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1950年中共請蘇聯空軍進駐上海將國民黨空軍打得落花流水

作者:bobzhou  於 2019-12-1 22: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1950年中共請蘇聯空軍進駐上海將國民黨空軍打得落花流水


從1949年10月至1950年2月,國民黨空軍憑藉舟山群島等地的機場對上海進行了20餘次空中攻擊,投彈360多枚,毀壞房屋2300餘間,造成傷亡2300餘人,其中1950年1月7日至2月6日,連續4次集中對上海的電力生產單位和城市重要設施進行了重點攻擊,其中以2月6日的「二六轟炸」為最猛烈。

空戰期間,國民黨空軍在1950年2月6日發動了最為猛烈的轟炸,炸毀了楊樹浦電廠、閘北水電公司、華商電氣公司和法商電車電燈公司,一度使上海停水停電,死傷慘重。此事被稱為「二六轟炸」。

二六轟炸后,蘇聯空軍派混合集團軍入華參戰,同時帶來了百餘架各類戰機和若干高射炮,戰爭形勢發生了變化,並擊落了數架國軍戰機。由於國軍統帥部決策優先保障台灣地區的安全,從舟山群島撤軍,失去了對上海轟炸的據點,無力再對上海進行成規模的空襲或騷擾,空戰也因此告一段落。

2月6日日中午12時25分到下午1時53分,中華民國空軍派遣主力飛行員,共派遣4編組批次17架轟炸機——含12架B-24「解放者」重型轟炸機、2架B-25「米切爾」中型轟炸機、2架P-51「野馬」戰鬥機和1架P-38「閃電」戰鬥機——在上海市區投彈67枚,對多個上海重要的電力、供水、機電等生產企業進行轟炸,其中以當時上海最大的發電廠——楊樹浦發電廠遭到的破壞最為嚴重,廠區共遭到15枚炸彈命中,其中有9枚命中發電廠的廠房及設備,輸煤設備全部被炸毀;另有13台鍋爐和6台汽輪機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壞,其中一台主發電機嚴重受損,電廠當時的15萬千瓦的正常負荷迅速下降至零。

同日下午1時20分,位於南市區南車站路的華商電氣公司也被轟炸,10餘條出線的配電中心受到破壞。閘北水電公司但只被炸毀了5號鍋爐,廠房部分燒毀。法商電車電燈公司也遭嚴重轟炸。

上海市的發電能力從25萬千瓦下降到4千千瓦,造成上海市區工廠幾乎全部停工停產,大多數街區電力供應中斷,高層建築電梯斷電懸空,許多商店關門停業,大上海「十里洋場」陷入一片黑暗,燈火管制使得每戶家庭只能每天點一盞電燈半小時。另由於上海的自來水生產單位也遭到空襲破壞,使上海自來水供應出現困難,市民的馬桶、廁所都無水沖洗。此次空襲共造成了1148人傷亡和1180間房屋損壞。

由於當時中共方面的空軍力量弱於國民黨方面,中共請求蘇聯方面給予空中力量支援。
當時,中蘇正在進行《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談判,蘇聯以簽署《關於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補充協定》為條件,為上海提供防空援助,迫於防空狀況和國際環境,中方最終讓步。1950年3月,由中方聘請,在巴季茨基等將領率領下,編配了兩個驅逐機團、一個混合航空兵團、一個探照燈團、一個對空情報雷達營的混合航空集團軍進駐上海,包括108架各類戰機組成的混合集團軍,幫助中國大陸加強空中防禦,其中還包括有38架當時世界最先進的亞音速戰機——米格-15戰鬥機。隨後在當年3月至5月的4次空戰中蘇聯戰機擊落了6架國軍戰機,迫使國府方面停止了對上海的進一步攻擊。

之後,由於舟山群島國軍失去制空權,無法保障機場飛機是安全,同時國民黨統帥部為優先保障台灣地區的安全,於是從舟山群島撤出12萬國軍。
由於沒有臨近的機場起降,國軍空軍無力再對上海進行成規模的空襲或騷擾,上海空域爭奪戰結束。
(轉載)



上海防空集團司令員,帕維爾·費多羅維奇·巴季茨基中將,後來晉陞至蘇聯元帥、防空軍司令員。


蘇軍駐上海空軍部隊,可以看到蘇軍官兵穿著的是解放軍的50式軍服



1950年蘇聯空軍在上海參戰記實

1950年,國民黨空軍的實力頗為強大,雖然在幾年的戰爭中,國民黨空軍由於連續的損失和消耗,實力在1949年到1950年降到了一個低谷,但仍擁有大約300架飛機,其中158架戰鬥機,65架轟炸機。因此國民黨空軍牢牢掌握制空權的局面在短時間內是無法改變的。

也正因為如此,國家領導人將目光投向了北方鄰國。在「二六大轟炸」之後,劉少奇即將情況急電彙報給正在訪蘇的毛澤東主席。經過雙方領導人緊急磋商,2月12日傍晚,莫斯科防空軍區司令員莫斯卡連科上將緊急召見軍區參謀長巴季茨基中將,宣布將組建上海防空集團前往中國參戰,並任命巴季茨基為集團司令員。1950年2月14日,也就是《中蘇友好互助同盟條約》正式簽訂的這一天,蘇聯國防人民委員部正式下達了組建上海防空集團的命令。

2月16日,巴季茨基與若干司令部人員先期飛赴北京,他們受到了解放軍總司令朱德的接見。巴季茨基向朱總司令介紹了上海防空集團的編成:抽調各路精兵強將的上海防空集團主力為第106殲擊航空兵師(近衛殲擊航空兵第29團、殲擊航空兵第351團、混成航空兵第829團),尤其是近衛第29團是在衛國戰爭中履歷戰功的精銳部隊,先後湧現出8名蘇聯英雄,在1949年成為率先列裝米格-15噴氣式殲擊機的部隊之一。

此外,集團還包括高炮第52師、近衛對空搜索第1團、獨立空情觀察、報告與通訊勤務第64營及其他勤務部隊。整個集團配備39架米格-15、40架拉-11、10架圖-2、25架伊爾-10和4架里-2,此外還有400餘車輛、10 部警戒兼引導雷達及各種探照燈和通訊設備,兵種齊全的防空集團足以在上海及周邊地區獨立遂行作戰任務。朱總司令向巴季茨基介紹,為了配合蘇軍,解放軍也在上海周邊部署了4個高炮團。

就在上海防空集團緊鑼密鼓的組建和移防的過程中,國民黨空軍於2月21日再次竄入上海,轟炸閘北等地的發電廠,上海形勢進一步惡化。陳毅市長協助先期抵達的巴季茨基中將在淮海中路1189號開設了防空集團指揮所,同時動員軍民整修大場機場和江灣機場。3月7日,第106師第351團率先從大連轉場徐州;3月上旬,先期抵達的高炮、雷達、探照燈部隊分別入駐上海市區、市郊、啟東、蘇州等19處陣地,初步形成了綿密的地面防空網。

配備米格-15的近衛第29團經由鐵路在3月3日抵達徐州,在接下來的近一個月時間裡進行組裝、試飛和訓練。防空集團所轄的航空兵部隊要在徐州機場將完成參戰前的最後準備工作。為了嚴格保守機密,除少數高級軍官,防空集群大多數官兵都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很多人都是在乘坐火車通過中蘇邊境時才知道自己要到中國執行任務。而且蘇軍軍人在出發前都上交了個人證件,不得穿著和攜帶軍服,以工程師和技術人員的公開身份配發了假的證件。

在進入中國境內后,所有官兵均更換解放軍50式軍服,飛機也改成了解放軍空軍式樣的塗裝。有趣的是,甚至每個蘇軍官兵都起了一個中國式的化名,據當時來華參戰的格拉切夫上尉回憶,他的化名是「江華」。而在各部進入指定位置之後,解放軍除了部署警衛部隊之外,還在夜間為蘇軍各部架設了電話通訊網路,以減少無線電通訊遭到監聽的可能。

出人意料的是,蘇聯空軍和國民黨空軍的首次交鋒發生在徐州。3月7日,第351團在徐州機場開始戰備執勤,3月13日,國民黨第12中隊的1架B-25偵察型(F-10)竄入徐州附近偵察,第351團的西多羅夫上尉駕駛拉-11率隊起飛。國民黨空軍此前幾乎從未遭到過敵機的攔截,面對蘇軍殲擊機的攔截幾乎毫無防備。

此時正在徐州機場以南巡邏的西多羅夫編隊發現了來襲的敵機,在得到地面指揮所的許可之後,西多羅夫隨即發起攻擊,從800米接近到400米時連續兩次開火。這架B-25帶傷逃離徐州機場,但最終因傷重在南京西北方向的群山中墜毀,這是蘇軍來華參戰後取得的第一個戰果。

然而,國民黨空軍並未意識到有新的力量加入空中戰場。3月14日,第12中隊再次出動1架B-25偵察型,毫無意外的再次被蘇聯空軍的拉-11擊中。這架飛機拖著濃煙在徐州東大湖車站附近迫降。機上1名射擊員陣亡,其餘6名機組人員孫希文分隊長、方振中上尉、劉鴻業、范士奇、許肅常、郭子振被俘。

3月下旬,隨和近衛殲擊航空兵第29團全部和殲擊航空兵第351團一部先後進駐大場機場和江灣機場,上海防空集團主力基本在上海及周邊地區部署完畢。可能是此前的損失加上上海附近的一系列戰備行動,讓國民黨空軍察覺到了解放軍方面的異動。

3月20日,地面雷達發現2個不明目標,蘇軍2架拉-11迅速起飛攔截,發現是2架P-51竄擾上海偵察。不過這次國民黨飛行員頗為謹慎,見勢不妙就迅速向外海方向撤退。見此情況蘇軍飛行員不得不放棄追擊,這是因為根據中蘇雙方的協議,防空集團的作戰區域在以虹橋機場為中心,半徑150公里的範圍內,位於長江南岸到杭州灣北岸,且為了避免飛機被敵繳獲或飛行員被俘,蘇軍戰機不得飛越海岸線追擊(參加朝鮮戰爭的蘇聯空軍也有類似的限制命令),蘇軍和國民黨空軍在上海上空的第一次交鋒就這樣匆忙結束。

上海地區空中出現「非美製飛機」的情報令國民黨空軍大為擔憂,參戰的無論是解放軍空軍還是蘇聯空軍,對他們來說都不是好消息。為了繼續執行封鎖上海的任務,國民黨空軍急需摸清對手的實力,因此,1950年4月2日,在抵達舟山定海機場的第二天,國民黨空軍第4大隊第22中隊中隊長李長泰少校就急不可耐的出發。奇怪的是,李長泰並沒有選擇通常擔任其僚機的陳燊齡一起出發,而是選擇了第4大隊監察官,飛行經驗稍遜的王寶翔上尉——這個決定倒是無意中為國民黨留下了一位後來的空軍總司令、參謀總長、一級上將。

他們的任務是駕駛P-51前往乍浦附近偵察。儘管此前已經有了解放軍出動飛機的報告,但1941年畢業於空軍官校第十一期,曾擔任中國空軍王牌飛行員高又新僚機,且宣稱擊落過4架日本飛機的李長泰對此並不在意。作為一名久經沙場的飛行員,李長泰在1944年和1949年先後兩次被擊落跳傘,但都幸運的大難不死。然而李長泰少校肯定想不到,他的好運氣今天到頭了。

上午9點20分,2架P-51從定海機場起飛,在飛臨杭州灣北部的嘉興附近時,李長泰發現地面有幾輛正在行駛的汽車。由於國民黨空軍的反覆空襲,長三角一帶的地面運輸當時已經基本轉入夜間,國民黨飛行員在白天很難發現可供空襲的目標。興奮不已的李長泰馬上命令王寶翔掩護,自己俯衝而下準備掃射。殊不知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就在李長泰俯衝攻擊之際,一串串炮彈突然從僚機王寶翔旁邊掠過。

心知不好的王寶翔馬上向李長泰告警。李長泰告訴王寶翔:「你馬上撤退,我從后掩護」。然而就在電光火石之間,李長泰座機的左側機翼中彈,先是冒出陣陣油霧,緊接著其左翼突然斷裂,而飛機就此失去控制向右滾轉,當即墜地化作一團火球。王寶翔大驚失色,慌亂地四處觀察,卻連敵機的影子也看不到。

可恰在此時他的座機也發出一陣「砰砰砰」的悶響,緊接著發動機冒出一股股濃煙。王寶翔也顧不得許多,駕駛負傷的座機加速脫離戰場。當座機飛臨杭州灣時,王寶翔發現了正在附近巡航的國民黨海軍「太昭」號護航驅逐艦,此時P-51已經無法繼續飛行,王寶翔被迫跳傘,隨即被海軍救走。

儘管此前已經有2架B-25偵察型被先後擊落,但由於空勤人員均未能生還,因而被國民黨空軍判定是被地面炮火擊落,所以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而這一次2架P-51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突然出現的敵機擊落。更令可怕的是,根據王寶翔的報告,擊落他們的是米格-15。第二天下午,第4大隊大隊長張光蘊就親自駕駛P-51從台灣趕到定海,安撫軍心並查明情況。

國民黨方面認為,米格-15在1950年初才交付給解放軍,對手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形成戰鬥力,參戰的必然是蘇聯人。國民黨方面的判斷只能說是對了一半,當天擊落李長泰和王寶翔的確實是蘇聯飛行員,但並非是米格-15,而是第351團的I·古熱夫大尉拉-11雙機編隊。

4月8日,上海周邊地區在連續多日陰雨之後終於放晴,張光蘊馬上親自率領12架P-51飛機前往上海實施威力偵察。他們在機場上空依稀看到幾架「后掠翼飛機」正在升空,然而幾番糾纏之後P-51卻對速度迅疾的敵機望塵莫及。

回到定海之後,張光蘊上報發現上海機場駐紮了米格-15,這一次輪到時任國民黨空軍副司令的王叔銘親自駕機,他駕駛B-25趕到定海機場。儘管當天參加偵察行動的12名飛行員都信誓旦旦的說,共軍已經在上海部署了噴氣式飛機,但不知道王叔銘是不願意相信還是不敢相信,他只是反覆地說「你們還是太緊張了……太緊張了」。

王叔銘嘴上說著不信,可也不敢掉以輕心。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國民黨空軍第12中隊連續出動P-38/F-5E深入上海各個機場偵察。4月28日,近衛第29團副團長科列尼科夫駕機起飛攔截1架國民黨軍的P-38偵察機,在追擊過程中將其擊傷。

該機飛行員駕機勉強飛回了定海機場,但飛機最終墜毀在距離跑道只有幾百米的地方,據稱在解放軍解放舟山群島之後,在定海機場附近還發現了這架飛機的殘骸。 這架P-38據說是米格-15在實戰中取得的第一個戰果,不過儘管付出了代價,國民黨空軍還是確認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上海地區確實部署著米格-15戰機。

這個發現震驚了國民黨軍高層,國民黨軍能夠封鎖沿海全賴海空力量,而一旦雙方制空權易手,不要說無法繼續封鎖上海,連舟山群島這個立足點也岌岌可危。國民黨軍參謀本部和空軍總部馬上利用兩周時間商討應對對策並制定作戰計劃,最終決定先發制人,企圖趁蘇軍立足未穩之際突襲上海機場,將米格-15炸毀在地面。

由於在前幾次的行動中已經損兵折將,白天空襲上海只能是白白送死,國民黨空軍決定改為夜間空襲。為了保證空襲成功,此次行動由第8大隊大隊長李肇華親自指揮。歷史有時候就是這麼有趣,1937年淞滬抗戰之際,李肈華曾駕機在黃浦江上空偵察日軍軍情;抗戰勝利之後,已經升任大隊長的李肈華也曾率部駐紮在大場機場。

出人意料的是,曾在1937年來華助戰的蘇聯空軍如今仍是中國天空的捍衛者,當年抵禦外侮的國民黨空軍反倒要轟炸曾經保衛過的城市。沒有人知道李肈華中校在起飛之前到底是怎樣的心境。

5 月 11 日晚7點,2架B-24M從新竹機場起飛,保持無線電靜默的狀態在海面低空飛行,以15分鐘的間隔先後進入上海。然而,當李肈華率隊飛臨上海附近時,發現整個城市幾乎漆黑一片——設置在安國路76號的解放軍雷達隊已經發現了來襲敵機的信號,全城馬上實施燈火管制,地面探照燈、高炮部隊早就嚴陣以待,近衛第29團的8架米格-15迅速在中隊長I·申卡連科的率領下迅速起飛。

李肈華情知不好,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臨時改變了預定航線,從崇明島繞了個圈進入長江,打算由西北方面進入上海市區。可是當B-24進入上海市區之時,地面探照燈突然開燈。此時上海的夜空猶如漆黑的舞台,巨大的光柱罩住了今晚的主角B-24M。申卡連科迅速瞄準其中1架飛機,N-37型37毫米航炮炮彈在夜空中劃出耀眼的彈道。

在第一次攻擊未能得手之後,申卡連科調整飛行速度,再次開炮,這一次笨拙的B-24終於無處可逃,當即在夜空中化作一團巨大的火球,李肈華中校以下8人全體陣亡。跟在李肈華後邊的僚機見長機被擊落,把攜帶的炸彈全仍在長江口,然後轉彎逃之夭夭。

5月11日夜空的戰鬥,為上海上空的空戰劃上了一個短暫的句號。實際上,早在再次空襲上海的前一天,即5月10日,蔣介石就已經下定了從舟山撤軍的決心。5月11日上海空戰的失利進一步打擊了國民黨軍堅守舟山的信心。蔣介石在當天下達了從舟山撤軍的手令,並派蔣經國、海軍司令桂永清和空軍副司令王叔銘前往舟山督陣。

5月16日,經過一場被吹噓為「遠東敦刻爾克」的大規模海運行動,十餘萬國民黨軍和被裹挾的民眾全部從舟山撤離。5月19日,舟山群島被解放軍徹底解放,國民黨軍賴以反攻大陸、空襲上海的立足點就此徹底喪失。

1950年10月,蘇軍上海防空集團在將部分武器裝備移交給解放軍之後正式撤出上海。儘管進駐上海只有幾個月,且擊落的國民黨軍飛機絕對數量並不多,但蘇軍防空集團沉重打擊了國民黨空軍的囂張氣焰,對上海經濟建設的恢復和社會生活的穩定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也正因為如此,除了多名蘇軍飛行員榮獲了列寧勳章和紅旗勳章之外,在蘇軍撤離之際,為了表彰蘇軍官兵履行國際主義義務,保衛大上海的特殊功勛,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軍區向全體參戰官兵頒發了上海防空紀念章。

(轉載)







新華社北京4月17日電;《美國國務院批准對台軍售計劃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

美國國務院(2019年4月)批准總價5億美元的對台軍售計劃,宣稱此舉體現對台灣維持足夠防衛能力的支持。隨後,台灣當局領導人蔡英文急切切表達「感謝」,並赤裸裸袒露心跡稱此次軍售「來得及時」。以台制華與挾洋自重各懷鬼胎、一唱一和,使本就複雜嚴峻的台海局勢更趨惡化。

台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美方向台灣出售武器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原則,損害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中方堅決反對美售台武器的立場是一貫的,也是堅定的。本屆美國政府上台以來,不斷打「台灣牌」以遏制中國,尤其在對台軍售與美台軍事交流方面動作頻頻,嚴重損害中美關係,危害台海和平穩定。

台灣問題事關中國核心利益和中國人民民族感情,不容任何外來干涉。美方再度挑動台海敏感神經,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引起兩岸中國人強烈憤慨,日前就有台灣團體和民眾舉行抗議,譴責美國對台軍售,訴求「不要戰爭,要和平」「台灣不當美國棋子」。在此,我們要奉勸美方,認清對台軍售的高度敏感性和嚴重危害性,糾正錯誤,信守承諾,切實按照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慎重妥善處理涉台問題。

對於美國此次對台軍售,權力搖搖欲墜的民進黨當局喜出望外,彷彿得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近期,蔡英文和民進黨當局不斷拉高挑釁大陸調門,極力渲染所謂大陸「軍事威脅」,公然叫囂「寸土不讓、堅守不退」「務必第一時間強勢驅離」。面對明年的島內「大選」,為保自身權位,搶抱美國大腿,甘當馬前卒,不惜讓台灣充當外部干涉勢力的棋子,罔顧台灣百姓安危福祉,此人此黨不僅錯判形勢,更背離民心,已難逃被歷史和人民唾棄的可悲下場。

美國的武器保不了台灣的安全,蔡英文和民進黨靠挾洋自重、恐嚇人民也保不了他們的權位,狂言叫囂只是色厲內荏。我們要正告蔡英文、民進黨和「台獨」勢力,不要玩火,想都不要想,倒行逆施者註定是孤家寡人。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YellowTiger 2019-12-3 05:47
通番賣國。
回復 leifu 2019-12-3 13:46
死的都是老百姓。受苦受難的也是老百姓,悲哀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3 22: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