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酒、色、財、氣

作者:鬍子太長了  於 2016-12-16 13:1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轉載|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1評論

    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到大相國寺拜訪他的好友佛印和尚,恰值佛印外出,蘇東坡就在禪房住下,無意中看到了禪房牆壁上留有一首佛印題的詩,其詩云:  
 「酒色財氣四堵牆,
     人人都在裡面藏。
     誰能跳出圈外頭,
      不活百歲壽也長。」  
  蘇東坡看后,另有所思,就提起筆來在佛印的詩旁邊附和了一首,他寫的是:   「飲酒不醉是英豪,
         戀色不迷最為高;
         不義之財不可取,
          有氣不生氣自消。」  
   寫完后,蘇東坡次日就離去了。
   又一日,宋神宗趙頊(xū)在王安石的陪同下,來到大相國寺遊覽,他們看到了佛印和蘇東坡的題詩,感到頗有趣,神宗就對王安石說:「愛卿,你何不和一首?」
      王安石何等高才,他隨即應命,揮毫潑墨,寫道: 
  「無酒不成禮儀,
        無色路斷人稀;
        無財民不奮發,
         無氣國無生機。」 
   宋神宗大為讚賞,也乘興題寫了一首,他寫的是:  
     「酒助禮樂社稷康,
          色育生靈重綱常;
          財足糧豐家國盛,
          氣凝太極定陰陽。」 
     這是一組關於酒色財氣的妙趣橫生的組詩,由於作詩的人所處的立場和格局不同,對於同樣的酒色財氣四種事物也就產生了截然不同的評價。 
  佛印和尚的詩從證悟佛家之空性來談,提倡完全和酒色財氣相絕緣,出離世間,是佛家的出世思路,是內聖之法門。 蘇東坡的詩強調對待酒色財氣關鍵是把握一個度,中庸之道。是從儒家個人修身方面來談,也屬於內聖之法。 王安石和宋神宗則從酒色財氣對國家社稷的正面作用方面來談,肯定了酒色財氣中所蘊含的積極因素,一個是賢相的眼界,一個是王者的格局。都屬於外王之道。
        這就是認知不同,感受不同,故此一人一視野。 所以萬事萬物沒有對錯只是我們的角度不同,結果不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1 個評論)

回復 琴瑟 2016-12-16 14:16
不管怎麼講,出家人還是要靠有家人才有活路就是。
回復 十路 2016-12-16 14:44
【所以萬事萬物沒有對錯只是我們的角度不同,結果不同!】

有對與錯。

建立在認知方法的共識基礎上就可以建立對與錯的判斷標準,即客觀方法,將分析中可以得到共識結論的再從萬事萬物中分離出來,由此不斷獲得共識,不斷用已建立起的標準來衡量,也同樣用共識的方法不斷修改標準。西方哲學和科學就是經過兩千多年的時間發展而來(如果沒有對錯那麼太陽今天還在圍繞地球轉),因為西方哲學先祖不代表絕對真理,不是神聖不可批判的權威,每一個認知和論點都會被哲學家歸納的客觀方法檢驗(看看早期西方哲學家的實驗驗證方法就清楚了對與錯的判斷方法是如何確立的,包括人文和自然領域,當然早期的自然領域實驗主要是天文學),普及傳承的是哲學思維和檢驗方法,這樣才有完善和發展的可能。東方哲學是建立在以個人的主觀標準上,即聖人,發展也是由新的個人否定前人,還是主觀意識,所以被主觀政治所解讀和利用並具體化而用於社會管理,於是無法取得共識,結果就形成了哲學,宗教和政治不分家,無法建立起細緻的社會倫理道德規範和細緻的法律規則。

由於方法上的不分而造成了對事物無法分類,即黑白領域(對與錯的分辯)和非黑白領域,這樣才變成了萬事萬物白菜蘿蔔。常常是,不僅不分,而是顛倒而來,該規範的共識黑白領域規範不了,不該規範無法共識的領域管得寬。所以,該德不德,管而不服。
回復 (●'◡'●) 2016-12-16 17:19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6 22:22
琴瑟: 不管怎麼講,出家人還是要靠有家人才有活路就是。
謝謝光臨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6 22:25
十路: 【所以萬事萬物沒有對錯只是我們的角度不同,結果不同!】

有對與錯。

建立在認知方法的共識基礎上就可以建立對與錯的判斷標準,即客觀方法,將分析中可以得
博士把酒色財氣用西方的哲學和科學分個對錯,分享一下。
再把上面四個人,四首詩分個對錯,分析對比一下。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6 22:26
(●'◡'●):   
  
回復 十路 2016-12-16 23:18
鬍子太長了: 博士把酒色財氣用西方的哲學和科學分個對錯,分享一下。
再把上面四個人,四首詩分個對錯,分析對比一下。
文章中分析得很好,這是萬事萬物中不屬於僅僅從一個側面去評論對與錯的非黑白事物,但是以此作出邏輯推論到萬事萬物都無法對錯之分只是一種態度和思維方式。不同的思維方式就會得出不同的效果。所以,從個人看到的大量華人網文中,也包括部分書籍中,極少從哲學層面來交流和獨立從具體事件而深入到對錯觀,因為深入分析就會發現自相矛盾的是非標尺,實例很多。 容易到引經據典這一步,再分析就開始變成了吵架,互相 attack,或者互不來哉,或者蘿蔔白菜。建立不起來是非對錯的標準,或是根據政治立場變換是非標尺就是這樣的思維,對萬事萬物的思維,專制制度的教育培養出來的思維方式, more political and emotional than philosophical thinking。 (對不起,一點個人觀察和看法而已。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6 23:37
十路: 文章中分析得很好,這是萬事萬物中不屬於僅僅從一個側面去評論對與錯的非黑白事物,但是以此作出邏輯推論到萬事萬物都無法對錯之分只是一種態度和思維方式。不同
是啊,您有沒有發現,您的特色就是面對任何事情,首先就要用西方哲學和科學思維論對錯?
願意建立一個評判標準?
但事實上論對錯在自然科學領域有一定意義之外,社會和人文的領域,是很難建立統一標準論對錯的。包括您一貫反對的東方哲學觀、和推崇的西方民主觀。
即使科學領域也是在一定時段內,基於人類的科學認知水平基礎上建立的黑白認定標準,也在不斷地被改變。
所以就像您說的西方兩千年的哲學和科學也是在不斷被批判改進,從哲學角度看,終極的標準是沒有的,標準是暫時的,從這個角度講,東方的看似無標準的哲論觀恰恰最具生命力,不過時。
任何人文的,社會的規範標準都是建立在特定文化傳統基礎上的,針對特定群體的具有高度意義的泛文化價值,對不同的族群有相互借鑒參考意義,絕對不會,也不可能採用統一標準。這在社會實踐中具有普遍意義,但同樣不是一個界定標準。
每個人可以選擇價值標準和尺度,來衡量自己面對的一切事務,但更不具普遍意義,所以呢,我通常不會太執著於兩分或三分法看問題,當然,我有自己的有限的世界觀,建立在我有限的認知水平上。
回復 十路 2016-12-16 23:47
鬍子太長了: 是啊,您有沒有發現,您的特色就是面對任何事情,首先就要用西方哲學和科學思維論對錯?
願意建立一個評判標準?
但事實上論對錯在自然科學領域有一定意義之外,
是的,我談的是方法,不是結論,方法不同效果就不同。如果希望有對錯標準,就可以參照尋找對錯共識的方法,如果不需要就算了,繼續蘿蔔白菜哲學觀可以,繼續萬事萬物無對錯的觀點也可以。不需要聽我的,只是能看到我說的理由層面就可以了。最終是個人思維方式的選擇問題。

如果一方面說東方哲學觀,哲學方法好,主觀方法好,一方面又得出萬事萬物無對錯的結論,那麼就用不著尋找共識,區分對錯的範疇和無對錯的範疇,也不用進行對錯教育。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6 23:58
十路: 文章中分析得很好,這是萬事萬物中不屬於僅僅從一個側面去評論對與錯的非黑白事物,但是以此作出邏輯推論到萬事萬物都無法對錯之分只是一種態度和思維方式。不同
我們兩個的相互交流,我認為非常愉快,誤會是有的,但從來沒有相互攻擊,對吧?
我的觀念和您不同的就是,您喜歡把任何主題的討論引向專制和民主的形而上的領域中去,很快就離討論主題遠遠的了。就像這篇文章,在說酒色財氣四種人人面對的生活事,您一回復就到了哲學高度,東西方哲學,科學領域的高度。有耐心的,像我,自誇一下哦,沒問題,有時間就聊一下,如果對方沒時間呢,可能就不會有耐心,討論對吧? 大部分是誤解,不要往心裡去。
回復 十路 2016-12-17 00:09
鬍子太長了: 我們兩個的相互交流,我認為非常愉快,誤會是有的,但從來沒有相互攻擊,對吧?
我的觀念和您不同的就是,您喜歡把任何主題的討論引向專制和民主的形而上的領域中
您注意到我引用的是最後一句話的論點嗎?不必去 generalize 到全文,這樣就可以foucus on 一個論點,再來分析我說的每一句話是否用於支撐我的論點的論據。這樣可能就不累了。

好,謝謝胡兄,我沒有更多的話了。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7 00:13
十路: 是的,我談的是方法,不是結論,方法不同效果就不同。如果希望有對錯標準,就可以參照尋找對錯共識的方法,如果不需要就算了,繼續蘿蔔白菜哲學觀可以,繼續萬事
明白呀,就大眾事件,政治事件等等標準對錯是有一定的衡量標準的,至少是當時階段性的標準,一點錯都沒有。。我同意你的方法論,從來沒否定過的。不過你對我的印象好像是我的觀念是囫圇吞棗,抹殺是非,毫無原則,。事實不是這樣,而且我更沒有試圖去尋找共識,教育什麼人,因為我本身就主張多元化,個人的認知水平,生活經驗,教育背景等等是不一樣的,根本就不可能取得相當接近的共識。。
我覺得您理科專業出身的吧?對一切事物的認知,願意用統一標準,我是學文出身,沒那麼嚴謹。
回復 十路 2016-12-17 00:16
鬍子太長了: 明白呀,就大眾事件,政治事件等等標準對錯是有一定的衡量標準的,至少是當時階段性的標準,一點錯都沒有。。我同意你的方法論,從來沒否定過的。不過你對我的印
為什麼要分析這個觀點呢,因為給教育出了難題,萬事萬物無對錯可分,實際上教育中的對與錯最終依然權力者說了算,政治說了算,主觀說了算,約束不了權力,反過來只能馴服無權者,這種哲學觀已經試驗上千年,延續了上千年,結果是一步步的摧毀了道德。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7 00:18
十路: 您注意到我引用的是最後一句話的論點嗎?不必去 generalize 到全文,這樣就可以foucus on 一個論點,再來分析我說的每一句話是否用於支撐我的論點的論據。這樣可
您嚴密的論證是無懈可擊的,我一直在偷師學習,您不知道吧?
回復 劉小雨 2016-12-17 00:23
位置決定了所思所想
回復 法道濟 2016-12-17 00:25
皇上那首高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7 00:29
十路: 為什麼要分析這個觀點呢,因為給教育出了難題,萬事萬物無對錯可分,實際上教育中的對與錯最終依然權力者說了算,政治說了算,主觀說了算,約束不了權力,反過來
這個觀點我沒說法,或者說不同意,我會有自己的立場和觀點,不受統治者和別人影響,即使身命沒有了,我也不一定會與別人一致。所以,您想想我在道德經那幾篇里的主要觀念就是讀懂原著原作者的本意,自己吸收提高自己的道行修養,而不是用東西方哲學理念和自己的理念去修理道德經和東方文化。這裡也是一樣,酒色財氣,我也能寫四句,跟文中的名人肯定不會一致,相信您寫出來一會不同。。文中並沒有要討論權力的問題。
正因為道德衰敗,才需要從點滴做起,如果直接從哲學高度介入,我是搞教育出身,我知道這樣更不容易讓人接受。所以,建議一般情況下就事論事,到論大事時論大事,可能讓人覺得更親近些。
回復 十路 2016-12-17 00:29
鬍子太長了: 您嚴密的論證是無懈可擊的,我一直在偷師學習,您不知道吧?
不好意思,我就是感覺您的話題內容深(文人深,文字深,文學深),題目有意義才會去想,去學,也去插嘴,謝謝胡君包容。您前天的「居善地」也引起了我的興趣。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7 00:31
劉小雨: 位置決定了所思所想
也寫一首抒發一下?
回復 鬍子太長了 2016-12-17 00:31
法道濟: 皇上那首高
也寫一首抒發一下?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08: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