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院士的腐敗漸趨蔓延,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作者:bobzhou  於 2015-7-26 20: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1評論

關鍵詞:中國

Normal 0 7.8 pt 0 2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中國院士的腐敗漸趨蔓延,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中國科學院是中國科研系統最權威的機構,院士被看做中國最頂級的科研榮譽,毫無疑問,那是學術的最高聖殿。

    作為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兩院並不僅僅是「榮譽性、學術性諮詢機構」,從級別上講,科學院、工程院有時比科技部還高。「科技部長是部級,而兩院的離任院長很多是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是國家領導人級的」一些熟悉政界的人士常常開玩笑稱,兩院是中國部級官員最多的單位——儘管沒有明文規定,人們幾乎公認,所有的院士均享受相當於副省/部級待遇。當然,也有例外——本身是正部或以上級別的院士會享受更高級別待遇。

    院士最高級的待遇,莫過於「一旦選上,終身不退休」。「選上院士是不退休的,工資照拿。我84歲,不如優秀的年輕人幹得好,但人家工資加10%,我的也加10%,工資照加不誤。」中科院院士何祚庥直言不諱。如今,他所有的工資、獎金全部加起來,每月大約在1.5萬左右。

    只要當選院士,他們就能享受「三重」津貼:國家、省市津貼,以及院士所在單位補貼。因其所在地區不同,數額各異。在外地,特別是院士少的邊遠省份,院士享受的『特權』不少。山東一位院士就曾透露,他當選后,「年薪」加起來就已超過100萬元。

    中國院士腐敗漸趨普遍,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它是繼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之後的另一個大規模、深層次的社會腐敗。院士腐敗的具體表現就是,學術界人士,抄襲剽竊成風,弄虛做假為常,欺世盜名為榮,貪污腐化漸漸成風氣。具體事例很多,以下僅舉幾例;

 

貪污腐化漸漸成風氣

    今年年初,浙江杭州市中級法院以浙江大學教授陳英旭貪污945萬元人民幣,判處陳英旭入獄10年,並沒收財產20萬元。 2013年,中國科學院地球深部重點實驗室前主任、中科院候選院士段振豪案,被妻子舉報貪污科研經費,並用來包養多名情婦。同年10月, 北京高院終審以貪污罪判處段振豪監禁13年。除了變換名目、虛報發票等手段貪污或挪用科研經費外,大陸媒體更曝出為了評選院士而行賄的醜聞

    因遭妻子舉報貪污公款包二奶、包三奶受到組織調查的中科院候選院士有效候選人、中國科學院地球深部重點實驗室前主任段振豪,2012年12月18日被市一中院以貪污公款百餘萬元一審判刑13年。現年52歲,全國最年輕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生物學院教授李寧,疑因涉嫌挪用和貪污巨額研經費,7月中旬被帶走協助調查。報導指,李寧曾主持過30多項重要科研,涉及科研經費以億元計。據知情人士說,當今學術腐敗問題嚴重,學術已經淪為部分教授導師致富的工具。巨額科研經費沒有轉化成科研成果,很多都裝進了教授的私囊。而李寧案只能算是學術界腐敗的冰山一角。

 

    原鐵道部副總工程師、運輸局局長張曙光因涉嫌受賄受審。張曙光在北京市二中院法庭上供述,他將受賄的巨款用於參評院士做準備,因為這個事情「需要用錢」。張曙光身居要職,曾經是鐵路系統「明星」,也被認為是已經被判處死緩的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的「心腹」。因為案情重大,對張曙光的審判備受公眾關注。貪官張曙光在庭審中,把過去近十年對院士評審中的那些「無實據」,直接「落實」為2300萬受賄款。

 

欺世盜名為榮

   何祚庥曾經有言:「中國傳統文化有90%是糟粕。」這句話曾引起的一場筆戰。這段時間,一些學者發布「告別中醫」的言論再次引起了何祚庥對中醫的關注。

    中國科學院院士頁面這樣介紹何祚庥——粒子物理、理論物理家。對於醫學,何祚庥是外行,所以他事先聲明:「物理和醫學差得比較遠,對於一些醫學的細節,比如哪種葯好,有毒沒毒,我不是專家,我沒做過化驗分析,我不能評論。但對於中醫的一些缺點和嚴重問題,我相信我的評論還是靠得住的。」何祚庥評論中醫的一個準則就是:是否符合科學的原理和精神。「從這個方面來說,我是支持批評中醫的,我覺得那些呼籲取締中醫的言論大多數有根有據。」

    何祚庥說,我看到反對中醫的人引用「三個代表」的理論,我贊成。『人類歷史發展進程,是先進生產力不斷取代或者淘汰落後生產力的歷史過程』。在醫學里就是有先進落後之分,這是客觀事實,也是普遍規律。不僅中西醫之間有先進落後之分,西醫和中醫內部也存在這個問題。

 

    儘管在國際科學界不為人知,但在國內,何祚庥院士的「全能性」可謂家喻戶曉,無人不知。你看他老人家,幾乎是天天上鏡,日日露臉。一會兒電視台暢談社會主義經濟政策,一會兒網際網路宏論辯證唯物主義哲學;昨天侃克隆人技術展望,今日嗙《易經》文化反思。這邊廂呼籲對股民征所得稅,那邊力主發行國家福利彩票;上能為城市提出「交通、建築最佳模式」,下可為山區規劃「農具、灌溉最優方案」;「環境商機與氫能經濟」研討會指點江山,「納米光纖與沙漠產業」演講廳激揚文字;文藝理論學術報告座無虛席,月球開發科技講座引人入勝……

  總之,何祚庥院士所到之處,都能從容不迫,侃侃而談;應答如流,頭頭是道。「只有問不,沒有不知道」。涉及問題包羅萬象,解決方案隨手拈來。給國人樹立了「無所不通、無所不精」的形象。哪裡有問題難以決斷,那裡的決策者就會想起何院士。例如:正當南水北調工程拿不出理想的西線方案時,何院士很快就以「驚天地泣鬼神」的魄力提出了「用原子彈炸開喜馬拉雅山引水北上」的「最佳方案」;當怒江建壩之爭正反雙方專家相持不下時,何祚庥、司馬南、方舟子等應邀前去考察定奪。何院士一行怒江兩岸「訪貧問苦」兼觀光不到一周,就得出了「怒江建壩是當地脫貧的唯一選擇,不僅可行且刻不容緩」的「科學定論」,還順手給反對建壩的生態環保專家們扣上了「偽環保」、「偽反壩」的大帽子。  如此全能之「通才」,真可謂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因此,何祚庥不僅受到各級政府領導人的青睞,還受到年青一代追星般的崇拜。對於這些浮年代成長起來的新人類,何祚庥的話就是「最高指示」,句句是真理。例如,何祚庥關於「中國傳統文化90%是糟粕,看看中醫就知道了」的英明論斷一出口,一批年輕「學子」便立即行動,很快,論證「中醫是最大的偽科學」的文章就像文革大字報一樣,鋪天蓋地上了網際網路。

    中國大陸至今未有諾貝爾獎獲得者,但卻有了世界絕無僅有的「萬能科學大師」,真不知我們是應該感到自豪,還是應該感到恥辱

 

弄虛做假為常

    新晉院士謝劍平備受質疑。作為中國煙草總公司鄭州煙草研究院副院長,謝劍平的主攻方向是捲煙「減害降焦」研究。「謝劍平的當選是中國科學界和中國工程院的恥辱」,國家控煙辦主任楊功煥指出,捲煙減害是「偽命題」,不僅不可能實現,還誤導公眾,變相推銷。打假人士方舟子也認為,此研究「騙人又害人」。(12月12日《京華時報》)

    事實上,質疑並非無的放矢。比如,謝劍平的研究「一點都不新鮮」,幾十年來、多個國家、成千上萬個研究早已證明,任何降焦、任何添加劑,包括中藥,都無法讓捲煙「減害」;再如,《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就規定,煙草製品使用「低焦油」等詞語屬於虛假、誤導、欺騙,吸極低焦油、低焦油捲煙患肺癌死亡的風險和吸中度焦油捲煙一樣。

    新晉院士謝劍平的研究已經可以被認定為「偽科學」,其作用無非是誤導更多煙民,維護捲煙企業的利益,與當下全球控煙的大背景全然相。中國工程院是中國學術的最高殿堂,院士遴選就應該尊重科學、極盡嚴謹,為何「偽科學」可以登堂入室,竟然還能夠成功問鼎?

 

抄襲剽竊成風

    上海頂級院士學術著作撰寫中的諸多細節被他的學生揭發也得以浮現:「書中三百多幅圖,兩百多幅抄襲。數十幅都是我按照指示從其他書籍上摳下來的,英文說明直接翻中文,沒有註明來源」。

    去年,上海某報刊出一條令人震驚的消息:兩名院士因嚴重違背科學道德被除名。這則消息稱,中科院學部科學道德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張存浩院士在公布《中國科學院院士科學道德自律準則》時說,已有兩名中科院院士因違背科學道德而被除名,其中一人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消息並沒有透露出這兩人的姓名。

    8年前,已故的中國科學院院士鄒承魯,就曾對媒體披露說:不少增補院士候選人,由「單位」出面四處活動,大肆送禮行賄,有的甚至侵佔他人科研成果往一個人身上堆,或者舉全系統之力包裝候選人。

 

    一些中科院院士指出,近年來存在著一些違背科學道德的行為和不良學風,且有日趨嚴重之勢。例如,來自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的材料表明,申請項目過程中弄虛作假,剽竊和侵犯他人知識產權,濫用科學基金等事例的絕對量在增加。

 

 

    再附一篇轉載的文章,看中科院院士的真正面目。

院士張光斗,中國知識精英墮落的代表

被譽為「水利泰斗」的中國兩院院士張光斗先生,最近在央視熒屏上面對億萬觀眾宣稱:「當初修三門峽,我是不贊成的。」……

 

榮辱成兩端,是非隨風變

 

大約十天左右前,忽然在央視的「經濟半小時」節目上看到一個關於三門峽水庫的訪談節目。接受訪問的是被稱為「水利泰斗」的張光斗先生。根據這次訪談發表的文章叫《張光斗抨擊設計錯誤,渭河災起三門峽》。今年渭河遇到大雨,內澇成災,雖然電視也有報道,但是和1988年對長江洪水的報道相比,力度小多了,我們的印象也就淺多了。對於我們這些遠離渭河的人來說,反正天高渭河遠,與我有何關係,所以,對於渭河水災的問題,我實在是不甚了了。這時,忽然看到「經濟半小時」在大談特談三門峽大壩問題,我想這個對中國老百姓掩蓋了將近半個世紀的「機密」大概會公之於眾了吧。

 

對於中國的芸芸眾生,尤其是今天的中青年人來說,三門峽大壩有兩個機密,一個是它在技術上是完全錯誤的,已經貽害四十幾年,一個是把正確地反對修壩的樹立專家黃萬里打成右派。

  

  「經濟半小時」的這個節目總算說了一句真話,承認了三門峽工程是一個「錯誤」,並且用事實證明它是一個「禍國殃民」的錯誤。不過,它不能「上綱」到這個高度。

  

  人們總以為,那些以滿嘴謊話來推銷假冒偽劣產品的人,不外是商人掮客以及下三欄的政客、新聞記者等等。然而,沒有想到,這位聲名顯赫、學富五車、德高望重、滿頭都是靈光圈的學者教授、兩院院士張光斗先生,他竟然敢於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央視「經濟半小時」節目中,篡改自己的歷史,把47年前贊成修建三門峽大壩的事實顛倒為「當初修三門峽,我是不贊成的。」如此覥顏欺世,盜名自肥,把自己冒充為47年前反對修建三門峽大壩的先知、預言家,臉不紅,心不跳,這實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彌天大謊。

  

  憑了這一點,我們可以給張光斗先生再加上一頂桂冠:說謊大師。

  

  對於三門峽建水電站這件事,我們這些70歲以上的知識分子還是知道一些由來的。那就是在建壩之前,黃炎培的兒子、清華大學水利系的教授黃萬里(1911--2001)是堅決的反對派。他認為建了大壩要擋住泥沙下排,抬高上遊河道,造成難以挽回的災難。作為水利專家,作為科學是非的爭論,在聖上倡導「百家爭鳴」的日子裡,就是為了這個「反對」,他,黃萬里,被打了右派,而且是「欽定」的右派。那時,鋪天蓋地的輿論是「聖人出,黃河清」。認為三門峽修了大壩,把泥沙攔訓攔蓄在中上游,黃河下游的水就清了,從而可以反證「聖人出」之曠世奇勛,所以修建三門峽就具有了無與倫比的政治意義象徵意義,因此以任何理由反對修建大壩都是惡貫滿盈罪不容誅。

  

  三門峽水庫是由蘇聯專家設計、負責施工的工程。在建國初期,這是傾國家財力修建的「巨無霸」工程。張光斗因為贊成修壩成了三門峽的中方技術負責人。試想,怎麼會任命一位反對修壩的專家承擔這個重任呢?

  

  修建三門峽水電站,本來是一個科學是非的問題,是一個論證與決策科學化民主化的問題,結果因為變味為一個最高決策者的政治聲譽問題,結果使清華大學的兩位水利專家榮辱兩端,一位因為曲學阿世而享受殊榮,平步青雲,一位因為特立獨行,堅持科學精神而蒙難23年。

  

  而且,令人不可思議的是,40幾年之後,在三門峽大壩的是非已經昭然若揭的今天,當初贊成修壩的張光斗先生,他本來應當藉此機會向國家向人民反省、檢討、道歉、自責,現在竟然大言不慚地說「當初修三門峽,我是不贊成的」。翻雲覆雨,搖身一變,把昨日之非,說成了今日之是。患健忘症如此,不知是否因為高壽使然。

  

  覥顏欺世,盜名自肥

  

  關於三門峽水利工程,「經濟半小時」節目,借「水利泰斗」說了一句言簡意賅的真話絕話:「錯誤」,「三門峽水利樞紐應該儘快放棄發電,停止蓄水。」但是,張光斗卻少了一點自知之明,一點科學家的良知。

   反之,黃萬里不會隨風轉舵,反而逆風背時,高唱反調,所以只好把他的嘴封死,再打進十八層地獄。結果,事實卻不幸被他言中,三門峽大壩成了造成陝西渭河平原幾十萬人民幾十萬畝土地災難的根源,三門峽工程成了矗立在黃河上勞民傷財禍國殃民的活樣板!

  

  今年渭河流域遇到並不大的大雨,但是因為修建了三門峽水壩之後,泥沙淤積,渭河由地表河演變成了地上懸河,卻遭到大災大難,幾十萬畝農田減產絕產,寒冬屆臨,至今仍有20萬災民無家可歸,衣食艱辛,流離失所。實踐更加驗證了黃萬里堅持科學真理、寧折不彎的偉大人格。

  

  在四十幾年之後的現在,如果張光斗先生以一位見證人的身份,以一位水利權威的身份,秉持公心,仗義執言,站出來總結一點歷史的經驗教訓,說明壓制民主,壓制「百家爭鳴」,先是造成黃萬里受難,而後就造成了幾十萬陝西人民受難,造成國家的重大損失,這也不失為做人的起碼道義,何況現在他是安安穩穩地躺在平安保險公司的紅色保險櫃里說話,並不冒犯任何政治風險,何樂而不為呢?如果張光斗先生還有一點科學家的良心,還有一點做人的良知,再有所反省檢討,那是再好不過的了。可是在這個訪談中,令人驚訝莫名的是這位張光斗先生一方面完全隱瞞了黃萬里為反對修大壩而蒙冤受難的歷史,另一方面把自己說成是「當初修三門峽,我是不贊成的」的先知。這樣冒名頂替,欺世盜名,叫人聽了真是目瞪口呆,汗毛倒豎。好在整個訪談都有案在錄,大家都可以上網查到(經濟半小時:《張光斗抨擊設計錯渭河災起三門峽》)。如果當初張光斗果真反對修建大壩,那為什麼沒有公開表態?為什麼不大聲疾呼?為什麼只打黃萬里的右派而不打張光斗的右派呢?

  

  黃萬里因為反對修建三門峽大壩而打右派,這已經成了千秋鐵案,路人皆知。張光斗先生怎麼能推翻它蒸發它呢?如果張光斗先生為了貪功冒爵,把黃萬里拉出來陪伴一下也不失為下策,可是他做賊心虛,在訪談中,竟然敢於把「黃萬里」三個字抹殺得了無痕迹,好像在反對三門峽修建大壩這個問題上,他倒成了歷史的唯一功臣。有趣的是「張光斗告訴記者,當時在討論會上還有其他一些人對工程設計方案提出了反對意見,其中最堅決的是一個年青的水利工作者,他叫溫善章。」難道張先生竟然健忘了「反對意見」中「最堅決的是黃萬里」而不是溫善章嗎?拿溫善章做陪襯,隱瞞「黃萬里」其人,是出於嫉妒,或者出於報仇,還是出於禁忌呢?

  

  黃萬里的一位學生,他叫黨治國,聽了張光斗欺世盜名的彌天大謊,立刻奮筆疾書,寫出了一篇兩萬八千字的長文《紀念黃萬里老師:科學的良心》,以見證人的身份,以鐵的事實,揭示出歷史的來龍去脈,揭穿了張光斗的彌天大謊,剝下了張光斗的「偽裝」。黨治國說:「三門峽工程的一切問題和災難都按黃老師的預言來了。從我們自己的這一重大失敗中總結教訓,可以使我們獲得大量思想資源。但傳統文化的慣性卻導致一些人要隱瞞真相,歪曲事實,混淆是非,為自己、為大人、為尊者,文過飾非。

  

  1992年1月8日的《政協全國委員會簡報第10期(經濟10期)》上有一段令人吃驚的話:『張光斗委員說,三峽工程是個大工程,各方面有不同意見是好事,深入討論后可以把問題搞清楚,便於領導決策。如三門峽工程那時大多數人贊成搞高壩大庫,少數人不贊成。後來證明少數人對,而多數人錯了。但三門峽的經驗教訓不能硬搬到三峽來,認為在三峽工程問題上也是多數人錯而少數人是對的,要分析研究。更不能認為那時對三門峽工程持錯誤意見的人,今天對三峽工程的觀點也不對。我那時是反對修建高壩大庫的,贊成設大量底孔,意見是對的。但不能說我現在對三峽工程的意見也是對的,要分析研究。』看到這裡,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事實是:

  

  1、當時只有黃老師一人反對修三門峽壩,溫善章一人提請改修低壩。其他全體贊成修高壩,擁護蘇聯原計劃。

  

  2、除黃老師外,張光斗和全體參加討論的人都贊成修高壩,只溫善章一人提議修低壩。

  

  3、最後黃老師提議留排水洞不堵,全體贊成,但在施工時蘇聯專家堅持原議。並非張光斗一人贊成留排水洞。更沒有證據說明張光斗當時『反對修建高壩大庫』。」

  

  這真有意思。十年以前張光斗就在為「翻案」而製造輿論準備。張光斗先生真會玩弄腦筋急轉彎。一方面說「如三門峽工程那時大多數人贊成搞高壩大庫,少數人不贊成。後來證明少數人對,而多數人錯了。」另一方面馬上宣稱自己是「少數人不贊成」中的一個。中國有句古話叫「欺世盜名」,但是像這樣「欺世盜名」卻不幸成了「掩耳盜鈴」,叫人覺得少了「泰斗」的聰明,多了庸眾的愚蠢。這是否因為名令智昏了呢!寫到這裡,筆者猛然想起了一句久已淡忘了的警語:資產階級思想是萬惡的根源。何謂資產階級思想?按照舊說,就是不擇手段地追名逐利也。黃萬里是死了,但是歷史怎麼可以這樣偽造呢?一個曾經鬧得神州大地萬人唾面的人物,一個鬧得神州大地沸反盈天的工程,怎麼會這樣容易從人們的視線中記憶中悄然消逝得無聲無影無蹤了呢?張光斗先生自己可以健忘,天下人難道也會健忘嗎?

  

  什麼叫知識分子?那就是因為他代表了社會的良心、良知、正義、誠信。像具有中國兩院「院士」這種身份的人,可以當之無愧地稱為社會精英,國家棟樑,民族靈魂,大眾偶像。他們更應該潔身自好,保持自己的良知良能,說真話,辦實事。如果連代表社會精英、國家棟樑、民族靈魂、大眾偶像這樣的人物,為了貪死人之功,都敢於謊言欺市,那麼,這樣的社會,這樣的國家,這樣的民族,還有什麼出息的呢?!如果連會精英、國家棟樑、民族靈魂、大眾偶像這樣的的代表人物都這麼墮落,這麼下濁,這麼醜陋,這麼卑鄙,這麼寡廉鮮恥,這麼覥顏欺世,盜名自肥,這麼蘸著死人的政治鮮血來塗紅自己的頂戴,那麼在茫茫的天宇之中,何處去尋找我們的希望之星、我們的精神家園呢?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Table Normal";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pt 5.4pt 0pt 5.4pt; mso-para-margin:0pt;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5

難過

拍磚
2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1 個評論)

回復 洛游郵樂 2015-7-26 21:38
上樑不正下樑歪。連主席總理都非要去戴個博士貓,老鼠們自然不放過啦。
回復 門外照斜陽 2015-7-26 23:10
中國的院士, 可能是世界上學術水平最差的院士(和歐洲,美國比)。就是把院士制度取消, 大概對中國的學術也不會有不良影響。
回復 小皮狗 2015-7-27 00:21
大鼎大讚這篇良知良心不泯的深度好文!
回復 jinbaicao 2015-7-27 01:17
黨國如此不堪,知識人何辜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7-27 01:49
曲學阿世,當今中國走紅知識分子(無論哪個領域)的最大污點。
回復 厚道人家 2015-7-27 03:02
  
回復 粒子在 2015-7-27 04:14
中國院士的腐敗漸趨蔓延,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

問題早就存在,但沒人制止,相反卻越來越嚴重
回復 亦云 2015-7-27 04:51
因為各個高校的本科教學評估和爭取 985, 211大學時,有個指標是  該校的院士人數,因此,一個院士兼任數十個大學的冠名院士,每個大學都給其提供不菲的工資,配備秘書和住房,認識的一位院士把自己的老婆,高中畢業文化程度的兒子兒媳調動到其挂名的大學擔任處長,老婆擔任他的生活秘書,也拿很高的待遇
回復 qxw66 2015-7-27 07:38
社會整體文化道德墮落
回復 自由之靈 2015-7-27 08:23
好文!正好也知道一些國內評選院士的作為,的確令人不齒。
回復 longang 2015-8-15 00:39
什麼都做就是不作學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7-17 18: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