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水滸新傳 》第二十七回 西南王密會東北虎 小旋風重建梁山泊

作者:水滸新傳  於 2015-1-9 03: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關鍵詞:水滸新傳, 梁山泊, 東北虎

作者:kzhoulife

詩曰:

        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看官, 這首七律, 乃是中唐大詩人白居易政治諷喻組詩《放言五首》中的第三首, 意思是告訴世人一個鑒別事物真假的方法。這個方法既不需要鑽鑿灼燒龜甲預測, 也不用拿起蓍草占卜。玉石也好, 木材也好, 都須經過一定時間考驗, 才能識別真假。 當年周公忠心耿耿輔佐成王, 有多少流言說他想篡位, 最終人們還是看出周公的忠心赤膽, 高尚品格; 王莽當年輔佐不過九歲的西漢平帝, 表現得多麼謙恭敦厚, 禮賢下士。有誰知道他後來居然會篡位自立呢?如果周公和王莽都在真相大白之前去世了, 他們真正的人格後人就不會知道了。

        那天朝太祖, 實際就是王莽式的人物。打著解放勞苦大眾的幌子, 發動全國農民跟著他鬧革命, 打土豪分田地, 以農村包圍城市, 最終推翻前朝政權。登上皇位以後, 原形畢露, 狡兎死, 走狗烹, 跟著他打天下的左膀右臂關的關, 殺的殺, 十去七八, 剩下幾個, 甘心為狗, 情願為奴。當年為太祖打天下的革命主力, 號稱被解放的農民, 成為天朝社會的最底層, 被束縛在一畝三分地里, 連自由遷徙的權利都沒有, 更遑論去城市工作。天朝九年, 太祖為了自己的野心, 在全國發動一場超英趕美的大鍊鋼鐵運動, 荒蕪了全國的農田, 煉出一垛一垛的廢渣, 風調雨順之年, 餓死農民三千萬, 慘絕人寰, 成為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人間慘劇。

        西南王高俅, 是太祖的孝子賢孫, 沒有太祖的雄才, 卻有太祖的野心。主政東北西南, 靠著自己的血統, 和他老爹在朝中的關係, 將國庫中大把大把的銀兩, 拿去發展這些地方的經濟, 東北西南的地方百姓生活得以改善, 對西南王感恩戴德, 西南王在天朝一時如日中天, 大有太祖再生之勢。可是天朝其它地方的百姓, 對西南王卻沒有多少好感, 看官細想一想, 即可明白其中原委。這西南王實際就是一個強盜, 強盜搶劫了大眾的錢財, 把自己的家人養得肥肥胖胖住的舒舒服服, 家人對這個強盜當然感激甚至愛戴, 因為家人還以為強盜的錢財是憑自己能力從正常渠道賺來的, 對於社會和大眾來說, 這個強盜, 絕對是一個禍害。

        一個強盜, 搶劫一個人, 是賊; 搶劫一百個人, 是強盜; 搶劫一萬個人, 是流寇; 如果把整個國家搶到手, 強盜就是偉大的導師, 偉大的統帥, 偉大的領袖, 就是萬歲萬歲萬萬歲!

        西南王高俅, 不甘心只做一個強盜。 他擁有太祖的狠心與野心, 他要學太祖, 把國家搶到手,  政法王蔡京, 是西南王奪權的朝中搭檔。蔡京是個酒色之徒, 愛財如命, 貪得無厭, 高俅派自己心腹, 西南軍區統帥薛霸帶著金條美酒, 和一封密件進京, 拜見蔡京, 不料途中出事, 悍馬被搶, 西南王把薛霸臭罵一通, 又不敢大張旗鼓緝拿兇手, 只好派自己心腹捕頭楊志, 暗裡追查。楊志不辱使命, 追回密件, 親手交給蔡京。蔡京看過西南王的密件, 心下暗想: 這西南王仗著老爹是天朝元老, 日常飛揚跋扈, 誰都不放在眼裡, 現在為了上位, 卻對自己畢恭畢敬, 此人處處學天朝太祖, 一旦上位, 卸磨殺驢, 六親不認, 此人於己有用, 但不可不防。

         蔡京想到此, 問楊戩: "高大人家人都好?"

        "謝蔡大人, 高大人家人安好。高公子在大英帝國留學, 去年當選為天朝海外留學生十大傑出青年, 是各國政要的座上客, 前途無量。高夫人相夫教子, 來往於世界各地, 為高大人高公子處理各種生活瑣事, 是難得的賢妻良母。"

        "嗯, 高大人深思熟慮, 想得很長遠很周到啊!" 政法網的臉上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冷笑, 接著問道: "聽說你全面負責西南王的打黑工作, 最近有何重大進展?"

       "回蔡大人, 最近重點處理紅岩房地產開發公司的案子。這家公司後台是當年看守渣滓洞, 後來逃到台灣的國民黨特務, 這些特務在台灣重組, 成立一個黑社會組織, 天朝改革開放之後, 這些傢伙改頭換面, 與黨內一些敗類勾結, 全面控制了西南地區的房地產開發, 巧取豪奪, 強遷強拆, 影響惡劣。"

        "嗯, 對這些黑社會性質的經濟團伙, 決不能手軟。"

       "謝謝蔡大人支持!"

       "嗯, 不謝! 打掉這些黑團伙, 財產要公正處理啊"

        "這個一定!" 楊志聽政法王每句話先說一個"嗯"字, 口氣頗為讚賞肯定, 心情稍微放鬆, 說話開始隨意, 有意與政法王套近乎: "這次進京, 充公部分黃金裝在車裡, 本來是要交給蔡大人, 上交國庫。不幸路上出事, 那筆黃金下落不明, 高大人特意囑咐我, 見到您老人家, 請您老人家一定多多原諒。隨著打黑工作一步步深入, 定會為國庫增加更多財富。"

        " 嗯, 悍馬被搶之事, 我有所耳聞, 無須內疚。你回去轉告高大人, 欲成大事, 一定要有充足的財力支持, 國庫眼下財力不足, 需要各方繼續努力。"

        "小人明白! 小人回去之後, 一定轉告高大人。"

        " 嗯, 我看你機智聰明, 身材魁梧, 只在西南王手下做個捕快, 有些大材小用, 浪費了你的才能, 我身邊需要一個能幹之人, 天朝九門提督要告老還鄉, 這個位置, 我看很適合你, 你要做出一番大事給我看看,  我也好提拔你。"

        "謝謝蔡大人賞識栽培, 小人一定努力。蔡大人, 有一件事, 小人不知當講不當講?" 楊志在西南王手下, 一直有種狼入虎穴的感覺, 那西南王如同一隻惡虎, 無論自己做得多好, 這隻惡虎似乎處處都在提防自己, 好像時刻準備著把自己吞進肚子里。聽到政法王如此賞識自己, 感到,碰到了靠山, 找到了退路, 由此飛黃騰達, 亦未可知, 便想趁機表現一番。"

        "嗯, 我已把你當作自己心腹之人, 有話但講不妨

        "西南王雖然偏居一隅, 卻常懷天下之心, 對朝中大事小事事事惦記。常說當今皇上懦弱無能, 當今儲君庸庸碌碌, 天朝需要一個像太祖一樣的紅太陽, 若有一天他能大權在握, 定會像太祖一樣, 改天換地, 讓天朝百姓重新沐浴陽光雨露。"

        "嗯, 很好! 西南王的心思我懂, 你回去轉告西南王, 讓他速來京城, 我要安排他見一個人。"

        長話短說, 楊志在政法王處逗留一天, 陪政法王喝酒聊天, 到天上人間逍遙快活一回, 然後快馬加鞭回到西南, 轉告西南王, 蔡京邀他進京會見一個人, 西南王知道茲事重大, 一刻不能耽擱, 連夜赴京, 直奔蔡京在劉姥姥會所里的私人行宮麒麟閣。

        蔡京早已在閣中布置好酒宴, 見到西南王, 如同見到親兄弟, 兩人先擁后抱, 拍肩拉手, 親熱無比。

       西南王道: "蔡大人日理萬機, 消瘦了許多啊。" 

        "哈哈哈, 那裡那裡, 高大人廢寢忘食, 為百姓謀福謀利, 聽說百姓都喊高大人是他們的大救星啊。"

        "蔡大人過獎, 在下牢記太祖的教導, 共產黨員, 要大公無私, 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不像現在一些地方官員, 只知道貪圖個人享受, 把人民利益拋在腦後。這樣的官員, 我查到一個關起一個, 不能讓這些蛆蟲腐蝕了我黨的純潔。"

        "高大人說的極是。不僅地方官員, 現在連我黨的一些高級官員, 甚至軍隊的高級將領, 也同樣不知自律, 生活奢侈, 作風腐敗, 影響極壞。今天你要見的這個人, 是樞密院的楊戩楊大人, 統領天朝三軍, 在軍中有東北虎之稱。高大人慾圖霸業, 要和楊大人結成一體, 共進一個戰壕。"

        "謝謝蔡大人, 在下和楊大人見過幾面, 都是些公開例會, 私下沒有深交, 若得蔡大人引見, 不勝感激。"

       "高大人客氣了。楊大人儀錶堂堂, 才華橫溢, 深得女人喜愛, 身邊美女成群。去年東海艦隊在東海進行釣魚島奪島演習, 楊大人前去視察, 眾多軍中美女陪同, 楊大人指著一艘軍艦說道: 我花在你們身上的錢, 可以造十幾艘這樣的軍艦了。眾美女回道: 楊大人在小女子身上放的炮, 可以炸沉十幾個釣魚島了。可見軍中腐敗, 比地方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 這個我也有所耳聞。楊大人在軍中權勢熏天, 若能與我等結成同盟, 為我所用, 幾艘軍艦, 幾個女人算什麼?"

        " 高大人這句話, 說到在下心坎里了。" 二人這裡聊得火熱, 只聽門衛喊道: " 楊大人到! "

        二人忙道門口迎接, 見楊戩穿著一身便裝, 昂首挺胸, 雙目炯炯, 威風凜凜, 不愧為三軍統領。

        楊戩跟著二人進到麒麟閣大堂, 寒暄客氣過後, 指著大堂之中擺好的宴席, 開玩笑到: " 二位大人有請, 就算是刀山火海擺下鴻門宴, 小弟也不能不來!" 說完哈哈大笑。

        這到底是一場鴻門宴, 還是一場百雞宴, 暫且按下不表。

        再說燕青李逵衝下八寶山, 又被一群大漢攔住去路, 為首之人, 卻是豹子頭林沖。林沖回到天朝, 與自己前生恩愛的娘子團聚, 日日卿卿我我, 恨不能把前生失去的美好時光一夜之間全補回來, 所以不思進取, 在寶寶山找了份守墓的差事, 不再是八十萬禁軍教頭, 而是一群死人的護衛, 生活倒也安逸輕鬆。

        林沖看到大鬧八寶山之人, 是自己的梁山兄弟燕青李逵, 便虛晃幾招, 低聲叫二人快逃。燕青來不及與林沖敘說舊情, 對林沖說一聲後會有期, 拉著李逵飛離而去。

        二人回到客店, 卻見武松等在那裡, 不見湯燦等人。武松三言兩語, 把湯燦時遷武大郎孫二娘的事情說了一遍, 然後吩咐燕青李逵: "你二人不能在京城久留, 這輛悍馬太招眼, 各路人馬都在追捕你二人。我這裡有個去處, 你二人先去那裡安身。"

        "什麼鳥去處? 除非是弟兄們當年喝酒吃肉的梁山大寨, 其它地方打死也不去, 這輛悍馬是俺的寶貝, 誰也別想奪走。" 李逵打了一夜, 見了武松, 不再想打架, 只想吵架。

        "哥哥不必擔心, 俺說的這個去處, 就在梁山大寨。咱們水滸梁山如今形同沙漠, 但在這片沙漠之中, 卻保存了一片綠洲。小旋風柴進柴大官人在這片綠洲中建了一座莊園,  我等水滸兄弟, 多有人投奔他處。柴大官人是皇親國戚, 憑藉祖宗蔭德, 創立了一個龐大商號, 名曰"魯能"集團。下有鋼鐵廠, 煉油廠, 化肥廠, 乃至軍工廠, 最近插足旅遊和房地產業, 重建水滸梁山, 你二人此去, 定可大展宏圖。"

        武松這番話一出口, 倒叫李逵如虎歸山, 燕青如虎添翼, 這一路又鬧得翻江倒海, 欲知後事, 請看下回。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2 20: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