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效法當年衛嗣公,王岐山將赴美獵狐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5-3-28 20: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帝制|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評論

關鍵詞:王岐山, 韓非子, 賣國賊, 麗水

法家代表人物韓非子最善於用講故事的形式闡述出深刻的道理,下面兩個故事就是他講的:

衛嗣公當政的時候,有一個犯人畏罪潛逃到了魏國,因其善於醫術,深得魏國王后的寵信,而將其養在宮中,使其長期逍遙法外。衛嗣公曾五次要求魏襄王把這名犯人引渡回來,甚至提出願以五十金的價錢贖買,均遭到魏襄王的拒絕。無奈之下,衛嗣公打算向魏國割讓左氏縣作為交換條件,決心一定要來一次「違法必究」,將罪犯引渡回來。群臣大驚,一致認為衛嗣公把這麼大的城市去換回一個罪犯,實在是一件划不來的買賣。而衛嗣公卻不以為然,他說:「治理不分大小,禍亂也不能以大小來區分,如果法律得不到實行,失去的價值遠遠要比十個左氏縣還大,法律要是能夠實施,失去十個左氏縣也是劃得來的。我若不去引渡這個罪犯,就會給天下刁民發出一個錯誤的信號,告訴他們法律是有空子可鑽的,犯了罪是可以倖免處罰的,以後這些刁民作起亂來,損失的何止十個左氏縣?」消息傳到了魏國,魏襄王並未嘲笑衛嗣公是賣國賊,反而大加讚歎:「寡人不如老衛矣。」主動把罪犯引渡給了衛國。

還有個故事。楚國南部的麗水縣盛產黃金,官方規定百姓不許在那裡的河道私自採挖,違者就地正法。可來偷采黃金的百姓依舊絡繹不絕,即使被處決的人太多,屍首多得把河道都堵塞了,但還是不斷有百姓捨生忘死前赴後繼跑來以身試法,法律在這裡根本不管用。記者現場採訪了這些百姓,問他們為什麼頂著這麼大的風險來採金子?這些人回答說:「利益太大了。」又問:「這利益再大也沒有當國王的利益大,要是讓你當國王,但要你馬上去死,你干不幹呢?」這些人說:「這我不幹,因為這是必死的。而偷采黃金未見得一定會被抓住,抓住算我倒霉,沒被抓住我就發了。」聽起來很象現在販毒分子的心理寫照。

這兩個故事說明了什麼呢?說明法律無論制訂得多麼完善,多麼地沒有漏洞,但執行起來如果不能做到「違法必究」,讓人有僥倖的心理,那麼其效能將大打折扣。法治必須結合人治才能拾遺補闕,法治和人治兩手都得抓,兩手都得硬。

我這篇文章其實在早就發表過,聽說後來此文傳進中南海,連習王也看了,中南海茅房的塞子頓開,使他們深受教育,連忙向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下達了《深入學習衛嗣公同志先進事迹》的偉大號召,也要學衛嗣公啟動所謂的「獵狐」行動,下定決心要將逃到美國的貪官都引渡回來,從另一個發麵來反腐,即斷了貪官的後路,讓貪腐問題局限在國內,以便瓮中捉鱉,關門打狗。

習王知道,中國的法制問題,並不在於當局沒有認識到各種問題,也不在於法律制定得不完善,而在於執法不嚴,做不到令行禁止,違法必究,而使法律都成了一紙空文。就如柴靜那部紀錄片所描繪的那樣,各級部門早認識到了環境污染的嚴重性,也並不是沒有專門的法律法規來整治,關鍵是一落實到地方,就會受各種因素影響而得不到執行,基層官員因和煤老闆結成了合夥開發關係,而陽奉陰違;地方政府更會以擔心影響GDP、增加失業人口為名,故意扯皮;中央各部門官僚主義、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明哲保身,只管坐辦公室嘆氣,不去積極督促,致使現在山西小煤礦已成燎原之勢,「取締不了」了。

之所以做不到違法必究,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犯罪分子有退路,犯罪后可以向敵國一逃了之,從而逃避懲罰,於是大家都有了麗水縣刁民們的僥倖心理,使得犯罪行為屢禁不止。就象我以前在文章里說的,帝制有無比的優越性,但又受到許多條件的制約,其中之一,就是在內政容易受別國干涉、要看別國臉色、無法做到閉關鎖國、無法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刁民能夠隨便逃到國外,甚至能挾洋自重,叫板祖國的弱國小國,帝制的優越性將大打折扣,清末就是典型的例子。許多人一葉障目,愛拿那段喪權辱國的歷史來否定帝制。

為了要堵住這一漏洞,就需要給天下官民發出一個明確的信號,向他們做進一步的普法工作,讓他們明白一個基本道理:「我黨不僅僅會法治,更會人治,你違了法,即使逃到天涯海角,即使逃到月球上,我黨也要花血本把你抓回來明正典刑,抓不回來,也會請黑社會做掉你的,你貪再多錢也享受不了多少的。」為此,王岐山同志已經決定近期就「獵狐行動」專程赴美與美方磋商。這將使貪官刁民們頭腦里各種各樣的犯罪計劃流程圖失去關鍵的一環——退路,從而無法實施,失去可操作性,迫使其放棄早就制定好的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如意算盤,雖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卻能在戰術上,從另外一個方面迂迴包抄,斷其後路,破其妄想,以遏制貪腐。

當然,一開始必定會付出些代價,美國不會乖乖配合,必會獅子大開口,提出種種苛刻條件,使我黨遭受損失。但從長遠計,這根本不算什麼,就像衛嗣公講的那樣,寧可損失一個左氏縣,寧肯把追回的贓款和美國平分,也要維護法律的尊嚴,把貪腐的退路堵住,否則,再讓貪腐持續下去,貪官一逃就逃走幾萬,每個貪官帶走十億百億的,損失的何止是十個左氏縣呢?丟掉的是芝麻,撿的是西瓜,吃小虧佔大便宜。

書歸正傳,法家的「以法治國」和我們現在說的「以法治國」不同,法律是帝制下統治者自己制定法律,是為維護其統治和利益服務的,沒有什麼投票的形式。但維護好了統治者的穩定,國家也就能穩定,國家穩定了,百姓就能過上太平的生活。統治者的利益和被統治者的利益是既對立又統一的關係,統治者個人的利益建築在對被統治者進行剝削和掠奪的基礎之上,所以是對立的。但統治者個人對億萬被統治者的利益進行侵害的程度不會太大,否則,被統治者就會造反,就會反過來影響統治者的統治基礎。同時,維護被統治者的利益又是統治者維護自己利益的重要工作,統治者又需要服務於被統治者,被統治者則需要統治者做他們之間的裁判,需要統治者作為一個公正的象徵,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統治者的利益和被統治者的利益又是統一的、同一的、連帶的一種關係。帝制下的法治往往更多地結合帝王的人治一起治國。

國家沒有法律就無法治理,但人又不能成為法律的奴隸,因此只能由君主一人凌駕於法律上,稱孤道寡,實行「人治」。這裡指的「人治」就是獨裁專制,獨裁專制就是帝制,一個人說了算。而現在有人說中共就是搞的獨裁專制呀,不就是帝制了嗎?我看中共根本沒有獨裁專制,黨內和江胡習等黨魁實力差不多的幫派多如牛毛,時刻可以聯合起來脅迫黨魁,有時江還得受喬石李瑞環的氣,黨魁並無絕對的威權,連終身制都沒有,更沒世襲了,甚至做個鎮壓輪子的決定還得去看各幫派的臉色,得江親自給每個委員寫信說服,哪裡象個皇帝?各地政府猶如諸侯,對中央政府陽奉陰違,根本體現不了帝制的優越性。而目前實行帝制比較典型的唯有北韓,如此一個小國弱國,遠有美國封鎖,近有日韓包圍、蘇聯垮台、中國背叛,要不是實行專制獨裁的帝制,還能支撐得了嗎?還能讓美國不敢小看嗎?恐怕早滅亡多年了。

可悲的是,現在法治社會的法律不僅不能減少犯罪,反倒成了「專業壞人」們的保護傘了。現在我們「以法治國」,有了系統的程序法和實體法,不講糾問式審理而用控辯式審理,每一部法律出台都得經過一套複雜的程序以顯示是代表人民利益的,看上去很文明很理性,也確實保護了一些弱者。但這種「法治」一般只能管管好人,整老實人,處理一些偶然犯罪的倒霉蛋。對真正的「專業壞人」卻無能為力,很容易被壞人找到漏洞,而且越是刁鑽的壞人,這種「法治」越是無能為力,因為越是壞人越有錢請律師,使它們都幻想在犯罪后能找個巧舌如簧的律師去鑽法律的空子,幫他免災,有了這樣僥倖的想法,會促使他們以後去犯更大的罪。

中國的一夫一妻的法律管得了何鴻燊這種大流氓嗎?中國不僅不敢治他的罪,還得給這黑社會頭子送上政協委員的頭銜來代表人民利益。這種「法治」只能限制平頭百姓而已,做不到「違法必究」。一旦出現了新的情況還得動用繁瑣的程序時刻打個法律的補丁,機動性差,更容易使壞人產生僥倖心理,繼而無所顧忌地為所欲為。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法治」,對歐美日本那些相對而言比較老實的人或許有效,而對中國人等於是拿感冒藥去治癌症。

我今天著重要說的「法治」,是專制獨載下結合了「人治」的「法治」,要遠遠優越於民豬社會下的「法治」。「人治」充滿了智慧,充滿了彈性,人是活的,人怎麼能被那象機器一樣僵死的「法治」給限制住手腳呢?「人治」是靠人的大腦來作出判斷,而」法治」只能由條文代替大腦做判斷,你說誰更合理吧?皇帝是超越法律之上的,當下面有重大爭議的案子交由他裁決時,他一旦感覺到惡人在利用法律的不完善和矛盾而在狡辯玩文字遊戲,在學阿凡提強詞奪理侮辱大家的智商,不會作繭自縛反被法律困住手腳,無論律師辯護得如何天花亂墜,都可以不必理會,甚至連那自作聰明的律師都可以抓起來,他甚至可以出爾反爾推翻自己以前訂的法而直接改變判決結果,這就是「法無定法」,使真正的專業壞人黑社會斷了妄圖利用法律顛倒黑白的念頭。

別的因素先不談,就從實施法律這方面來看,「人治」也遠比「法治」有用,我們還是先舉例說明。大家知道,目前象逃到魏國而長期逍遙法外的人就是那雷哄稚。美國為了自己的利益出發,找了很多借口拒不引渡,極象當年的魏襄王。早在1999年大陸通緝雷哄稚的時候,就有傳言說中共私下欲以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作為交換條件引渡此公回國。雷哄稚在驚恐之餘,於當年6月2日發表了所謂的經文《我的一點感想》,聲稱「美國是民主的國家,不會被中共五億貿易順差收買,呼籲全世界來關注此事。」以杜絕美國為了五億元引渡它的可能。美國為顧及自己「民主自由」光輝形象,只好對中共的要求置之不理,否則即使沒拿中共五億美元,也會被說成是為了五億美元而出賣了「民主自由」。看來雷哄的確棋高一著,逼迫美國保護它。

愚蠢而可憐的中共,死要面子,為了證明自己也是「現代民主自由」忠實信徒,不僅對此諱莫如深,不敢公開承認曾經想用貿易順差引渡雷哄,而且不敢象當年衛嗣公那樣提出更高足以打動美國人心的價碼以顯示自己嚴格執法的決心。

衛嗣公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根本不覺得用土地換人有什麼丟臉的,大大方方地做了,他的對立面魏襄王甚至還為此讚美他。而到了現代,人們觀念來了個大顛倒,中共做這事情得偷偷摸摸地做,一旦被雷哄揭穿,就象褲子被雷哄當眾扒掉一樣羞得滿臉通紅,再不敢走這條這條路了。儘管中共自己在搞獨裁專制,是在搞「人治」,但在其的內心認為「西方的那套法治」是對的,在洋人面前是一種自卑的奴才心理,覺得自己那套想得太下三濫太見不得人了,為了證明「我們也是講民主法制的」,怕被人說自己「獨裁」、「野蠻」,只好暗氣暗憋,含恨吃了這啞巴虧。所以說,中共這幫人治國就是「蠢豬治國」。

如果當時江有魄力,不為所動,態度堅決,為了捍衛法律的尊嚴,而突破「做出任何決定都要通過法律」的這種框框,也學衛嗣公的樣子搞「人治」,毅然堂堂正正地公開向美國加拿大提出:「你把雷以及在名單上的所有我要的人全部遣返回來讓我殺掉,我就放棄對台灣的要求,割讓給你就是了。它們貪污到美國的錢我也不要了,就算送給你們美國了。」美國早嚇得目瞪口呆,全世界都驚得手腳冰涼,還會不答應嗎?人民也未見得就反對。

要是美國實在不肯也不要緊,那就只要花幾萬美元,找一個中間人出面,在美國當地雇一個黑社會殺手,找著雷哄一槍爆頭了事,或者打暈后裝麻袋運回大陸受審就完了。反正死無對證,那殺手就是被捕,就說是雷哄和當地黑社會發生了過節才去殺他的。只要有人願頂罪,就算全世界人心裡都清楚這是中共背後操縱的,中共也可以拒不承認。這不能算中共不厚道,因為這是美國耍賴在先,為了雷哄,連台灣都不想要了,中共已經仁至義盡,不得不出此下三濫的辦法。

那些還冥頑不化不肯主動回國受審的貪污犯看我黨要打超限戰了,早嚇成驚弓之鳥,嚇都嚇死一大批。即使這些人都被美國特工保護起來,下半輩子也得永遠在極度驚恐和憂鬱中度過,度日如年,錢再多也再不會有一天好日子過了。那就最大限度地做到了「有法必依,違法必究」。然後我黨將這些例子做成節目在電視天天播出,貼在居委會黑板報上,震懾十幾億蠢蠢欲動不老實的貪官與奸民,只要做掉一兩個雷哄,天下千千萬萬的小雷哄稚就都老實了。

美國會就此和中國翻臉嗎?一是他們藏污納垢、招降納叛本來就理虧,二來是他們自己手頭沒有證據指責是中共乾的,第三,僅僅為保護這些小丑而和中共鬧翻,將會失去廣闊的資本投資地和產品傾銷地,絕對划不來,美國的大資本家絕不答應。

說來說去,中共還是太老實,人家美國的斯諾登叛逃,已經到了香港,中國也不敢接收,急忙往外推,連和美國作交換,換回雷哄都不敢,害怕得罪美國,還有什麼出息?而美國要抓自己想要的人,卻可以不惜一切手段,再無賴的方式都會用上。

我要恢復了帝制掌了權,有你們這些貪官奸民叫苦的了,保證會讓你們懷念現在的中共統治,保證你們會埋怨自己:「中共這麼好的體制,我當初為什麼要鬼迷心竅反對呢?」

那些貪污分子原本就鑽法律的漏洞,搞了大量不義之財,它們的心裡狀態和那些前赴後繼去偷採金子的刁民一樣:「你要查到我算我倒霉,你要查不到我,我就發了,我讓子女把財產轉移到西方民主國家,我們全家逃那裡去養老,過好日子,讓你們這些SB留在這裡窮下去。」這下這條路給斷了,知道中共是要玩真的,是「嚴肅執法」的,是講智慧百出的「人治」的,是不講效率低下漏洞百出機械無用只能整老實人的「法治」的,是真的「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是會「不惜一切手段」的,是連「台灣都肯放棄」的,實在不行「還會派殺手來」的,對自己是「捨得打超限戰」的,是心狠手黑的,是不墨守成規的,想到這裡,它們都心寒了,除非能逃到火星,反正只要在地球上,中共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幹掉的,比金二還厲害,這才體現了法律的嚴肅性。

那麼國內那些做官的聽說后還敢貪污受賄嗎?誰還敢抱僥倖心理?貪污受賄再多,又不敢在國內大肆消費,連個可以逃的的地方也不會有了,貪污那麼多錢還有什麼用呢?只會帶給自己被殺身之禍。貪污受賄馬上可以制止,每年因為少貪污受賄而節省下來的錢足以買十艘航母,日本都得老實了,那台灣還敢獨立嗎?社會上象雷哄稚這樣的奸人,一見做了壞事是沒地方可躲的,沒有了僥倖的心理,只好唉聲嘆氣,低下頭去老老實實倒騰它的蘭花賺幾個小錢,社會風氣馬上好轉,以前解決不了的社會問題,連帶著迎刃而解,境內大治。

要是當初衛嗣公沒有的這個「舍」,就不會有後來的「得」。人就是不悟,總是只看到眼前的那點利益,為了保住芝麻,卻丟了西瓜。中共還喜歡追時髦,喜歡洋人傳來的一切東西,包括從洋人那裡學來的那套可笑的「法治」,那「法治」聽起來很美妙很動聽很慈悲,卻根本無法管理生性頑劣的中國人,要知道在中國,可以說一半以上的人,本質上都是些小雷哄稚,「法治」治那些相對比較老實的洋人還勉強可以,不用「人治」怎麼治得了中國人呢?搞「法治」搞到最後,反而邯鄲學步,把自己老祖宗傳下來的行之有效的「人治」和「帝制」搞沒了,變成了法律的奴隸,信法律給信傻了,倒過來被法律所操縱,手裡拿著著法律,卻只能對壞人望洋興嘆,無可奈何,最後連那「法治」也沒搞好。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5-3-28 22:07
王岐山除了反腐,幫著李克強那個笨蛋談判中美經濟也是題目之一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9 10:47
法道濟: 王岐山除了反腐,幫著李克強那個笨蛋談判中美經濟也是題目之一
人家美國的斯諾登叛逃,已經到了香港,中國也不敢接收,急忙往外推,連和美國作交換,換回雷哄都不敢,害怕得罪美國,還有什麼出息?而美國要抓自己想要的人,卻可以不惜一切手段,再無賴的方式都會用上。
回復 法道濟 2015-3-29 10:53
金復新1: 人家美國的斯諾登叛逃,已經到了香港,中國也不敢接收,急忙往外推,連和美國作交換,換回雷哄都不敢,害怕得罪美國,還有什麼出息?而美國要抓自己想要的人,卻
當今中國政治,似有大煙幕,表面上是習大執政,實際上江澤民海派把持朝政,其特點就是只認錢,無政治抱負;只顧自己,哪管勞苦大眾。不知金俠可有感覺?
回復 精彩 2015-3-29 13:54
金大膽逮(想到)誰罵誰, 金大膽連風燭殘年中的澳門老猛男何賭王都不放過而暢快淋漓地大罵其一聲「大流氓」, 為啥屢打老虎的政治強人習主席卻不敢捍衛中國「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法而公開地譴責何賭王「流氓成性」或稱道其(何老猛男)「風流成性」呢?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9 22:45
精彩: 金大膽逮(想到)誰罵誰, 金大膽連風燭殘年中的澳門老猛男何賭王都不放過而暢快淋漓地大罵其一聲「大流氓」, 為啥屢打老虎的政治強人習主席卻不敢
罵倒不必。那是歷史遺留問題。但搞進政協就是不應該了。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9 22:46
法道濟: 當今中國政治,似有大煙幕,表面上是習大執政,實際上江澤民海派把持朝政,其特點就是只認錢,無政治抱負;只顧自己,哪管勞苦大眾。不知金俠可有感覺?
對於習背後的事,去年由我揭露的張瀾瀾和徐才厚的風流事就已經敲山震虎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2 12: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