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非洲113

作者:wlr谷石  於 2016-1-17 14: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2評論

關鍵詞:非洲

戒嚴準時開始,電視和電台里反覆播放通告,提醒市民盡量不要上街,基德增派四個警察專門守在大門口,我們則都聚在大廳里守著電話看電視。
將近四點時,我實在忍不住,出來透透氣,順便爬到山坡上看看街上的動靜。、
路上一個人影都沒有,工地也空蕩蕩的,十幾個警察無所事事地靠在大門對面的車邊閑聊著什麼。影倩跟上來,讓傭人搬上來兩把椅子,安靜地和我並排坐在一起。
「看樣子不像是要抓傑夫。」過了一會,她輕輕勾住我的胳膊。
「說得對,不知道又想幹什麼。」
「哎,傑夫對你很稱讚。」
「嗯?稱讚什麼?」我轉頭看著她。
「看看,一說好,馬上眼睛放光。」
「呵呵,那當然!有人誇獎不是好事嘛?我先說說你,齊工前天還在講,說你的氣色好多了,臉色紅潤,神情開朗,簡直變了一個人。」
「我現在好像胖了,沒有以前苗條了。」影倩摸摸肚子。
「那很好啊!以前挺瘦,看著有點病態。我喜歡豐滿些的女人,生理心理都很健康,抱在懷裡又軟又暖和,當然,不能太胖。」
「說正經的,傑夫說你很善良,能看到事情的根本。」
「什麼根本?」
「就是遊行是為了爭取權利,不應該死人。」
「他應該當面和我說,我可以再好好教訓他一下,動不動就不怕坐牢,不怕死,搞得好像要上戰場一樣。」
「別總是勝負心那麼重,他也是和你討論,沒想打敗你。你這些天你忙得都不見人影,哪有時間當面說。」影倩理理額前的頭髮,「下去吧?應該不會有事。」
戒嚴到晚上六點半就提前解除,我看到新聞,立刻拿起車鑰匙趕到醫療中心工地,看看齊工那邊是否正常。
齊工剛剛給國內的王總打完電話,站在院子里跟郭建華髮牢騷,埋怨王總遲遲不來,好多事他都沒法做主。我走過去簡單問了幾句,齊工就轉身去洗澡,剩下我和郭建華繼續沿著工地上的土路散步。郭建華學的是建築,他個子不高,瓜子臉,因為以前患過甲亢,所以眼睛亮而突出,說話時語速稍快,聲音清晰有力。
「齊工看來真是老了,」建華扭頭看看齊工離去的方向,「局勢沒有完全穩定,現在老王怎麼可能過來?」
「他說的也是,剛剛重新開工,千頭萬緒,很多事不是他能決定的。」
「這不是主要原因。現在有電話還有傳真,再複雜的事都可以說清楚。」郭建華又一次看看四周,「他和李同利在爭權。」
「啊?!」我吃了一驚,「齊工不已經是項目經理了嗎?」
「沒那麼簡單,李同利和他在這個項目的一些技術細節上想法不同。」
「技術上有不同想法,應該不是爭權力吧?」我猜測著。
「不爭權力,技術上還有什麼好爭的?」他看看我,「你不懂,別把自己牽扯進去,沒好處。我也不想參與這事,正好曲影倩讓我設計內部裝修方案,這些天會去東方飯店,不用在這裡煩神。哦,還有,周紅兵馬上要來,你知道嗎?」
「不知道,」我有點驚訝,「什麼時候?」
「時間還沒定,反正下一批的人員名單里有他。你和他打架的事在國內可是傳得沸沸揚揚。周芳聽說后很緊張,直接跑去問王總,知道你打贏了又很高興,和設計部的幾個女人說得興高采烈,來之前還讓我向你問好,提醒你注意安全。她喜歡你,你知道嗎?」
「啊?哦,不太清楚。」我趕緊低頭搪塞。
「這女孩挺不錯的,雖然有點咋咋呼呼,但長得挺漂亮,剛來時有人追求過她,結果她沒看上,你可以考慮考慮。」
「呵呵,謝謝!」
「怎麼了?嫌她學歷低?」郭建華不依不饒。
「不是不是,」我趕緊搖手否認,「她......我都不了解她,就去財務室報銷過幾次發票。」
「哪有什麼?現在了解也不遲嗎!跟你說,我來之前去借美元,準備路上應急用,就她一個人在財務室,寫借條時,她突然說:『我要是也學土建,一定也申請去李立強那裡。讓他寫封信再拍張照片回來給大家看看。』你聽聽,意思夠明白了吧?」
「這個......沒有相機。」我開始胡亂找理由。
「王總哪次過來不帶著相機?下次我借過來拍拍這裡的建築,同時也單獨給你照一張。周芳對你挺好的,你在國內的工資都是她給你保存的,其他人可沒有這個待遇,我老婆每月得跑公司一趟拿錢。這樣吧,抽空給她寫封信。」
「啊?!寫什麼?」
「你說寫什麼?」他笑起來,「就算沒想法,也總得感謝她給你保存工資吧?」
「哦,我原來交代我媽去拿的,家裡來信沒說這事。」
「先感謝她替你保存工資,然後再說說這裡的情況,你要是也對她有好感,順便提一句很想念國內的同事,信是直接寫給她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我其實對這些事沒興趣,來之前紀總找我談話,最後問我對你的印象如何,她是紀總的外甥女你知道吧?」
「哦,聽說過。你的意思是......」
「周芳喜歡你,其實沒我什麼事,但現在紀總提到,我就要和你認真談談,即使沒什麼,也不要惹出麻煩來,畢竟紀總是公司的副總,知道吧?」
「好的,明白明白。」我點頭答應著,腦子裡同時在快速思索,開始想辦法脫身。
「別只是明白啊,你準備怎麼做?」
「這個......」我暗自一咬牙,索性實話實說,「我沒那個想法,周芳我不了解,再說......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去,不能讓她耽誤時間,錯過其他......」
「我知道了,」郭建華打斷我,「你是不是已經有女友了?」
「啊!?」我嚇得小腿一抖,「你是說這裡?」
「我是說國內。」
「沒有,我經常到你家去蹭飯,嫂子還說要幫我留意,怎麼可能不告訴你們。」我趕緊否認。
「呵呵!對對。」他笑起來,抬手看看錶,「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明早記得安排人接我。」
開車出來,我忍不住得意地笑,雖然對周芳沒什麼想法,但在國內時就已經察覺到這女孩的好感。不過現在她這麼老遠地想辦法把消息傳過來,我有點不知道如何應對,直接拒絕太生硬,更何況她還是紀總的親戚。拖著不回應?似乎也不妥,別再鬧出什麼誤會來,還是回去和影倩商量一下吧。
晚上躺在床上,我把事情告訴影倩,她看看我,「那你就答應她。」
「咳!你這個人,早知道就不告訴你了。」我把她的手拉過來,「幫我想想辦法,不然我就直接告訴郭建華,我和曲影倩是一對。」
「去!讓我想想再告訴你,哪能立刻就有妥當的辦法,明天再說,睡覺吧。」
第二天上午,我把郭建華接過來以後,回宿舍找東西,影倩跟過來,剛一進門就被我轉身攔腰抱住。
「幹嗎!」她用力推開我,「昨晚的事你想到辦法了?」
「沒有,不是讓你想辦法嗎?」
「讓我想辦法,你就不管了?這事只和我有關?」影倩撅起嘴。
「不是不是,這是咱倆的事,可我真是沒有妥當的辦法。那女孩是副總的親戚,最好別有不愉快,更重要的是不要傷人。」
「到處沾花惹草!」影倩白我一眼,「你讓郭建華寫信回去,順便轉達你的感謝......」
「高,實在是高!」我豎起大拇指。
「聽我說完!這樣拖一段時間,那邊看你沒進一步的表示,應該就明白了。如果還不行,可以和崔西商量一下,看她願不願意出面。」
「嗯,好辦法!不過,如果要崔茜出面,就要考慮到各個方面的影響。」
「先做第一步,說不定用不著後面的。」她抬手看看錶,「崔茜和托德馬上要過來。托德專門來看你和傑夫的,到時候我讓蘇靜娥直接把他領到傑夫那裡。」
傑夫到達以後剛坐定就直接切入正題:他過來一是看看傑夫;二是告訴我們戒嚴是為了強行接管幾家外國人的工廠和娛樂服務場所;三是要想辦法把傑夫一家送出去,總藏在這裡不是長久之計。
「我還以為金不準備再進行下去,」我把方糖盒子遞給托德,「沒想到他還要這麼干。」
「他一直就沒想過要取消,一直問我傑夫有沒有找到。這次戒嚴,直接把十幾家外資企業的負責人抓走,封閉生產經營場所,還讓我組織人員審查賬目,都是外國人的企業。所以我想還是先把傑夫一家送到國外,以後看局勢變化再做打算。」
「我可以去南邊的鄰國,那裡有所大學曾經聘我講過一年的課。」傑夫接過話題。
托德看看他,沒立刻回答,而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出去以後的生活不是問題,我可以幫助你,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出境?目前所有邊境的口岸都是警察和軍隊雙重看守,只能從湖上走。」
「那正好,從這裡的湖邊上船。」我接過來。
「就近當然最好,不過這裡沒碼頭。還有,這樣你就得擔些風險。」托德認真地看著我。
「沒事!這裡的湖岸平常根本沒人,不會有事。」我擺擺手。
「好,那就這樣。」托德站起來,「我聯繫船,傑夫準備一下,等我通知。」
送走托德,我跑去看郭建華,他正趴在圖板上畫效果圖,見我進來,放下筆挺起腰,「剛才那個黑人是誰?好大的排場!」
「哦,警察總監,過來拜訪曲影倩的。」我裝作毫不在意地揮揮手。
「你也認識?」郭建華直直地瞪著我。
「啊對!他來吃過幾次飯,我一直在這個工地,低頭不見抬頭見,時間一長就認識了。」
「好啊!他是警察總監,你一天到晚開車在外面跑,遇上警察找麻煩,就提他的名字。」
「是的,不過這裡的警察一般不找麻煩,他們把中國人和白人一樣看待。」
「是嗎?待遇這麼高?」他很驚訝,「我看國內很多報道說外國人欺負中國人。」
「好象這裡沒有......別聽國內的人亂講。你中午在這吃還是回去,我要安排車。」
「其實懶得回去,那兩人總是想拉著我站到他們一邊......不過在這裡又要麻煩曲影倩。」
「不麻煩,不麻煩,我去跟她說一聲。」
「呵呵!」他笑起來,「說得跟你是這的老闆似得。」
「啊啊......我這個不是熟嗎,我去說一聲,走了。」
「不用你去,我去。麻煩別人,得當面說聲謝謝。走,和我一起去。」
在街上折騰到近午,我餓得肚子直叫,停好車衝進廚房順手抓起一塊昨天剩下的雞肉塞進嘴裡。
「下不為例啊!洗手吃飯。」影倩從裡間出來,板著臉。
「唔唔。」我顧不上說話,轉身去洗手。
中午特地加了兩個菜,郭建華邊吃邊和影倩及小峰交談,我悶頭盯著面前的一盤菜三口並作兩口填飽肚子,到隔壁拿起食盆去喂狗。中午的院子里很安靜,客人基本都已結賬,我特意把狗引到大門附近放下食盆,站在一邊無所事事四處觀望。
「先生,有位托馬斯先生在門口,想要見夫人,蘇小姐不在,您能不能和夫人講一聲,我這走不開。」一個看門人走過來對我說。
「嗯,他有什麼事?」
「先生,我不知道,他想直接和夫人說。」
「夫人還沒吃完飯,我先去看看吧。」
一個身材健碩的黑人站在大門外,西裝革履,滿頭是汗,兩手在身前緊抓著公文包。我踱過去問明來意,請他稍等,轉身回去找影倩。
這人是個麵包房的老闆,影倩一直在他那裡訂購法棍,這次來是想把麵包店轉讓給她。我把他安排到會客廳,然後去通知影倩,接著給郭建華找了個地方睡午覺,看看沒什麼事,又回到影倩和托馬斯談話的房間。托馬斯很拘謹地坐在椅子上,兩腿併攏,把公文包放在膝蓋上,見我進來,趕緊抓著包站起來。
「請坐,請坐。你們繼續。」我示意他不要客氣。
「托馬斯先生想把麵包店買給我,」影倩轉向我,「我對這行不熟,所以正在猶豫。」
「托馬斯先生,」我欠欠身體,「抱歉打斷你們!我能問一下,您為什麼要出售店鋪?」
「哦,事情是這樣,我是南非人,現在想把這個麵包店轉手,所以來找夫人......價錢好商量。」
「對不起!您稍等一下。」我抬手打斷他,突然意識到什麼,「您為什麼要轉讓店鋪?」
「我要回國了。」
「能告訴我您為什麼回國嗎?」我進一步追問,「是不是因為最近要沒收外國人資產?」
「您說得對,我不同意交出麵包店。前幾天戒嚴,被軍隊抓走,後來使館出面才放出來。」
「不過沒收資產的事這幾天......不是停了嗎?」影倩接話,沒有理會我提醒她的眼神。
「沒有......,夫人,您是個善良的人,我不會對您說謊。這些天稅務官幾次上門查我的帳,一進來首先就讓暫停營業,然後把所有人趕進廁所里,一關就是半天。昨天忽然出現幾個流氓,進來就打人,還把剛做好的麵包倒在地上。」
「哦,原來是這樣。」影倩扭頭看看我,「托馬斯先生,您先回去,我們商量一下再答覆您好嗎?」
「夫人,能不能非常冒昧而誠懇地請求您,儘快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覆,非常抱歉!」托馬斯語氣極其客氣,近乎哀求。
「這樣,」影倩抿抿嘴唇,「下午給您答覆好嗎?」
「那太好了!」托馬斯弓著腰站起來,「衷心感謝您的接見!打擾了!再見!」
送走托馬斯,我和影倩回到屋裡,「你真是個生意高手,絕對不能當場答應他的請求,越拖得時間長,價格就會越低。」
「不是,」影倩搖搖頭,「我不熟悉這行,這個麵包店買下來也沒幾個錢,但原來做麵包的師傅就是托馬斯自己,他走了我還得另請人,所以一時拿不定主意。」
「哦......」我有些窘迫,「找不到麵包師傅,買下來也沒法經營。」
「其實托馬斯很誠實,直接告訴我們原因,但是師傅......」
「這樣,」我眼睛一亮,「買下來,就請他做師傅,麵包店屬於你,別人就不會再找麻煩。」
「嗯,對!這樣還能幫幫他,就這麼辦。下午你帶我去一趟市裡,一起和托馬斯談談。」
下午我們找到托馬斯說明來意,他高興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一個勁地感謝。出來以後,影倩突然從副駕駛座位上撲過來親我一口,嚇得我差點把車開進路旁的溝里。
「我的媽呀!你想害死你男人嗎?」
「又瞎說!我是感謝你出的主意。」
「呵呵!那是,我的主意肯定好。」我笑著看看她,「你現在放得開了,晚上也敢用手了。」
「閉嘴!送我到花樓去寫合同。」影倩一下羞紅了臉。
「這麼急?托馬斯怕你變卦?」
「那倒不是,主要是他害怕再出什麼事。你放下我就去忙自己的事吧,我打電話讓蘇靜娥派車來。」
「好的,」我打燈轉向,「哎,你知道那裡為什麼叫花樓嗎?」
「當然知道,因為那棟樓每層的陽台上都種著花,開起來很漂亮。當初好象還是我和小峰先這樣叫的。」
「呵呵,那個叫『狼外套』的酒店也是你們起的名字?」
「那個不是,我可沒有那份童心。」
我把她送到地方,又跑回市裡繼續採購,下班后直接從工地回到東方飯店。
「哎?建華,馬旦沒來接你嗎?」剛跳下車,我就看見郭建華在停車場邊的走廊上坐著。
「沒有,你是不是忘記和他說了?」
「沒有啊,我上午肯定說過了,下午遇見他還又說一遍,是不是他忘了。上車,我送你回去,明天扣他工資。」
「別別,你跑了一天也很累,再等會吧。」郭建華搖搖手。
「進屋去等,馬上蚊子出來了。」我把他拉進屋裡。
「郭工,你還沒走?」影倩看見郭建華也很奇怪,「馬旦還沒來?晚上在這吃。」
「不用,不用!太麻煩了。」郭建華趕緊拒絕。
「不麻煩,別客氣!」我和影倩一起說,然後互相看了一眼。
「再等會,馬旦應該快到了。」郭建華看看錶。
「這樣,如果開飯了馬旦還沒到,你就在這吃。」我看看屋外說,「到時候我找齊工報銷伙食費。」
「吃頓飯有什麼?郭工幫忙設計室內裝修,我還得謝謝他呢。」影倩笑著說,「你們自己吃,我得到收銀台看著,今天客人不少,等會讓蘇靜娥來叫你們。」
「這樣好嗎?」影倩離開后,郭建華有點擔心。
「沒事,」我一擺手,「大家這麼熟,曲影倩待人很客氣,沒關係。」
一直到吃完晚飯,馬旦都沒有出現。我打電話到到工地,齊工說馬旦開的車沒有回來,讓再等一等。我只好和郭建華在別墅裡邊喝茶邊等。
影倩被小峰換下來,也來到我們的房間,一邊閑聊一邊問些裝修的問題。
「那個,曲女士,」郭建華轉轉手中的杯子,「我有件事想麻煩您:您看我能不能晚上住在這裡,總是這樣跑來跑去的很耽誤時間。」
「這個......」曲影倩一下子猶豫了,似乎不太願意。
「我知道可能不方便,所以您別為難,當我沒提過這件事。」郭建華見影倩沒有立刻答應,臉一下子紅了,趕緊強笑著打圓場。
「這棟別墅還有空房,傢具都在,今晚我先把沒用過的乾淨被褥借給你。」我見影倩不回答,建華又很窘迫,腦子一熱答應下來。
「郭工,我沒別的意思,主要是一下子不知道有沒有多餘的被褥。現在李工把他的借給你,這就好辦了,歡迎您住在這裡。」影倩笑著接過我的話。
影倩安排人把空房間防塵的布幔收掉,我把被褥搬過來,兩個人一起鋪好,又點上一盤蚊香,房間就收拾好了。
郭建華長出一口氣坐到椅子上,看著我感激地笑笑,「謝謝你!其實我不是有意要為難曲影倩,這兩天家裡出事了,心裡不舒服,晚上回去,齊工和李同利又要......唉,心裡煩。」
「你別客氣!」我擺擺手,「家裡出什麼事了?嫂子來信了?」
「我上海那個姑姑,她兒子去世了,只有二十四歲。」
「這麼年輕?就是我們一起去上海,還在她家睡了一晚,怎麼了?那次去還見過一面,什麼原因?」
「不知道,晚上睡覺前還好好的,第二天早上才發現,已經好幾個小時了。」
「那應該是猝死!找到原因了嗎?應該進行屍體解剖,查出原因......」我突然感覺自己說得太多了,「對不起,我一時沒......那個......太突然。」
「沒事,」建華拍拍我,「她不同意解剖,說不忍心讓孩子再受苦。」
「哦,這樣啊......」我有些意外。
郭建華有一個遠房的姑姑在上海,出國前我們一起去上海,曾經在她家住過一晚。老太太一臉慈祥,在狹窄的兩層閣樓里忙上忙下為我們做飯、鋪床、送水。因為我個子高,找不到長被子,睡到半夜還特地起來為我拉被子把腳蓋好。她兒子也是個熱心的人,當時在一家著名的外企上班,走的時候還特地從朋友單位借來一輛車把我們送到火車站。
「想不到這麼突然,老太太就這一個兒子,不知道以後怎麼過。」我嘆了一口氣。
「本來她跟我爸說:『離婚以後,打算就守著這個兒子,看著他成家立業,然後抱孫子。』這下真是慘。」郭建華停住,默默地接住我遞過去的芬達,「唉!我這個姑姑,真是倒霉,一生坎坷。小時候家境還好,祖輩是資本家,建國以後公私合營,工廠被搶走,文革時受苦,想不到現在又出這樣的事。」
「怎麼會這樣,真是太倒霉了!」我也跟著感嘆,「你也別想那麼多了。那邊是洗澡間,你先用我的肥皂,我去車裡收拾一下。」
離開別墅,我到車裡把當天的發票整理好,夾在一起放進包里,鎖好車后沒走多遠正碰上影倩,她把我拉到一邊問:「你讓他住在這裡,我們怎麼辦?晚上你就睡在那棟樓里?」
「哎呦,糟糕!怎麼忘了這個。」我一拍腦袋,「晚上我先在那邊,然後悄悄跳窗戶出來......天亮前再回去。」
「崔西怎麼辦,你開車過去?」
「嗯,讓崔茜過來住,你看行嗎?」
「......可以。你要跳窗戶,上上下下要小心點,那個窗戶比其它的都高,不要摔下來。」
「放心,本來就是偷偷摸摸的,無所謂!」
「什麼叫偷偷摸摸的!」影倩眉毛立起來。
「哦,就是保密。」我還沒意識到她的情緒,隨便跟了一句。
「我告訴你,」影倩直直地看著我,「即使陷進污泥里,我也是抬著頭的。」
「哦哦,對不起!我說錯了,別生氣!」我趕緊摟住她道歉。
「下次不許再這麼說!」她用手推我一下,「晚上鎖好房間門再過來,別睡著了,我等你......有事商量。」
「呵呵!好啊,我們好好商量一下。」我笑著回答,同時伸手過去,被她一巴掌打落。
幾天以後,托德安排好船隻,通知我準備送傑夫離開。本來托德打算親自送走傑夫,但考慮到這樣動靜太大,怕被金髮現,所以委託我來處理。
約定上船的那天一早,我急急忙忙上街買好當天的材料就跑回東方飯店,假裝在工地上閑逛,實際上是在觀察湖邊的地形。影倩很緊張,我轉了一圈回來后,她倒茶時失手摔碎了杯子,我趕緊把她拽到一邊,和蘇靜娥一起收拾地上的碎片,同時故作輕鬆地開著玩笑。
「真沒用!」影倩靠到我身邊輕輕地說。
「這有什麼?誰都會緊張,沒事!以前我還被嚇得尿過褲子。」我拍拍她的手。
「嗯,我知道......我去上廁所。」
「哈!」我失聲笑出來,「很好!還知道去廁所,比我強。」
崔西和基德趕到,我開始介紹情況並分工:預定出發時間是晚上八點半。到岸邊接人的是掛舷外機的小漁船,大船在離岸一公里的地方等候,整個航渡過程要兩個多小時。當晚預定的上船時間是新月,有二到三級南風,湖面會稍有波浪,岸邊的水聲正好能部分掩蓋舷外機的聲音。崔西負責在靠岸地點接船並送傑夫夫婦上船,八點一刻出發。我和基德分別向東西兩個方向沿湖岸展開兩百米建立警戒,八點零五分出發。影倩和蘇靜娥在東方飯店照常營業,如果有意外情況要及時派人通知崔西。
最後,我轉向基德,「晚上帶槍,但這次不是打仗。發現有人先給崔西發信號,然後大聲喝問是不是小偷。崔西和我們每人一支紅布罩著的手電筒,有緊急情況就快速閃動三次,明白嗎?」
「明白!謝夫,有緊急情況快速閃三下;事情結束撤退,慢速閃動四下。」
「呵呵,說得跟要打仗似的,不是撤退。事情順利結束,可以回家了就慢慢地閃動四下,現在對一下表。」我笑著糾正。
晚上八點,我鎖好門悄悄離開房間,來到傑夫住的別墅,所有人已經到齊。我重複一遍注意事項和信號,確定所有人都明白清楚,就和基德率先走出門外。
「外邊有點冷,你要不要加件衣服?」影倩跟出來,聲音有些發抖,「你忘了和傑夫道別。」
「哎呦,忘了!你去幫我講一聲。我不冷,黑色的衣服就這一件短袖的,夜裡不易被發現。」我看看影倩緊張的臉,笑著又加上一句,「拿著這個手電筒,就想起小時候和夥伴們在大院里做遊戲,等會回來抱著你就暖和了。」
「一定要小心!別逞強,我去準備好熱茶。」影倩不理會我的玩笑。
「好好!放心!」我轉向正在叮囑基德的蘇靜娥,「蘇靜娥,你經歷過戰爭,照顧好夫人。」
「好的,謝夫!」蘇靜娥鎮定地回答。
半夜的湖邊的確有些涼,我在沙灘上幾顆低矮的灌木後面藏好,回頭突然看見一個帶著大尾巴的黑影跑過來。小強湊過來,用鼻子嗅嗅我的腿,默默地坐在身邊。片刻以後,遠處隱約傳來發動機的聲音,狗警覺地站起來,我趕緊把它摟住,示意不要出聲。幾分鐘以後,聲音再次變大,然後向著湖心漸漸遠去,接著紅色的信號慢慢閃動四次,我立刻起身抱著手臂往回小跑,影倩和崔西、基德、蘇靜娥,一堆人已經站在湖邊等我。
「怎麼都跑來了?」我接過影倩手裡的外套,「行了,一點問題都沒有,回家回家。影倩,等會按事先約好的給托德打個電話,請他明天來嘗嘗新到的茶葉。」
第二天下午,托德來到東方飯店,告訴我們傑夫已安全到達鄰國的首都,那邊的朋友已安排好一切。
「那太好了!這樣總算安全了,你可以放心了。」我笑著說,「金這些日子在忙什麼?還是要沒收外國人的財產?」
「是啊,讓他在那邊避一避,不然總是擔心。」托德點點頭,「金已經搶到很多資產,對外說是贖買和捐贈的,其實了解的人都知道是怎麼回事。目前正在國有化,也就是把自己的人安排到搶來的企業中,所以最近許多人離開軍隊,一部分成為地方官員,一部分當企業的負責人。還有,《堡壘》停刊了你知道吧?」
「哦,知道。怪不得前幾天看電視新聞,發現有個市長面熟。那你的人和迪恩的人也有許多轉行的吧?」
「我的人都是警察,迪恩的人還在軍隊,轉行的基本都是金的人。哦,對了,最近金準備第一次以總統身份出訪,因為這事外交部長也換人了,還鬧出不小的風波。」
「怎麼回事?」
「金準備去加彭訪問,安排行程的時候非要對方的最高領導人到機場迎接,這怎麼可能?結果外交部長辭職。」他笑著搖搖頭,「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那最後這事怎麼解決的?」我追問。
「還是得按國際外交慣例安排,對方派副總統到機場迎接。」
「他大概不懂這些。」我猜測。
「原來的部長在外交領域工作很多年,一再和他解釋,就是不聽,他有點太自大了,但願一切順利吧!」托德站起來,「李,我不得不走了,有好多事要忙。你找時間看看審問記錄,1245高地那次戰鬥真是一次意外,有時間我與你和西點再談。謝謝你!還有漂亮的三位女士。」
大家一起站起來,托德和每個人一一握手后離開。
我站在門口目送車隊離開,郭建華走到身後拍拍我,「他好大的氣派!每次來都是幾十個保鏢。」
我回頭看看他,心裡不免得意,「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他畢竟也是國家高級領導人。」
「有機會可以讓他給我們些建築工程,就象這裡的那樣。」
「他主要管的是司法和警察,哪能有什麼工程!」
「那可不一定,」郭建華搖搖頭,「他這樣的高級領導,很多人都想巴結,要個項目很簡單。」
「嗯好,可以試試看。」我心裡不以為然,但又不願再講,言多必失,「我還得去買些東西,走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南沙2 2016-1-22 20:15
終於更新了
回復 wlr谷石 2016-2-8 21:30
南沙2: 終於更新了
讓您久等了,抱歉!
最近長輩和老婆孩子們組織了一個返鄉、訪友、探親、考察、檢查團。東西南北跑來跑去,有些地方無法上網。

非常感謝!

謝謝回復!

過年好!

谷石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wlr谷石最受歡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情書(朋友的故事) [2014/07]
  5. 在非洲9 [2014/07]
  6.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7. 在非洲2 [2014/07]
  8. 在非洲4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0. 在非洲3 [2014/07]
  11. 傻子 [2014/07]
  12. 在非洲15 [2014/07]
  13. 我一開始以為這只是日誌 [2014/07]
  14. 在非洲27 [2014/07]
  15. 警方給出崑山反殺的處理決定,黑社會怎麼想? [2018/09]
  16. 在非洲101 [2015/04]
  17. 漁村雪夜 [2014/07]
  18. 在非洲107 [2015/10]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7 10:57

返回頂部