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邱會作回憶錄』中的人民軍隊真面貌

作者:bobzhou  於 2017-8-31 00: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評論

林彪的四大金剛,黃、吳、李、邱,在吃滿官司放出來后都寫了回憶錄。

過去讀『邱會作回憶錄』著重文革中的許多內幕,其實在『邱會作回憶錄』中還有許多寫出內幕的內容。

下面從『邱會作回憶錄』中選擇三段,大家看了就會知道人民軍隊的一些真實情況。

 

人民軍隊最有組織紀律,看看紅軍當官的真面貌;

 

一九三四年十月中旬,中革軍委機關開始由瑞金長征。出發之前進行了動員,說是「上前線」。當時「上前線」很有動員力,除了對國民黨反動派的痛恨,願意上前線殺敵立功的原因外,前後方的待遇不同也是一個因素。前方每人每天一斤十兩糧(十六兩制),後方只有一斤二兩,而且沒有油,有時連咸鹽也沒有,整天吃清水煮南瓜。

出發前,我被任命為軍委軍事工業局的黨總支書記,加上我原來的總供給部政治指導員兼機關黨支部書記的職務,身上的擔子不輕。

這一下我的工作就更多了,那時也不知道什麼叫累,工作再多也不怕。長征出發的前一天下午我們就準備好了一切,我在開晚飯之後很久才到炊事班吃了一點東西。我已經兩天沒有睡覺了,手拿著飯碗靠著牆就睡著了。

總供給部機關本身並不大,軍事工業局合併過來,還有地方工作團和一些女同志也編過來一起走,變成二百多人,雖然人不算多,卻相當亂,管起來很麻煩。一是官多兵少難管,除了管理科的三個班(炊事、飼養、運輸)和通信警衛排之外,其他人都是官;二是大官多,每人都有牲口,飼養員、特務員(后改稱警衛員),少數還配有運輸員挑東西:三是機關的各個處、科都是獨立單位,現在湊合在一起,這些人毫無紀律,誰也指揮不了。

行軍開始集合時,這支隊伍根本聚不起來,有的只到集合場去看一下不去站隊,行軍時站起來再走,工作一有不慎就會冒出一大堆意見。行軍走起來毫無秩序,距離拉得很長,有時把別的單位的隊伍都攪亂了。到了宿營地不服從分配,誰先到了,誰搶到了好房子誰就住。先到的人住得寬,後到的人沒有房子住,也不相讓。飯好了隨便就打,後來的人吃不上飯……。離開瑞金第一天行軍中曾進行過防空演習,防空號一吹,人四處亂跑,除通信警衛排和管理科的人有組織地到達宿營地之外,幹部無論有牲口的還是沒牲口的,都逍遙自在地走,有的天亮才到,有的因為累了就在途中找地方睡覺,第二天中午才到。他們自己不聽指揮,還大發牢騷指責別人。

對此,中央縱隊嚴厲地進行了批評,說這樣很快就會掉隊掉光了,這哪是行軍?是自己消滅自己!我召開幾次支委會討論,也做過不少規定,但效果不大。因為大家看到,各單位除司令部機關好一點之外,其他的彼此都差不多,中央縱隊在長征初期差不多都是這樣

 

紅軍中也有苦力-----運輸部隊

 

在長征最初的一個多月里,我親身經歷了中國工農紅軍這支運輸部隊悲壯的奮鬥和艱苦的生活,一定要為他們說上幾句。

首先,運輸部隊付出幾乎耗盡生命的消耗。人的體力有限,而運輸員的消耗幾乎沒有限量。他們每天都有一個幾十斤重的擔子壓在肩上,很多時候是連續急行軍。一個戰鬥員負重只有十幾斤,而運輸員的負重是戰士的三至四倍,物品一點也不敢丟掉。這麼一比就知道運輸員體力消耗之大了。通過封鎖線時,除前衛部隊在作戰之外,多數部隊不過就是走路,還常常受不了,而運輸部隊挑著重擔,比部隊一步也不少走,艱苦可想而知。我們進到湘南之後一直在行軍,天天下雨,運輸員的衣服是雨水和汗水浸透在一起,整天濕漉漉的,擔子濕了越挑越重。由於道路泥濘,部隊走走停停,而運輸員幾十斤的擔子在肩上,欲走不能,欲歇也不能,壓著重物受「站刑」。

其次,運輸部隊吃不飽飯。他們沒離開蘇區時因為管理不當就常常吃不飽。進到白區后紅軍的行軍是密集縱隊,大量部隊在一個比較狹窄的空間里通過,前面的把能搞到能吃的東西都吃了,後面的什麼也吃不上。打土豪沒有可打的,有錢也買不到糧食,後面的運輸部隊幾乎天天餓著肚子走路。在湘南的一個山區里,一個三百多人的運輸大隊走錯了路,兩天沒有進一粒米,一個個餓得昏過去躺倒了。我們找到他們后,立即做飯,吃下飯他們才走得動。

運輸部隊沒有時間睡覺。運輸部隊因負重走得慢,常常很晚才到宿營地,如果路上遇到什麼故障,到了宿營地已是拂曉,第二天的出發時間到了,立即又要走。運輸員還可以找些「零星」時間打個盹,而幹部則忙得連一點睡覺的時間也沒有,運輸部隊的幹部搞垮了身體的人很多。

運輸部隊運輸員沒有鞋子穿。運輸員打赤足是普遍現象。公家沒有鞋可發,運輸部隊幾乎人人雙腳潰爛,有的爛到了腿上。

紅軍離開中央蘇區,紅五軍團擔任殿後,他們的物質供給很困難。因為前面的部隊把糧吃完了,土豪地主打光了,走在後面的五軍團經常斷糧,不得不用


紅軍長征帶著大量煙土;


現洋和硬通貨高價買糧。中革軍委籌集了大洋一萬五千餘元,大煙土六百多斤,還有部分蘇維埃鈔票,要儘快送到在中央縱隊後面二百多里跟進的五軍團去。經電文往返商量,定下了交接的時間地點。

 紅軍離開中央蘇區,紅五軍團擔任殿後,他們的物質供給很困難。因為前面的部隊把糧吃完了,土豪地主打光了,走在後面的五軍團經常斷糧,不得不用現洋和硬通貨高價買糧。中革軍委籌集了大洋一萬五千餘元,大煙土六百多斤,還有部分蘇維埃鈔票,要儘快送到在中央縱隊後面二百多里跟進的五軍團去。經電文往返商量,定下了交接的時間地點。

我去總司令部接受任務,沒想到周恩來在那裡要向我當面交待。他在地圖上指出了五軍團現在的位置和交接款子的地點,然後說,送款不像帶運輸部隊那樣艱苦,但需要智慧,要隨機應變和獨立處理問題。這裡離交接地點有二百五十多里,如果不發生意外,五天就可以到達。要是情況變了,你就要自己決定如何行動。你帶一個運輸連、一個警衛連去,相信你可以完成任務。

任務交待清楚後周恩來又囑咐說,中央已經決定在貴州建立新的根據地。五軍團的前進方向是遵義以北的桐梓縣,和中央縱隊保持二百華里左右的距離,中間估計不會有大股的敵人。到了交接地點,如果沒人來接,就是情況有了變化,你們不能久等,向遵義方向追我們。如果聯絡不上,就「佔山為王」,就地生存,等待革命的最後勝利。周恩來說完就在一張印製好的紅軍委任狀上寫了:「茲任命邱會作為中國工農紅軍黔東北游擊隊司令員」,簽上名字后交給我帶上備用。

我帶的運輸連大約一百五十人、六十多副擔子,警衛連約一百二十人,戰鬥力很強。我和同行的兵站部一位姓丁的科員、運輸隊長羅子明、警衛連長陳生四人組建了一個臨時「小司令部」,第二天就動身了。當時紅軍進入貴州打了許多勝仗,黔軍退後了,地主武裝都上山躲避了,我們每天行程約六十里,三天沒遇到敵人。我們去掉了軍服的紅軍標記,國民黨區、鄉政府分不清楚我們是什麼部隊,以為是中央軍,有時還向我們供應糧食。

 

解放軍新式整軍整出師長老婆做煙土買賣生意;

 

從三月中旬開始,到四月底全部時間進行政治整軍。以毛主席《評西北大捷兼論解放軍的新式整軍運動》為指針,開展「訴苦」(訴受剝削壓迫之苦),「三查」(查階級、查工作、查鬥志)的教育運動。為了深入進行政治整軍,縱隊黨委1發表了《關於實行政治整軍的決定》,我縱提出了「五整一查」(整思想、整作風、整關係、整紀律、整組織和查階級)。通過整訓,提高了廣大指戰員的階級覺悟,加強了黨的建設和內部團結,改善了官兵關係,打擊了歪風。

整頓紀律主要是在團以上的領導幹部中進行,八縱二十三師是整頓的重點。二十三師是紅一方面軍九軍團的部隊。在全東北戰區,以紅軍為基礎的建制師並不多,二十三師是其中之一。這個部隊長徵到達陝北之後,就留在了陝甘寧邊區。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時,編為警備一旅。當時部隊的駐地出產大煙,有的幹部有秘密販賣煙土做生意的惡習。二十三師到熱河后,紀律也不大好。

全縱政治整軍開始時,我自始至終都參加了二十三師的黨委擴大會,我在會上開門見山的指出:二十三師的問題最主要的就是戰鬥意志衰退,戰鬥作風不好,政治紀律不強。二十三師是老部隊,應當比別的部隊進步快,但反而慢了。

為什麼呢?我現在向大家提出四個問題。

(一)嚴重的腐敗思想。二十三師的一身都是「病」,最主要的是不少幹部思想腐爛了。貪污現象一般幹部有,高級幹部也有,甚至首長的警衛員都有。貪污的手段主要是做生意賺錢,做生意可謂是「群眾」性的了。有的高級幹部的老婆也經營大煙,這是犯法行為。

二十三師的部分幹部用公款買個人用品。例如:買鋼筆一個人買兩三支。有的人買兩三件大衣。這樣的幹部還有為人民服務的鬥志嗎?我希望這些幹部應當猛醒。

(二)嚴重的軍閥主義傾向。二十三師的軍政、軍民關係和內部關係都相當緊張。軍隊看不起地方幹部相當普遍,甚至把地方政府看成包袱。有的部隊連敵情都不通報地方黨政機關。有的部隊私自種大煙:有的部隊毆打稅務機關的工作人員。據政治部的統計,去年一個冬天就打過四百多個老百姓。我們是軍政軍民一家,還是冤家?

你們軍政關係也相當緊張,在二十三師這樣的老部隊還有相當的人看不起政治機關,把傳統都搞丟了。打罵戰士的現象尤其嚴重,竟還有連長(王××)割士兵的耳朵的犯罪行為。

(三)政治空氣相當淡簿。你們二十三師正氣不足,邪氣升高了。在你們師里最感興趣談論最多的是什麼呢?大煙、老婆、地位。這是什麼風氣,這是「烏煙瘴氣」!

(四)你們師的幹部中知識分子並不多,但反對知識分子幹部則相當厲害。我們用幹部是有政策的,我們的政策是:德、才、資,這是統一不可分割的。我們的幹部政策不是隘路上行軍一個接一個地向前走,論資排輩。我們的幹部政策是大馬路上賽跑。以革命事業為目標,大家都向前跑,這自然就有走在前頭的,有落伍的,甚至有跌到地下爬不起來的。有德有才的人跑到最先頭了,這就是提拔的對象。

我講完話之後,大家進行了熱烈的討論,在討論中揭發了問題相當嚴重。其中嚴重問題之一,就是警衛員、飼養員揭發了師長張德發,他的老婆長期做大煙生意,在小孩的搖籃里就搜出九斤大煙土,並提到黨委擴大會的會場上去了。這對二十三師是一空前未有的大震動。師長無論政治思想作風上,作戰指揮上,對部隊建設上都不能勝任。縱隊黨委決心撤換師長,我們向東北軍區做了報告提出了撤銷師長的建議。軍區在兩小時內,批准了我們的報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SAGFS 2017-8-31 08:47
===七八十年代入伍的人就騙不了啦...為何難怪國民黨喜歡指責中共部隊為"土匪", 那批入過伍當過兵的最為清楚啦, 所謂部隊傳統黨內傳統, 就是指" 土匪 "傳統啦... 舉例說,浙江麗水地區南字二五五部隊( 636魔庫)就是一例, 其原部隊番號早就改掉啦......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1 14: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