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非洲一百三十七

作者:wlr谷石  於 2017-5-14 21:1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5評論

關鍵詞:非洲

第二天,影倩崔茜就開始忙碌擴大湖濱村的事,我卻已經有些意興闌珊,但兩個女人不這麼看,覺得既然要了,就得好好規劃建設一番。
迪恩的人事變動計劃如期進行,托德就任副總統,西點和雷蒙開始籌備炮兵學校,亨特到一個後勤倉庫上任。
幾天後,加霍來過來商量去莫三比克的事,告訴我約翰遜準備成立一支萬把人的安全部隊,直接聽總統指揮。我知道這應該是迪恩的另一步棋,在不適於調動部隊而又不能讓警察參與的事情上,可以讓約翰遜的人做。這事本身並不出人意料,但卻說明約翰遜已經完全取得迪恩的信任,脫離了托德集團,看來以前拉莫他們的感覺是對的。
我一直專心於拉莫和托德的項目,只是每天早晨和晚上六點一定要瀏覽觀看新聞。
莫三比克的海鮮採購之行很成功,我和崔茜也玩得非常盡興。加霍來很快在首都的鬧市區開張一家海鮮店,富起來的當地人以前沒見過這些東西,店裡面從早到晚人頭攢動,吃海鮮竟然很快成為時尚。
星期三上午十點,我如約準時趕到醫學中心工地參加新監理到任后的第一次會議。與會的只有公司的四個人和新監理本傑明。簡單介紹以後,他立刻切入正題,翻看著筆記本一條條詢問情況或提出要求。張翻一邊記錄一邊磕磕巴巴地傳譯,弄得李同力和本傑明時不時皺起眉頭。我看看情況不妙,只好插嘴代勞,漸漸的張翻就不再開口,只是低著頭在本子上記錄。
一個半小時之後,我已經口乾舌燥,不時拿起桌上的水杯潤潤嗓子。好在這時工程上的事已基本講完,本傑明也放鬆下來,鬆開手裡的筆。
「聽說本傑明先生曾經在中國工作過,」李同力換成法語,開始正題之外的動作,「那一定去過長城,品嘗過中國的美食,您對中國印象如何?」
「我不喜歡中國!」本傑明垂下目光皺皺眉頭,毫不客氣地回答。
「哦……」所有人和李同力一樣,都不知道如何應對。
「確切地說,我很討厭中國人。你們毫無誠信,各種欺騙的手段可以毫無顧忌地隨意使用,只要能帶來利益。」
咳!這人真是,沒人反駁你,倒得寸進尺了!我挺直身體抬起頭,瞪眼直視著他,剛想開口,李同力在下面突然用腿碰碰我的膝蓋。
「本傑明先生,請原諒我剛才問話的唐突,看來您不太願意談這個話題,實在對不起!不過既然您擔任這個工程的監理,而我們中國人的公司又中標這個項目。我想大家應該可以……可以看不見對國家的觀點,愉快高效地合作。」李同力對他說。
「我知道你們的那些伎倆,」本傑明不依不饒,「以低價竟標,虛報工程進度等等,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警告你們:不要在我面前耍滑頭!」
會議室里的空氣一下子凝固了,本傑明說完后直直地看著桌面,對兩旁的人根本就不屑一顧。
「我想……這裡可能有些誤解。」還是李同力有足夠的定力,喉結滾動了一下繼續笑著,「我們已經改進了許多,會進一步完善……」
「我對此不抱任何希望!」本傑明粗魯地打斷他,「你們中國人生活在獨裁統治之下如此長的時間,已經不知道反抗,已經完全沒有人格尊嚴。我的中國同事在人多的場合被胳膊肘頂著腰推開過很多次,我也看到過你們中國人擠公共汽車的場景,你們自己想想,這樣擠來擠去的樣子,像不像豬在爭搶食槽?」
「你太過分了!」我氣得實在忍不住,「豬……中國人怎麼……你怎麼能把人說成豬!」
「我說得不對嗎?」他抬起頭毫不相讓,「你自己想想中國人現在的生活狀態,經濟雖然高速發展,但到處是無秩序、無修養的混亂原始狀態,和……低等動物有什麼區別?」
「您這樣的說話方式,就是無修養的表現!」我決定直接告訴他結論,「有修養的人不會……」
「本傑明先生,」李同力打斷我,「我想,不管您認為中國人象什麼,通過我們在這個工程中的合作,您看看中國人到底是不是『豬』,到底是不是您說得那樣醜陋?」他拍拍我的手,「老弟,原樣翻譯給他,語氣一定要準確,我就不信以後治不了他!」
我忍住火氣,瞪著眼譯給本傑明。
「好的,我贊成!」本傑明點點頭,「我會認真地監察整個工程。」
「很好!您是監理公司的代表,請認真履行職責。」李同力不待我翻譯就已經聽懂,「如果沒有其他事,散會!」
「他奶奶的!」監理離開以後,李同力望著門口留下的煙塵狠狠地吐出一口唾沫,「不是看在這個工程的份上,老子一定打他個滿臉開花!」
「算了,別和這種人一般見識。」見他發狠,我反而平靜下來。
「以後找到機會,一定讓他吃些苦頭!」李同力仍然恨恨地。
「這個工程好好做,讓他挑不出毛病,到時候要讓他當面道歉。」我望著工地說。
「還是你的建議好!」李同力贊同,「唉……,他實在是太沒有禮貌,不過話雖不好聽,說的卻有道理。中國人,生活得太低級。」
「那也不能說中國人是豬!不論怎樣,人都應該有基本的尊嚴,乞丐尚不食嗟來之食。」
「說得好!」李同力大聲稱讚,「總有一天,要讓他們知道,中國人憑真本事掙錢,絕不蠅營狗苟,靠欺騙活著。說得好!」
「呵呵,謝謝!咱們好好乾,掙錢多少是一回事,高質量完成工程才是正道,又不是只能指望這個工程盈利。」
「說得對!這才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李同力對我豎起大拇指。
「呵呵,行了!」我笑著把他的手壓下去,「再誇就要飄起來了。走了,明天還要見面開會,給你泡壺好茶,準時到。」
「好啊,明天去品品你的好茶。走吧。」

回到湖邊,和影倩講起這事,她沉默半響,轉臉看著我說:「你說的,要比李同力好。」
「嗯?」我愣一下,「我已經不生氣了。」
「我知道,不是為了緩和你的情緒,我真的是這樣想。」她握住我的手,「你首先想到的是用高質量的工程讓本傑明知道錯,而李同力想的只是找機會報復。」
「也不能這麼說。」我心裡得意,「他氣頭上可能沒仔細想,再說把工程干好,也是找機會讓本傑明難堪。」
「嗯,」影倩不置可否,「傑夫送的那本《夢的解析》你不想讀了?這幾天早晨又在翻《民國文集》。」
「後面有些太深奧,讀不懂。哎,我發現我認識很多繁體字,讀這個文集基本沒有問題。」
「誰教你的?」
「以前我媽有一本很舊的《繁簡對照字典》,小時候沒事就看著玩,沒想到記住這麼多。你從哪買的這本書?」
「媽媽朋友送的,好像從香港買的,記不清了。你覺得怎麼樣?」
「古香古色的,有一股書的味道,句子嗎……有些不習慣,但文章很美,很優雅。唉……,吾生也晚,沒運氣親耳聽到那些民國大師鴻篇大論……不過還算有些機緣,在父親的院校里見過幾個那些大師們的學生和學生的學生。」
「沈從文先生八八年才去世。」
「真的!」我瞪大眼睛看著影倩,「那太可惜了!早知道這樣,我無論如何要……給他寫封信。」
「四九年以後不久,他就沒有什麼文學作品了,很可惜!」
「為什麼?」
「好像是不能適應社會的變化,我爸很久以前講到過他,具體記不清楚了。」影倩皺皺眉頭。
「哦……,」我滿腦子的迷惑,「那麼好的文采,又趕上新社會,多好的機遇啊!比魯迅先生強多了,怎麼就不寫了呢?可惜!」
「說點別的,明天媽媽發的第一個集裝箱到碼頭,你抽點時間一起開箱……」
「好啊,我早就等不及拿到箱子里的東西了!」
「等我說完。」影倩笑著,「新莊園的初步方案明天一起看看。」
「好好好!箱子打開先把金華火腿做出來嘗嘗。」
「行。小丫頭!我們在這兒。」影倩向經過門口的崔西招招手,「跑哪去了?現在才回來。」
「到山裡去看看,那邊有一個小水湖,很安靜!」崔西回答。
「很幽靜。」影倩糾正,「你怎麼過去的?路都沒有。」
「從樹叢里鑽過去的,很難走,那裡真的很漂亮……幽靜。」
「應該是個水潭,在地圖上看到過。」我插話。
「過來,頭髮上都掛了些什麼?別再去了,等道路建好再去玩。」
「好的,」崔西乖乖地走到影倩面前低下頭,「不過那裡真的很安靜,我真的很喜歡。」
「好!」影倩象哄小孩一樣拉長聲音,摘去小丫頭髮上的小樹枝,「以後仔細設計一下,讓那個地方更好。」
「為什麼要仔細設計?」崔西反對,「這樣保持原樣就很好。」
「嗯……姐姐的意思就是:仔細設計一下,讓那裡更美,對吧?」見影倩一時答不上話,我趕緊圓場。
「不是,」影倩搖搖頭,「我原來想的是用造園的方式修整,她這樣一說,反而是更好的主意。」
「哦哦……」這下我反倒尷尬了。
崔西噗嗤一聲笑出來,沖我做個鬼臉。影倩也隨著她笑起來,「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好意。」
「呵呵,不客氣。明天影倩媽媽發的集裝箱到達,高不高興?」我轉向小丫頭。
「哎呀,太好了!」崔西差點跳起來,「等不及了,明天一早就去碼頭。」
「好,明天你我去辦手續,立強在家。」影倩遞給她一杯水。
「謝謝!」崔西雙手接過去,「還有一件事,美國大使馬克.布朗先生邀請我們去他家參加聚會,下星期天。」
「哦,為什麼不是聖誕節那天聚會?」我問。
「聖誕節是家庭的節日,要和家人在一起。」崔西解釋,「感恩節就快到了,我和斯特林已經訂好了火雞,大家一起慶祝。」
「好啊!就在這裡吧。」影倩接過來,「東方飯店停業一天,大家都歇歇,慶祝感恩節。」
「好!我來烤火雞,讓你們嘗嘗,馬上就開始準備。」小丫頭迫不及待地說。
崔西說做就做,忙了兩天,把所有材料準備齊全,感恩節中午剛吃完飯,就鑽進廚房,直到天擦黑還沒出來。
斯特林、加霍來、小峰、基德、影倩、我和孩子們早已等在擺滿各種瓜果的餐桌邊。
「我要餓死了。」斯特林笑著開玩笑,我也跟著起鬨。
「你們這些人啊!」影倩笑著站起來走進廚房。幾分鐘之後,崔西和靜娥抬出一整隻金黃的火雞擺在餐桌上。
「大概有兩年沒烤過火雞了。」崔西一邊解釋一邊摘掉手套,「感覺還不錯。」
「很好很好,很香!以後可以經常烤一隻吃。」我咽著口水稱讚道。
「坐下吧,累了一下午。」影倩指著對面的座位。
「這隻火雞要由男主人用刀切開。」崔西坐下望著我說,其他人也轉臉看過來。
「我來!」未等我有所反映,曲俊峰已經搶先把刀拿起來。
「……哦,好的,不過要移到廚房去切開。」崔西四下看看,猶猶豫豫地說。
「好!」曲俊峰也不戴手套,端起火雞就走。
影倩起身要跟過去,我見她臉色不好看,趕緊伸手拽住,「小丫頭、靜娥,你們去幫幫忙。」
「嗯……肯定很好吃……」小峰和崔西離開后,餐廳的氣氛有些尷尬,斯特林試圖改變。
「是啊,我今天來的真是太巧了!」加霍來也開口幫忙,「謝夫,我最近有個想法:現在對辦公樓的需求很大,您看是不是可以在首都買塊地,蓋一棟辦公樓。」
「嗯,這個主意非常棒!」我立刻點頭稱讚,語氣有些誇張,「影倩,你看怎麼樣。」
「你是……你說了算。」她反轉手腕握住我的手。
「我也參加!」斯特林加進來。
「那就這樣定了,」我抬抬手,「今天是感恩節,家人和朋友聚會,明天再詳細討論。」
「明天下午三點一刻,在……湖濱村開會。李,可以嗎?」斯特林問。
「行。」我點點頭。

第二天上午,我到托德的總理府和他討論新建居民區和買地的計劃,然後到其他部門轉一圈。回來時路過警察項目的工地, 又和拉莫管營建的下屬查看一遍施工的進展情況后,才進入東方飯店大門,車還未停穩,就看見神父正在廊下坐著和影倩崔西交談。
「您怎麼來了?!」我趕緊快步過去,有些驚喜地上前打招呼。
「哦,您好,李先生,好久不見!」神父微笑著和我握手,「送您的聖經,您讀了嗎?」
「嗯……哦,讀了一些……」我其實只讀過前幾頁,所以有些沒底氣。
「感覺怎麼樣?」神父依然和善地微笑著。
「哦……哦,說實話,沒有什麼感覺……您知道的,我以前從未接觸過宗教,所以不知道怎麼說。」
「呵呵!沒關係。有空的時候就讀一段,盡量用平和的心態去閱讀,看看宗教到底是什麼樣的,好嗎?」
「好,我知道了,謝謝您!您這次來首都做什麼?」
「哦,來辦教會學校統一移交給政府後剩餘的事情,順便看病,當然也是來看看你們。」
「好,謝謝……您身體不好?什麼問題?」我趕緊追問。
「主要是膝蓋,現在爬山和上下台階有些困難。」
 「醫生怎麼說?嚴不嚴重?要不要請中國醫療隊的醫生也診斷一下?」
「呵呵!」神父被我問笑了,「謝謝你的關心!不嚴重,是人體正常老化造成的。」
「您最好還是到首都來……傳教,」我進一步建議,「這裡醫療條件好,主要是地勢平坦,不用上山下山。」
「嗯,我也這麼想。」神父點點頭,「那邊的教堂太接近礦區,山體被開礦的爆炸震得鬆動,政府已經多次發出警告,再說孤兒院和教會學校也已經全部改為官辦……也許該離開了。」
「您要回國?」我有些吃驚。
「哦,我說的是搬到首都。」
「那就好,那就好!」記得迪恩以前曾下令把所有的非官辦學校都改為國有,我當時還表示支持,可是今天誤以為神父要回國,卻真有些捨不得。他在圍城時不避槍彈為垂死者做臨終禱告,雖然當時覺得很傻,但的確讓人震驚和敬佩。這得有多大的精神力量,才能支撐一個人從安全的隱蔽處走出那幾步啊!
午飯後神父又和我們喝茶聊天,直到兩點多才離去。送走他以後,影倩崔西開始忙起各自的事情,我看看到三點一刻還有些時間,不知道該幹什麼,坐在椅子上發獃的時候忍不住打了個呵欠,立刻被影倩看到,讓我趁還有點時間,趕緊去卧室眯一會兒。
我慢騰騰地走在去卧室的路上,突然看見一個身影從牆邊閃過,「卡姆,過來!」
「先生……」這小子兩腿僵硬,不情願地挪過來。
「下午不用上學……嗎?」我覺得剛才聲音太大了,盡量使自己的語氣和善。
「下午……全體老師要學習新的教育政策,放假。」
「嗯,手裡拿的什麼?作業本?我能看看嗎?」
「法語作業……老師讓寫的日記。」卡姆把本子雙手捧著遞過來,我也用雙手接住。
「嗯,寫得比以前工整。你是個能夠認真做事的孩子,只要不急著去玩,一定能寫好。你看這一段寫的多……這是你寫的?!」
卡姆不敢過來,只能前傾身體,伸長脖子踮著腳尖往我手裡看。
「下雨了,我讓司機開快點,車輪飛濺起地面的泥水,打在那些窮人的身上臉上,我興奮而好奇地看著窗外的情景……」我把句子念出來,「這是你寫的?你這樣做過?
「是胖子寫的,老師說用詞和語法很正確,讓我們抄下來……」
「不應該給同學起外號。」
「大家都這麼叫他,他的確……您可以問開車的司機叔叔,我沒有這樣做過。」
「嗯,那就好,我相信你。這樣是不對的,知道嗎?」
「知道,先生。」
「寫字要認真,寫慢一些。繼續努力……你去吧。」
「好的,先生!」卡姆雙手接過作業本,一溜煙地消失了。
我已經困意全無,抬手看看時間,轉身走向辦公室。
斯特林和加霍來準時趕到,加霍來還帶著一張詳細的首都地圖。大家圍著地圖好一番議論,最後基本都同意把富人區山坡下東面的窪地買下來。這裡原來是一片貧民窟,基本都是在山上富人區打零工的胡圖人。戰爭時這裡的一些人參加了胡圖族武裝,大部分人在胡圖對首都富人區搶劫時引起的火災中逃散。圖西恢復政權后,本地富人逐漸回歸,但外籍有錢人因為金的政策卻不再過來,加上新建的別墅向山坡西面擴展,貧民窟也跟著移到西面的山下,所以這裡已很少有人居住,而且本來就無水無電,雨季還常常被淹,因此至今無人問津。
「這地方的確不錯,」我按著地圖抬起頭,「不僅可以建寫字樓,還可以開發住宅區,比山上的富人區低一個檔次,就是那種高級公寓,給在寫字樓里上班的白領居住。」
「這樣恐怕不行。」斯特林也站直身體,「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有車,不需要住這麼近。」
「我贊成李的意見。」崔西說,「現在雖然越來越多的人有車,但交通堵塞也越來越嚴重,上下班高峰時……那個……bumper to bumper,聽莫嘉娜說總統先生已經準備安裝紅綠燈了,所以住得近反而方便。」
「還有就是要注意排水。」我看見加霍來點頭贊成崔西,斯特林也跟著點頭,心裡得意,馬上接著說起另一個問題。
「嗯,對!」加霍來看著我,「還有道路,都是基礎設施。謝夫,一旦確定,還要麻煩您請政府部門儘快建設基礎設施。」
「嗯,好的,這個我負責協調。」我點頭應承下來。
「資金方面不知道有沒有問題?」影倩開口問。
「現在不好說,」我摸摸下巴,「首先得弄清楚這塊地政府想要多少錢,這事還得我來辦。」
「資金如果有問題,我還可以再邀請一些人加入進來。」斯特林說。
「嗯,先問清楚地價,還有蓋樓的預算,要蓋幾棟樓,每棟多少層,面積什麼的……」我越說越覺得事情繁雜,「這樣,明天我去找李同力,他應該知道怎麼辦。」
「我覺得可以讓李同力先生的公司更多地介入。」斯特林進一步建議,「中國人在這裡修建的道路和橋樑都很好,哦,還有山區的醫院和學校,而且價格低。」
「可以!這個也是我的事。」我得意地笑著說。
「好了,先討論到這。」崔西從靜娥手中接過托盤,「吃些水果糕點休息一下。我們還有些公司的事要處理,你們吃過晚飯再走。」
「謝謝先生,夫人和崔西小姐,我還有事,只能先告辭了,明天晚上來行不行?」加霍來問。
「隨時歡迎!」影倩笑起來,「我們吃什麼你就吃什麼。」
「那太好了!明天把約翰遜也邀來。我先走了,再見!」
晚飯後斯特林也沒有久留,很快告辭。蘇靜娥領著傭人收拾餐具,影倩安頓好兩個孩子,三人不約而同來到院子的長廊里,面對著平靜的湖水坐下。
「怎麼都不說話?」沉默片刻,崔西忍不住先開口。
「你不帶著小強去玩,到這來坐著幹什麼?」我微笑著反問。
「不知道,我看你們往這邊走,我就跟來了。」
三個人一起笑出聲來,影倩摟住小丫頭的肩膀。
「這是我的習慣。忙亂一段時間后,要找時間安靜地坐一會兒,嗯……想想做過的事情。」我解釋道。
「哦,是這樣。」崔西點點頭,「那你現在想什麼?」
「……我今天看了卡姆的法語日記……」我把作業本上的範文講給兩個人聽。
「這樣不好吧?」影倩說。
「是啊,我也覺得不對。即使語句再工整漂亮,內容不合適……不知道老師為什麼要這樣。」我搖搖頭,「這種鼓勵很可能讓學生們覺得內容也是對的……不好!」
「今天神父還說到學校官辦以後,轉進來許多官員和有錢人家的孩子。教會學校的條件一直比官辦的好,用歐洲的捐款建的。」影倩皺著眉頭說。
「以前沒有嗎?」我問。
「也有,但對孤兒和貧窮人家的孩子優先照顧,而且要學習《聖經》,所以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不會送孩子進教會學校。」崔西解釋。
「哦……」
「最近有些忙亂,是該放鬆一下了。」影倩身體靠在椅背上。
「最近讀了一些書,」我找到話題,「發現民國時期也不是那麼……壞,至少有很多好文章。我以前知道的事情似乎有問題。」
「講講你的心得。」影倩鼓勵我。
「嗯……圍城的時候,我第一次和神父見面,崔西你也在。他對我說:『心中不要有那麼多仇恨。』我當時還不同意。現在看了民國的這些文章,好像……很平和。那時候兵荒馬亂的,怎麼寫出這樣的文章……」我停下來,整理混亂的思維,「還有《夢的解析》,只讀了前面一點,但昨天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人應該怎樣看待自己?我的意思是,人應該怎樣看待自己的想法……思想?比如說,我打架的時候恨不得一拳就打死對方……這種想法不對,事後想想。可是,有這種想法,是不是就說明我是一個壞人?」
「是!」兩個女人一起點頭,然後笑起來。
「你倒是講清楚,那本書里說了什麼,讓你有這個想法?」影倩提醒我。
「哦,弗洛伊德講:他在看病時,要求對方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講出來,有什麼說什麼,不要預先判斷對錯,那樣會影響對病情的了解。」
「這不是很正常嗎?」崔西不明白。
「他是研究精神病的,或者說研究人的思維。我就想,如果我面對這樣一位醫生,能不能把真實的想法都說出來?會不會只說好的……只說我認為是好的?」
「這是個好問題!」崔西點頭,「不過,你很誠實……」
「其實就是如何看待自己。」影倩搶過話頭,「我覺得有不好的念頭很正常,關鍵看怎麼去做。」
「姐姐說得對!」崔西又點頭。
「謝謝你的評價!我的確想做一個誠實的人。」我一邊說,一邊低頭轉轉手裡的杯子,「以前我問過小丫頭一個問題:如果中美兩國打仗,我們應該怎麼辦?這個問題把小丫頭嚇著了。事後想想,我腦子裡有很多混亂的東西……很多矛盾,要找到答案……希望能解決。」
「你下午說要安裝紅綠燈?」沉默片刻,影倩轉向崔西問。
「是,莫嘉娜說的,聽說已經訂貨了,很快開始。」
「那真好!現在路上堵得真厲害。」影倩點點頭,「小丫頭,明天下午我去給三個孩子看看衣服,你和卡雅看著他們把面和好,晚上做蔥油餅。」
「我也幫忙,負責烙餅,保證烙得非常均勻。」我搶著說。
「你記得早點回來就好,涼了不好吃。」
「親愛的,」崔西也轉向我,「你回來時順路從博朗的傢具店把花盆架帶回來,一共六個,就不要單獨派車去了,司機有些不夠用。」
「好……我開皮卡車去,得再雇兩三個司機。」
「我第一次碰見你就是在那裡。」小丫頭笑著。
「啊,是嗎?我不記得了……什麼時候?」
「一年多前,你竟然知道給我讓路,可是根本沒看我。」
「哦,那時候應該是剛到這,女士優先嗎!」
「不是……我沒有別的意思,超市裡經常有中國人,很吵,有的人大概第一次碰到白人女孩,直愣愣地迎面看著我,沒人知道主動讓路。」
「嗯,的確是這樣,中國人沒有女士優先的習慣。」我說。
「你到傢具店幹什麼?」影倩不解。
「因為我知道以後要和你們一起生活,提前去看……哎呦!」影倩綳著臉捏了我一下。
「哈!你又亂說,那個……報應!」崔西笑起來。
「應該是『活該!』」我糾正她,「那時候對什麼都好奇,所以沒事的時候就四處看看。那個傢具店的籬笆牆上開滿花,店名又是花體,很漂亮,所以就闖進去了。」
「這個『闖』字用得好!」影倩笑著說。
「的確是『闖』,帶著對外國模糊的認識,甚至是摻和著敵意的偏見,闖到這個……受西方文化影響的國家。後來發現有許多不對,很彆扭。」
「現在呢?」崔茜問。
「有時候還是挺彆扭。」我如實回答,「但好多了,而且引發越來越多的思考。」
「是有改變!」影倩點頭,「以前動不動就要打人,剛才小丫頭說中國人不禮貌,直接就承認。」
「我可沒打過女人!其實……不到最後,我不會動手。」
「打女人算什麼本事?恃強凌弱!」影倩說。
「你要敢打我們,我們一定抵抗!」崔西假裝握緊拳頭。
「你們厲害你們厲害!」我把雙手舉到臉前抖動,引得兩人一起笑起來。
「唉……」我靠回椅背上,長出一口氣,「出來真是開眼界!」
「嗯,可以向朋友們炫耀。」影倩笑著點頭。
「我才不會!我的意思是可以長見識……可以有更多的思考……先長見識,然後仔細思考。呵呵!當然也可以炫耀一下。」
趴在腳邊的小強突然抬頭站起來,我順著它的目光望去,靜娥和基德正並肩走過來。
「先生,基德要見您。」走到近前,基德先停下腳步,拉開一定距離在蘇靜娥後面站住。
「哈哈!」我笑起來,「我就是不講話,等著看看你們倆怎麼辦。基德,提醒過你多少次了,不需要通報,怎麼還是改不了?」我又轉向蘇靜娥,「你也是,總記不住,下次再這樣,我就說:『不見,讓他走!』」
「謝夫,我的錯我的錯。」基德滿臉笑容走過來,把靜娥擋在身後,「總是記不住,習慣不好改。」
「你吃飯沒有?」我直接問。
「還沒有,剛剛散會,不過休息時有茶歇。」
「那管什麼用!靜娥,帶他去吃飽了再回來。記住,下次不要通報。」
「這是他們的習慣,別那麼認真。」兩人離去,影倩對我說,「你不是以前也勸我少動手,多指揮嗎。」
「也是。」我點點頭,「入鄉隨俗,下次隨便他們怎樣。你們以前不是要買塊地種菜嗎,現在怎麼樣了?」
「早就買過了。怎麼想起這事?」影倩問。
「我剛剛想起來,迪恩新給的這一片地,有幾處很平坦,能不能用來種菜?」
「不知道……」影倩搖搖頭,又看向崔西,「你這幾天跑來跑去,有沒有看到?」
「我也不知道。」崔西也搖頭,「即使是平地,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種植。你有什麼想法?」
「沒什麼,我記得有塊山谷間的平地,還挺長的,咱們也用不著蓋那麼多房子,可以開幾塊菜地……」
「做成山間小村莊的樣子!」影倩興奮地一拍手,打斷我的話,「嗯……曉叩柴扉等人開,嗯嗯……薄霧青流撫青苔……」
「呵呵!還說我亂作詩,你也一樣。」我見她舉著手,凝神皺眉地思索,忍不住笑出來,「改個字,薄霧青流撫舊苔,曉叩柴扉等人開。很好很好很好!嗯……晨風不解花間雨,……隔壁芍藥還沒開。」
「你這是什麼啊?」影倩也笑,「挺好的前三句,最後讓你變成打油詩了。什麼是『花間語』?為什麼『不解』?」
「露水啊!早晨的風弄不明白:還沒到雨季啊,怎麼花上面會有水?」
「只有你才會這麼傻。」影倩趁機說。
「姐姐,我覺得他不傻!」崔西總算聽懂了一句,趕緊搖頭,旋即明白過來,抓住影倩的手不好意思地笑了。
基德返回來,依然服裝整齊。
「隨便點,我們又不開會。有什麼事?坐下說。」
「哦,謝夫,是這樣,今天開會有幾個主要內容,交通實行紅綠燈;以後警察執行日常勤務不再配槍;所有武器一律上交,只留手槍,還有就是要更換制服,以後警察有自己的制服。」
「那是對的,」我點點頭,「警察就應該和軍隊的服裝有……你是說除了手槍,其他長槍一律上交?」
「是這樣的,所以我來找您。沒有長槍,負責這一片安全的警察火力會大大地削弱。」
我半天沒說話,迪恩這個命令等於是讓拉莫繳械。沒有長武器,真要打起來,警察根本沒有與軍隊相當的火力,這是在解除托德他們的武裝。但這話能不能對基德講?
「嗯……基德,來來,過來坐下。我感覺這樣……警察的能力……力量將被嚴重削弱,托德和拉莫先生怎麼看?」
「托德和拉莫先生同意,這是下午剛剛宣布的命令,明天開始交接武器。」
「哦……」
要不要提醒一下托德?但是,如果因為我的提醒引起衝突怎麼辦?迪恩剛剛給我這麼大的好處,而托德又是真正的朋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既對得起朋友,也能不損害自己。
「我來打電話。」下定決心后,我拿起手機,猶豫片刻又放下,「我去一趟總理府。」
「這麼晚了,明天不行嗎?」影倩問 。
「我跟你一起。」崔西站起來。
「嗯……要不……明天再去吧。」我又猶豫了。
「明天去吧。」影倩按住我的手,「現在太晚了,托德肯定已經休息。你帶小丫頭回去吧,早點睡覺,明天一早過去,好嗎?」
這夜我沒有睡好,腦子裡的各種念頭一直在打架。影倩一早就過來,默默地看著我吃完早餐,然後問我想對托德說什麼。
「迪恩正一步步剝奪托德的力量,這樣下去可能會出事,不是托德他們政變,就是迪恩徹底清除托德的勢力……反正都不好。」
「也許不會那麼嚴重……」
「希望吧。」我看看剛剛起床,眼睛還沒完全睜開就走出來的小丫頭,「昨晚一夜沒睡好,翻來覆去想著這事……既然托德和拉莫同意,也許就不用再提醒他們……」
「我也這樣想,」影倩站起來扶住崔西,「既然他們也同意,就不要再說了,畢竟這是人家的內政。」
「嗯。」我點點頭,看著桌上的自己剛剛吃完的那份早餐發了一會呆,又看看在裡屋幫著崔西梳頭的影倩,站起來慢慢走出門外。
昨夜沒睡踏實,在辦公室里忙完幾件急事,我就已經哈欠連天。看看錶剛到九點,想著今天還要去找李同力商量買地蓋樓的事,我放下手裡的東西關上門,躺在裡屋的床上開始補覺。
窗外陽光明媚,鳥語花香,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我閉著眼睛靜聽片刻,很快就睡著了。
沉酣的朦朧之中,突然渾身一抖,我睜眼醒過來。外面有人開門,等把頭轉過來,崔西已經站在跟前。
「對不起,吵醒你了!」小丫頭眨著眼睛,「卡姆在學校把同學打傷了,他媽媽找到這裡,正在發火。」
「嗯……幾點了?」我看看錶,「哎呦,都中午了!」
「快點吧!」崔西把我拉起來,「他媽媽好厲害,進屋還沒說話,就摔碎了姐姐遞過去的茶杯。」
「嗯?」我徹底醒過來,「小孩打架,大人不至於這樣吧?」
「那個女士是一位市長的太太,她說自己的丈夫正在趕來,如果不滿意,就要拆了東方飯店。」崔西跟在我後面往外走。
「哦,是嗎?這麼厲害?」我停下來有些不相信地看著小丫頭。
「是啊是啊!」她使勁點頭,「快走吧,姐姐在等著呢!」

還沒進客廳,就聽見一個高亢尖厲的嗓子在不停地振顫,刺耳的喧囂充滿房間后從門裡象失火時的濃煙一樣浩浩蕩蕩地湧出來。
我快步走進房間,影倩看見立刻走過來。
「這位夫人,您先別激動,把事情先說清楚好嗎?」
「什麼說清楚,已經說過一遍,我沒時間和你廢話,立刻把那個小混蛋給我交出來!不然的話你們今天……最遲明天就給我滾出這個國家!」嗓門尖厲的胖女士根本對我不屑一顧,繼續她讓人心煩意亂的演講。
「她說卡姆欺負她兒子,把臉都打腫……嘴和鼻子流血,老師不阻止就被打死了,我讓靜娥去找卡姆。」影倩不得不湊到我耳邊說話。
「哦,夫人,您的孩子現在怎麼樣?需要去醫院嗎?」我打斷胖女士的喋喋不休問道。
「廢話!傷得那麼重,能不去醫院嗎?」她瞪著我大聲說。
「……夫人,我姓李,請問您貴姓?」我被她嗆得有些混亂,於是試圖緩和氣氛。
「你們中國人有什麼資格問我的姓名……小混蛋!我要殺了你!」話說到一半,卡姆姐弟出現在門口,那女人瞪圓眼睛,瘋了一樣撲過去。
「夫人,您等一下……等一下……站住!」我緊趕兩步擋在中間,不得不大喝一聲阻止她繞過我繼續撲向卡姆。
「讓開!」她抬頭沖著我大吼,牙齒間掛著唾液拉成的絲。
「住嘴!」我用更大的聲音回敬她,「到那邊站好!你竟敢在這裡放肆!」
胖女人嚇得渾身一抖,不由自主地後退兩步。
「卡姆,進來!「我轉向門口,」別害怕,講講怎麼回事。如果有人敢碰你一下,我就讓她躺在這兒!」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南沙2 2017-5-15 07:25
朋友去哪辣,好久不見,看你的小說真得有耐心哈
回復 南沙2 2017-5-15 09:20
市長又要來向你求饒辣 我在《音樂欣賞》貼了些歌曲,請光臨指導
回復 wlr谷石 2017-6-12 23:58
南沙2: 朋友去哪辣,好久不見,看你的小說真得有耐心哈
忙得腳不沾地,謝謝您的惦念!
謝謝支持!
谷石
回復 wlr谷石 2017-6-12 23:59
南沙2: 市長又要來向你求饒辣 我在《音樂欣賞》貼了些歌曲,請光臨指導
馬上就去!
謝謝!
谷石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7-10-3 23:42
誰叫你貼文太慢,我都要積累半年才能來讀,這樣才解渴,否則二,三個月一滴水,讓人捉急!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lr谷石最受歡迎的博文
  1. 在非洲8 [2014/07]
  2. 在非洲1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書(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4 [2014/07]
  10.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1. 在非洲3 [2014/07]
  12. 在非洲27 [2014/07]
  13. 我一開始以為這只是日誌 [2014/07]
  14. 在非洲101 [2015/04]
  15. 警方給出崑山反殺的處理決定,黑社會怎麼想? [2018/09]
  16. 在非洲24 [2014/07]
  17. 漁村雪夜 [2014/07]
  18. 在非洲107 [2015/10]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4 20: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