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副會長的無中生有的謊言讓中國人相信;『向美國支付了4萬億網費』

作者:bobzhou  於 2019-8-21 19:3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評論

世界上數字最大謊言『向美國支付4萬億網費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說的話應該是有分量的。

奇怪的是中國的『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居然是吹牛不打草稿,還是別有用心。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是創建了世界最大數字的謊言的記錄。

 

向美國支付4萬億網費謊言揭秘

 

前不久,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王德培在「德培論道」中提出:「2018年中國因使用網際網路、移動網際網路、手游等,總計支付美國4萬億人民幣網際網路服務費用。」而且,「隨著我們信息消費越來越厲害,這個錢與日俱增,到了明年年底算下來要6萬億人民幣」。

 

4萬億:徹頭徹尾的謊言

 

首先,4萬億是個什麼概念?

 

根據中國網際網路信息中心CNNIC的最新統計,我國現有8億網民,按照這個數量核算下來我國網民2018年人均上網需要對外支付的成本高達5000元人民幣。試想,「4萬億」如果不是謊言,泱泱中國,幾人用得起網際網路?我們哪一個人上網交了這麼多錢?

 

其次,4萬億從哪兒來?

 

既然普通網民並沒有交這筆錢,那麼,王先生所說的中國付給了美國的4萬億,究竟是哪個部門買單?如果是運營商補貼,那都賠光也不夠。根據2018年三大運營商的財報數字,三大運營商2018年全年營收14048.2億元,凈利1492.48億元。這也是我們直觀上能看到的使用網際網路資源的費用,假如付給美國4萬億的話,那三大運營商吃西北風啊?

 

難道還有哪個政府部門悄悄為中國網民的用網付費?財政部2019年1月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支出(包括教科文衛社保節能環保農林水交通運輸)也僅32708億元,全給美國也不夠啊。可見,這「4萬億」,純粹是為了嘩眾取寵,博取眼球,是王先生專為蒙那些缺乏網際網路基本常識者的蓄意「捏造」。

 

第三,4萬億付給了誰?

 

王先生只說中國的4萬億網費給了美國,還特別神神秘秘地說「雙方有協議,秘而不宣」,言外之意,這4萬億付給了美國的某個部門或是機構,那麼我們就要分析一下,到底美國哪個機構收下了這4萬億,通過什麼名目收的?

 

根據王先生的說法,4萬億費用主要包括:網際網路地址資源租用費、域名解析費、通道資源費。

 

網際網路地址資源費用和域名解析費用,涉及到的是同一個國際組織--網際網路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ICANN(The 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

 

熟悉網際網路的人應該對ICANN並不陌生。ICANN負責全球網際網路包括網際網路協議(IP)地址的空間分配,協議標識符的指派,通用頂級域名(gTLD)、國家和地區頂級域名(ccTLD)系統的管理,以及根伺服器系統的管理等。這些服務最初是由美國商務部下屬機構國家電信和信息局的網際網路號碼分配當局(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ity,IANA)以及其它一些組織提供,1998年起,由於國際的壓力,美國成立了ICANN,用於接管這些服務。2016年,美國商務部將網際網路域名管理權完全移交給了ICANN。

 

那麼是不是美國利用ICANN賺到了這4萬億呢?

 

2019年5月,ICANN 和 PTI (IANA管理權移交后的機構,屬於ICANN)發布了一份美國報稅單,從公布的已經過審計的財務報表上可以看到,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2018年財年(2017.6~2018.6)ICANN的資產和負債總額為5.05億美元,摺合人民幣只有約31億元。美國對於企業報稅的嚴苛管理是眾所周知的,對於非營利組織的界定與管理,也非常嚴格,這個數字很難造假和隱瞞。而這個數字與所謂的「4萬億」相差何止天淵之別。

 

再來看通道資源費,這指的應該是修建中美海底光纜的成本吧。王先生可能不知道目前的海底光纜中美兩國都有投入,並非美方獨佔,王先生這筆費用又是如何算的?

 

為了揭穿這個謊言,也算是科普,有必要詳細分析介紹一下這三種費用以及我們到底為此付出了多少。

 

網際網路地址資源租用費:

 

正常的理解,所謂網際網路地址資源租用費正確的說法是IP地址註冊費用。網際網路路的IP地址資源是全球唯一的,IP地址分配採用分級機制。如前所述,ICANN負責對全球IP地址進行編號分配。根據ICANN的規定,ICANN將部分IP地址分配給地區級的Internet註冊機構 (Regional Internet Registry),然後由這些RIR負責該地區的登記註冊服務。

 

全球一共有5個RIR:ARIN、RIPE、APNIC、LACNIC、AfriNIC。 ARIN主要負責北美地區業務,RIPE主要負責歐洲地區業務,LACNIC主要負責拉丁美洲美洲業務,AfriNIC負責非洲地區業務,亞太地區國家的IP地址分配由APNIC管理。

 

APNIC(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亞太網際網路路信息中心成立於1993年,總部設於澳大利亞布里斯班。APNIC 需要為整個地區的56個經濟體提供服務,主要包括IP地址、ASN(自治域系統號)的分配並管理一部分根域名伺服器鏡像。APNIC同樣是一個非營利性的會員組織,有超過16,900名會員(直接和間接),APNIC為這些會員單位提供全球性的支持網際網路 IP地址分配和註冊的服務。

 

根據 APNIC和CNNIC的政策,地址分配將基於租賃而不是永久出售或轉讓的原則,因此聯盟成員需要及時繳納相關的費用,以保證能夠繼續有效地租用這些資源。

 

按照APNIC Registration Services Manager潘廣亮提供的最新數據,截至2019年7月,來自中國的單位共收到大約3.4億個IPv4地址。這大約是APNIC分配的IPv4地址空間總量的38%。近年來,中國在部署IPv6方面取得了很大進展。中國的單位總共還獲得了30億/ 48s的IPv6地址空間,約佔APNIC總IPv6分配的58%。中國的單位向APNIC支付的年度會員費(IP地址註冊和服務費)總額為230萬澳元,摺合人民幣1150萬元人民幣左右。這應該就是所謂「4萬億」網費的主體部分。

 

域名解析費:

 

王先生提到的這筆費用讓人不知所云,稍懂網際網路技術的人都知道,域名解析是只要有相應設備,有掌握一定技術的人就可以實現的服務。

 

為講清楚這一點,我們有必要再科普一下域名的相關知識。

 

網際網路本來是依靠IP地址實現訪問的,域名是為了方便記憶而專門建立的一套地址轉換系統。要訪問一台網際網路上的伺服器,必須通過IP地址來實現,域名解析就是將域名重新轉換為IP地址的過程。人們習慣記憶域名,但機器間互相只認IP地址,域名與IP地址之間是對應的,它們之間的轉換工作稱為域名解析,域名解析需要由專門的域名解析伺服器來完成,整個過程是自動進行的。

 

域名解析協議(DNS)用來把便於人們記憶的主機域名和電子郵件地址映射為計算機易於識別的IP地址。DNS是一種c/s的結構,客戶機就是用戶用於查找一個名字對應的地址,而伺服器通常用於為別人提供查詢服務。解析過程,首先在域名註冊商那裡通過專門的DNS伺服器解析到WEB伺服器的一個固定IP上,然後,通過WEB伺服器來接收這個域名,把這個域名映射到這台伺服器上。那麼,輸入這個域名就可以實現網站內容訪問了。由此可見,域名解析是一個只要你有相應設備,並且掌握一定技術就完全免費的服務。很多運營商,伺服器託管機構都會提供這項基本服務,不知道王先生又是如何算出來的費用?那麼4萬億網費中所謂的域名解析費用具體是多少?

 

通道資源費:

 

這個收費的歷史可能需要回溯到1994年,中國剛剛全功能接入網際網路,那時的中國每年需付租用美方海底光纜的費用。王先生所謂全電路費,應該指的是中國租用美國段海纜以及相應陸上接入設備、機房的費用。這部分費用是國家間因訪問對方資源產生的,也就是說,中國訪問美國資源,中國向美國付費;美國訪問中國資源也需要向中國付費。由於兩國間政治和經貿往來的特徵,這筆費用美國實際支付的費用遠高於中國,換句話說,中國是順差的獲利方。

 

埠費指接入和使用美國國內網路的費用,也就是訪問國外付費資源的費用。這部分費用準確地說應該是網民個人需求的成本。舉例來說,我今天想從我國境外下載一部付費的電影,我就為這部電影支付一定費用,這一費用即便是由 通信運營商代收,也是網民自主自願的純商業行為,與國家的主權無任何干係。反過來也一樣,別人也會給我們付費。將這樣的個人商業費用混淆在國家支付的費用中,根本是在偷換概念。

 

到此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王先生所說「網際網路地址資源租用費 + 域名解析費 + 通道資源費」每年的實際發生額不到10億元人民幣。將它「吹」到4萬億,已經很難用無知去解釋了。

 

為什麼編製4萬億的謊言?

 

檢視王先生的履歷,我們可以看到,他1975年上復旦大學,本科階段所學專業是哲學,1979年大學畢業后,進入上海化工局黨校工作。歷史上的王先生與網際網路幾乎沒有過任何交集。

 

近年王先生大談特談網際網路,尤其是網際網路的技術創新,顯然是有目的的。一邊說聳人聽聞的4萬億,一邊就開始兜售IPV9了,這可能才是他的目的所在。王先生多次在不同場合的報告中宣傳:「IPV9是中國正在做的一個未來的新網際網路體系,將超越IPv4」、 「IPV9的核心已寫入了ISO國際標準組織未來網路《命名和定址》、《安全》標準」、「IPV9的主根/母根、域名解析系統、骨幹路由器/用戶路由器中國自主研發生產,包括IPV9根系統的核心網路也由中國獨立建設運營。因此,IPV9可以擺脫網際網路控制,打造主權網路、實現核心關鍵設備創新突破」……

 

IPv9本就是一個愚人節的玩笑,但被謝建平先生包裝為所謂具有中國自有知識產權的網際網路標準。 在此基礎上,謝先生還編織出一個「2萬億」的市場故事。早年謝先生與他的同伴們曾組建非法的「中國十進位網路安全監督管理局」並聲稱該機構隸屬於空軍,以保密機構的身份進行域名管理,上演了一出出荒唐的連續劇,但都慘淡收場。近年,IPV9們把IPv9改為IPV9(注意,把V由小寫改為大寫,似乎想與IETF那個愚人節玩笑區分開來,以免被嘲笑),重新出山,參照CNNIC的渠道模式,在全國招募銷售代理和分銷商(註冊服務機構),收取IPV9數字域名註冊年費。此外,這批人還在美國設立國際中華智慧學會、中華智慧學會創新智慧研究中心,在香港設立國際智慧學會,國際智慧學會未來網路信息中心借文化、風水、養生等等各種名義進行IPV9域名大派送。

早在2006年3月,國家信息化專家委員會召開關於IPv9問題的座談會,與會專家指出:IPv9採用與眾不同的地址格式的後果是人為設置與國際網際網路連接的障礙,在國家公網上是不可取的。當時專家們的一些意見還包括:「十進位域名和地址沒有實際意義」、「網際網路的關鍵技術與地址格式無關」、「封閉的網路是自欺欺人」。

 

2008年2月由中國工程院副院長鄔賀銓、胡啟恆院士等8位中國權威的網際網路路技術專家聯名向當時的信息產業部建議,「取消十進位標準工作組」,避免公眾信息不對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因交費註冊「十進位域名」及受到所謂「中國十進位網路安全監督管理局」忽悠而投資遭受損失。

 

偃旗息鼓幾年後,這一次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可能讓王先生和謝先生們再一次看到了機會,「4萬億付費謊言在前,2萬億市場騙局在後」,不斷發酵的民族情緒,被他們利用作為推銷IPV9的手段,為他們精心炮製的騙局買單,其心可誅!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bobzhou 2019-8-21 19:37
「IPV9是中國正在做的一個未來的新網際網路體系,將超越IPv4」
這 欺騙了多少中國人。我們在海外也為這事情高興了一番。
原來我們是上當受騙。
回復 海外思華 2019-8-21 23:31
        還以為是真的呢?
回復 NO_meansNO 2019-8-22 03:26
王先生咋不說,八國聯軍向大清朝支付了四萬萬兩白銀,哈哈哈。恐怕國人相信,畢竟是厲害國。
回復 john71 2019-8-22 07:10
這些事在厲害牆國內都是稀鬆平常事啦,被圈養在豬圈的豬們有能力有權利問屠夫他們說的話是不是都是真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7 17:1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