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莫言筆下的中國母親讓共產黨難堪

作者:bobzhou  於 2019-5-3 01: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母親節將來臨,母親節就是為那一個個含辛茹苦地撫育著子女的母親們。因為她們承受了最大的痛苦和犧牲,我們要為這些默默無聞的母親設立一個紀念日,給這些平凡的女人一些慰藉,表達天下兒女們對母親的孝思。

 

想看一些有關描寫中國母親們的文學作品。有人推薦莫言小說《豐乳肥臀》

莫言小說中的中國母親就是含辛茹苦地撫育著子女的母親,也是承受了最大的痛苦和犧牲的母親。

莫言的小說中的母親是與共產黨要求描寫的愛黨愛國的母親是二會事情。

為這小說,就有人提出要去除他的人民代表資格。

 

 

莫言描寫在黝黑的鄉村夜晚,一所深宅大院盡頭的陰暗破爛房間里,掛著幾盞汽燈;擺著皮鞭、棍棒、藤條、鐵索、麻繩、水桶、掃帚;一群捆人吊人的行家裡手,把白髮蒼蒼、臉腫得透明的老母親和她的兒孫們,反剪著胳膊高高地吊在房樑上;他們難耐刺骨的疼痛,掙扎、哭嗦、哀鳴,汗水從他們身上湧出,雜亂的頭髮里蒸發著雪白的霧氣,昏死了、癱瘓了,才被放下,用涼水潑醒……

如果只翻這幾頁,中國人一定會以為是描寫日本鬼子或國民黨對革命人民的殘害呢!

這次不同了,是作家莫言動用小說概括中國近百年歷史;這是他的《豐乳肥臀》中第四章第七節,敘述八路軍的公安人員和民兵拷打他善良的母親(上官魯氏),逼迫她承認「長期窩藏高密東北鄉頭號反革命分子,血債累累的兇手,人民的公敵司馬庫」。她並不了解司馬庫的去向,在叫喊:「冤枉!」也無用的情況下,只能被吊在樑上。

莫言在《豐乳肥臀》出版后,曾說:「為什麼會有崇高?——苦難。苦難使人崇高。母親幾乎忍受了所有苦難:戰爭、飢俄、貧窮、疾病;在層出不窮的苦難中,母親變得崇高了。」

這一拷問場景,渲染母親的苦難,控訴那些「捆人吊人的行家裡手」的作用,在全書中寫母親在戰爭、飢餓、貧窮、疾病中所經歷的苦難,塑造她的「崇高形象」。

戰爭、飢俄等等確實是給高密東北鄉的人(包括母親在內)帶來了巨大痛苦,但是這是怎麼形成的?

小說中的高密東北鄉,在杭日、解放戰爭時期,是國共兩黨爭奪的地方,母親由於她的特殊身份,也就和她的二女婿司馬庫(代表國民黨勢力的還鄉團長),她的五女婿(共產黨的爆炸大隊蔣政委),有著難以割斷的關係作者用交叉對比的手法,為我們展示了這個母親對政權不斷變更的痛苦與歡樂。冬天她們難耐飢餓,想下河砸開冰塊捕魚而無能為力,司馬庫見了立即命令手下人:「快、快,在這河上給我切開八八六十四個窟窿,讓鄉親們跟著我司馬庫沾光。」於是,母親和她們的兒女吃上了粗如肉棍的鰻鱺,而且「從這一天起,母親的乳房恢復了青春」杭戰勝利后,司馬庫帶著人馬打回來趕走了八路軍,對鄉親們仍然是一如往昔的照顧,「他們殺了幾十口豬,宰了十幾頭牛,挖出了幾十缸酒。把肉煮熟了,用大盆盛著放在大街當中的桌子上。肉上插著幾把刺刀,任何人都可以前來……」以致有人吃多了酒肉撐死在街頭。

一個政權的更迭,必然要在人民當中引起反響,並且根據切身體會來比較評論。母親對八路軍的被趕走,並不留戀,當她那嫁給八路軍政委的女兒上官盼弟逃走前,把孩子塞給她時,她卻不肯接受;但這個母親在這前後,把漢奸沙月亮、國民黨司馬庫的兒女(有的還不是她女兒所生),都收養了,而且撫養得很好,以致上官盼弟憤恨地責:「我們走運時,您沒少跟著沾光。現在我們走背字,連我們的孩子也不吃香了是不是?娘,一碗水要端平。」母親還是不肯收養,爭吵中還惡毒地大:「我給你養?我把你的私孩子給你扔到河裡喂王八,扔到井裡喂蛤蟆,扔到糞里喂蒼蠅!」

母親的豐乳還是有著鮮明的政治傾向呢!

司馬庫夫妻打走了八路軍來感謝母親,在她「乳溝里灑上了法國巴黎生產的紫夜牌香水」,司馬庫還對她說:「老岳母,感謝您為司馬家護住了這條根,從今以後,您就等著享福吧,高密東北鄉是咱們的天下了。」母親並無異議,對辛苦撫養他的兒子也沒有半點牢騷,只是對司馬庫的妻子說:「你要真有孝心,就給我圖下幾擔穀子吧,我是餓怕了!」

一年後,八路軍又打回來了,還鄉團被殲時,作者特意寫明白,司馬庫在危急中仍然關心人民,對著手下人大叫:「投降吧!兄弟們,別傷了老百姓。」

於是老百姓和國民黨俘虜一起關進了風磨房,就連「我」這樣的小孩子也不放過。

這場結束反革命統治的鬥爭,作者借磨房裡一隻白毛老鼠的話來點明,這是「強者為王,弱者為賊」。還特意描寫了一場蛇吃鼠的猙獰狀。

在莫言的筆下,共產黨給母親的苦難真是太多了,在這以前,三女領弟(鳥仙)被八路軍的班長孫啞巴強姦;高密東北鄉成了人民天下后,她們全家被吊打,兒子(金童)被趕出學校,到了改革開放時期,她還因為不肯遷居,遭到捆打……

在革命根據地的高密東北鄉興起所謂「寡婦改嫁」,把寡婦們「像分配母雞一樣」分配給鎮上的光棍漢時,連腿上生著毒瘡的杜瘸子都分到了一個麵皮白凈,眼裡有蘿蔔花的年輕寡婦。那寡婦看到杜瘸子那條像爛藕一樣的病腿,不由地淚珠滾滾,哭著向一個身材高大的女幹部求情免嫁,女幹部不耐煩地說:「哭什麼,腿流膿怕什麼?」頭髮花白的母親也難以倖免,被分配給了司馬亭,當母親苦笑著對女幹部說:「閨女,他弟弟是我的女婿。」回答是:「那有什麼關係?」

過去國民黨誣衊共產黨是共產共妻,滅絕人倫,也只是流於空洞的叫囂,難以有文學作品具體地描述,想不到幾十年後,卻有莫言的《豐乳肥臀》填補了這一空白。

在《豐乳肥臀》一書中,共產黨不僅迫害母親,而且像土匪一樣殘害無辜,土改時吃包子不給錢,還把賣包子的抓了,賣棺材的、開油坊的、教書的私塾先生都成了鬥爭的對象;抓不到司馬庫就把他兩個只有一兩歲的小女兒槍斃掉……

雖然莫言寫的只是高密東北鄉一隅的一個母親的命運,但他一再聲明:「我筆下的母親,絕不僅僅限於作者的母親而是大家的母親,幾乎集中了中國所有的母親的苦難。」這也就是說,他寫這個母親是想創造一個具有典型意義,代表著中國所有母親的苦難的人物,他寫共產黨對待人民的殘暴,也不是局限於個別人個別地區的工作失誤,而是通過連續的情節勾勒中國人民在這近百年歷史風雲變幻中的遭遇!

 (轉摘)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叢林法則 2019-5-3 22:27
寫得讓共產黨難堪才能得諾貝爾獎啊? 歌頌共產黨能得獎嗎?

共產黨為了得獎夠拼的了

居然熱捧莫言為大官
回復 ryu 2019-5-4 06:51
現在人家改過自信了好吧,不要揪住他,看臉就知道他不是好人么。
回復 卡拉歐開 2019-5-5 19:13
國共軍紀優劣比較:

此次隴東戰役,匪軍所經之地,除向民間索取食物、借宿住處外,尚無搶劫、拉夫、拉畜之舉動,且對人民態度言語極為和平。尤以每至一地,必須召集民眾會議,宣傳國民黨政治腐敗、軍紀廢弛,八路軍以剷除貪官污吏、解放西北人民而革命,絕不擾害良民,以收買民心。對當地公府財物、軍用物資、公糧庫米之破壞搶劫則不遺餘力。……總之,其所經過之地人民因未遭受損失,故尚無怨恨共匪之心理。

國軍方面:我整三十六師及三十八兩師軍紀敗壞,所到拉捕青年,姦淫擄掠無所不為。尤以春麥禾苗人踐馬食,損毀無餘。秩序騷亂,不堪設想。如三十六師某部於涇川縣玉都鎮在鄉民鄭文漢家中,因強姦未遂,將鄭之妻與兩妹先後逼迫投井而死,鄭母亦自殺井旁,其它搶去之民財民畜不計其數。三十八師之一部於涇川採買物品,不付分文,致使男女老幼每聞國軍過境均逃匿山谷,不願協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9 10: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