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又一高級黑,『諸葛亮劉備的搜刮和嚴刑峻法』

作者:bobzhou  於 2019-5-21 21:3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又一高級黑,文章『諸葛亮劉備搜刮嚴刑峻法』。

 

歷史研究就是古為今用。歷史學家通過研究,又有新成就了。又一高級黑的材料出來了。

 

內容:

 

建安十九年,入主成都的劉備,第一件事就是建立兇狠的汲取體系,全力搜刮益州民眾。

 

這套汲取體系,來自劉巴與諸葛亮等人。

 

據《三國志.劉巴傳》裴註記載,劉巴在這一年向劉備獻上了一條荼毒益州的毒計:

 

軍用不足,備甚憂之。巴曰:「易耳,但當鑄直百錢,平諸物賈,令吏為官巿。」備從之,數月之間,府庫充實。

 

大意是:劉備苦于軍用不足,劉巴建議實施兩條政策,第一條是鑄造一種「直百錢」,也就是鑄造一種新貨幣,一枚新幣的面值相當於一百枚舊蜀五銖;第二條是由政府接管市場、控制物價,不許價格發生不利於政府的波動。劉備採納此計,很快盆滿缽滿。

 

劉備發行的這種「直百五銖錢」出土甚多,絕大多數重8~9克,錢上的文字顯示,它們或在成都鑄造,或在犍為郡鑄造。

 

而劉璋父子統治益州時期所鑄蜀五銖錢,一般在2~3.7克左右,以2.5克者較為常見。

 

也就是說,劉備所造新錢,重量僅相當於舊錢的3~4倍,法定面值卻是舊錢的100倍。他一手鑄錢,一手控制市場與物價,空手套白狼,迅速從民眾手中汲取了三十倍上下的財物。

 

 

保障這種高強度汲取政策順利推行的,是由嚴刑峻法構築起來的高壓統治。

 

建安十九年,在劉備的授意下,諸葛亮、法正、劉巴、李嚴、伊籍五人共造「蜀科」,亦即在漢律的基礎上,專門制定了一套針對益州百姓的法律。這套東西的具體內容已經失傳,但對它的大致面貌,《三國志.諸葛亮傳》裴注中有載:

 

亮刑法峻急,刻剝百姓,自君子小人咸懷怨嘆。

 

大意是:諸葛亮制定了嚴刑峻法,來保障對民眾的嚴厲盤剝,益州百姓,上至豪族士人,下至庶民奴婢,都心懷怨言。

 

參與制定「蜀科」的法正,最初也未能理解這嚴刑峻法的必要性,他跑去跟諸葛亮提意見:

 

昔高祖入關,約法三章,秦民知德,今君假借威力,跨據一州,初有其國,未垂惠撫;且客主之義,宜相降下,原緩刑弛禁,以慰其望。

 

法正建議諸葛亮,學學漢高祖劉邦入關的做法,簡簡單單「約法三章」,不要搞大部頭的律典。畢竟劉備是外來政治勢力,應該先用寬大政策,來籠絡示好本土勢力,獲得他們的支持。

 

諸葛亮的回復,深得商鞅、韓非之道。他說:

 

君知其一,未知其二。秦以無道,政苛民怨,匹夫大呼,天下土崩,高祖因之,可以弘濟。劉璋暗弱,自焉已來有累世之恩,文法羈縻,互相承奉,德政不舉,威刑不肅。蜀土人士,專權自恣,君臣之道,漸以陵替;寵之以位,位極則賤,順之以恩,恩竭則慢。所以致弊,實由於此。吾今威之以法,法行則知恩,限之以爵,爵加則知榮;榮恩並濟,上下有節。為治之要,於斯而著。

 

大意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局面,和漢高祖當年不同。秦實行暴政,征斂汲取無度,豪族與庶民都活不下去,所以振臂一呼天下響應,漢高祖得順應這股潮流。但劉璋父子統治益州的手段,是與豪族合作,與他們共享權力與利益,結果導致劉璋父子與這些豪族之間,已不存在「君臣之道」。有劉璋父子的寵信在前,我們再拿官職、爵位、財富籠絡他們,就顯不出區別,沒有意義,他們也不會感恩。所以我們最需要的是嚴刑峻法。用刑罰來威嚇他們,被法條狠狠地修理過,他們才會知道什麼叫君主的恩典;用地位來誘惑他們,被階層難以提升折磨過,他們才會懂得官爵的獲得有多榮耀。

 

簡言之,益州的豪族和庶民們之前的日子過得太好了,這回要讓你們知道知道厲害。

 

很多當代學者把諸葛亮說成「依法治國」的模範,自然是在扯淡。哪些人可以無法無天,哪些人不可以亂說亂動,他心中其實有一本明明白白的賬。法正在蜀郡「一餐之德,睚眥之怨,無不報復,擅殺毀傷己者數人」,有人跑到他那裡,要他主持公道,他的回復是:從前主公落魄,多虧法正幫忙才有今天,「如何禁止法正使不得行其意邪!」幹嘛不讓法正隨心所欲呢?另一位得龐統、法正推薦,而被劉備重用的彭羕,「宣傳軍事,指授諸將,奉使稱意,識遇日加」,也想隨心所欲,於是「形色囂然,自矜得遇滋甚」,卻被諸葛亮打了小報告,在劉備跟前說他「心大志廣,難可保安」,導致失寵。

 

法正可以亂說亂動,因為他是雍州人,縱容他亂說亂動不會妨害劉備集團針對益州的汲取政策。彭羕不可以亂說亂動,因為他是益州人,縱容他亂說亂動,等於增強他在統治集團內部的聲望,有可能將他推上「益州本土利益集團代言人」的地位。

 

一切都得為汲取讓位。

 

能否維持高強度的汲取,是蜀漢政權能否存在下去的關鍵。

 

限於史料匱乏,今人已無法還原蜀漢政權人力、物力汲取體系的全貌(曹魏政權的汲取體系參見前文:《曹操治下的民眾,生活相當悲慘 》)。幸好,出土文物不但發現了劉備時代鑄造的「直百錢」,還發現了諸葛亮、劉禪執政時代鑄造的「太平百錢」、「定平一百」等,由此可以斷定,濫鑄貨幣這種殘暴的斂財手段,是蜀漢政權的一項基本國策(之所以不斷更新錢名,是為了應對民間的「盜鑄」行為)。

 

諸葛亮在建興六年有能力出軍北伐,與「太平百錢」這種斂財手段,當有非常直接關係——據出土文物提供的信息,至晚在此之前一年,「太平百錢」已在蜀國鑄造發行。相比劉備時代重約8~9克的「直百五銖錢」,這種「太平百錢」的重量,從8克一路下跌至1克,極端者甚至不足1克。

 

重量的下降,意味著斂財力度變本加厲。

 

 

為了維繫這種變本加厲,除了以嚴刑峻法構築高壓統治,諸葛亮還有一種襲自商鞅、韓非的訣竅——平等的貧窮。

 

所謂「平等的貧窮」,簡言之就是在民眾當中製造一種印象:社會不富裕,但社會是平等的,下層民眾每日只能吃一頓乾飯,上層官僚每日也只能吃一頓乾飯。這種平等,契合了民眾「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理,可以極大地消解他們內心因被壓迫、被剝削而帶來的不滿。

 

諸葛丞相家只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頃」,足以讓很多人忘了「直百五銖錢」與「太平百錢」帶來的傷害。陳壽在《三國志.諸葛亮傳》里寫道:

 

(諸葛亮)開誠心,布公道,……刑政雖峻而無怨者。

 

(轉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徐福男兒 2019-5-22 05:17
法家自古以來就是統治階級的利器。
回復 釣魚城 2019-5-23 18:38
益州應是成都吧?但人說成都從建立起就沒改名,這益州算是別名?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6 21: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