就這麼一位,對愚民來說,忠良的基因遠比長壽的基因更為重要,長壽的基因應該給我們,忠心的基因應該賞賜給它們。念馬先生一片忠心,哀家的意思,應該把全國所有百歲太婆都賞給馬愛卿,多少可以為習總留下幾個又長壽又忠誠的臣民,便於無產階級專政的統治。這多好。』習總一定會很高興:『美人此言甚善,孤也早有此意。想當年孤看印度電影《流浪者》,裡面就說法官的兒子就是法官,小偷的兒子一定是小偷。我看壽星的兒子就是壽星,短命鬼的兒子就是短命鬼,黨員的兒子就是黨員,公知的兒子就是公知,色魔的兒子就是色魔,五毛的兒子就是五毛,忠臣的兒子就是忠臣,民運的兒子就是民運,輪子的兒子就是輪子。馬老英雄老當益壯,人老心不老,實乃我黨國之福,這叫什麼來著?』旁邊彭將軍提醒道:『叫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對!來呀,小李子~傳旨戶部,著馬先生娶全國所有百歲太婆為妻,不得違誤!』『渣!是嘍,皇上,您哪。欽此,謝恩!』您老還不趕快謝恩哪?趕緊的呀!『萬歲萬歲萬萬歲!』總政文工團的馬屁精戲子們見狀,立即編好劇本,在中南海金鑾殿里隨即敲鑼打鼓上演了一出現代革命樣板戲:《習主席私藏傳國玉璽,彭將軍義釋獻寶家奴》。」

老馬認為我在埋汰他,說:「這和忠臣奸臣沒有關係。長壽而且學歷高的人應該多繁殖後代,好基因要多給保留下來的機會。這是優生。你們好像理解不了這些東西似的。大清國當年就是因為皇室艱於子嗣才導致亡國。同治是皇宮裡倒數第二個孩子。他還有一個弟弟早夭。像乾隆這麼好的基因,高壽且有智,又是皇上,每年生25個孩子,每兩周一個,應該沒有問題。英雄,長壽,多才、英俊,甚至高大,都是女人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具有的天賦。長壽即其一也。基因是最主要的因素。有願意和百歲老人交合的,習總應當理解。」

我回答:「並非只有英雄想長壽,狗熊也想長壽的。越想當英雄,早死幾率越高,能長壽的反而多是狗熊。大清的事您也就甭再說了,您給我們說也沒有用,等於零,還是進京向習總獻策吧。還可以建議習總,作為法學博士,這麼好的基因不傳下去簡直是罪過,應該多納妃子留下來。帝德乾坤大,君恩似海深,習總一定會賞你個政協委員當的,這麼好的事,你為什麼不做呢?」老馬沉吟道:「就怕彭將軍不幹……」我不禁嘆了口氣:「這倒也是。」

老馬憂慮起自己的首創權來:「我得寫本書,向習總談這些問題。題目三十年前就已經起好,叫《性,它的生理、心理與倫理》。可惜除了這個題目,其他一個字都還沒寫呢。而且即使寫出來,也會『語荒唐,要被方人咒』(原文如此)。三百年後,會有人寫的,但我的首創權就沒了。」我寬慰他道:「趕緊的呀,先寫簡單點,馬上發到網上,就算你首創權了。我給你作證。」馬老很看不起我:「問題是寫出來你不一定能看懂。」我答:「我看得懂看不懂不要緊,總有人能看懂吧,要是全世界連習總都看不懂,你寫出來也就沒意義了。不如你公開寫出來發在博客上做試點,看全世界有誰能看懂,不很好嗎?」

馬老的言論總是這樣驚世駭俗,讓人目瞪口呆。可是我聽說「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若私自收藏,不把這麼好玩的思想拿出來給大家共享解悶,娛樂娛樂,慈悲慈悲,倒象是我太自私了。我覺得反正馬老劍客是英雄好漢,既然敢說,就一定敢認。再說,他身在美國,又不會因為這些言論導致他被打成反革命送去勞教。思量再三,終於還是決定說出來讓大家領略領略馬氏思維方式的風采。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笑臉書生 2015-4-6 08:50
回復 金復新1 2015-4-7 05:31
笑臉書生: 妙
呵呵,喜歡就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20: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