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善良的鬼的故事

作者:bobzhou  於 2016-1-6 09: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紅衛兵, 朋友聚會, 鬼故事, 弔死鬼, 反革命

善良的鬼的故事

      幾個朋友聚會,說起信不信有鬼的事。大家都說小時候聽鬼故事是又怕,又想聽。是啊,我小時候聽人講一個弔死鬼的故事,到晚上嚇得不敢一個人呆在房間里,好像弔死鬼會從門外走進來。

    說來大家都有同感,對鬼故事,不管年齡,都是有興趣的,聽得越怕越是想聽。

    一個朋友說,我講一個上海流傳的鬼故事給你們聽,這鬼故事和你們過去聽的,弔死鬼吐著長舌頭跑來跑去的故事不一樣。

    我們問怎麼不一樣。朋友說這就是鬼有惡鬼,也有善良的鬼,善良的鬼冤有頭債有主,我們善良的人不必怕善良的鬼。

    朋友給我們講了這故事:

     文革開始,李先生被從家中趕出,三個資本家一起被集中遷居到一個資本家的房子里。

     李先生搬過去的房子是紡織行業有點名氣的資本家張先生的住宅。新式里弄三層洋房。紅衛兵讓張先生住三樓,李先生一家,還有金先生一家住在二樓。

張先生一家本來也只有三個人。老夫妻和一個讀大學的兒子。李先生搬過去時,沒有見到過張先生的兒子,聽說他的兒子被按上反革命帽子在大學里隔離審查。

      有天晚上張先生激情李先生上三樓,到他家去坐坐。文革中,大家一般很少走動,那是確實有事情要商量才會做這邀請。

     上到三樓在樓梯口有一腰門,這樣三樓可以自成一家。通過腰門走進房間,看張家只有二隻小床、一隻小桌子、四隻木方凳。李先生看了搖頭,張先生說大房子好傢具我們也都用過了,這都無所謂了。

      李先生問了他兒子的事情。張先生說,文革了,兒子經常是在家裡,很少去學校了。但是幾個月前一天,大學的紅衛兵把他兒子叫去,就沒有回家來過。有學生來告訴張先生,說紅衛兵說他兒子破壞毛主席相片是反革命。事情是他們教室外走廊上一張毛主席相片上有一條划痕,紅衛兵把這當成反革命破壞大事情,排來排去,要找一個出生不好的同學頂上去,就選中了張先生的兒子。天天叫人揭發,無中生有,當然是罪行嚴重了。說是以後要送公安局判刑了。

      張先生說,我身體情況很不好恐怕不長了,現在我們在上海也沒有往來的人了,看你李先生是厚道人,就是想你和你太太以後方便時照顧照顧我太太。

      李先生看這對老夫妻,過去是白手起家很不容易,在社會上也是做善事的人,現在落到這一步,自己應該在能力範圍內儘力關心關心。

       二家有了走動,困難中互相幫助。李家燒個好菜一定要分給張家,張先生需要的藥品李先生會儘力設法去買來。李家有事張先生也都放心上。

       這樣過了一年,還算平靜。接下來就天翻地覆了。

      有一天,來了幾個大學的人,看他們拿了一隻紙板盒上三樓,哇拉哇拉講了一陣走了。

     李先生急忙上樓去問什麼事。張先生和他太太哭著說,兒子不明不白的在學校隔離室里死了。

     那個時候是沒有什麼討個公道的說法的,連問問情況也沒有部門會理睬的。只有二個老人對坐落淚。李先生也只能夠照顧照顧二個老人的伙食,連安慰的話也講不出啊。

      這樣,張先生的身體情況更糟糕了。到這年冬天,張先生是一病不起了,拖延了二個月,張先生走了。

      三樓只有張太太一個老人了。李先生每天送飯送菜上去,只見老人坐在床邊一動不動,已經沒有眼淚,只是唉聲嘆氣。有時李先生在樓下也聽到樓上老人的唉聲嘆氣的聲音。

     就這樣,工廠造反頭頭還不放鬆,又提出老人一個人不能夠住這面積的房間了,幾次上門來逼迫老人搬家。

     時間又過了一個多月。一天李先生上樓送飯,三樓腰門關了,叫張太太開門,再無聲息。李先生撞進門上樓,張太太已經上弔死了。

     嗚呼哀哉,天下公道何在。

     接下來就是鬼故事了。

     三樓人去樓空了。李先生的樓上是沒有人了。但是到晚上經常聽到樓上聲音響動。是老鼠嗎,老鼠不可能有這麼大動靜。叫管理的造反隊上樓去看是否有人偷東西,門窗都關得好好的。

    後來到晚上又經常聽到三樓的腰門的劈啪開關的聲音。再下來到晚上,李先生、李太太耳朵里經常聽到過去張太太的唉聲嘆氣的聲音了。

    李先生是很明白張家是冤魂不散了。

     又過了幾個月,來了雄赳赳的一男一女,一對夫妻,搬家住到三樓來了。一看就知道是造反起家的人物。男的腰裡還有手槍,是什麼大學的保衛幹部。

     李太太好心人,一天偷偷地對女的說,樓上不安靜,住了不大好。女的不識人家好心,面孔一板說當心我專政你。

     這夫妻二人住了二個月,一天晚上,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會事情,女的從三樓樓梯一直摔到樓下,脊椎損傷再也站不起來。說是有人從她背後把她推下來的。但是三樓上肯定是沒有人的啊。

       女的就此卧床不起。事情還沒有完。一天晚上,已經十一點,三樓一聲槍響。樓下人也不知道什麼事情。公安局來了,才知道男的開槍把女的打死了。

      男的進了監獄。事後來調查的公安說,男的是看到有個人在女的床前,他才開了槍。公安說,調查了現場,是不會有人的,但是男的說,看到一個穿古銅顏色衣服的人。

       李先生一聽,心中有數,文革時候一般人都是一色藍的,只有當時的張先生經常穿古銅顏色的舊衣服。

       後來有一天,傳呼電話阿姨叫李先生去聽電話,李先生拿起話筒放在耳朵上,喂喂叫,開始對方沒有聲音,再喂喂,李先生聽到一個女人輕輕的聲音說;你怎麼不搬家,快搬,否則大麻煩了。李先生聽得悚然,再聽聲音和口氣好像熟悉。更讓李先生吃驚的是他把話筒放在左耳朵,聲音是在右耳朵傳來。

       事後李先生一朋友來電話,說那天那時候,這朋友打給他一電話,朋友聽到他喂喂叫,怎麼就是聯繫不上。李先生靜下來一想,這熟悉的聲音象張太太。

        李先生與金先生二家急於搬家了。一年後,這房子發生火災,燒死人命三條。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海外思華 2016-1-6 23:26
唉!造孽啊!!
回復 真正閑人 2016-1-7 06:22
2016年,故事會第一期。
回復 ahisushi 2016-1-7 17:03
雖然是故事但是曾在我的記憶中永遠的痛. 中國人的社會是人吃人的社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05: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