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現在有人對地主的姨太太們憐香惜玉了

作者:bobzhou  於 2020-8-30 05: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現在有人對劉文彩的姨太太憐香惜玉了

 

 


 

大邑莊園陳列館希望她揭發惡霸地主對自己的種種凌辱以及滔天罪行。凌君如木頭一樣坐著,目光獃滯,蓬頭垢面,一天沒有說一句話。

 

劉文彩入駐宜賓的時間在1922年冬天,接手第一個職務敘府船捐局局長。1925年劉文彩升任敘府百貨統捐局局長,兼四川第四十二區煙酒專賣局局長。他的職務後來多達十幾個,合計每年薪金總數不下10萬元,而在劉文彩家產中,薪水只佔次要地位。

 

劉文彩在冠英街買下一座三層的公館供凌君如居住。推窗,岷江嫻靜溫柔,金沙江粗獷剛烈。二水在合江門相擁而東。

平時劉文彩忙他的,凌君如打牌打膩了,偶爾也會登臨合江門的江樓,一覽邈遠江山。凌君如對花花世界十分好奇,從樓上觀望,不料自己反成了碼頭上眾人的風景。劉文彩醋意大發,命人把看風景的男人撂倒,有個好奇的看客像個矮冬瓜兒一樣,從合江門的百十級梯坎滾下去。後來,凌君如就不去「夾鏡樓」了。1932年秋天,凌君如跟著劉文彩離開宜賓去了大邑。凌君如大約在1948年底回到了冠英街。劉有一個管家一直在宜賓打理劉的財產,凌君如靠其中一部分房租生活,凌君如的穿著打扮已沒有了以往的氣勢。轉眼,1949年來臨,此時凌君如才30多歲。

 

她回到了宗場凌家。繼父凌有成已經老了,但還是花點錢,在宗場進去七八里的一個叫「大眷子」的地方,給她修了兩間茅屋。幾個月後,凌有成被槍斃。「大眷子」的茅屋被沒收,一家人即刻成了喪家之犬。

 

凌君如賣掉了一些首飾,帶著弟弟開始了流浪。凌君如有一個叔伯姐姐住在宜賓人稱為「西郊」的地方,就是市區與火車站之間、靠近翠屏山腳的一線,那裡有一些貧民窟,凌君如後來在西郊搭了一個窩棚得以安身。宜賓是一個水陸大碼頭,凌君如逐漸認識了一些船夫、搬運工、馬夫等「下力人」,越來越困頓的生活讓她只能走那條無助女人的老路了:賣淫。有時,代價就是一碗小面錢!凌君如陡然老了30歲。人們逐漸認不出那個成為「夾鏡樓」風景的女人了。

 

19581022日,大邑縣委員會、大邑縣人民委員會要求在本年(農曆)內將安仁地主劉文彩的資料(如本人小傳,生前遺物,土地佔有資料,印信,照片等和財物)全部或大部清齊,按照它的舊貌加以整理和陳列。在這期間里,大邑莊園陳列館的工作人員曾到宜賓找到凌君如,希望她揭發惡霸地主對自己的種種凌辱以及滔天罪行。凌君如木頭一樣坐著,目光獃滯,蓬頭垢面,一天沒有說一句話,以至讓人懷疑她神經已不大正常,工作人員失意而歸。

 

1961年,凌君如到橫江鎮,突然發病,渾身戰抖,民間俗稱「抖瘟」。據宜賓民間文化學者丁芝萍說,凌君如最後的死有兩個版本:弟弟背著她在宜賓站下車后,凌君如就死了。弟弟窮得沒有5分錢來買一床草席,就徑直把她背到凌君如的那個叔伯姐姐門口,一去不回。另外一個說法是:凌君如被放到門口時還有一口氣,她甚至還叫喚了幾聲,但誰也不敢開門。第二天一早,叔伯姐姐就大聲武氣地喊:「哎喲,這是哪個喲?咋子死在我門口喲!算了,我做個好事,入土為安!」這是希望鄰居知道,她與死者毫無瓜葛,僅僅是做善事。她用一床草席把凌君如裹好,老了,力氣不及,僅搬到距離家門幾十米遠的地方,淺坑掩埋

 

我們再看個文學作品摘要,講土改中一個地主的三姨太的遭遇。

湖南和平解放,土改工作隊進了衡山縣農民協會都有了生殺大權。余首元被政府劃分為地主成份,幾百畝田都被沒收充公分給了那些早半年見他還喊老爺的窮人,房子也歸了工作隊,工作隊住進來后留了兩間偏房給他一家三口住,剩下的都分給了那些平常連草鞋都沒有穿的僱工與貧農。

余首元沒想到天會變得如此之快,他感覺在鄉下呆不下去了,便想要回衡山縣城,但工作隊不准他走,並三天兩頭還要把他揪著到檯子上跪,連他那嬌嫩的三姨太也不能免。

記得第一次批鬥,三姨太就讓人把那身綠色旗袍扯了個稀爛,剝光後幾百人擠跨了檯子,農協與工作隊制止不了一幫打了一輩子光棍的男人,任由他們捏咬著三姨太,一對白晃晃的大奶子上儘是青紅黑紫。

三姨太受了辱,回家抱著兩歲的兒子哭,余首元回來就癱在床上,他終於後悔不該買田做地主,明白了這革命真是比要命還凶。

余首元不知道下次批鬥會他的三姨太會落個什麼下場。他想起了當年日本兵在衡山城南街口姦淫一個十二歲中國女學生的情景,那五個大兵當街剝光了女孩子的衣服,女孩子的乳房還只是個雞蛋大小,下身還沒長一絲黑色,但五個日本兵像五隻餓狼一樣撕咬著女孩,女孩子先是拚命喊叫,後來喊叫聲漸漸沒了,女孩子死了,但眼睛張開著。

三姨太是個給他余首元生了兒子的女人,她與二姨太不一樣,二姨太是她從長沙紅湘館花錢買的,這個女人沒少花她的銀子,並拿他的銀子偷偷地包養漢子。三姨太出身不同,她是湘潭易俗河邊一個漁家的獨生子女,因為父母的漁船在漲大水時翻了,她成了孤兒。

余首元是通過一個遠親介紹收留了這個只有十六歲的女孩,他讓她在省城師範讀書,畢業了才正式用花轎娶進了門。到底是良家女子,她進門后一個年頭就留下了他的種。他把三姨太當大姨太般看重,有心要與她過一輩子的白頭夫妻,沒想到才過幾年的安穩日子就讓革命粉碎了他一生的平安富貴

 

現在要憐香惜玉了,有意思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貝殼琴 2020-8-31 11:06
這樣的故事不知道有多少!!!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2 07: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