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上海往事,成功潛伏十年的國民黨特務勞有花為入黨栽了

作者:bobzhou  於 2019-11-30 10: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上海往事,成功潛伏十年的國民黨特務勞有花為入黨栽了


1949年上海戰役,5月27日解放了整個上海市。根據中央的命令,第三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陳毅出任上海市市長。
蔣介石向「國防部保密局」局長毛人鳳下達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暗殺陳毅!

毛人鳳積極執行蔣介石的命令,於1949年6月至9月短短4個月時間,分別指派原國民黨軍統局高級行動特工朱山猿、封企曾潛入上海市執行暗殺任務,均被我公安機關偵悉抓獲,處以極刑。
消息傳到台灣,蔣介石失望之下,將毛人鳳召去大罵了一頓。1950年初春,蔣介石再次向毛人鳳下達了針對陳毅的密殺令。
這次蔣介石親自指定了刺客:「不要叫別人去,就派劉全德過去!只有劉全德去,才能『解決』陳毅!」劉全德密赴上海后,前往一潛伏特務處落腳。哪知這個特務在上海解放伊始,公安機關貼出公告讓反動人員主動向政府登記以求寬大時,已經向公安機關自首了。劉全德來上海執行暗殺任務,自然預先也是了解過上海的情況的,向「關係」打聽一是為了核實是否起了變化,二是藉以判斷對方是否「叛變」了。「關係」向他如此這般地提供了情況,這使他認為對方還是可靠的,於是漸漸解除了戒備心理。「關係」借口出去買葯立即向當地解放軍巡邏小組彙報了情況。就這樣,劉全德也落網了。
對劉全德交代出的另外兩個「關係」,一個名叫雷霜,40歲。公安人員立刻出動,將雷霜緝拿歸案。與此同時,公安機關的另一路人馬還去抓捕劉全德交待的另一個「關係」勞有花,但是,這次行動卻是無功而返。劉全德交待的地址並沒有勞有花其人,下落不明沒有留下任何材料。

不久,全國開始了大規模的「鎮壓反革命」運動,勞有花就在一批漏網敵特分子的名單中。

1948年11月,解放戰爭形勢已經十分明了,國民黨方面知道大勢已去,開始準備後路,其中一條就是大批安排潛伏人員。勞有花的名字也被列於其中,毛人鳳親自找其談話,讓她前往上海潛伏,並規定了聯絡方式和暗語、密碼。

勞有花算得上是一個出色的特工,當時因為上海還是國民黨的天下,一般凡是奉命潛伏的特務都是由各自的機關,或保密局,或中統,通過掌握的關係聯繫潛伏點,予以介紹安插。
勞有花認為那是一著險棋,因為共產黨過來后肯定要對潛伏分子查一查的,這種介紹方式是不可靠的,所以她就摒棄不用,寧可自己冒著寒風在上海灘四處奔走,最後在杜傳耀的診所找到了一份工作。
勞有花在診所做得很好,杜傳耀對她滿意,跟同事關係也處得非常和睦,她正感到欣慰時,杜傳耀因為難以經營下去而決定關門了。勞有花於無奈之下,只好接受了這一事實。幸虧杜傳耀的熱心介紹,她隨即去了曹家渡的那家紗廠,還是做她的醫務工作。她上班后老闆成為她的一把保護傘,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1949年10月中旬的一個晚上,老闆的家人去親戚家了,老闆把她接到自己的家裡,哪知,老闆患有心臟病,因為激動過分竟然發作了,隨後就猝死了。

老闆妻子跟她進行了談判。先把一沓鈔票放在她的面前,然後是命令:給我立刻離開這家廠,自尋出路,永遠忘記今晚這一幕。
三天後勞有花離開了這家工廠。很快就在盧家灣一家私人診所找到了工作。根據保密局的潛伏規定,她將自己的職業和新址用暗語寫了兩張條子,分別貼於大世界後門和十六鋪大達碼頭的廣告牌上,以通知她的上司。她和上司之間僅靠這種方式聯絡,從未見過面。

1950年2月上旬,勞有花突然接到了一封沒有落款的信函,用密寫藥水顯示出來一看,是以「保密局」本部的名義向她下達的指令,讓她立刻著手收集中共華東局和上海市委政府要員的出行、生活情況,所列名單的第一個就是陳毅,以下還有饒漱石、譚震林、曾山等人。勞有花馬上意識到台灣方面已經決定要對上述中共高級幹部實施暗殺行動了。一個月後,勞有花又收到了一封掛號信函,用密寫藥水顯示出來一看,竟是以密碼所寫!這就是說,向她發出這封密信的上司也不清楚這封信函的內容。她用密碼本翻譯出來一看,是以毛人鳳的名義直接下達的一道指令,只有短短12字:即將來客,準備接應,務必配合。之後勞有花就開始等待海外「來客」跟她聯繫,但是等來等去一直沒有等到。直到後來報上刊登劉全德落網的消息后她才知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勞有花立即逃往山東,並且在濟南落了腳。


勞有花的父母早在抗戰時期就已雙亡,她在濟南有一個表妹,抗戰後期曾經去過重慶,勞有花當時熱情地接待過她,因此兩人是有聯繫的。解放后,勞有花的表妹嫁給了一個解放軍軍官,她本人也成為幹部,在區政府工作。勞有花在一家工廠醫務室里找到了工作,不過,這家醫務室連她一共只有兩個人,因此,她被人稱為醫生,好在勞有花的那點醫學知識也足夠勝任這份工作了。

不久,行業開會也叫上勞有花,區政府舉辦政治性的宣講員培訓班,也有她的份,接著,又是工會。不到兩年,勞有花已經成為廠里的積極分子。

「反右」運動結束后,工廠黨組織發展考察名單中,有勞有花的名字。於是,勞有花馬上寫了入黨申請書。到了1958年初,黨組織正式找勞有花談話,然後叫她填寫登記表格。登記表上要求如實填寫本人履歷,並且得一一列出證明人和證明人的身份、地址。這個問題,勞有花早已考慮過了,否則她也不敢要求入黨。她把自已從1937年考取南京教會護士學校一直到在重慶軍統局、南京保密局的全部經歷,篡改為考取護士學校畢業后在重慶、南京的私人診所工作,一直到1948年底去上海奉命潛伏為止,那麼證明人是誰呢?就是她表妹。

1948年底去上海潛伏的那段歷史,她是這樣考慮的:當時她離開上海來濟南時,那個地址是在盧家灣那裡的診所,如果落網的那個台灣刺客已經把她供出來了,公安局已去查過了,也已經是一個無頭案子了,因為那個診所的人根本不知道她的任何情況,而她只要把那段短暫的時間放到濟南,謊稱離開曹家渡那家工廠后是直接到山東的,只不過在山東各處轉了轉,尋找失散了的親戚,又在表妹家呆了一段時間,這樣也就可以矇混過去了。在霍山路杜傳耀開的診所和曹家渡那家工廠的時間她是照實寫的,因為她認為自已在那裡沒有發生過政治問題,而跟那個老闆關係之事,已經跟老闆的家屬有過協議,雙方都是守口如瓶。

工廠黨組織分別向上海方面發了兩份外調公函,一份是發往上海市衛生局的,要求代為向杜傳耀調查核實……有關人員也想當然地認為杜傳耀肯定在衛生系統工作;另一份是按照勞有花表格上的地址發往曹家渡的那家工廠。

前一份公函還在上海市衛生局時,后一份公函已經發生了作用。那家工廠確如發函者所估料的,已經公私合營,但還是在曹家渡原址,而且醫務室也還是那幾位,情況就可想而知了:這份公函隨即被送到了公安局。上海警方的檔案中還保存著這個懸案的記載,儘管當時的經辦人已經調離了原先的崗位,但是一查還是馬上弄清楚了。上海市公安局局長黃赤波親自簽署了逮捕令,指派警員前往濟南對勞有花實施逮捕。

勞有花被捕不久就被判處死刑,執行槍決。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雪中的腳印 2019-12-1 00:42
老毛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們除掉了,只怪老蔣太心急,把自己的那點家底都搭上了。
回復 SAGFS 2019-12-1 03:43
===當年趙小蘭的爺爺也被斃了, 其職務是上海嘉定小學校長, 是否也是帶有任務潛伏那就不得而知了,而趙女士如今在美國高層應該有條件知曉的 .  當年蔣政府逃離大陸同時也帶走近兩千名中共地下黨成員, 雖被摧毀了一部分( 由於中共地下當負責人蔡孝乾叛變 ),但關鍵幾人仍舊高層重用.  當然,蔣也一直顯得幼稚總是不能成事, 即使殺掉一個陳毅, 後面還有李毅王毅等等... ...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1 14: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