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天將傾: 德國右翼將重新崛起掌控德國,因為他們的時間已經來臨

作者:無上大魔  於 2016-7-15 04: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4評論

關鍵詞:德國

難民危機將深刻的改變德國的社會和德國的歷史走向。同時,在德國的生活定居的千千萬萬人,包括十數萬華人的命運,也將被改寫。

難民危機將如何深刻的改變德國,我這裡就講四點:

1.  人口

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的數據,德國20至29歲的青年只有1000萬人,德國男性青年大約有500萬人 [11]。

目前來歐洲的難民80%都是19歲至30歲的男性青年[1],來德國的敘利亞難民80%都是18至30歲的青年男性[2]。

2015年至少110萬難民來到德國 [3] (實際數據很可能更高,因為有很多難民還沒有登記)。也就是說,僅僅去年來的男性穆斯林青年就相當於德國男性青年的五分之一左右。

因此,德國的青年人口將因為難民的移入得到極大的變化。而男女人數嚴重失衡這一現象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使得社會動蕩不寧。  

2.    德國各級政府的財政支出


為了克服難民危機,德國聯邦政府決定到2020年花費936億歐元來融入難民[4]。而聯邦政府只承擔難民開支中40%的費用,其他60%分別以各州和地方政府 財政承受。也就是說,到2020,德國各級政府起碼要花2000億歐元安置難民,而這筆資金數目是最樂觀的計算,因為前提是55%的難民在近幾年內能就 業。

弗賴堡大學經濟學家Bernd Raffelhüschen 教授對難民成本進行了計算。按照他的計算,為難民財政支出對德國納稅人所造成的總負擔高達每年170億歐元。假設難民在6年之內可以找到工作,難民所帶來 的長期財務負擔甚至高達9000億歐元[5]。而這按照Bernd Raffelhüschen的說法,還是一個十分樂觀的計算。由於德國的稅制,聯邦政府的財政狀態最佳,州政府次之,而地方政府的財政往往最差。

而德國老百姓的公共福利和服務絕大多數來自地方政府和州政府。例如警察,中小學教師大多是州政府公務員和僱員。目前很多州政府50%以上的財政支出是為了養龐大的公務員和僱員隊伍。而德國各級政府為了克服難民危機將大規模聘請公務員和僱員。德國的官僚系統將極大膨脹,公共財政也將大幅惡化。

最終,德國要麼大幅徵稅,要麼負債,沒有其他路可走。老百姓的負擔也將越發沉重。同時老百姓獲得的公共福利和服務將愈發變差。


3. 治安

按照巴符州警方公布的數據,難民的犯罪率是本地人的四倍以上[6]。大量低素質難民的湧入必將加劇治安問題。而治安問題首當其衝的就是尚有點積蓄,但卻無力有效保護自己的中產階級。


4. 宗教文化和民族衝突



Karin Kneissl是奧地利阿拉伯學,曾經在敘利亞留學,成為奧地利外交官后更在阿拉伯世界居住過多年。

所以此人是個阿拉伯通。

Kneissl曾在奧地利媒體透露以下信息 [1]:

1. 難民潮的一大原因是阿拉伯國家的人口爆炸。三十年來阿拉伯世界的人口翻了一倍!僅僅敘利亞人口就從九百多萬狂增到兩千兩百多萬人。
阿拉伯國家失業率非常高,特別是年輕人很難找到工作,找不到工作就買不起房,買不起房就找不到老婆。這引起了很大的社會問題,成為眾多阿拉伯國家革命的導火線。

而就是這些阿拉伯年輕人,這次數以百萬計湧向德國,為的就是尋求更高的社會地位,尋求財富,房子,有了這些才能有女人有前途。

2.大多來歐洲的難民對於他們在歐洲的未來抱有完全不實際的幻想。他們以為來了德國和歐洲就能擁有更高的社會地位,有別墅有車有女人。
Kneissl 親自照顧的幾個敘利亞難民甚至一到奧地利就想讓Kneissl給他們找合適的別墅,讓他們再把整個家族接過來。她認識的這幾個敘利亞人到奧地利,對這個國家一點不了解,卻堅信他們能在奧地利馬上有房有車。

3. 敘利亞的學校基本上不教外語。所以絕大多數敘利亞人應該連英語都不怎麼會,更別說德語了。

4. 20多年前世俗化的敘利亞人主導敘利亞社會。而目前世俗化的敘利亞人只佔敘利亞人的極少數。對於絕大多數敘利亞人來說,宗教對所有行為和思想起絕對性作用。

此外,德國乃至當今世界知名的伊斯蘭學者,身為哥廷根大學教授的Bassam Tibi最近也指出 [7]:

1.        他在過去一年半和數千在德國的敘利亞難民談過話。他發現,絕大多數敘利亞難民都是農村來的人。他也沒看到過一個高素質的敘利亞難民。
2.        他說對於一個穆斯林來說,雖然穆斯林可以暫時在一個非穆斯林國家生活。但穆斯林根據伊斯蘭法絕對不能臣服一個非穆斯林。
3.        在德國所有穆斯林當中只有5到10%的人過著西化,世俗化的生活,絕大多數穆斯林都保留了他們原有的思維方式,生活習慣和信仰。


從這些信息中我可以稍作分析。

當今的德國已經不是六十年代的德國。當初西德在六十年代引進大量文化素質低的土耳其勞工,是因為當時德國的工業占整個國民經濟的比例特別大,西德當時也能提供大量工業界的低素質崗位。由此,即使土耳其勞工不會德語,也能在西德就業。

而 當今之德國,工業占整個國民經濟的比例雖然比起其他發達西方國家算是高的,但是遠遠比不上六十年代的西德,而相反德國目前的空缺工作崗位大多來自服務界。 而恰恰是服務界要求較高的德語和專業水平。即便是工業界,隨著自動化的迅速發展,無需德語能力和專業技能的低素質崗位也大大減少。

再者,當年之西德是在經濟迅速發展時。而目前的德國經濟增長率只能維持一個很低的水平,德國本國已經近八百萬人沒有工作或靠工作養不活自己所以靠政府社會救濟(Hartz 4)維持生活。

因此可以幾乎肯定的說,絕大多數難民在德國很長時間內都找不到工作。而大多數難民英語都不怎麼會,文憑也不高,要他們學會極難的德語,並以此找工作,基本上是很難實現的。根據德國勞工局的信息,80%的難民失業者沒有任何正式職業技能[8]。


工業界也只能吸收一小部分難民。根據最近的消息,德國最大的30個DAX企業擁有350萬員工,但至今只能雇傭54個難民,其中50個人還在德國郵局裡面[9]。

由此不難看到, 絕大多數難民來德國的陶金夢只能破滅。

德國的社會救濟目前只能維持溫飽水平,未來隨著失業率的急劇增長,德國針對難民和長期失業者的社會福利基本不可能大幅提高。即使 難民找到工作,絕大多數也只能維持溫飽水平,不可能大幅提高自己的社會地位,更沒錢買房。另外數百萬年輕男性難民到了德國,因為男女比例嚴重不平衡,多數 也娶不到德國本地的女人的話,怨氣只會爆增。

所以數百萬難民對德國社會的不滿只會增加,在德國廣泛的騷亂不可能避免。既然大多數敘利亞人的宗教意識根深蒂固,那麼他們融入極端世俗化的德國只會是一些德國政客的空夢。

隨著百萬難民入境,德國的仇外思想將無可避免的抬頭。以後難民的形象將在相當程度代表著外國移民的形象。穆斯林,低學歷,高失業率,濫用福利,歧視婦女等等特徵將變成"移民"在很多德國人心裡中的典型形象。

數百萬不會德語的低素質移民的湧入也必將導致龐大的平行社會的出現。以後無論是眾多移民,還是德國本地人,將更加排外並封閉。隨著民族矛盾的加劇,德國各個族群必將自我封閉化。

另一方面,數百萬低學歷的的難民的湧入將加劇德國底層的競爭,德國底層的收入因此會被擠壓拉低,德國底層的失業率也會升高。

再強調一下,德國不是全民富裕的國家。德國本國有八百萬沒有國家救濟就吃不飽飯的居民。隨著數百萬難民長久性進入德國的福利體制,德國的國家財政肯定不堪負重。另一方面德國底層和難民的資源爭奪和尖銳矛盾也會愈發嚴重。


此外,研究指出,福利越好的民主國家,它的民族成分越單一,它的主體民族占的比例越高[
10]。就如歐洲福利最好的國家,如北歐諸國,以前的聯邦德國基本上都是單一民族國家。

人性本自私。人和人之間的血緣關係越遠,人的互助意願就越低。家庭之間如此,放大到社會之間,國家之間其實亦是同樣道理。

之所以德國和北歐諸國能維持高福利制度,經濟發展水平固然重要,而另一個很大的原因則是因為這些國家的民族成分的高度單一。

而美國之所以不是福利國家,很大的原因則是美國是個多民族國家,民族成分特別雜。


民族感情這是根深蒂固的,多數德國人能理解並贊同援助自己經濟困難的同族同胞,因為他們同為德意志人。

我記得以前我在德國中學上歷史課時,我問我老師為什麼西德政府會大力援助處於敵對陣營的東德,他說因為這些都是同胞(Landsleute),都是我們的 兄弟。我 還記得不久前有德國官員對我說,90年代數百萬前蘇聯德意志人 (Aussiedler, Spätaussiedler) 移民德國,德國政府為他們蓋房子,給他們經濟上補助,這個他能理解,畢竟這些都是德意志人,幫助他們是一個國家的任務(nationaler Auftrag)。但他完全不能理解這樣慷慨援助現在湧入德國的百萬難民。事實上當初數百萬前蘇聯德裔的到來在德國社會確實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彈。

我認為,很多德國人即使面上不說,但心中基本上都是這個想法,即: 幫助一定數目的難民可以,但要我們像當初幫助同胞一樣無償幫助數百萬異族人,我們做不到。


所以可以預見的是,隨著數以百萬計的難民移民德國,大多數德國上層和中層將失去對目前的德式慷慨的福利制度的支持。

所以德國的福利國家模式也必然走到一條死路。一方面德國上層和中層由於底層的民族成分分化而越來越喪失對福利制度的支持度。另一方面德國需要社會救濟的人群卻會劇增,而國家的財政負擔也會更緊迫。所以德國未來將面臨極為嚴峻的社會分配矛盾。

一旦德國現有的慷慨的社會體制無法維持,那麼社會嚴重的動蕩都會發生。

在德國這樣的社會發展大背景下,右翼的崛起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人 口男女性別失衡導致性侵的不斷發生,德國各級政府的財政支出的負重不堪導致無法為本國人民提供足夠的福利和投資,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帶來的極端的宗教觀,民 族文化差異和德國基督教世俗化社會的衝突,以及德國福利體系的潰敗,都將不斷的催發右翼思潮,都是右翼思想壯大的土壤。

因此,德國離右翼全面掌權其實只是個時間問題。錯誤的難民以及移民政策造成的社會撕裂和問題已經無法逆轉。這是德國社會的大趨勢。德國的右翼即將崛起,並最終掌控德國,因為他們的時間已經來臨。




[1]
http://diepresse.com/home/politik/aussenpolitik/4835187/Fluchtlinge_Der-lange-Marsch-der-jungen-Maenner
[2]
http://www.faz.net/aktuell/politik/fluechtlingskrise/syrische-fluechtlinge-sie-wollen-nicht-mehr-kaempfen-13862432.html
[3]
http://www.welt.de/politik/deutschland/article150678614/1-1-Millionen-Fluechtlinge-kamen-2015-nach-Deutschland.html
[4]
http://www.spiegel.de/spiegel/vorab/bund-zahlt-rund-93-6-milliarden-euro-fuer-fluechtlinge-bis-2020-a-1092237.html
[5]
http://www.welt.de/wirtschaft/article149234485/Fluechtlingskrise-koennte-fast-eine-Billion-Euro-kosten.html
[6]
http://www.stuttgarter-nachrichten.de/inhalt.debatte-fluechtlinge-polizei-frustriert-ueber-schutz-fuer-straftaeter.a972c622-d185-4a2e-a7df-84447ff9733a.html
[7]
http://www.welt.de/debatte/article156781355/Deutschland-ist-immer-noch-kein-normales-Land.html
[8]
https://assets.jungefreiheit.de/2015/10/BA-TOP_3_1_02.pdf
[9]
http://www.faz.net/aktuell/wirtschaft/unternehmen/welcher-konzern-stellte-fluechtlinge-ein-14322168.html
[10]
http://www.welt.de/wirtschaft/article148559942/Die-Fluechtlingskrise-stellt-die-soziale-Frage-neu.html
[11]
http://www.bpb.de/wissen/X39RH6,0,0,Bev%F6lkerung_nach_Altersgruppen_und_Geschlecht.html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jinbaicao 2016-7-15 10:45
右翼不是納粹,左翼不是共產黨,就沒有那麼可怕
回復 評評灌灌 2016-7-15 23:56
我感到難過的是,
"一方面德國上層和中層由於底層的民族成分分化而越來越喪失對福利制度的支持度。另一方面德國需要社會救濟的人群卻會劇增,而國家的財政負擔也會更緊迫。所以德國未來將面臨極為嚴峻的社會分配矛盾。"

回復 評評灌灌 2016-7-16 00:04
"難民潮的一大原因是阿拉伯國家的人口爆炸。"



印象中,就加拿大和美國所見到的有限的一些地方,阿拉伯裔的移民的生育率在移民中似乎也是較高.
但願能讀到有關文章及破解貧窮之道.
回復 qxw66 2016-7-16 08:51
找工作,租房子,男人都不大受歡迎。。。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4 05: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