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啼笑皆非的文人武俠夢

作者:茶閑話  於 2015-6-3 10: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4評論

關鍵詞:武俠

  俠客,一直是一個令人嚮往的角色,無論是只忙著油鹽醬醋的普通百姓,還是才高八斗的文人墨客,都對武俠有一種深深的情懷。李白的「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盧照鄰的「挾彈飛鷹杜陵北,探丸借客渭橋西」,都用生動的筆墨描摹了一個理想的俠客形象:強大的戰鬥力和超現實的行動自由,讓人仰慕。

  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在澎湃的武俠理想之外,卻總有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起因:現實生活不如意 詩人幻想當俠客

  俠客夢,多少是對現實中一些缺陷的彌補,富有藝術創造力的詩人更是如此。

  唐朝的崔涯和張祜,詩名滿天下,例如張祜的「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天下誰人不知,哪個不曉?然而,他們的現實生活卻不怎麼令人滿意。張祜功名上不得志,使他開始嚮往俠客的自由和豪邁,更時時將自己想象成行走江湖的俠客。

  崔涯也是如此,他的俠客夢有具體的詩句為證:「太行嶺上三尺雪,崔涯袖中三尺鐵。一朝若遇有心人,出門便與妻兒別。」吹噓他袖子中的三尺鐵劍,銀光閃閃如同太行山上的冰雪。如果有人要他去行俠,他崔涯二話不說,馬上與妻兒道別,到江湖上行俠仗義去。

  然而,現實中的崔涯又是如何的呢?他似乎混得夠嗆。據《雲溪友議》記載,崔涯的老婆姓雍,其岳父是揚州總校官,他對女婿的不務正業、目中無人很不滿,有一回把女兒叫過來,很不客氣地說:「當爹的很後悔把你嫁給崔涯那小子,如今叫你改嫁也不太好,不如你乾脆削髮出家算了,不然我一劍斬殺你這個女兒。」崔涯一聽,嚇得魂飛魄散,也不見他拿出「袖中三尺鐵」出來跟岳父理論,而是低頭求饒,但狠心的岳父還是生生拆散了他們夫妻,崔涯是一點法子都沒有。

  崔涯和張祜這兩位混得不怎麼樣的哥們卻經常玩在一塊,行走江湖,任性喝酒,把自個兒想象成俠客。《桂苑叢談》稱他們「多游江淮,常嗜酒,侮謔時輩,或乘飲興,即自稱俠」。久而久之,別人也把他們當俠客了,不知道是當真了呢,還是開玩笑的,反正這二位被擺上俠客的位子下不來了。但最終還是被捋下來了,是怎麼回事呢?

  騙局:拿假人頭騙巨款

  張祜和崔涯的俠客名聲已經聞於天下,時間一久,總會有「俠客」找上門來。當然,窮的時候沒人找,富的時候就開始有人打主意了。因此,一些經濟上比較富裕,但精神上又很空虛的人,身邊經常圍繞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張祜後來生活有所改善,積累了一些產業。結果,某日黃昏,有一個長得比較強壯,身穿俠客服,腰間系著寶劍,一手拎著一個血淋淋包裹的人找上門來,一進門就問:「請問這是張俠士的府上嗎?」一開口就給張祜帶了頂俠士的高帽子。

  張祜老師可激動了,慌忙問啥事。那人說:「我有一個仇人,找了十年才找到,今天可算報了仇,這人的腦袋就在這袋子里。」說完,他大剌剌地坐下,開口要酒喝。張祜好不容易碰上同類,趕緊招呼起來,好酒好肉地招待來人。這位報了仇的俠客酒飽飯足后,又伸手要錢:「離這三里左右的一個地方,住著我的一個恩人,我琢磨著要報答他,但手頭缺錢。張俠士您是個豪爽人,能不能借我十萬錢,讓我去完成這個心愿,以後您要是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上刀山下火海,做牛做馬做雞狗,都要報答你。」

  這分明就是快意恩仇的節奏呀。這位兄弟把他張祜當俠客,張祜的表現若讓他失望了,可是會被江湖上的人笑話的。於是,「俠士」張祜點燃蠟燭,在家裡翻箱倒櫃找出十萬錢,豪爽地給了這位俠客。

  俠客收了錢,抹一抹嘴唇,說聲:我去了,您等會。

  結果這一去就不再來了,張祜一直等到天亮,那人卻連個影子也沒再出現。隨著朝日的升起,張祜老師的江湖豪俠情漸漸冷卻,法律意識開始復甦,忽然害怕起來:「這光天化日之下,留這麼顆人頭在我家,豈不是自找麻煩?」於是,他戰戰兢兢打算把首級埋了。但在埋掉之前,他還是忍不住打開來看了一下,結果這一看,令他哭笑不得,包裹里哪是什麼人頭,分明是豕首。被人耍了一回,還損失了一筆巨款,張祜從此心灰意冷,「豪俠之氣,自此而喪矣」。


  在整個騙局事件中,張祜也算是咎由自取。首先要怪的是他的三觀,尤其是他法律意識淡薄。既然相信是人頭,那就趕快報官去,俠客固然值得欽佩,但也得守法呀,不守法那還能叫俠客嗎?何況大唐王朝也是一個講法制的朝代,這人頭能隨便留家裡嗎?這被騙的十萬錢姑且算是不尊重法律交的學費吧。


  其次,張詩人在經濟上也太缺乏防範意識了,既然對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俠客,那俠客還談什麼錢?談錢不就俗氣了嗎?不管什麼年頭,不管什麼時代,如果對方首先跟你談大志向、大理想,接下來便要你出錢,這十有八九是騙局,信不得。


  聽對方忽悠忽悠無所謂,但自己得把錢袋子捂緊了,只要財務不損失,對方再瞎吹也是口水而已。


  發展:《儒林外史》對騙局再藝術加工


  假俠客的故事,並沒有隨著唐朝的消逝而走遠,而是被後來的文學家加工整理,做進一步的豐富和提高,到《儒林外史》的時候,這個假俠客的形象更豐滿,更有立體感,時代氣息也更強了。


  在《儒林外史》中,張祜已經變為婁家兩位公子,當然,這兩個人的身價地位都不同於唐朝的張祜了。婁公子們出身世家大族,父親當過朝廷的宰相,家中錢財萬貫。正所謂有錢就是任性,他們對平庸的現實不滿,一心要在民間尋訪奇人豪傑,其中武俠也是尋訪目標之一。


  終於有一天,「武俠」主動找上門來了,和唐朝筆記中的相比,這位「武俠」有名有姓,還有外貌描寫:來人名叫張鐵臂,兩隻大眼睛,幾根大鬍子。衣著也很具體,頭戴武士巾,穿一件青絹箭衣。


  為了製造懸念,作者吳敬梓對這位張鐵臂的武藝還做了一定的描寫,看上去張鐵臂的武藝似乎還挺令人信服的:他接過婁公子的松紋古劍,在一片燭光中舞動起來,「只見冷森森一片寒光,如萬道銀蛇亂掣,並不見個人在那裡,但覺陰風襲人,令看者毛髮皆豎」;接下來是高潮,旁觀者用酒往張鐵臂舞劍的地方潑灑,結果一滴酒也灑不進。


  看到這,已經是有圖有真相了,這位張鐵臂應該是位貨真價實的俠客無疑。這是小說的高明之處,先揚后抑,製造懸念。


  接下來,又是老套路,張鐵臂先提著個血淋淋的袋子,說是仇人的頭顱,然後開始伸手要錢,要去報恩。婁公子出手大方,給了張鐵臂五百兩銀子。張鐵臂比唐朝的那位假俠客更玄乎,說是要二位公子等著,他回來會用藥水把頭顱化掉。這比唐朝多了一層技術環節,更引人入勝。


  兩位公子畢竟是相府的少爺,不怕官府追究,乾脆高調一點,開一個宴會,專門等張鐵臂回來表演「科學實驗」——藥水化人頭。其結局當然和張祜一樣,俠客拿了錢,一去不復還,打開包裹,裡面是豕首。當然,他們也沒浪費了這豕首,拿到廚房裡,賞給其他人一頓飽餐。


  《儒林外史》里還有一個細節,處理得很高明。那張鐵臂來找婁公子的時候,是從屋頂上下來的,小說里是這樣描繪的「忽聽房上瓦一片聲的響,一個人從屋檐上掉下來」。我們不知道真正的輕功是怎樣的,但是根據多年看武俠小說和影視的經驗,武林高手不至於飛檐走壁時把瓦踩得噼里啪啦響吧?所以,筆者猜測,這可能是作者在暗示我們——張鐵臂是個假俠客。


  從張祜到婁公子,這是一個文學故事漸漸豐滿,漸漸提升的過程,然而,從人心的角度看,道理還是一樣的:我們迷什麼,就可能被什麼所騙。所以,在痴迷的時候,最好能設一條防線,這條防線就叫「理智」。



2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6-3 11:10
    
張鐵臂後來也沒有好下梢。
回復 甜蓮子 2015-6-4 09:37
別了,我的俠客夢。。。
回復 茶閑話 2015-6-4 10:51
秋收冬藏:      
張鐵臂後來也沒有好下梢。
兩位公子實在可愛至極   
回復 茶閑話 2015-6-4 10:52
甜蓮子: 別了,我的俠客夢。。。
     您真幽默!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04: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