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新時代的酒樓賣唱女,想到舊上海她們的前輩

作者:bobzhou  於 2022-1-16 22: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新時代的酒樓賣唱女,想到舊上海她們的前輩

看照片,新時代的歌女有新時代的模樣,有新時代的音響設備,不再用二胡了,看來是與過去不同了。
不過,還是離不開賣唱這名目吧。




這讓人想到她們的前輩了。


上海老電影《馬路天使》,則可以看到上海底層生存狀態。暗娼小雲只能每日出去找尋生意,因為年老色衰而根本無法糊口。歌女小紅則只能在茶樓酒館以賣唱為營生。舊上海的貧民窟裡邊,更是生活著一群接近貧困死亡的人群。他們有的是報販子,有的賣水果,有的做吹鼓手,有的靠給人剃頭為生……

這個百態生存圖譜,在一段愛情故事中以悲劇的方式展開全卷。吹鼓手趙丹愛上歌手周璇,當老鴇子要將她賣給古老闆的時候,趙丹帶著周璇私奔了。而這個私奔故事,又註定以經濟危機的悲劇而收場。

隨著抗戰的爆發,經濟形勢日益凋敝,剃頭店根本交不起房租,更是沒有客人剃的起頭髮了。底層生活的民眾們,根本不是多雙筷子多張嘴的問題,而是面對如何吃上下頓飯的問題。每個人都陷入自己生存的窘迫境地。在這樣的環境下,報販子老王與暗娼小雲生出情愫,他爬上小雲的閣樓,對她說,你以後不要做那種營生了。



這是過去的事,一個人描寫自己對歌女的感受;

民國三十一年,那是我第一次到上海,上海的潮濕讓我的胃很不適應,聽同鄉說我的住處附近有一個館子,蘇州人開的,卻燒得一手好的北方面食,過了些許日子,我和同鄉都成了那家店裡的常客,不光菜做的好吃,還有唱曲兒的,堂倌也和氣的很,叫 人很舒服。

我記得那天是民國三十七年的二月初六,那天正好下雨,我從沒有帶傘的習慣,同鄉見了我,不禁說笑話打趣了我一番,我尚來不在意這些細枝末節,倒也由他去,上海的雨不是很大,彷彿情人在耳邊低語,咿咿呀呀的倒有幾分可愛 。到了傍晚,雨還在纏纏綿綿的滴著,也落在湖心亭茶館里廂,堂倌見了我,也笑起來,我有點窘迫,他遞給我一杯茶,給我報了我常點的那幾樣,又壞笑道,今兒你們可有福了,聽說,掌柜的從蘇州新帶來了一個小姑娘,唱歌聲音特別的好,我假意不為所動,心卻痒痒起來。

帶到衣服稍稍幹些,台上果然來了一個姑娘,單看相貌並無出奇之處,但是遠處看去,腰肢亭亭,素手挽袖,眉頭微皺,平添幾分韻味,她抱著一把琵琶,身後的師傅拿著胡琴,不一會兒她便啟朱唇,發皓齒 ,唱了幾句詞兒。

聲音初不甚大,只覺入耳有說不出來的妙境,五臟六腑里,像熨斗熨過,無一處不伏貼,三萬六千個毛孔,像吃了人蔘果,無一個毛孔不暢快。唱了十數句之後,漸漸的越唱越高,忽然拔了一個尖兒,像一線鋼絲拋入天際,不禁暗暗叫絕 。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3 16: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