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是他(她)們太聰明,還是美國人太傻

作者:bobzhou  於 2022-2-22 05: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是他(她)們太聰明,還是美國人太傻

 

現在看這些80年代到美國的留學生,他(她)們各有各想法,各有各的路,他(她)們最終會怎樣,時間會給出答案。

 

近來有個女人,是80年代從北京出來,到美國留學,嫁給美國人,有個女兒,這女兒在中國大出風頭,女兒身價已經幾個億,好像她的人生的選擇是完美無缺了。

 

看她現在的完美無缺,許多人當然認為,她的路的選擇是非常有智慧,這是有學問的聰明人。

 

看她走的路,我們眼前想到的是,到底是不是美國人太傻了。

 

這些80年代來的,能夠在美國生存下來的留學生,一些人的關鍵是中國『六四』讓他(她)們拿到了綠卡。中國學生的抗爭活動,受到美國政界人士及民間的廣泛同情和支持,考慮到一些留學生他們回國后的遭遇,參議員佩洛西(Nancy Pelosi)首先提出對中國學生的保護法案,要求給所有在美中國留學生和學者給予合法居留權,即發放「綠卡」。在各界人士的努力下,國會通過了該法案,1992109日經老布希總統簽署,正式成為法律。據不完全統計,當時在美符合申請「六四綠卡」條件的中國留學生、學者就有8萬之眾,加上他們附帶可以申請配偶和年齡未滿21歲的當時仍在大陸、香港或澳門生活的子女,以及來美探親、觀光、訪問及洽談商務等大陸人士,還有非法入境者,「六四綠卡」直接及間接的受益者,應有數十萬人之多。

 

這些六四期間積極向美國表示要追求民主自由,要求取得綠卡的留學生,在拿到綠卡后,為了自身的利益,又紛紛表示自己是中國人,熱愛中國,成為了愛國華僑。他(她)們中間一些有路道、有辦法的,就成為地方貪官污吏的座上客,頻頻出現在官方的宴會上,被政府高薪聘為顧問、教授,當了經理、董事長。

其實這並不奇怪,和其他任何事情一樣,參與者良莠不齊,大浪淘沙,隨著時間的推移顯出了本色。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的一系列政策,其中有 「千人計劃」等等,還有優厚物質條件吸引他們回國效力。這些人好像是如魚得水,閙得歡騰。而且,當時的留學生群體中,就有不少高幹子女,和大量單位公派的積極分子,他(她)們領取資助,與國內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是即得利益者,只是近水樓台地搭了便車獲得綠卡,有的還成為美國公民,又多了一層保護和身份。

這些人讓至今仍堅持民主、自由和普世價值觀的在美華人難於理解和接受,也令當年為保護他們,為發給綠卡而奔走的美國友人無法釋懷,以致懷疑當初的努力是否值得,是否多此一舉。

 

 

看了這段芝加哥大學校友的文章,讓人有點感慨。

 

『看到長長的文革受難者名單,我意識到,其中有多達五人,曾經留學芝加哥大學,也就是我現在教書的地方。五名受難者的名字和簡歷如上所列。他們的名字是按照其在芝加哥大學的年代排列的。他們在芝加哥大學的年代跨度,是從 1913 年到 1948 年。饒毓泰,葉企孫,王均,蕭光琰四位都在芝加哥大學畢業得到學士或者博士學位。陳夢家曾在這裡作研究並取得相當多的成果,同時他的妻子趙蘿蕤在這裡學習並取得博士學位。五人中三人學習自然科學,兩人研習人文學科。其中三人是教師,二人是研究人員。他們在 1966 年開始的文革中受到深重迫害。二人被打死,二人在遭到毆打和折磨后「自殺」(這根本不是通常意義上所說的「自殺」,所以必須加上引號),一人曾被逮捕入獄,精神失常患病而死。

芝加哥大學建於 1892 年,校園主體是多座巍峨的淺灰色石頭築成的哥特式建築。校園甬道用大片的石塊鋪成。不難想象,九十年前,八十年前,六十年前,他們五個人,從這些甬道上走過,就像現在的學生,有明亮的眼睛,紅潤的面孔,輕快的步伐,來到大學,為了追求知識,為了成長,為了準備將來的工作。所不同的是,那時候他們從中國來,要坐長時間的海船,他們也沒有越洋電話可用於跟家人聯絡。多年學習之後,他們畢業了,像所有的畢業生一樣,離開學校。他們的祖國召喚他們,他們選擇回到中國的道路,開始了他們的事業、家庭,等等。然後……

然後是文革開始,他們被害死了。』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7 19: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