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非洲一百四十三

作者:wlr谷石  於 2017-11-6 21:2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10評論

您好謝夫,抱歉這麼晚還打擾您!」拉莫很快接起電話,「上午您是不是拿槍指著一個開車的人?」
「是,這傢伙太無禮,差點撞上……怎麼,他報案了?」我問。
「嗯,是這樣的,謝夫。」拉莫聲音變小,似乎有些猶豫,「我還是過去和您面談吧。」
「不用不用。」我趕緊阻止他,「這麼晚了,別再跑來跑去。你說吧,是不是要逮捕我?我過去找你。」
「不是,謝夫,沒那麼嚴重。您是特批持槍,也沒有造成後果……只是有人報案,警察就要調查,所以我打電話向您詢問情況。」
「哦,好的。」我向凍結在水裡的崔茜擺擺手,「你是不是要做一份筆錄?」
「是的,謝夫。現在太晚了,我明天去找您做筆錄。」
「不用,你等我一下,我現在就過去。」
「不要不要,謝夫,還是我明天去找您。」
「這樣吧,警察就應該按法律程序辦案。你告訴我找誰,明天上午十點,準時到……你別說了,就這樣定下來……嗯,我記住了,沒關係沒關係!給您添麻煩了,對不起!……好,再見。」
「明天你要去警察局?」小丫頭已經靠過來。
「是,只是去做個筆錄,講一下情況。」
「我去告訴姐姐。」她嘩啦一聲竄上岸,披上浴巾,來不及穿鞋,撒腿就跑。

第二天上午,影倩崔西一直跟到警察局院子里。停好車后又一再叮囑:如果有問題就高聲呼喊,她們會立刻衝進去。我看著兩個女人認真的表情,既感動又無奈,只能滿口答應。
警察非常恭敬,首先告訴我拉莫已經兩次鄭重地指示他們一定要把事情辦好,隨後警局的兩個負責人開始做詢問筆錄。我看看周圍筆直正坐的七八個警察,感覺怎麼不像是在做筆錄,倒似是在給他們開會。
片刻以後,拉莫帶著下屬匆匆趕來打斷流程,所有人趕緊站起來敬禮。等重新坐下,我把允許持槍的相關證件遞給那警察,他立刻起立,雙手接住,匆匆掃了一眼,彷彿上面的內容讓人很害怕,馬上就跳到下個問題。
「安德魯,」拉莫打斷他,「你應該先驗證證件真偽,然後再提問。」
「對對!」我頻頻點頭,「拉莫先生提示得對!不必緊張,雖然你們的首長已經特別指示過,但他沒有說要改變規則,所以請按規定的流程辦。」
「是是,謝夫。」辦事的警察重新拿起證件。
被我用槍指著的那個司機並沒有說實話。他告訴警察只是因為剎車稍微急了一些,引起跟在後面的我不滿,下車理論時他根本不明白怎麼回事,沒有立刻道歉,然後我就掏出槍來指著他。
我很憤怒,但忍住沒有發作。因為警察只是按程序調查,並沒有採信任何一方的陳訴。
事情講完以後,房間里一時陷入沉默,拉莫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我深吸一口氣,決定不讓他為難,「拉莫先生,現在看來,兩個人的口供完全不一致。這樣吧,你們現在就逮捕我,然後,按程序提起訴訟,我和那傢伙法庭上見。」
「逮捕您……」為首的警察看看拉莫,「目前沒有必要,只是現階段請您不要離境,以便屬下們繼續辦案。您看可以嗎?」
「沒問題!」我大鬆一口氣,「這樣說,如果沒有其他問題,我現在可以走了?」
「是的李先生,請您在這簽字,謝謝您的配合!」
「不客氣!今天麻煩你們了,各位再見!」我站起來向所有人點點頭轉身往外走,拉莫立刻趨前引導。
「謝夫,」出門走到外面沒人的地方,拉莫跟在後面開口,「最好不要上法庭,您不是不願公開自己嗎?」
「嗯,有道理。」我在院子邊停住,向正在走來影倩崔茜點點頭,「可這個案子怎麼辦?」
「我相信您說的是事實。」拉莫抬起頭面對我,「警察會想辦法找到目擊證人……」
「不用找,我就是證人,當時我也在車上。」影倩走過來,聽見拉莫的話立刻表態。
「你做證人不行,畢竟我們倆……是朋友。」我搖搖頭。
「夫人您好!」拉莫轉身問候,「感謝您願意作證,可是我覺得最好還是不要訴訟,謝夫他不想公開……您可以申請不公開的庭審。」
「我又沒說謊,為什麼要秘密……你的意思是可以不暴露我的身份。」
「是的,謝夫。」他點點頭,「不過我覺得還是先由警察調查。按您說的情況看,他有欺騙的嫌疑。」
「你調查你的。那傢伙這樣撒謊,是對我的侮辱,就算警察的最終結論是不追究我的責任,我也要告他誹謗。」我看看影倩崔茜,又重新面對拉莫,「這次我很不冷靜,給你添麻煩了,對不起!」
「不不謝夫!您不必客氣,我只是按法律規定辦事……不過,您以後還是不要輕易把槍拿出來。」
「是是,您說得對。」我心裡不安,雙手拉住他,「謝謝您的提醒!」
「不敢當,謝夫!」拉莫趕緊躬下身體,「您回去吧,有消息我會隨時向您彙報。」
「好的,辛苦了!」
拉莫送我們的車門邊,然後一直立正看著車子駛出警察局。
「後座上那兩個東西是準備要幹什麼?」車子駛出一段距離,我趁等紅燈的時候轉頭問後面的兩個女人。
「警察要是再敢胡來,我們就衝進去救你。」崔茜先反應過來。
「你們兩個女人啊!」我心裡很感動,「有事立刻打電話找人,怎麼能想著先端槍衝進去,傷了自己怎麼辦?拉莫是你們叫來的?」
「沒有,他自己來的。」崔茜搖頭。
「等我們找到人,你早被打壞了。」影倩說。
「呵呵,兩個好女人!」我心裡又感又愧,一個不冷靜,造成這麼大的麻煩,要是這兩個人真的出點什麼事,到哪去找後悔葯啊!
「哎,你說,」小丫頭從後面拍拍我,「如果真出事,應該怎麼打進去?」
「你還當真了!?」我看看後視鏡。
「想一下不行嗎?」影倩瞪我一眼。
「嗯……這樣,兩人前後錯開佔位,先用自動步槍掃射,形成壓制火力。然後一人警戒,一人拿手槍進去救人。」
「基本正確!」崔茜笑著,「應該先用漢語大喊卧倒,然後再開槍,姐姐在後面用長槍,我在前面用烏茲補空隙。長槍換彈夾時我來保證火力持續,然後姐姐利用警車前部的掩護佔據走廊出口控制,我拿手槍進入……可惜沒帶手雷……」
「我的姑奶奶們!你們是要端了這個警察局嗎?」我忍不住笑著驚呼。
「什麼?」崔西沒聽懂,影倩笑起來,「別胡扯了,我連打槍都不會。你真的打算告他?」
「是,不論他告不告我,我都要告他,這個國家應該也有類似的造謠誹謗罪。」
「唉,回想起來我也是疏忽了,昨晚跟你講拉莫有事的時候就應該想到可能和這個有關。」影倩嘆口氣。
「什麼啊?!」我看看後視鏡,「怪不得小丫頭說你有很多『聖人條款』,誰能總是想得那麼周全……」
「他只是沒和警察說實話,能算誹謗嗎?」影倩打斷我。
「……不知道,我也不懂,就算不是誹謗,也是危險的駕駛行為,找個律師問問,超市不是有法律顧問嗎,找斯特林問問。」
「對!給他一個教訓。」崔茜說。

我們堵在市區里的時候,接到莫佳娜電話說要到湖濱村,遊艇即將到達,她要過來接洽相關事宜。
回到湖邊,莫佳娜已在會客室等我們,聽說要找律師,也立刻推薦了幾個。這一來倒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雖然在警察局頭腦一熱決定起訴,但具體應該怎麼辦卻沒有打算。莫佳娜見我毫無詳慮,也就拋開此事,直接切入主題:遊艇在湖對岸鄰國的船廠組裝完成,99英尺,一套主人房,三套客房,三個船員房間,最高航速25節,燃油艙2800升,水艙700升,續航時間十四小時。
兩天以後的下午,我們站在碼頭上。三個孩子迫不及待,一直舉著望遠鏡盯著天地線處剛剛顯現的兩個白點。莫佳娜帶來三位接船的官員,本來迪恩的意思是總統府統一負責兩艘船的駕駛、管理和維護,但我不願意讓他過多地介入,所以請來提姆幫忙。提姆不僅懂船艇的維護,而且有駕駛證書,正好可以在負責維護的同時教我們駕船。
「這下那輛油罐車可以派上用場了吧?」影倩放下望遠鏡問我。
「應該是,我也不懂,反正是迪恩派人管加油。」我跑了大半天的工地,有些站累了,脫了鞋拽掉襪子坐在碼頭上。
湖面上有些風,波浪時不時輕拍碼頭下面的柱子,發出泊泊的聲響。兩個小白點漸漸變大,在十公裡外分航,後面的一艘拐向港口,前面的繼續行駛直向我們而來。船身主色調是白色,半腰從頭至尾一道寬闊的藍色彩條,高高的白色硬頂上是旋轉著的導航雷達,下面是四邊通透的觀景台。
遊艇減速靠過來,碼頭立刻顯得又矮又短。船員們拉出舷梯搭到岸邊,三個孩子未等梯子放穩就準備上船,被我伸胳膊攔住,「就知道你們會等不及。所有人都聽好,腳底下一定要踩穩,如果掉到船和碼頭之間,船身又正好盪過來把人擠到輪胎上,我就不用再費事救人了,明白嗎!」
新船成了所有人的興奮點,晚飯時影倩好不容易才把孩子們哄到飯桌邊,剛吃完飯三個人又跑到船上去了。莫佳娜沒留下,提姆飯後又返回船上給大家講解。我把船上的燈打開,上上下下又看完一遍後下來站在碼頭上,默默地看著燈火通明的遊艇,心裡滿是驕傲和喜悅。
約翰遜匆匆趕來,大讚遊艇漂亮豪華,又提議應該把新莊園中一條匯入湖中的小河挖深拓寬,做一個容納遊艇的港池,這樣就不用再怕雨季的大風大浪。我點頭贊同,想著明天請李同力也過來看看,順便把這個想法告訴他。
幾個孩子一直在船上流連到九點半,死活不肯回去,非要睡在上面,影倩只好陪著他們。提姆接通岸電,又仔細檢查過系纜和碰墊后才告辭。
我站在岸邊有些猶豫,和崔西一起回去,怕船上的人不安全;不回去,等於少陪崔茜一天。正不知所措的時候,小丫頭從艙里鑽出來向我揮手。
「幹嗎?」我仰頭問。
「上來啊!」
「你不回去了?」
「回去幹嗎?我已讓卡雅把鋪蓋送過來,今天我們住客房,陪著姐姐。」
「哦,對,好主意!」我笑著走向舷梯。
蘇靜娥和卡雅先後過來送被褥。蘇靜娥沒上過船,站在岸邊無論如何不肯踏上舷梯一步。影倩崔西不由分說,連說帶笑,一前一後生拉硬拽把她捉到船上,弄得蘇靜娥驚叫連連。
「好了好了,」我笑著對進了船艙還抓著艙壁上的救生圈不敢撒手的蘇靜娥說,「都已經上來了,走兩步試試,很安全,沒事!」
「先生,麻煩你給基德打電話,他一會就回來,讓他背我下去。」蘇靜娥依然驚魂未定,說話都帶著顫音。
「你自己不是有……好好,我來打,你去參觀一下吧。」
蘇靜娥扶著牆挪進卧室,指揮傭人們把房間收拾好,基德及時趕到,好奇地在船上轉了一圈后和我一起把蘇靜娥慢慢扶回岸邊。
「你們今天有點過份。」其他人離開,影倩崔茜好不容易把興奮的孩子們哄睡著,三人到客廳坐下后,我對著兩人笑,「看把蘇靜娥嚇得。」
「是有點過份。」影倩捋捋頭髮也笑,「一高興就忘乎所以了。」
「沒事,」崔茜毫不在意,「蘇靜娥也很高興,一開始嚇得不敢動,後來自己還各處去轉了轉。」
「你們也洗洗澡,去客房休息吧,我在對門。」影倩指指外面的客房。
「好,」我點頭,「你們先去洗澡,我四處看看,保證安全。」我順手抄起沙發上厚厚的隨船資料冊,站起來往外走。
外面夜風徐徐,月朗星稀。我一時理不出頭緒,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只好先下到碼頭上,從頭到尾把船看一遍,然後再上去看看纜繩碰墊是否牢靠,又回到岸邊查看纜繩的另一端,起身時抬眼看見遠處黑洞洞的湖面,更覺得約翰遜開鑿港池的提議有道理:這樣燈火通明地停在廣闊的湖面邊上,太顯眼了。
崔茜跑出來,站在艙門口默默地盯著我。
「你洗完了?」我走過舷梯來到她身邊,「進去,外面風大,別著涼,馬上就好。」
「還有什麼?提姆是個很認真的人。」
「我知道。還得再檢查一下連接岸上水電的管線,看看接頭是否鎖緊,馬上就來。」
「快點,我等你。」她曖昧一笑,轉身消失在艙口。
我在配電艙檢查完電纜接頭,剛剛出來就聽見一聲狗叫,小強在碼頭上仰頭看著我,急得身體來回搖擺。
「哈!差點把你忘了,這裡這裡。」我走到舷梯邊,招手讓它上來,小強猶豫一剎那,然後飛快地躥上來。
「好狗!」我拍拍它毛茸茸的脖子,輕輕提著項圈把狗拉進船艙。
「小強,過來。」崔茜已經光著身子鑽進被窩,看見狗又跳下床拍拍它的頭。
「把睡衣穿上,讓……呵呵,小強都看見了。」話說一半,我感覺不對勁,笑起來。
「那有什麼?」崔茜並不在意,又回到床上,「讓它自己去玩吧,我們得抓緊時間。」
「是啊,都十二點多了,明天還要去找李同力。」我脫掉上衣和鞋襪走進洗澡間,笑聽外面崔茜和小強說話,告訴它要把髮型弄得漂亮些,這樣才能吸引女孩。
洗完出來,小強已卧在床邊,趴在地上對我慵懶地晃晃尾巴。
「你和它說什麼?」我笑著問,「準備給它找個女朋友?」
「是啊!」崔茜坐起來,「我剛剛才想到,應該給它找個女狗,它已經性成熟了。」
「哦,不是女狗,是母狗,怎麼找?」
「這好辦,我有一些養狗的朋友,看看誰家有女狗。」她把被子掀開讓我上床,「哎,前幾天晚上游泳,你不是說要做愛嗎?為什麼後來沒碰我。」
「哦,還不是因為警察的事,以後真得冷靜一些,不然真可能出事。」我把她摟在懷裡撫摸。
「不是啊,拉莫打電話是後來的事,以前你為什麼沒有?」
「哦,這個嗎……」我開始有點走神,「好象……很享受那種無拘無束游泳的感覺……裸體不一定就意味著性。」
「嗯!」崔茜聲音變得顫抖而溫柔,呼吸加深,抬頭吻著我的脖頸。
「我得把小強弄出去。」狗突然抬起頭向床上看了看,我趕緊掀被子起來。
「為什麼?哈哈……」小丫頭笑起來,「別鎖門,等會它肯定還要進來。」
「那怎麼行?」我一邊把小強往外推,一邊說。
「這有什麼,沒人會過來。」
「好的。」
狗出門之後看看我,扭頭跑向去舷梯的艙口,我轉身回到床上,「你知道嗎?浴室里的東西質量真好!」
「那有什麼,」崔茜又回到我懷裡,「你沒看到主人房的浴室,好多都是金的。」
「啊!是鍍金的吧?」我真想立刻就去看看,但這時候不合適,就沒動。
「不知道……」崔茜不想再談這個,摟著我的脖子全身都貼過來……

一陣激烈的喘息之後,我放鬆卡在崔茜胯骨邊的手臂,把還在顫抖的她抱回床中間。
「怎麼了?」崔茜眼神迷離,仍然在微微抖動,讓我有些擔心。
「嗯……嗯……」她面無表情,緊緊地貼在我懷裡。
「怎麼了?不舒服就告訴我。」我扶正她的臉。剛才達到頂點時可能動作太大了。
「不是,等一會……太美妙了……」她把臉貼回我胸前,仍然不願意睜眼,「等一會說話。」
「哦,好的。」我摟緊她,才發現崔茜脖頸也已經被汗水打濕。
小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趴在進門的過道里,見我們重新躺下,也把頭貼在地毯上。
「好美妙的感覺啊!」片刻以後,崔茜復原,忍不住在我懷裡讚歎。
「有那麼誇張嗎?」我摸著她的背笑笑,「你也出汗了,還得重新洗。」
「有的,這次真好,可能是換了環境……還有前面的準備時間長,讓我……我……那個,很有心情。」
「行了,別說話,先把呼吸調整好,我先去洗澡。」
「不要,」她伸手抬腿纏住我,「陪我……」
「好好好!」

第二天上午,我先帶著影倩崔茜去總統府向迪恩道謝,然後去找李同力商量新莊園的改動和港池的施工。途中拉莫來電,說卡穆的同學一家要來登門致歉,我請他們下午三點到東方飯店,接著又去銀行辦理個人信用卡,路上順道去加霍來的辦公室聊了一會,回到家已經十二點多。
影倩崔茜立刻開飯,我一邊吃,一邊想著下午怎麼和那一家人談話。
「想什麼呢?」崔茜問。
「是啊,今天表現這麼好,頭都不抬。」影倩把蘇茜掉進湯盤裡的叉子撈出來,也在一旁附和。
「下午卡穆的同學一家來道歉,我在想應該怎麼對付。」
「幹嗎,你還想整治他們?」影倩抬眼看我。
「嗨!用詞不當。我在想怎麼接待他們……卡穆,讓你姐打電話給老師,下午請假,你和我一起。」
「是的,先生。」
「哈!立強上次把那個女人氣得說不出話來。」崔茜笑。
「就他鬼主意多!這次是來道歉的,不要胡來。」影倩提醒。
「是是,不會。我在想怎麼把這事永久解決」
「當時也氣得不輕,後來想想,其實沒多大事,道個歉就行了。」影倩繼續囑咐我。
「我知道,也沒想怎麼樣,如果真想發火,當時就會讓她得到教訓,等人來登門道歉再算后賬,不太合適。」
「這話講得好,像個男人!」影倩點頭讚許。
「嘿嘿!」我笑笑,「看我表現。」
下午兩點五十分,卡穆同學一家到達門前,恭敬地下車和看門人打招呼,然後通報來意。我站在會客廳門口,見他們被正常放行,就轉身回到裡面等候。
「來了?」影倩問,神情還是有些不知所措,「我們……出去迎接?」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在門裡面等著就行。」
很快,蘇靜娥就引領著兩個大人和一個孩子進入客廳。
「安瑟先生,安瑟太太,你們好!」我伸出手和每個人相握,輪到他們的兒子時稍稍停頓片刻,「您的傷都好了嗎?」
「是的,先生。」小安瑟快速地眨眼睛。
「謝謝您的關心!」安瑟先生接過話題,「非常感謝您願意給我們道歉的機會,非常對不起!」
「請坐吧!坐下談。」我伸手相讓。
安瑟一家人又依次和每個人握手,卡穆綳著臉躲在後面沒過來。
「卡穆先生,你願意和安瑟同學握手和好嗎?」我看著他,「安瑟先生也同意嗎?」
「同意同意!」安瑟太太忙不迭點頭回答,同時推推兒子的背。
兩個孩子慢慢靠近,有些不自然地握握手。
「還有安瑟先生和太太。」我提醒卡穆。
「今天我們聚到這裡,主要是解決以前的矛盾。」所有客套的禮儀完成,賓主落座,我看著安瑟先生開門見山,「之所以讓兩個孩子都參加,是因為我有一些話希望大家都聽到。」稍稍停頓,我環顧所有人,「依我看來,侮辱不能換來尊敬,更不可能是好感;暴力也不能最終解決問題,反而可能壞事。兩個孩子還未成人,激動之下有過分的行為是正常情況,但必須逐漸學會用正確的方法。我們作為家長,作為成年人,需要控制情緒,理性思維,阻止事情向壞的方向發展。孩子被打傷,家長有情緒上的波動,很正常,但必須在一定時間之後恢復理性和冷靜,即使一時難以做到,也可以避開情緒不穩定的時段再進行雙方的會面。安瑟太太,這是我給您的建議。」
「是的是的。」安瑟太太不敢抬眼,只是頻頻點頭,「非常對不起!我再次向您和您的家人誠懇地道歉。」
「這就不必了。」我擺擺手,「您已經表示過歉意,我也接收您的道歉,今天也不是讓您專程來說對不起的。拉莫先生講明您的意思以後,當時我並不打算答應。實話說,安瑟太太那天的表現讓我很生氣,所以有些不情願,但後來想想,為什麼要讓人長時間地心懷愧疚?這樣沒有任何意義,然而如果只是需要您來道歉,也沒什麼好處,不如大家坐在一起談談如何教育孩子,讓所有人在未來都能愉快地生活,那樣不是更好嗎?您們的孩子被打傷了,好在沒有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我已和卡穆先生討論過此事。制止惡……不恰當的行為當然可以被迫使用暴力,但最好不要過分。我相信兩個孩子這次都得到了教訓,應該能……能為他們未來的的生活積累有益的經驗。對不起!我要停一下。」
卡雅在門外對著弟弟做手勢,示意他出來,見我的目光看過來,立刻停下動作。
「卡雅,什麼事?」我對著門外問。
「先生,對不起!大門那有一個叫索菲亞的女孩,是卡穆的同學,要找您……想要見您。」
「我?」我有些疑惑,「見我幹什麼?」
我和卡穆邊走邊說,很快趕到大門口,一個女孩正焦急地站在門邊。
「你怎麼來了?」卡穆迎上去。
「聽老師說下午安瑟要來你家,我怕你的先生打你就……」女孩抬眼看看我,滿頭大汗,目光怯怯地閃爍。
「哦,沒事。」卡穆擺擺頭,滿不在乎的樣子,隨後轉過身,「這就是我說的李先生。」
「先生!」索菲亞停頓片刻,突然向我猛跨一步,聲音很大且尖厲地顫抖著,「先生,嗚嗚……打架不是卡穆的錯……」接著淚如泉湧。
「別哭別哭!」我趕緊安慰她。這小女孩滿臉汗跡,裙邊鞋上都是灰白的塵土。從學校過來有十幾公里,即便坐公交車到湖邊,再徒步走過來也有五六公里,「卡穆,帶著……你同學去找你姐姐,讓她休息……洗洗臉……等會你倆過來見我。」
回到會客廳,影倩崔茜正和安瑟一家說話。我心裡想著那個女孩,不能專註,只是泛泛地笑著應付。安瑟先生察覺到我的態度,適時結束談話,起身告辭,我也就順水推舟,把他們送走。
卡穆見安瑟一家離去,把索菲亞從房間裡帶出來。我攔住正準備離去的兩個女人,「等一下,你們也見見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是卡穆的同學,打架就是因為她。」
索菲亞見這麼多人站在客廳門裡,有些羞澀,跟在卡穆後面輕輕拉拉他的衣襟。卡穆回頭看看,皺著眉頭掙脫她的手,徑直走進客廳。
「卡穆先生,你應該讓女士先行。介紹一下你的同學。」我指點他。
「是,先生。這是索菲亞,我的同學……她……」
「來來,進來,索菲亞小姐。」影倩微微躬身,和善地笑著招呼。
索菲亞已洗凈臉面,碎步走進客廳,先雙腳併攏對著我們鞠躬問好,然後看看卡穆,局促地捏著自己的衣襟。
「好漂亮的小女孩!」影倩立刻開口,「來來,到這裡坐。多大了?」
我摸摸眉心,忍住沒笑出來,這口氣和態度,怎麼像個慈愛的老太太?
索菲亞小心而禮貌地和影倩崔茜交談,卡穆似乎有些生氣,板著臉坐在旁邊默不作聲。
影倩留索菲亞吃過晚飯,又要派車把她送回家,還要讓卡穆陪同,我看這小子一臉的不情願,就提議讓卡雅送索菲亞回去。
車子駛出院門,我轉身看著卡穆笑,「卡穆,你那個同學……那個索菲亞,漂不漂亮?」
「是,先生,漂亮。」
「你喜不喜歡?喜歡就好好學習,以後娶她做老婆。」
「為什麼要好好學習……娶她做老婆?」崔茜開口問,卡穆也不明白,「這有什麼關係?」
「啊……對,沒關係。」我眨眨眼,「你怎麼一點都不熱情,索菲亞給家裡打電話時要姐姐陪著去,剛才也不主動提出送她回家。」
「先生,她……很麻煩的,這麼遠跑來,還哭……」
「什麼!」我有些生氣,「索菲亞是來救你的,她怕我懲罰你,你太……你應該感激她。」
「是,先生。」卡穆低下頭。
「好了,」影倩靠過來,「小孩子還不懂事,以後慢慢和他講。作業寫好了嗎?寫好就去玩吧。
卡穆離開,影倩看著他的背影片刻,然後轉身對我說:「小孩子懂什麼,你又瞪眼!」
「也是,」我點頭,「不過也已經十二歲了,最起碼的禮貌要知道。」
「今天講得不錯,我和崔西都很贊同。」影倩看看小丫頭。
「呵呵,謝謝!其實沒全講完,我覺得小安瑟也是喜歡索菲亞,但不知道怎麼表達,而且選擇的方式不對,加上心裡有些邪惡的東西,所以才會挨揍。小時候我們男生也會去拽漂亮女生的頭髮。」
「是嗎?!」影倩立刻警覺,「原來你也拽過女孩的辮子。」
「你看,一說這種事你就會亂猜。我說的是『我們男生』不是我。我小時候連和女同學說話都不敢,還拽辮子?沒等動手,自己先被這個念頭嚇死了。」
「哈哈!」崔茜忍不住笑起來,「姐姐,你小時候有沒有人被男孩騷擾?」
「那就說來話長了。」影倩笑著,「先去船上看著孩子們。靜娥,給先生泡杯茶,送到船上。」
「這樣,靜娥,」我攔住轉身要走的蘇靜娥,「拿一罐茶葉和一個紫砂壺到船上,我自己泡。」
「好的先生,您要哪種茶葉?」
「隨便……我辦公室還有一罐打開的,請你幫我拿到船上,謝謝!」
「好的先生,不客氣。」
蘇靜娥去拿茶葉,我們繼續往碼頭走,一路上崔茜蹦蹦跳跳,摟著姐姐的胳膊不停地東長西短,我帶著小強跟在後面,一邊走一邊東瞧西看。
「什麼聲音?」影倩突然回頭問我。
「啊?」我也停住。
院子深處傳來女人的呼喊聲。
「蘇靜娥?辦公室方向!」我不太確定,低頭看看小強,它也豎起了耳朵。
「你們,」我指著兩個女人,「上船看好孩子……崔茜,帶著小強,抓著它的項圈,快去!」
話音未落,我已經助跑幾步邁過道路旁的灌木叢,向院子深處衝去。
喊叫聲越來越清晰,蘇靜娥似乎在追趕什麼人,不停地喝令對方停下。
「蘇靜娥,怎麼回事?」我衝進幽暗的樹叢,大喊著給自己壯膽,同時表明位置。
「在這在這,往那邊跑了!」蘇靜娥聽到我。
「誰!」我鑽出樹叢,遠遠地看見蘇靜娥的背影,「什麼事?」
「小偷,抓小偷!」她回頭喊一聲,卻沒有停下腳步。
「你停下!」我立刻阻止她,加快腳步飛奔過去,「停下,跟在我後面!」
跑到蘇靜娥前面,我放慢腳步,伸手一掏褲兜,什麼也沒有,四下看看也沒有磚頭樹枝,只好抬胳膊脫下T恤攥在手裡,帶著蘇靜娥繼續搜索。
「從這裡跑了,先生。」
「好的,別說話。」前面太黑,我側耳細聽動靜,的確有碰響樹葉的嘩嘩聲,「往那邊的院牆去了,你出這個門,到人多有燈的餐廳喊人。」
「不用……我給基德打電話。」她依然跟在我身後。
賊逃是奔命,我怕埋伏,追的速度不敢太快。影倩崔茜安頓好孩子也趕過來。
「這裡這裡。」我看見崔茜走在前面持槍搜索,趕緊用漢語表明身份,以免誤會。
「靜娥,怎麼回事?」影倩拽著小強,氣喘噓噓地跟過來。
「有小偷,我去先生辦公室,從桌子後面出來逃跑。」蘇靜娥依然驚魂未定。
「看清楚是誰了嗎?」我追問。
「恩耶馬,那個打掃衛生的。」
「好,告訴基德,報警!」我點點頭,轉身拿過崔茜手裡的兩支槍,退彈夾驗槍,「晚上加強值班,兩人一組,另外安排人不定期巡視,也是……三人一組,今晚給三倍工資。手電筒給我,其他人都回去吧。」
「幹什麼?」影倩不明白。
「哦,確認小偷已經逃走了。」我回答,重新給烏茲裝上彈夾。
「等基德帶人過來,我們一起。」影倩崔茜一齊攔住我。
基德帶著幾十個人,三輛車警燈閃閃衝進大門,跳下來向我敬禮,先命令徹底搜查,然後聽蘇靜娥講訴情況。
「謝夫,晚上所有警察都留下警戒,我在這,您去休息吧。」片刻以後,基德轉向我。
「這樣……」我看看他身後六個持長槍挺立的手下,「沒必要,只是一個小偷,院子里的人值班就夠了。你今晚沒事就別走了,陪著靜娥。」
「是,謝夫!……我還得帶著他們去恩耶馬家。」
「哦,這事還要你親自去嘛?這樣吧,你還是去一趟。……對了,如果抓到人,不要打,知道嗎?快去快回。」
「是,謝夫!搜索結束我立刻就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1-6 23:35
幹嘛不放狗去追賊呢。。。
回復 wlr谷石 2017-11-7 21:20
秋收冬藏: 幹嘛不放狗去追賊呢。。。
原因有兩個,很簡單。
一是突發情況下要保護兩個女人和孩子。二是捨不得。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把小強當做家人,放它去追賊當然是個很好的選擇,但有個問題:狗可不知道窮寇莫追的道理,萬一咬住了,傷了它怎麼辦?
其實當時想得很簡單,後面會寫到。但這幾天忙,再不更新就要「挨打」了,所以就先把這些發出來了。
下節就有晚上和影倩崔茜蘇靜娥的談話,會解釋當時的決定。
謝謝您能如此認真仔細地讀我的文章!真是很得意有您這樣的讀者!
謝謝!
谷石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7-11-8 00:37
再不更新就要「挨打」了-倒是蠻懂事的~

我們粉絲們從2014開始追劇,一個月有時候都沒有一篇,這粉絲也夠長夠韌的了!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7-11-8 00:38
新遊艇當然好玩了!
莫佳娜是什麼人種?
回復 {[MM]} 2017-11-8 11:46
抓緊更新啊!時間長了接不上了啊!謝謝
回復 wlr谷石 2018-2-26 12:35
ChineseInvest88: 再不更新就要「挨打」了-倒是蠻懂事的~

我們粉絲們從2014開始追劇,一個月有時候都沒有一篇,這粉絲也夠長夠韌的了!
謝謝謝謝!
我知錯了,也很感激您們的耐心與熱情。
謝謝!
谷石
回復 wlr谷石 2018-2-26 12:36
ChineseInvest88: 新遊艇當然好玩了!
莫佳娜是什麼人種?
是啊,那時都是些孩子,找到新玩具了。
莫佳娜當地黑人。
謝謝您的關注!
谷石
回復 wlr谷石 2018-2-26 12:37
{[MM]}: 抓緊更新啊!時間長了接不上了啊!謝謝
讓您久等了,抱歉!
來了。
謝謝!
谷石
回復 南沙2 2018-2-27 02:02
30多米的大船啊,趕緊享受,總統隨時可能收回滴
回復 wlr谷石 2018-2-27 12:41
南沙2: 30多米的大船啊,趕緊享受,總統隨時可能收回滴
天吶!
您想劇透嗎?
谷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lr谷石最受歡迎的博文
  1. 在非洲8 [2014/07]
  2. 在非洲1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書(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傻子 [2014/07]
  8. 各位新年好! [2018/02]
  9. 在非洲4 [2014/07]
  10.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1. 在非洲3 [2014/07]
  12. 在非洲27 [2014/07]
  13. 我一開始以為這只是日誌 [2014/07]
  14. 在非洲101 [2015/04]
  15. 在非洲24 [2014/07]
  16. 漁村雪夜 [2014/07]
  17. 警方給出崑山反殺的處理決定,黑社會怎麼想? [2018/09]
  18. 在非洲107 [2015/10]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8 09: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