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文革罪惡應該清算---讀徐景賢《十年一夢》

作者:bobzhou  於 2020-12-29 00:2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4評論

文革罪惡應該清算---讀徐景賢《十年一夢》
  
  
張春橋無期徒刑死了,作為當年受張春橋重用、提拔和在張春橋卵翼下的上海文革幹將徐景賢是兔死狐悲。
徐景賢深為張春橋之流沒有留下回憶錄之類的東西而遺憾,徐景賢說,若再不允許像他這樣的「文革當事人」發表回憶資料,恐怕許多寶貴的歷史資料都會淹沒,他寫了《十年一夢》,看看他的《十年一夢》到底寫出了其么「寶貴的歷史資料」。

看看他忘記了什麼。

一九六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上海市革命委員會在上海市人民廣場召開公判大會,宣判上海交響樂指揮陸洪恩死刑,並立即執行槍決,和陸洪恩同時被處決的還有柳友新等三十多名「十惡不赦的現行反革命分子」。
對這場集體大屠殺,當時上海電視台、上海人民廣播電台作了現場轉播,《解放日報》等發表了報道和評論,死刑公告貼滿大街小巷,是上海市轟動一時的大事。可是徐景賢的《十年一夢》未著一字。

徐景賢忘了親手製造的冤案。
  
一九七四年三月三十日,張春橋的妹妹張佩淙在上海第一醫學院附屬婦產科醫院做手術時死亡。經各方面專家參加的調查組調查、研究后確認,死亡純屬意外事故。
但徐景賢等人為了討好張春橋,在張春橋的指使下又成立了由徐親自指揮的絕對保密的「特別調查組」,要把醫療事故升級為「階級鬥爭新動向,精心策劃謀害張佩淙」並再擴大成「謀害柯慶施的政治事件」,欲致麻醉師方兆夥等於死地。  
為了收集證據、羅織罪名,把方家的打字機、半導體收音機說成是發報機,把節能電燈說成信號燈。方妻萬廷鈽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被審訊二十三次。被株連而被立案審查或傳訊的包括方兆夥的大哥方兆祥、大嫂孫用余,二姐方秀梅、二姐夫李精武,表姐夫錢宇人以及夫婦雙方的同事、朋友,多達數十人。一年後,馬天水、徐景賢們仍堅特,「縱使沒有任何證據也要判方兆夥徒刑」,徐景賢最後定調:「判個七八年」。
只因周恩來的干預,方兆夥才得在被秘密關押十八個月多,又送「五七幹校」勞改,一年後獲釋。
  
《十年一夢》中唯一提到迫害群眾的只有一處:「上海因為參加炮打張春橋而受到打擊迫害的有兩千五百人,一般請罪和寫檢查的不計在內,其中隔離審查、不能回家的,有兩百多人,辦學習班審查、但可以回家的,有四百四十多人,在審查中五人被逼死,六人被逼瘋。」那麼,徐景賢本身害了多少人呢?好像沒有。因為他說,這些數字是「據有關部門統計」的,自然不關他的事了。雖然人血流成河,但他的雙手是乾淨的。
  
所以,徐景賢可以厚著臉皮在《十年一夢》的扉頁上大書曰:「我所寫下的都是我的親身經歷,或是親見、親聞……忠實於事實,對歷史負責,是我寫作回憶錄的基本信條。」
  
通讀全書,都是他在文革中的造反業績,有王洪文的錯、王秀珍的錯,甚至有江青、馬天水的錯,就是沒有徐景賢的錯。全書的插圖、照片也都是他的光輝形象,其中還有一張是他夫婦和朱永嘉夫婦2003年3月在海瑞墓前的留影。徐景賢和朱永嘉完全忘記了他們曾協助姚文元,在毛、江的親自策劃、指揮下,秘密炮製批《海瑞罷官》的文章,為文革搖旗吶喊,直接迫害了三千萬人,有說法是一億中國人受到迫害。
  
應該說,徐景賢是人間最無恥皮厚的狂徒 ,這書可以算是顛倒人間黑白的樣版。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粒子在 2020-12-29 01:05
文革罪惡應該清算
回復 kumar 2020-12-29 12:46
文革罪惡應該清算。但最應該清算的不是他,是頭像還掛在天安門上的那位。
回復 綠野仙蹤 2020-12-29 16:58
人都是主觀,文過飾非,因此當事人的表述只能當一家之言。
上海那時還有一個因為唱歌被處極刑的案例,一直不太了解。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20-12-30 00:16
承認自己的錯誤是最難的,起碼徐大爺還是承認了他那一伙人的錯誤。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30 18: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