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薄熙來堪當總統,溫家寶實屬漢奸

作者:金復新1  於 2015-3-26 18:4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時政|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9評論

關鍵詞:中國房地產, 平安保險, 梁朝偉, 周小川, 現實生活

守貞未必盡愚痴

烈女英男信有之

溫逆貪贓封子日

薄公吐哺為民時

丹心貫日華夷見

傲骨凌霜天地知

修典何須勞太史

我今和淚寫新詩

————七律《金復新詩詞》

忠臣義士和權奸惡霸的鬥爭並非只小說中才有,講氣節守節操的烈女英男清官廉吏並不都是傻子,現實生活中還是能看見的,薄公就是例子。而狐溫二賊當政十年卻正好相反,他們40%的心思花在勾心鬥角權力爭奪上,為避免下台後自己及家人不被政敵清算而安插自己的親信在下一屆常委傷透了腦筋,40%的心思花在為妻兒斂財去賣國當漢奸上,19%的精力專門留下來準備和女星在中南海淫床上度過,只有1%的心思花在百姓身上,而這1%的心思就是自學梁朝偉表演藝術,讓令計劃馬凱等司禮監大太監做總導演,演幾齣親民戲煽點情騙騙愚民。大家想想,中國的主席和總理整天忙的就是這些事,這個國家能好得了嗎?

當溫老賊篡得權力,把其子溫雲松捧上衛通公司董事長,掌控國家經濟命脈之時,當溫老賊讓溫雲松化名鄭建源低價購買幾十億平安保險股票,第二天就批准平安保險香港上市,日賺數倍之時,當溫賊空調樓市,卻暗中故意抬高房價,讓作為中國房地產老大的弟弟溫家宏大發橫財之時,當全世界沒有哪個國家願意借給美國外債,而溫賊和周小川為了自己能獲得幾百億美元的回扣,不惜從國庫拿成千上萬億納稅人的血汗錢借給美國,而成為一堆死賬爛賬時,薄公卻在重慶,如當年周公吐哺,一心為民,鞠躬盡瘁。人民都看在眼裡,這樣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僕卻反被溫老賊政變綁架,重慶市民冒著危險上街貼標語掛黃絲帶為薄公祝壽,以示抗議,據說還有重慶的百姓說,狐溫二逆就是當年秦儈和王氏轉世,要把他倆搓成一塊做成油條下油鍋炸,以瀉憤恨之情。還有消息說,薄公在軟禁中,表現得錚錚鐵骨,仍在和狐溫貪腐黑惡勢力作堅決的鬥爭。薄書記要挺住,堅持就是勝利,曙光就在前頭!

丹心貫日華夷見,傲骨凌霜天地知。今天,不論是在中國還是在海外,不分華夷,人心的向背,算是看得最清楚了。黑雲壓不住太陽,我們奉勸狐溫走資派賣國當局不要過高估計自己的表演天賦,不要過低估計人民群眾辨別是非的能力。人在做,天在看,溫老賊,汝一手能遮天嗎?汝瞞得過世人,還想欺天乎?

何必要勞動太史公來編這段歷史呢?要知道溫賊的拿手好戲就是篡改歷史胡說八道。於是我含著眼淚寫下這首小詩,希望唱紅打黑能象一座豐碑那樣流傳下去,正本清源,不使狐溫的謊言貽害後人。

一、支持薄公,就是支持民主!如能民主競選,當總統的肯定是薄公

大奸似忠,仰望星空,支持溫老賊的,只有一小撮和他類似的既得利益集團、大貪污犯、漢奸賣國賊、黨內安插的美蔣特務、國內給他抬轎子的幾個普世精英流氓公知如韓仁均、艾未來、信力健、茅於軾、陳思之、孫維迎之流,以及海外幾個政治流浪兒。而支持薄公的,卻是億萬工農勞苦大眾,光在薄公生活和戰鬥過的地方,如遼寧和重慶,工農人口加起來就近一億,普世精英又有幾個呢?如果真的按照人人平等一人一票搞民主,當選總統的,決不會是溫老賊,而恰恰是薄公,除非溫賊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堅持精英公知一票頂勞苦大眾一萬票,溫老賊才有當選的可能,不過,你的美國乾爹好不好意思這麼做呢?支持薄公,就是支持民主!就是在捍衛民主和自由!薄公榮任終生大總統后,我完全支持人民勸進他晉陞皇帝銜!因此,如果中國真的發生政治體制改革,搞美式民主,最大的收益者應該是薄公,最大的輸家應該是溫賊,他將被徹底清算,這點他心知肚明。然而,成天搗鼓體制改革,民主自由叫得山響的卻反是溫賊一夥,他們究竟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呢?

溫只是說得好聽,實際卻做不到。如果他真的有意推行政治體制改革,就得象奧巴馬和羅姆尼競選美國總統一樣,公開和薄熙來在電視鏡頭前面對面地辯論,他敢出來辯論嗎?要真的實行民主法制,就敢不偷刪薄公的自辯發言嗎?如果他真的喜歡美式民主,他就樣樣學美國,再也不能搞軍事政變解決問題,再也不能綁架政敵,再也不能軟禁他人,再也不能先定罪后找證據,這他能做得到嗎?如果他這麼信仰三權分立,那麼他就再也不能繞過人大而私自把國庫數兆億外匯儲備拿去給美國,這他能做得到嗎?如果他真的願意象美國總統那樣受到人民的監督,他就得公開自己和近親屬的收入,要讓他老婆、兒子、弟弟的資產曝光,這他能幹嗎?如果真的要改革吏制,他就不能任人唯親,不能像以前那樣堂而皇之收受劉志軍20億元賄賂而許諾將劉安排進18大政治局,這他願意嗎?如果政治體制真的改革了,就不許狐溫再行文革那一套逼迫軍民人等個個表態對其個人宣誓效忠,而允許保留群眾獨立思考的權力,這他能幹嗎?如果真的實行民主,他手下的奸佞小人令計劃馬凱之輩就要失業,他捨得嗎?他這是葉公好龍,真要施行民主,他頭一個反對,但不排除他聯合流氓精英入伙搞欺世盜名假民主的可能。

體制改革是假,賣國求榮是真!溫逆常說:「政治體制改革不成功,經濟成果將得而復失。」他所謂的政治體制改革,就是要投靠美國,讓帝國主義列強來當中國的太上皇,進而在美國主持下搞假選舉,扶植他上台當傀儡兒皇帝,永遠掌控權力,使其以前的罪行都免予清算,他家貪污的錢才不至於「得而復失」。一切賣國賊打的都是這種如意算盤。

二、神差鬼使的歷史

說來真怪,我大清以前慈悲了一下,沒有把葉赫族斬盡殺絕,讓葉赫部落的一根獨苗尼迓韓從龍入關,結果生下明珠,明珠又生了納蘭性德,到最後就繁衍出了慈禧,江山偏偏就落在一心要大清亡掉的葉赫那拉手裡;一心要和平演變的戈爾巴喬夫偏偏就能當上蘇共的總書記,不隱諱自己要搞垮蘇共的葉利欽竟也能當上莫斯科市委書記;處心積慮要把台灣劃到日本領土搞爛國民黨的李登輝竟也能神差鬼使般騙倒蔣經國而當上國民黨的老大;毛澤東對黨內走資本主義路線的當權派千防萬防,可結果還是沒防了,臨死前聽信了正在「韜光養晦」的鄧效顰「絕不翻案」的鬼話,革命不徹底,一著棋錯,滿盤皆輸。
毛死後不久,紅色江山就落到了以鄧效顰為首的政變走資派手裡,葬送了革命,從此中國以資本家為師,亦步亦趨東施效顰資本主義,學又沒學象,最後邯鄲學步,連自己的路數都忘了,再也爬不回去了。雷鋒同志都懂:「對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溫暖……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而毛卻不懂,毛不殺鄧效顰,鄧效顰以後就要屠殺千萬革命學生!革命是講不得慈悲的,這是毛犯下的最大錯誤。薄一波當年也是心軟了一下,明知溫逆是打砸搶出身,做過造反派頭頭,按政策不能提拔,卻沒有提反對意見,結果溫這條毒蛇終究還是出來咬人了,現在不是把他的兒子軟禁起來了嗎?要是毛當年不講婦人之仁,下決心徹底肅清走資派的殘渣餘孽,要是薄一波當年在提拔溫賊的問題上堅持一下原則,中國何至於出現今天這種群魔亂舞的局面?
到了今天就更奇怪了,對共產主義嗤之以鼻的那幫資本家,卻欺世盜名管自己叫共產黨,對共產主義毫無信仰可言,對共產黨有殺伯之仇的溫老賊,懷著對黨刻骨的仇恨,竟能霸佔中共總理的位置。身為黨國總舵主的狐驚逃,卻帶頭裡通外國,暗中花大價錢雇請海外的雷哄稚老師來罵自己領導的黨,妄圖以此倒江,使得雷老師每天只需向壁虛構幾十條破綻百出的謠言,就能月賺上億。雷老師象老鼠掉進米缸里,高興得四腳朝天,躺在米缸里鼓掌大笑。這真讓人越發看不懂了,究竟發生了什麼?

三、太多誤會!世界上最大的資本家恰恰是那些無產階級革命家

世界就是這麼複雜這麼奇妙,一個人往往同時扮演兩個甚至多個對立的角色和職業,觀眾卻無法分辨出來,他的本質和信仰,與他的職務和口號可能完全相反,如64 屠夫李鵬,口裡堅持搞社會主義,人人都說他是毛左,可又有誰知道他真實身份卻恰恰相反,是最大的官僚壟斷大資本家,階級屬性是資產階級,是資本主義的忠實信徒呢?64后,他見你們那麼急迫想搞資本主義,不給搞就要造反,於是咬咬牙,乾脆自己先給自己搞了起來,心裡想著:「好吧,看資本主義搞起來,是便宜了你們,還是便宜了我!這可是你們逼我搞的哦!」於是,他領著兒女壟斷了中國電力,現在世界上已經沒有幾個資產階級大老闆比他這個「無產階級革命家」還有錢了。眾所周知李鵬是大惡人,但他的惡並不是因為他那共產黨高官的職務,他的惡恰恰在於他大資本家的職業,這才是他的階級屬性。

大資本家默多克原以為自己的知音只能在大資本家集團里找,後來才知道這只是一個偏見和誤會。當年,天下想騙倒老頭默多克然後分他遺產的女人如過江之鯽,他卻一個都看不上眼,他曾深深為之感到絕望,直到有一天他和其貌不揚的小打工鄧文迪見了面,沒談幾句話就聞出鄧文迪才是他的一丘之貉,臭味相投,都是大野心家,地球上再難找到這樣和他匹配有共同語言的人了,兩人惺惺相惜,立即拍板結婚。

貞女的心思總是簡單明了,淫婦小三們的心思總是彎彎繞繞,。大家不明白柴玲最近怎麼象吃錯藥了似的原諒鄧李了呢?有人這麼解釋,有人那麼解釋,都說不到點子上,我來告訴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其實這也是造化弄人,當年她也誤會擔任中共魁首的鄧效顰就一定是死硬的馬克思主義者,64造他的反,可是此後鄧幾十年改革開放走下來,讓她漸漸看清了這實際是一場誤會,反而因恨生出了愛:「不打不相識,原來鄧爺爺和我一樣也是痴迷於走資本主義道路當大資本家的呀?原來我們都是一路貨,鄧爺爺一定也一直在尋找象我這樣能和他匹配的知音,可惜歷史不能重來,我們相互間誤解太深了,我已知悔了,要是我能早醒悟,我肯定不會去和他作對,我也會象鄧文迪一樣,找個機會當面請教鄧爺爺的人生智慧,可能也談不上幾句,鄧爺爺就會象默多克一樣,也能嗅出和我臭味相投,也會暗示讓我做他的小三,最後乾脆把卓琳休掉跟我結婚。我多想也能為鄧爺爺墮一回胎的呀?多的不要,一回就夠了,鄧爺爺不行,李伯伯可以上嘛!以後這中國的江山何至於無奈傳給老江?鄧一死,我就可以象武則天一樣統治中國了!可惜呀,可惜!這誤解真的很害人。要是時光能倒流,要是人生能再來一次,我決不會那般糊塗和鄧爺爺李伯伯他們自相殘殺了!」想到這裡,柴玲肝腸寸斷,腸子都悔青了,於是有感而發。當然這些心思沒法說出口,只好以仁愛作幌子,拿上帝為掩護,聲稱要「原諒鄧爺爺和李伯伯。」諸君要是不信,自可幫我去問問柴玲她到底是不是這麼想的!

四、勿以毛時代的眼光分析當今中共

誤會何止於此?很多愚人刻舟求劍,抱著一成不變的觀念看待中共,不知道現在的中共和以前的中共有什麼不同。在毛時代,中共和美蔣的關係是涇渭分明相互對立的獨陰獨陽關係,中共內部雖有派系之分,但還有個共同的信仰,毛一人掌握實權,黨內步調一致,捏成一個拳頭。那個時候,一陰一陽,一乾一坤,關係相對簡單,利益關係明確,人們分析國際政治很簡單,幾乎可以一目了然。

鄧以後則不然,此時中共信仰漸失,派系日增。到今天,大致可分為江家中共、胡家中共、溫家中國、太子習中共和汪洋等地方實力派系,各立山頭,各省諸侯又可對中央陽奉陰違。有的還腳踩兩隻船,如俞正聲等,有的派系表面聯合,私下又相互拆台,如狐溫二賊。它們內部又可分出若干陰陽,各自相互鬥爭,亂作一團。每一派系又都可以和美國各自發展關係,財政獨立,各有小金庫,又都可以和輪運私下討價還價,形成獨立的陰陽,別開天地,自立乾坤。這九大常委及大大小小的官僚,人人都是資本家,竟然恬不知恥地掛羊頭賣狗肉,自稱自己是共產黨。中共內部派系之間的仇恨遠遠超過它同美國之間仇恨,其中江系中共和狐系中共、習記中共已經你死我活,要在京城火拚了。它們分別與美國、台灣、民運、輪子私下達成協議組成聯盟,相互利用,形成了錯綜複雜的局面。

而美國本身由於戰略關係的變化,與中共之間的敵對關係也在變化,以前只有台灣可以影響到中美關係,64以後,又多了民運摻和其中,繼而又有輪子參與進來,也企圖能影響美國對華政策,火中取栗。於是,原本簡單的雙邊陰陽,早就變錯綜複雜的多邊陰陽,卦象大亂。八八六十四卦能演生成萬物,改變其中一點,其複雜性就以幾何倍數地增加,已超出了人腦能夠分析的範圍,即便是能戰勝卡爾波夫和卡斯帕羅夫的「深藍」電腦,怕也望塵莫及,更何況那些只會固步自封看待事物的腦殘精英及其粉絲?這時如果還以四十年前毛時代的眼光來看待中共,分析當前的問題,無異於緣木求魚。要想批判中共,要先講清楚你是在批判江中共、胡中共、溫中共、紅二代習記中共還是汪偽中共,否則眉毛鬍子一把抓,我實在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這些腦殘每次批判中共時,好像總是搞不清楚現今社會的主要矛盾是以江狐溫為首的走資派與勞苦大眾之間的矛盾似的,似乎不知道中國一些不幸都是走資派造成的,而把矛頭對準毫不相關的所謂「毛左」身上,其實中共根本無此派系,因為現在的當權派全是走資派,裡面沒有一個是毛左,毛左都在野,甚至還被打壓,唯一一個真共產黨員還被軟禁了,其他的只能在烏有之鄉發發牢騷而已,又不敢重上井岡山打游擊,什麼作用也不起,混吃等死。這些批評者連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都搞不清楚,要麼看輪子的謠言看太多把腦子看殘廢了,要麼它們本身就是狐溫派來的五毛妄圖轉移群眾視線。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3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9 個評論)

回復 解濱 2015-3-26 21:18
老金啊,你擁薄、反溫,俺沒啥意見,政治觀點嘛。 你認為應該給薄熙來一個民主競爭的機會,俺舉雙手贊成。 俺以前也是個薄粉呢。 俺那篇《薄熙來應該擔任下一屆總書記》的文章在人民網掛在頭版好幾天呢。 但是你美化毛,俺就不同意了,因為毛澤東並不喜歡民主。 他比今天中共任何領導人都要獨裁。
回復 十路 2015-3-26 21:56
您是用舉例的方式來說明民主選舉和上台後獨裁管理的嫁接體制,當然搞不好,正說明誰被選上台都有可能按照執政黨的方式去做,都可能貪腐濫用職權,所以權力必須也相應減小,需要有配套的有效的制約權力的完整機制才能談得上美式民主,單提民主選舉方式不完整。

不是辯論贏了,票多上台後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那樣當然民主方式優越性不大。 上台後得透明執政,總統提案也得經過國會公開討論,參議院通過,有些需要2/3人通過等等具體設計,民眾也得隨時參與意見。 民主+科學的概念才是美式制度的基本框架。

一點隨想與您分享。
回復 法道濟 2015-3-27 00:39
金俠春秋筆法,探討理論是幌,罵人是真,寫文章為幌,痛快淋漓才是真
回復 D01 2015-3-27 06:33
今是昨非?今非昨是?社會主義?資本主義? 還是跳出從小受到的非黑即白的教育吧。
回復 專治蛋疼2 2015-3-27 08:50
發夢啊?這幫人,一起槍斃了,沒有一個是冤枉的。
回復 你懂的 2015-3-27 11:23
不厚如上台,第一個抓起來的恐怕是金兄。
回復 cia 2015-3-27 11:28
鐵杆漢奸金桑還是一個爭取民主人士啊,薄熙來上台你分裂中國滿洲復辟的夢想就能夠實現?奉勸你一句,智商是你們這些民主人事的致命缺陷,一定要搞清楚人倫關係,父子輩分,下次激情造謠的時候不要再出溫漢奸大伯比溫祖父還大十幾歲的弱智錯誤
回復 雲海暖流 2015-3-27 15:54
解濱: 老金啊,你擁薄、反溫,俺沒啥意見,政治觀點嘛。 你認為應該給薄熙來一個民主競爭的機會,俺舉雙手贊成。 俺以前也是個薄粉呢。 俺那篇《薄熙來應該擔任下一屆
老金反覆無常,前一篇是反共反毛哦。
回復 雲海暖流 2015-3-27 15:57
薄熙來當了總統后,會怎麼樣,沒人可以預測。但是,在遼寧,重慶,是辦了不少利民的好事,值得稱讚。寬且跟別人或胡溫比看不出他貪污腐敗。倒是被栽贓陷害了。
回復 寒汀 2015-3-27 21:24
難得高見。
回復 dld 2015-3-27 23:18
「毛一人掌握實權,黨內步調一致,捏成一個拳頭。............中國一些不幸都是走資派造成的,而把矛頭對準毫不相關的所謂「毛左」身上,其實中共根本無此派系,因為現在的當權派全是走資派,裡面沒有一個是毛左,毛左都在野,甚至還被打壓,唯一一個真共產黨員還被軟禁了,其他的只能在烏有之鄉發發牢騷而已,又不敢重上井岡山打游擊,什麼作用也不起,混吃等死。"

...........   ?  ?  ?

;支持薄公,就是支持民主!如能民主競選,當總統的肯定是薄公;..........支持薄公,就是支持民主!就是在捍衛民主和自由!薄公榮任終生大總統后,我完全支持人民勸進他晉陞皇帝銜!


...............?     ?    ?   ?    ?   

    !   !   !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06
解濱: 老金啊,你擁薄、反溫,俺沒啥意見,政治觀點嘛。 你認為應該給薄熙來一個民主競爭的機會,俺舉雙手贊成。 俺以前也是個薄粉呢。 俺那篇《薄熙來應該擔任下一屆
我這篇好像沒擁毛吧。另外人民網是什麼網呢?是輪子辦的嗎?記得輪子有個人民報的網站。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07
寒汀: 難得高見。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09
十路: 您是用舉例的方式來說明民主選舉和上台後獨裁管理的嫁接體制,當然搞不好,正說明誰被選上台都有可能按照執政黨的方式去做,都可能貪腐濫用職權,所以權力必須也
你需要什麼樣對溫老賊當選有利的所謂民主儘管設計出來讓大家看看,不過我想即使你設定公知一票等於工農一萬票,也是註定失敗的命運。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09
十路: 您是用舉例的方式來說明民主選舉和上台後獨裁管理的嫁接體制,當然搞不好,正說明誰被選上台都有可能按照執政黨的方式去做,都可能貪腐濫用職權,所以權力必須也
你需要什麼樣對溫當選有利的所謂民主儘管設計出來讓大家看看,不過我想即使你設定公知一票等於工農一萬票,也是註定失敗的命運。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10
雲海暖流: 薄熙來當了總統后,會怎麼樣,沒人可以預測。但是,在遼寧,重慶,是辦了不少利民的好事,值得稱讚。寬且跟別人或胡溫比看不出他貪污腐敗。倒是被栽贓陷害了。
說的是呀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10
法道濟: 金俠春秋筆法,探討理論是幌,罵人是真,寫文章為幌,痛快淋漓才是真
痛快就好,今天又發了新文章。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13
D01: 今是昨非?今非昨是?社會主義?資本主義? 還是跳出從小受到的非黑即白的教育吧。
平時都是我教育你們不要非黑即白的,沒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要教育我。你不是不想資本主義也不要社會主義嘛?很好,那就走我倡導的恢復帝制這條路吧。只怕你會葉公好龍。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13
D01: 今是昨非?今非昨是?社會主義?資本主義? 還是跳出從小受到的非黑即白的教育吧。
平時都是我教育你們不要非黑即白的,沒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要教育我。你不是不想資本主義也不要社會主義嘛?很好,那就走我倡導的恢復帝制這條路吧。只怕你會葉公好龍。
回復 金復新1 2015-3-28 20:15
雲海暖流: 老金反覆無常,前一篇是反共反毛哦。
要求薄熙來就應該要求他擁毛,要求馬英九就應該要求他反毛,這樣才正常。這並不代表我。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6 18: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