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非洲一百五十

作者:wlr谷石  於 2018-8-16 14: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6評論

第二天上午,我開始打電話,把好消息告訴每個人,並通知下午開會。李同力最積極,十一點不到就跑過來,然後去附近幾個工地轉一圈,回來還特意拿著相關文件看了半天,最後舉著地塊的示意圖拍照留念。
下午三點開會,東方飯店的客人不多,影倩也準時趕到。大家都很興奮,七嘴八舌,東一榔頭西一棒槌,想到什麼說什麼。崔茜馬上提醒一個一個發言,然後根據記錄逐條討論,會議流程才恢復正常。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失,直到我俯身撿起掉在地上的筆時,才發現蘇靜娥已悄悄將茶歇送了進來。抬手看看錶,已經過去兩個小時,趁斯特林講話的空隙,我趕緊順勢提議大家歇一會。
加霍來端著一杯咖啡扶著腰走過來,「謝夫,腰很疼,你要是不提醒,都不知道過去兩個小時了。」
「呵呵,是啊,我也腰疼。」我笑著拍拍他,「最近怎麼樣?」
「很好,生意發展順利,有時間請您去我的公司參觀。」
「好,有時間我過去看看。」
「還有,謝夫,這個地產項目建成以後我想把公司總部移過去,您看行不行?」
「那當然好!你也是這個項目的投資人,當然可以。」
「你是第一個客戶。」李同力走過來,「不過,我建議要有一個規則,項目投資者租房應該怎麼辦。」
「這個自然,」加霍來點頭,「就按市場統一定價收取租金提供服務。」
「不如這樣,」李同力再次開口,「對投資者可以給一個內部的低價,具體多少等會或以後大家討論后投票決定……最好有些限制條件,比如只能用一次,租用面積或者位置有要求等等。」
「這是個好主意。」斯特林也湊過來,「投資者除了有現在的分紅辦法,還應該有更多詳細的協議。」
「謝謝您的贊同!」李同力笑著。
「好,那我們開始吧。」看著大家休息時心思還在這個項目上,我乾脆提議繼續。
會議一直持續到天黑,影倩崔西讓蘇靜娥準備了自助餐。我臨時起意,派車把加霍來和斯特林的女友也接過來。有了幾位女士的加入,才總算把大家話題從項目上拽開。
我是又餓又累,簡單跟其他人客套幾句,趕緊找來一個盛莎拉的小盆子,滿滿地挖幾勺蛋炒飯,又澆上土豆濃湯,就近找個座位坐下,低著頭不歇氣地往嘴裡扒拉。
李同力似乎不餓,簡單拿了些食物就開始四處轉,和每個人都很熱絡地聊幾句,最後走過來做到我身邊。
「看來你今天真是累壞了,吃這麼多……這是什麼?」他問。
「哦,……豬食,」我笑著抬頭看看他,「影……崔茜給起的名字,蛋炒飯澆上土豆濃湯。」
「呵呵,好名字!」
「呵呵,吃飽就行,管它看起來什麼樣。」我擦擦嘴,「國內告狀的事有沒有新消息?」
「沒什麼,一切正常。」
「沒消息不能說一切正常吧?」我有些疑惑。
「是這樣,」李同力放下飲料,「省公司有好幾個正副職領導,省里還有計委的領導……我問過王總,他只說已經和領導談過,應該沒什麼。有時候,沒消息就是好消息。」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最好還是能儘快解決。」
「能儘快解決當然好,但估計這事要拖一段時間。你想,上面這些領導各有各的利益,就算有的領導願意立刻了結,其他人也不一定,而且,我們公司正在發展,效益快速增長,把這個事留著,隨時可以提醒一下王總,還能不停地得到好處,為什麼要立刻結束?」
「噢,有道理,這就是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時時刻刻懸在頭上。」
「哦……是這個意思,」李同力點頭,「但沒那麼厲害。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王總沒多說,我猜的。」
「真複雜!」我搖搖頭。
「中國人的事,從來都是很複雜。上次王文革的事,家屬本來已同意拿二十萬,結果簽字以後又變卦,堅決要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最後拿走五十五萬多。不過我建議王總在協議上加了兩條。一是這是最終協議,不得再變,二是如果王文革活著回來,這筆錢必須退回。本來就可能是他擅自離開,公司不應該負全部責任。」
「哦,是這樣啊……」我費力的咽下兩口唾沫,下定了決心,「後來我見過王文革……」
「嗯?」李同力目光聚攏,眼睛睜大,「怎麼回事?」
「戰爭結束以後,你們回來前,我見過他……」我把事情經過告訴他,但略去了我也參與過戰爭的內容。
「你……這樣,」聽完以後,李同力蹙眉沉思片刻,「這件事不要再提,和我也沒講過,千萬記住!不要再提這件事,千萬記住!」
「哦,好好!」我慌張地點點頭,心裡有些後悔告訴他這事。
「等會這樣,你開車送我回去,路上再談談,然後你再回來。」李同力繼續說,眉頭依然緊鎖。
去工地的路上,李同力坐在旁邊,用提問的方式把事情的經過又聽一遍,我邊開車邊努力回憶完善著細節。
「在這停。」離工地大門還有大概四五百米,李同力讓我停車,然後深深地吸氣屏住呼吸,目光幽幽地望著前方,好一會後才長長地呼出來,「反覆考慮,這事還是不能講。」
「嗯,我知道。」我扭過上身來對他認真地點點頭,「如果家屬知道消息,一定會堅決要求找人,那樣更麻煩,不知拖到什麼時候……我覺得消息可以保密,但我們還是應該做些什麼,至少應該繼續尋找,活要見人……最好有個確切的結果。」
李同力把臉重新轉向前方,皺著眉頭依舊沉默。
「這樣吧,我來找,看看能不能有消息。」見他良久不語,我開口建議。
「……也好。」李同力點頭,「通過你在政府的朋友,畢竟這是他們的國家,我們的能力有限。」
「好!沒問題。」
「先這樣決定。」他放鬆下來,「太晚了,不留你。車我開進去,你直接上後面的車回去吧。」
「好,」我開始解安全帶,「找王文革的事明天就開始辦。」
「不不,」李同力搖手阻止,「……我的意思是先不要搞得很多人都知道。國內現在有人告狀,咱們這再傳出這個消息,有人可能會趁機做文章。」
「哦……對!」我心裡很佩服他思慮的周全,「我會小心,不讓無關的人知道,尤其是中國人,只有你我知道。你想得真周到!」
「趕緊回去吧,別讓美國妞等急了。」他笑起來。
回到東方飯店,門口的章目告訴我兩位女士還在房間等著,我把車停好,加快步伐走進影倩住的別墅。
「還不去休息,等我幹嘛?」走進樓下的客廳,兩個女人已經卸妝換過衣服,正和蘇靜娥一起擠在沙發上看電視。
「手機和槍都沒帶,怎麼這樣慌張!」三人起身,影倩先開口。
「哦,走的匆忙,忘了,謝謝!」我對接過車鑰匙的蘇靜娥點頭,「你趕緊下班吧,很晚了。」
「什麼叫下班?」影倩抬眼看著我,「靜娥是來陪著我們說話的。」
「哦哦,對不起!」我意識到說錯了,立刻道歉,「要是基德不回家,晚上你就住在這邊。」
「這還差不多。」影倩笑起來。
「謝謝先生!基德很快就回來了。」蘇靜娥也微笑著。
「他現在忙,要注意身體。那天半夜還碰見他在外面查哨,以後這事交給下屬,沒必要親自做。」我準備走到沙發邊坐下,突然想到還沒洗手洗臉,馬上停住腳步。
「是,先生,他和我講過,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有時候睡不著就去看看。」
「你不也是一樣?」影倩眼睛看著我,燈光下的表情明艷而嬌媚。
「呵呵!是是,也是有些不放心。」我有些不自在,胡亂地向盥洗室擺擺手,「……我去洗洗。」然後轉身就走。
「姐姐,他害羞,臉紅……」快到門口時,身後傳來崔茜帶著笑意,刻意壓低的聲音。
我趕緊走到鏡子前,先接兩捧水拍到臉上,然後抬頭仔細看看自己。還好,本來就黑,臉上雖然有些熱,但不大能看見。
從裡面出來,蘇靜娥已經不見。我在兩個女人的目光中努力保持著鎮靜,工工整整地坐進旁邊的單人沙發里。
「離那麼遠幹什麼?坐過來!」影倩拉著崔茜也坐到正中長沙發上。
「哦,好。」我起身來到兩人旁邊,規規矩矩地保持著適當的距離。
「臨時改變,你今晚開始在這裡,一個星期。」影倩說。
「嗯,怎麼了?」我沒弄明白,伸頭看看另一側的崔茜。
「她身體不好。」影倩代為回答。
「要不要去醫院?」我腰腿繃緊,準備站起來,「找中國醫療隊的……」
「不是不好,也不要去醫院,是那個……姐姐,叫什麼來著?」崔茜忘詞,向影倩求助,卻沒立刻得到答案,正要換成英文,又突然想到了,「是經……經……哦,是月經。」
「噢,不是算好的嘛,怎麼突然會這樣?」我還是有些擔心。
「你媽就是醫生,姜……那個也是,這個都不知道!」影倩低頭看著我放在膝蓋上的手,語氣有些嗔怪。
「很少,有時候會不準確,沒關係,不是生病。」小丫頭跟著解釋。
「哦,那就好。」 我點點頭,看看影倩,「那個,下午莫佳娜打來電話,明天上午迪恩要見面,沒說什麼事。」
「哦,好,明天早上準備西裝,穿那套淺色的。」影倩點頭,手裡擺弄著孩子們的幾件衣服。
「穿深色的那套吧。」我給三個人的杯子里重新倒上茶。
「淺色的你就穿過一回,不能總是深色的,聽我的。」影倩頭也不抬。
「那件灰色的顏色不是淺,」小丫頭放下杯子插話說,「穿上也很帥。」
「就是,那種灰色不算淺,我知道你喜歡深色的,特意挑了顏色偏深的,做出來不穿浪費了。」影倩抬眼看看我,「回來以後給你理髮。」
「哈哈!」崔茜調皮地笑出聲來,「姐姐,我等著看你的第一次。」
「行。」影倩也笑,起身放好手裡的衣服,我趁機向小丫頭做個鬼臉。
「哈哈,我走了,你們晚安!」崔茜站起來。
「立強送過去,小強呢?」影倩扭頭找狗,然後抬手指著要走的小丫頭,「去!去!跟著。」

送到崔茜后回來,客廳里已經只剩下一盞昏黃的落地燈還亮著。影倩坐在燈下,手邊放著孩子們的書包。
「不看電視了?」我問。
「明天都有事,早點休息。一開始看到國內的節目,很親切,這兩天膩了,還那樣,沒意思。」
「好,」我上前環住她的腰,「今晚繼續。」
「不行,」影倩快走一步從我懷裡出來,「太多會傷身體,今晚不行……咱倆說說話。」
「哦,真失望啊!……那就這樣吧。我來伺候太太更衣。」
躺到床上,影倩關了燈依偎到身旁,額頭貼著我的面頰,「說說話……」
「嗯,說什麼?」
「都行……」
「光想著晚上要開運動會,沒想到是卧談會,容我想想……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律呂調陽。寒來暑往,秋收冬藏。……玉出昆岡,縱千里,橫八荒。」我掰著影倩細潤的手指信口胡謅,「那時候我爸媽的單位搬家,從東北搬到南方的海濱。我爸後來是留守的負責人,最後一個暑假,應屆學員都已畢業,設備也運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一個高炮連和一套岸導裝備,因為畢業班要用。」
「什麼是岸導?」影倩問。
「按到就是把你撲倒,然後做愛。我寫到圍城時和崔茜的事,有網友就催我趕緊撲倒……哎呦。」耳垂被影倩抬頭咬住,我本能地想躲,但還是忍住沒動。
「有天下大暴雨,爸爸中午飯都沒回家吃。打電話來說車場和炮場都被淹了,正在搶險。晚上十一點多回來洗洗,倒頭就睡,第二天又早早出門,然後一天一夜沒回來。我媽去看了看,也沒和我們講什麼。第四天早上被輛十個輪子的炮車送回來,光腳卷著褲腿,兩腳爛泥,皮鞋帽子和上衣都掛在手上,白背心和臉上頭上都是黑泥點子。右手拎著一隻綠色的鐵桶,臉上神采飛揚,進門就從床底下拽出我們小時候洗澡用的鋁盆,嘩啦倒出來一桶活蹦亂跳的魚。」
「哈哈,哪來的?」影倩笑起來。
「炮場和車場里有條小河,平日只有很少的水。下大雨把圍牆沖毀,旁邊村子房倒屋塌,魚塘也漫了。部隊分出一半的人去幫著村裡救災,這邊築起堤壩擋水,防止再淹了炮場。沒想到那條小河不爭氣,水一大,整個給淤死了。我爸把炮場給指揮儀和雷達用的發電車開出來,搬出倉庫里所有的三台水泵抽水。抽到第二天半夜感覺不對勁,怎麼車場積水的大小坑窪里不停地有魚在往外蹦。反應過來以後第二天趕緊派人通知村長。村裡的人保命都來不及,哪有功夫管這些魚!所以村長大手一揮說:『你們撈走吃吧,平時經常幫忙,就算我們擁軍了。』」
影倩咯咯地笑,伸手捏住我的嘴唇,邊晃邊說:「誰給你生了這麼張油嘴?」
「呵呵,」我扭頭躲開她的手,「這下輪到我爸發愁了。按理說不能拿群眾一針一線,可這些魚食堂的大冰櫃也放不下。留些水這樣養著,再來場雨可不是鬧著玩的,再說總共就剩下一百多個幹部戰士,吃都來不及吃,這要臭在車場里,弄不好還得我媽的衛生隊出動進行防疫。一開始有幾個戰士拿著竹竿釣魚,我爸在旁邊呆看了片刻,索性重新啟動電源車,又從其他地方借來幾台水泵。除去值班警戒的,調來所有戰鬥人員,大家背心褲衩,或盆或桶,都下河摸魚去。汽車連開來兩輛小嘎斯和一輛炮車,把所有平時保養用的桶都洗乾淨,先送食堂,接著一車一車,家屬區里所有沒走的每家一桶。一時間,烈日下水波蕩漾的偌大車場里百十個小夥子成散兵線展開,水花飛濺,人喊魚跳,亂成一鍋粥,簡直鬧翻了天。」
「你爸也下去了?」
「怎麼能不下?他是最高指揮,哪能不身先士卒。呵呵,其實是因為其他人都不大會抓魚,他從小就在江南的水塘河溝邊長大,黃鱔都能徒手抓。不過後來在水深的地方摸到一條大魚,離岸邊太遠,他沒法立刻扔到乾地上,結果魚使勁掙扎跑掉了,他膝蓋被拍中一尾巴,疼了好幾天。就是想逞能,等水抽干再抓,跑都沒處跑,真夠調皮的!」
「不能這麼講長輩!」影倩輕輕拍我。
「沒事,他事後自己也這麼講。」我握住她的手,「這事主要是沒想到。平常都是軍裝筆挺,皮鞋鋥亮,腰桿拔得筆直,在橫成排豎成列的方陣前威嚴挺立,在家看電視的時候都挺嚴肅。突然有一天短褲背心,滿臉滿身的泥巴,還咧嘴對著我媽……傻笑,呵呵,反差太巨大。」
「聽你這麼說……為什麼最後你家要離開部隊?」
「不是我爸要離開。本來準備去院辦的,然後再升一級,到副師就可以不用離開部隊了。沒想到院長調北京海司,好像是哪個部的副部長,沒實權了。然後從外面調來一個新院長。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和所有的系以上幹部談話,告訴我爸,要麼去當教員,要麼離開部隊。我爸一生氣,就走了。」
「其實沒什麼?爸爸現在不也挺好。」
「那是現在,你不知道剛剛回來的時候,只是辦公室的副主任,分配的房子是一室一廳,從單位回家,公交車要近三個小時。我妹的學校離他的辦公室近,父女倆在一個三人的辦公室里臨時拉上帘子,晚上搬開辦公桌才能把摺疊床擺上,也沒空調,只能用電爐做飯。我放假時去看過……沒敢說什麼,心裡不是滋味……」
「現在不是很好了嗎,現在不是好了嗎!」影倩張開手捧住我的臉,溫熱柔軟的嘴唇輕輕摩挲著我的臉頰和脖子。
「嗯……嗯,後來換屆選舉的時候,他非常緊張。我家親戚少,又是剛剛年轉業,當兵在外多年,也沒什麼人脈基礎。其他候選人都上下活動,認親敘舊。他只能多走動,混個面熟,見人勤陪著點笑臉,其他什麼也沒做。當天排隊領選票時,有個頭髮花白的代表突然從後面拍他肩膀,接著大聲說:『這麼好的幹部,為什麼不投自己一票?』到今天他都沒能想起來那人是誰,到今天他仍然念念不忘那人的提醒。本來他還想發揚下風格,投其他候選人一票呢!」
「後來比別人多多少票?」
「大概不到五票吧,我記不清了。」
「不講這些,太緊張。」她起身上廁所,回來時用溫熱的毛巾給我擦擦臉,「等會兒講個輕鬆的。」
「講講東北下雪吧。」等影倩回來重新鑽進懷裡,我摟住她繼續,在黑暗中輕輕捻搓著那頭長發,「一開始滿天的彤雲密布,黃昏時已經可以聞到下雪的味道。我小學時寫過一篇作文,用上了書里看到的句子,玉樹瓊花、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等等,被老師當做範文在語文課上朗讀,得意得不行。」
「別再吹牛,不然又興奮了,繼續講下雪。」
「哦,開始時是零星的雪片,大大的,醒目地從空中落下來,飄到地上就化成一塊黑色的濕斑。這時候常常還有些風,那雪花扭啊扭啊,還沒看夠就落地了。接著一小群一小群的雪花來了,在風裡像成群結隊的白色精靈小鳥,呼啦一下落到那,呼啦一下又落到這。和人相遇時,還會用它冰涼的翅膀頑皮地掃一下你的額頭。……地面漸漸變成黑色,腳下已經有濕粘的聲音。後來風停了,雪花越來越密,天地蒼茫。我喜歡吃過晚飯後關燈趴在窗前,看已經變白的地面、牆頭、樹杈;看闖入燈光中飛舞的雪片,一片片,……一片片,密密地越積越多……」
也許是白天太累了,我在影倩溫暖的纏繞下漸漸迷糊,感覺到她拉平睡衣,又把手伸進衣服里摟著我的腰,卻動彈不得,堅持片刻以後,只能放棄,任自己沉入夢鄉。
不知過去多久,混沌中一個聲音在喊我的名字。
「立強,立強!醒醒!」
「啊?哦……做夢了。」我睜開眼,嘴裡甜甜的,稍醒片刻後起身去上廁所。
「做什麼好夢?笑得那麼得意。」回來剛躺下,影倩迫不及待擠到身邊問。
「嗯,好夢。……還困,明早再跟你講。」
「……不行!把我吵醒了,現在就講。」她撒嬌地擠晃著我。
「好像……你是那個學習最好,又最漂亮的女生。班裡很多男生都喜歡你。……好像是在上機,我偷偷地玩遊戲……老師身後的投影幕布上突然出現我的屏幕。我慌了,趕緊想關掉,可是按什麼鍵都不行。老師發現了,站起來問是誰在玩遊戲,我當然不敢承認。嗯……,後來老師說都把機器關了,不再上課,我就鼓足勇氣站起來,承認是自己乾的。所有人都很驚訝地回頭看著我,包括你,老師好象也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辦了。然後就是在食堂打飯,你在前面,我只能看著你的背影,心想這下完了,幹壞事被你……在現場看到,別想再追你,沒想到你卻突然回頭對我笑。」
「然後你就笑醒了?」
「沒有。然後不知道在哪裡,你被個男的抓住,周圍都是警察,都不敢動。我衝上去一拳把他打跑,把你救出來。然後是運動會,我正在準備比賽喝酒,老師過來告訴我對手非常能喝,要領先喝完第一瓶,在氣勢上壓倒他。……你的比賽贏了,突然跑過來站到我身邊,告訴我要加油,一定能贏!然後熱烈地看著我,對手看見你這樣,眼神立刻慌亂了,周圍的男生都對我露出狼一樣兇狠的目光。我很得意,對你笑……就笑醒了。」
「臭美,誰對你笑!」
「哦,你對我笑……」我感覺她打了個哈欠,騰出一隻手輕輕拉好她身後的被角。
「睡吧,……早起。」影倩含混不清地咕噥一句,又把臉埋進我的頸窩裡。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wlr谷石 2018-8-16 16:53
楚雖三戶: 長篇連載啊!佩服!
謝謝關注!
寫得慢,又不太了解寫作,只能老老實實地按自己的想法寫。
謝謝您的鼓勵!很高興您喜歡!
谷石
回復 wlr谷石 2018-8-17 20:12
楚雖三戶: 貴在真實,文筆只是輔助而已。
多謝指教!
谷石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8-9-7 15:31
加油哦!
回復 曾經以為的凝視 2018-9-12 03:00
小說什麼時候出版?
回復 wlr谷石 2018-9-15 21:43
ChineseInvest88: 加油哦!
收到,加油!
謝謝鼓勵!
谷石
回復 wlr谷石 2018-9-15 21:44
曾經以為的凝視: 小說什麼時候出版?
這個真不知道,還沒寫完呢。
謝謝關注!
谷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lr谷石最受歡迎的博文
  1. 在非洲8 [2014/07]
  2. 在非洲1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書(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4 [2014/07]
  10.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1. 在非洲3 [2014/07]
  12. 在非洲27 [2014/07]
  13. 我一開始以為這只是日誌 [2014/07]
  14. 在非洲101 [2015/04]
  15. 在非洲24 [2014/07]
  16. 警方給出崑山反殺的處理決定,黑社會怎麼想? [2018/09]
  17. 漁村雪夜 [2014/07]
  18. 在非洲107 [2015/10]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1 07: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