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位居美華人聊「我們是不是應該站在黑人那一邊?」

作者:bobzhou  於 2020-6-15 22: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8評論

一位居美華人聊「我們是不是應該站在黑人那一邊?」

這一段時間,美國瘟疫、暴亂、下跪各種新聞層出不窮,充斥著各種媒體,最近就有人問我,說,你咋看美國現在的問題?

說實話,這個問題太大,我不敢回答。但接下來很多人又問我一個問題,我覺得很搞笑,就是說,我們華人在美國同樣有時候被歧視,也都是少數族裔,我們是不是應該站在黑人那一邊?

作為一個在美國二十多年的華人,我希望結合我們工作和生活的經歷給大家聊聊這個話題,當然,我不能代表所有華人,只能說是我自己的一點感悟,更不希望因為這篇訪談給美國華人群體帶來衝擊。

在開始之前,我先聲明一點,有人說,我們要站在「公正的立場」,這個事情很好笑,因為每一個媒體,每一個個人,都一定有自己的立場,都不可能做到絕對的公正,尤其是在一個這麼大的時間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角度,這才是正常的,你所期待的「公正的立場」,其實是「你以為的公正的立場」。

我先講幾個在這20年美國生活經歷中的幾件事情吧。

我一個朋友從中國大陸來,在美國做裝修工作,他的兒子也搞到了一個簽證陪著他的父親,父子兩個一起在伯克利做裝修。伯克利是一個有很多黑人一個城市,這個小孩子,18歲,跟著他爸做裝修的時候,刷完了油漆啊,準備清洗油漆桶。
那是一個常見的白色塑料桶,裡面可能除了油漆,可以再放一些其他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比如說刷子啊之類。
他拿出來這個塑料桶,在他們父子倆負責裝修的別墅門口的自來水管沖洗,這個小夥子想把這個白色塑料桶沖洗乾淨,然後用來裝其他的工具,方便工作。
我這個小侄子正在刷油漆桶的時候,旁邊走過來兩個黑人小孩,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從外面走過來,走到大概兩丈遠到時候,黑人說,拿錢來。
我這個小侄子也老實,就把錢夾老老實實遞了過去,因為這個孩子平時就老實巴交的,就把錢夾遞了過去,結果,就在遞過去的那一瞬間,黑人的槍里就對著這個正在勞動的中國孩子射出一顆罪惡的子彈,頭顱被擊穿。
這個中國孩子,我朋友的孩子,才18歲,正在幹活的時候,在他父親還一邊幹活一邊等兒子把刷乾淨油漆桶的時候,這個孩子,就這樣,當場死亡,根本不需要搶救了。

我再講第二個故事。

一個從美國中部來的一個華人電腦工程師,這個電腦工程師是一個博士,很了不起的一個博士。谷歌公司邀請他到谷歌來工作,決定第二天再和谷歌的hr面談,具體薪酬之類。在去和谷歌的人面談之前那天,他參加了教堂的聚會,因為不是主日,所以教堂的聚會特別早就開始,八點之前就結束。
八點多的時候,有一個和他一塊聚會的牙醫,說你的牙結石挺嚴重,你作為一個博士,和僱主見面要注意一下,因為矽谷啊特別講究個人形象,所以,你先去我牙科診所,我給你洗洗牙吧,這樣你給僱主的印象更好。
就這樣,這個華人就開著租來的車,到了牙醫的診所,洗牙,然後從診所出來,準備開車回去的時候,剛剛走到車門,就竄出來一個黑人,說,「give me twenty dollar」,給我二十美金。
這個華人電腦工程師習慣了不帶現金,因為他原來居住的地方是中部白人區,沒咋和黑人打過交道,消費都是刷卡,而加州人養成習慣了,兜里裝著二十塊錢美金,黑人過來你給他二十塊錢就算了,但現在不一樣,物價上漲,你得準備40美元。
這個電腦工程師沒有錢,然後說,我有信用卡。這個黑人聽了,二話沒有,掏出槍來就是一槍,當場死亡。
被殺的這個華人電腦工程師,博士學位,第二天,太太帶著三個孩子過來了,三個孩子最大的才八歲,太太也因此大受刺激,精神失常。

然後,我再說第三件事,最近發生的,就在今年2月,在奧克蘭,奧克蘭的高尚社區里住了一個32歲的年輕人,華人,在IBM工作,技術上的大牛,特別厲害,在IBM是資深員工,senior,很牛的。
有一天,他帶著公司給配備的筆記本電腦,在星巴克工作,他們的工作地點很自由。突然出來了一個黑人,抱著他的電腦就跑。因為電腦里有許多他重要的工作資料,還有商業機密,非常重要,所以他就去追。
那個黑人跑到了他自己的車裡,車門還沒來得及關上,這個小夥子就也衝進了黑人的車,不到兩秒鐘,黑人推開車門,一腳把他踹出去,結果,對面衝出來一輛車,猝不及防,把這個華人小夥子軋死了。
他父親的同學是我的好友,為此,我們華人一起,幫助了他的家人,因為這件事沒多久,而且我親自幫助過,所以記憶猶新。

我舉這些例子就是為了說明,今天,一個又是吸毒又是花假幣的犯罪嫌疑人,被白人警察在執法的時候,因為不專業的執法被壓死,這個更悲劇,這個生命值得我們惋惜,可是,在我們回顧這個黑人的一生時,我們能找到啥閃光點?

吸毒,販毒,吸毒,販毒,搶劫孕婦,用槍指著孕婦肚子里的胎兒,還把人家的家洗劫一空,若非當初有人記下他車牌號,他到現在還逍遙法外。

如果是一個白人或者華人犯下同樣的罪行,刑期會是15年起步,而這個黑人,只在監獄呆了5年。

因為在美國,任何人都不敢對黑人太嚴,司法機關更害怕被冠以種族歧視的罪名,大家都會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以最輕的刑期懲罰他們。

今天我們看到,那四個警察都已經被迅速開除,而且壓死他的警察也被控告二級謀殺,本來這件事正常情況下,就可以繼續民事訴訟了,結果沒想到,很多別有用心的人,以及所謂的有「大愛」的人,開始煽動打砸搶,甚至燒毀教堂。

在美國,基督徒佔比比歐洲可能略低,但至少也是百分之五十,燒毀教堂,特別是這種百年歷史的教堂,你還有半點人性可言嗎?

說到底,我們不能只談理想,我們不能只談情懷,我們不能只談良善,在現實事實面前我們必須要活在當下。

這兩天兒最好玩兒的就有幾個事,一個事就是華盛頓這個城市,華盛頓的女市長,不準警察去保護那些普通老百姓,允許打砸搶,白宮被圍困,教堂被燒毀,警察要去救援的時候,這個女市長連續五次下令,不許去救援,不許阻止,不允許保護非黑人老百姓。

更好玩的是今天早上,這個黑人女市長發布了一個行政命令說,每一個區在華盛頓的每一個區,都要有一條馬路叫黑命貴馬路,而且在白宮對面的公園改成黑命貴公園。

前兩天在馬路上面刷了一個大馬路,整條馬路,一公里長的馬路上寫著黑命貴,結果不就是我們把黑命貴幾個大字踩在腳底下?那不是個笑話嗎?

另外一個我給大家講過,我說全美國大城市都有一條馬路,最大的馬路,那個馬路叫馬丁路德金大道。幾乎每個城市的馬丁路德金大道都是毒販妓女橫行的地方,如果馬丁路德金博士、馬丁路路德金牧師還活著,他會當場氣死,被羞辱死。

那麼在美國我可以這樣說,幾乎沒有哪一個華人沒有接受過美國白人的幫忙,如果你今天你的汽車無意中壞在馬路上,我舉一個真實的例子,我有一次開一個SUVX470,汽油不夠了,突然停到了十字路口。

我一打閃光燈,四個角緊急閃光燈,對面的白人就跑過來怎麼回事,我說,對面有個加油站,我的車油沒有了,他馬上兩個人攔住另外一個白人的車,趴在人家玻璃上跟你說,這個人的車沒有汽油了,我們需要幫他推一下你要不要下來幫忙?

於是,三個人推了四五十米,把我的車推到加油站,沒有一個人吭聲,扭頭就跑了。

這是在美國非常常見的例子,你可以問一下華人圈子裡的華人,你問問他們說,你說哎,如果你的車壞在路上,誰會幫你我可以這樣講?白人一定會幫你,其他人種包括中國人都可能不幫你。

那麼我舉這種小的例子是啥意思呢?

就是說在白人佔據主流的美國社會,事實上我們今天能移民到美國,我們今天能住在美國,生活在美國,工作在美國,我們拿著美國的護照,我們成為嫁接的美國公民,都是因為白人在這個社會佔主導,他們用愛用包容用接納來對我們這些外國來的這些移民。

事實上,今天美國的黑人群體有多少人能幫助到我們華人的呢?幾乎很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原因是他們這個族群只要不傷害你就已經算是看得起你了。

黑人歧視華人、歧視亞裔那是從骨子裡的,美國的主流是不歧視華人的,美國主流如果歧視我們,就不讓我們留在這裡了,我們早就滾蛋了,就這麼簡單。

可是呢,這一次呢,出現了最好玩的事情是,一群華人說了一個觀點,這個觀點是什麼呢?是說我們也是有色人種,我們是不是應該站出來為有色人種伸張正義?因為黑人在這個爭取民權的時候,我們華人也跟著得好處了。

那我就想問大家一句話,如果有一個人用脅迫、恐嚇的方式搶到了食物,和錢的時候,我們也要站在這人一邊嗎?

如果是真的在現實生活當中,我們真的是被白人歧視、侮辱,如果真正現實當中存在的話,那也行啊!

可是我們在這裡的人,我幾乎每天都會問來我這裡的華人,無論是台灣人香港人還是大陸人,甚至包括韓國人,我都問他,

你們在這裡受到侮辱了嗎?受到歧視了嗎?沒有,沒有沒有,但他們很多人,百分之四十,卻又說,白人雖然沒有任何行動言語的歧視,但他們骨子裡歧視我們。

這種話我聽起來都想哭啊,人家對你的好你不記住,你老是認為人家骨子裡看不起你,原因是什麼呢?

原因就是一個不自信的一個群體,人家能大大方方的把身份給你,把美國公民身份給你,你告訴我人家怎麼歧視你了?如果今天每一個美國人領了1200塊的時候,你作為一個美國人,不管是綠卡還是公民,你都領到和人家美國白人一模一樣的1200塊的時候,你告訴我,這叫哪門子歧視?

不管別人怎麼樣退讓,不管別人怎麼樣擺出一個姿態,少數民族老是在一個悲情裡面,你在享受著這個白人族群給你帶來的所有好處的時候,這種悲情是一種莫名其妙的悲情。

你不光是不滿足,還要逼迫著人家尊重你,請問逼迫能得來尊重嗎?逼迫能拿來尊敬嗎?

我可以這樣講,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請問你們有看到以色列人這次站出來站在黑人一邊嗎?你們有看到日本人站出來站在黑人一邊嗎?

他們可曾經都是受盡歧視的少數族裔。

好多人都要說,我們要站在有色人種這一邊去,給社會鬧,讓社會付出沉重的代價,來讓大家得到好處,就好像我們都是資本家的工人,我們想盡一切辦法給資本家來鬧,讓資本家來尊敬我們,這就像笑話一樣,那麼到底白人做錯什麼了?

美國的白人社會真的像大家想的這麼不公不義嗎?不是,真的不是,我這20年,我實在是沒有看到,沒有感覺到,而且最好玩的是我故意逗他們,故意挑逗似的,跟他們說,我咋聽說你們白人歧視我們華人?結果這話嚇的人家臉一下子就紅了。

從來沒有,從來沒有,絕對不會,這裡我們都講究平等,沒有歧視。

於是,我半開玩笑跟人家講啊,最後我跟他說,just a joke,他才沉住氣。

在美國華人圈子裡面,我呼籲大家,你不要站在左邊,你也不要站在右邊,你站在良知的一方,你不要為了利益、為了特權,你要為了公益和公義。

做一個良善,做一個公平正義的人,做一個讓另外族群想到我們這個族群就肅然起敬的人,做一個堅守公義堅守道義的族群。

有人問我,你會站在哪一邊?我今天告訴大家,我站在真理的這一邊,我不為自己利益謀福利,再進一步說,我不和不體面的人為伍,我不和破壞法治踐踏法律破壞社會秩序的人為伍,我希望美國的執法機關能繼續公平執法。

再次重申我和美國的主流社會站在一邊,我不會站在無理取鬧的人一邊。
(轉載自 Original Leo Rome)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4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象是一人 2020-6-16 00:38
看了非常感動,全是實話,沒有大話沒有假話。尤其是最後四段,總結非常到位。謝謝分享這麼好的文章。
回復 北極天翁 2020-6-16 02:16
很簡單,如果想脫離華人族群成為米國底層就要參與底層抗議和起義。如果把自己定位為世界性華人族群就不參與某個國家內部矛盾,合適就生活下去,不合適就換個國家生活。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20-6-16 02:21
站在正義即邊邊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20-6-16 04:51
北極天翁: 很簡單,如果想脫離華人族群成為米國底層就要參與底層抗議和起義。如果把自己定位為世界性華人族群就不參與某個國家內部矛盾,合適就生活下去,不合適就換個國家
要看低層是對還是錯,不應盲目參加
回復 慈林 2020-6-16 04:57
很常識的問題,當然站在主流精英方面。如果是個黑人作主的國家,誰來美國?
回復 慈林 2020-6-16 05:00
白人基督文化,代表全球文明主流,不可否認。代表先進科技、先進生產力。
回復 Auntijj 2020-6-16 07:21
北極天翁: 很簡單,如果想脫離華人族群成為米國底層就要參與底層抗議和起義。如果把自己定位為世界性華人族群就不參與某個國家內部矛盾,合適就生活下去,不合適就換個國家
你的意思 即 造反有理, 那麼香港人 的 抗議返送中 「造反」  有理了?中國大陸的 上訪民眾 也有理了?
回復 貝殼琴 2020-6-17 06:29
好文章,支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7 07: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